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我看守美军俘虏的日子。


DLD上校原创


抗美援朝系列1

呵呵,好好写,怎么着也得那个精A,多神气!呵呵!


前面的话:

在铁血上潜水的时间比较长,后来在同学的鼓励下,注册了ID来铁血上试试水,开始也没有打算写原创文章,呵呵,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和战友们交流军品。

军人天生就是对荣誉,对胜利渴望的动物。看着别人的勋章,再看着自己屡屡竖起的我是新兵的牌子,终于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军衔和荣誉。平时事情比较多,学习紧,自己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事情,人又很懒,往往脑子里构思的很好,一到电脑前就晕乎。这学期大键盘又坏了,只能敲本子的小键盘,那个累。前段时间之前的一个大号又莫名其妙的登陆不上去,那个委屈。毫不容易敲了十几篇原创,呵呵,竟然丢失。开始写原创的时候没有想太多,目的就是为了升升军衔,没想到在坛子里认识了很多朋友,加入了乌龙山,呵呵收获甚大,要比原来想得要多。

回首这段日子,还是挺有成就感的,瞅着瞅着08年就要来了。祝铁血的战友们来年身体健康,钞票多多。也祝我自己的三个ID早日升到将军。嘿嘿。弄得跟临别遗言似的。


DLD上校1 陆军少尉

DLD上校2 空军上尉

DLD上校3 海军少尉


最近趁着空闲赶原创,到同学那儿搜集素材。原本就以为同学父辈当兵的多,没想到问到祖辈之后,竟然有共计6人次的爷爷或外公参加过抗美援朝,有13人次的爷爷或外公参加过解放战争(参加过抗战的未记入在内),还有5人次的参加过抗战。

同学父辈的很多事情,由于大多依然在岗位上,不是很方便写,算是为尊者讳吧。呵呵,其实还有很多比大吴官更大的,故事更加精彩的,无奈得不到同学的同意,只能作罢。于是翻出个老抗美援朝的故事写写。

那么海军系列就到这里暂告一个段落了。呵呵,不过据我所知,很多伯伯叔叔都在留意收集材料,准备退休后写传记哪。

之前还有三个系列,分别是:


《我和我的班长》1-12


《DLD上校看解放军三军》1-5


《大院的女儿们》1-6


加上这次的:


《大吴的军功章》1-7


一共是4个系列。另外有两篇关于晒宝贝的帖子,一篇是海军军服的收藏,另外一篇是87标志的帖子。


言规正传,咱们说故事:

抗美援朝系列1——我看守的美军俘虏。


同学小顾是上海青浦人,陈云也是青浦人是吧,呵呵。小顾也真能跟陈云攀上关系,中国这个国家就是如此奇妙,什么样的关系不方便说,反正挺远,听伊自己绕来绕去够戗,反正不亚于他二舅的姥姥的干儿子的二姨妈的三外甥这种,不是文章的主题,不在这个上面纠缠。但是为什么要说这个,呵呵,因为确实跟文章有那么一点关系,小顾的爷爷抗美援朝的时候没有过江,被安排在国内看守战俘,或多或少应该受了些影响。

老爷子晚年中风,没中风前跟小顾讲过几个故事,可惜我们这帮爷们都是些连番号,啥啥都不知道的主,就知道瞎吹,瞎扯。所以文中不知道番号的,我也就不敢自己揣测了。


当时有规定,不允许随意搜查战俘的东西,更加不允许拿战俘的东西。志愿军的纪律是很严明的。刚开始的时候顾老爷子是看守南朝鲜伪军的,美俘都被朝鲜人单独关押起来了,据说是朝鲜人抓美国人抓不住,就跟中国要俘虏了。那个时候朝鲜的后方也不安全,所以就把身体好的战俘弄到东北来了。

很多南朝鲜人会写汉字,有的还能说些汉语,抗战的时候在东北呆过,看守部队就把他们组织起来,任命他们为骨干,叫他们唱歌,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些解放军的歌。估计小顾就知道这一首所谓的军歌,呵呵。

有一天,他们营区里看来十几辆卡车,很快顾老爷子就得知是美军战俘来了,党委多次召开会议强调重要性。规定了许多纪律,不能私下和战俘讲话等等,反正林林总总很多。这样,顾老爷子开始了正式看守美军战俘的历程。

