美对中国外太空试验极度忧虑

372583613 收藏 4 93
导读:美对中国外太空试验极度忧虑


华盛顿担忧“中美之间国防对话多年来一直踌躇不前”。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副国防部长帮办理查德?劳利斯近日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中美军事之间无法在一些关键领域进行有效的讨论。


“美国指责中国不‘真诚对话’,他们自己还在对台售武,又期望中国如何‘真诚’对话?”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沈丁立教授昨天评论说。




美国现在想讨论了



美国前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到北京进行历史性访问至今16个月,华盛顿期待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部队司令靖志远到访,并等待设置美方期盼已久的中美军事热线。


《华盛顿时报》曾透露,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詹姆斯?E?卡特怀特,不久前盛邀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部队司令靖志远做客位于内华达州的美国核战总部,共商关于中美两国核战部队事宜。2001年,当中国战斗机与美国侦察机发生擦撞事件后,中美军事交流遇冷。近日,美国又对中国发射弹道导弹摧毁自己的一颗气象卫星说三道四。


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副国防部长帮办理查德?劳利斯本月初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说,中国在没有同美国进行双边军事对话的情况下试射卫星杀手,“尤其叫人关注”。


“我们就是无法在这些关键领域,同他们进行有效的讨论,尤其是在那些可能发生错误判断的领域。”劳利斯说。




多疑的华盛顿



美国担心的是,虽然中美军事关系目前已有所改善,但还没有到,一旦有任何安全危机爆发的危险,两方军事将领就可以直接拿起电话交换看法的阶段。


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重量级的民主党参议员卡尔?莱文认为,两国目前的关系是建立在“美方脆弱的妥协,以及华盛顿对北京真正意图的猜疑”之上的。


莱文说,在美国对中国军力不断增长的持续忧虑下,中国最近还出人意料地进行反卫星武器试验。



“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始终是维护世界和平稳定的重要力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2月13日表示,“在外空问题上,中方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也主张加强和平利用外空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我们坚决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从来没有、今后也不会参加任何形式的外空军备竞赛。”但华盛顿方面的担忧并不会因此而减少。


去年4月,美国总统布什在与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会晤中,提出了美方对中国战略导弹实力的关切,双方同意就核政策、核战略及核原则问题上启动中美间新的战略对话。作为这一共识的第一步,美国战略司令部公开向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部队司令靖志远发出访美邀请。




推责中国有失偏颇



而对于这些质疑和指责,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沈丁立教授指出,中美双方军事交流近年来的确是来往增多,但却缺乏透明;不过究其原因,美国将责任都推给中国显然有失偏颇。


“由于缺乏了解,是会出现即便你没有恶意,也被对方解读成恶意的情况。但是美国军事实力独大是事实,把中国视作自己的假想敌也是事实,如果中国的底细被他们摸得一清二楚,显然是不利于自己的。另一方面,美国指责中国不‘真诚对话’,他们自己还在对台售武,又期望中国如何‘真诚’对话?”沈丁立说。




“中美共同利益远超彼此分歧”



早报讯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王光亚大使当地时间13日晚在纽约的一个新春招待会上致词时指出,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远远超过彼此分歧,进一步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既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亚太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


王光亚指出,一年来,中国以建设“和谐世界”理念为指导,继续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促进了中国同世界各国的友好交往和务实合作。中美关系保持了稳定发展的良好势头,经贸关系日益密切,高层交往和对话频繁。去年4月,胡锦涛主席对美国成功地进行了国事访问,进一步增进了中美两国的交流、互信与合作。中美开展了首次战略经济对话,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及联合国事务中,也开展了有效的对话和协商。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远远超过彼此分歧,进一步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既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亚太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