美军其实是经过搜查的,呵呵,有些抹黑志愿军的形象啊,不过比起小日本的变态来说。老美应该是进入天堂了。有一个美军有一把很漂亮的小刀——战俘营还允许持刀?不知道是小顾讲错了,还是中国人真的优待老美,这也优待到家了吧。小刀不知道是什么刀,大概就是类似于瑞士军刀的那种简约型的小折刀吧,新中国解放的时候恐怕这种小折刀——有若干舰队那功能的——还造不出。所以顾老爷子觉得很新鲜。


人对新鲜的事物总要盯上几眼,那个老美被他是不是的盯盯,心里也毛了,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位“狱神大人”,不过人老美也不笨,毕竟除了语言,总是还有别的办法交流的嘛。老美扬了扬手中的小刀,谄笑着把折刀递给了顾老爷子,顾老爷子则认为,是你老美送给我的,可不是我抢你的,搜你的。


原以为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其实远远没完。第二天,就有人来找顾老爷子谈话了。交代错误……,当时定性还比较严重。顾老爷子说了,我也没要啊,就是觉得挺新奇的,复原后也想自己造这样的刀。顾老爷子说就是这句话救了他,呵呵,组织上可能感觉到顾老爷子的拳拳爱国之心,事儿也就揭过了。


美国人爱玩儿,打篮球是他们玩的最多的活动。不过篮球不够,后来组织上要求组织美军战俘集体活动。于是出现了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腮上涂着胭脂,头上扎着花布在营区中的空地上扭秧歌——我就纳闷了,既然闲的无聊,拉到工地上干活啊,想不通,你说咱中国为啥就这么优待呢?——除了扭秧歌还有的战士交美军玩掷骰子,呵呵,赌博看来乃本性也。呵呵。所以经常看到美军战俘们为了赌债打架——呵呵,很强的分化手段啊。


据顾老爷子的孙子小顾讲,其实很多战俘并没有回国,有些是生病死掉的,也有很多就一直留在了中国。有的还到广播电台,外语大学去了。我忽发奇想,要是落在小日本手里有这么幸福么?


营区里经常有首长过来,首长一来就组织晚会,于是老美就又在空地里扭秧歌,跳朝鲜舞。呵呵,闭上眼睛想想那个时候的场景确实比较搞笑。据说里头也有汉语学得好的,当上了小头目。西方人的节日到了还给他们加餐,不过比较搞笑的是,我们自己民族的节日来的时候也加餐,而且比他们西方的好,弄得那些老美对中国的节日无比神往。


美国人被关在房子里,房子是苏联人造的,听苏联人说这种级别的房子在苏联是给德国大官住的,呵呵。苏联人也时不时的过来带走几个战俘,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是苏联人想干什么。


志愿军还经常组织美军战俘写家信,然后通过第三国把信件寄到美国去,敦促美国政府早日停战,在国内掀起反战热潮——呵呵,看来我军很早就掌握了这一招了哈。经常有美俘被提前交给美军,据说是换回我方在不同时期被国民党,美军俘虏的重要人员。


随着战斗的进行,美俘越来越多,先后几次解送了美俘去朝鲜交给朝鲜人看押管理。有些管理人员还是和一些美俘建立起不错的关系的,经常帮他们捎些小玩意儿,那个时候中国象棋很抢手,都是医用胶布写上字贴在石头上,棋盘就在地上画,所以也可以经常看到几个老美蹲在地上冥思苦想,有些战士就偷偷的送几套正儿八经的象棋给老美,呵呵,有些《越狱》的感觉。


美国人有没有越狱?没有,老美都比较现实,知道这里是中国的领土,长得又不一样,中国人待他们起码不坏,所以没有发生过一起这样的事件,但是在朝鲜,很多美俘用美元贿赂朝鲜军官,居然还有几个人成功的逃脱出来。看来老祖宗留传下来的以德服人这句话说的还是很正确的。


顾老爷子终其一生也没有踏上过朝鲜的土地,后来临退伍时,经过他们的强烈要求才让他们坐船到鸭绿江的江心走了一遭,呵呵,稍稍的偏过主航道,算是进入了朝鲜的领水吧。


后来老爷子复员回上海了。也没有生产小折刀,而是回家乡种草莓,栽杨梅去了。造化弄人哪!


这就是顾老爷子在抗美援朝时期看守美军战俘的经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