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六章 南迁之路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小妹平常最怕的人就是这个“丑”嫂子,马上听话地从姚远背上爬下来,站在一旁,但眼里的泪却是含不住,扑扑倏倏地就掉下来了。薜立见 状从后面的一辆马车上跳了下来,笑着对小妹道:“好孩子,不哭,咱坐大马车去。”原来姚远和薜丰把诸葛家和薜家安排到了一起,便于互 相照顾,经过几天的时间,两家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小妹平常最怕的人就是这个“丑”嫂子,马上听话地从姚远背上爬下来,站在一旁,但眼里的泪却是含不住,扑扑倏倏地就掉下来了。薜立见


状从后面的一辆马车上跳了下来,笑着对小妹道:“好孩子,不哭,咱坐大马车去。”原来姚远和薜丰把诸葛家和薜家安排到了一起,便于互


相照顾,经过几天的时间,两家也都混熟了。小妹经常是一会爬到诸葛家车上,一会爬到薜家车上,调皮捣蛋,无法无天,是两家都喜欢的“


开心果”。

姚远红着脸见过薜立和黄夫人,就忙不迭地离开这个“小魔头”,回到了自己的指挥位置。

士兵们见自己一贯威严的长官也会有露怯的时候,有几个胆大的主动找姚远攀谈了起来,一接触才发现姚远一点官架子都没有,于是就扯东扯


西,话桑话麻,不几天,官兵、军民就打成了一片。

这次行军对于姚远来说可真算得上是一次折磨,经过了一日三歇,三日一停的漫长行军,他们这支难民队到江夏的时候已经是七月下旬了。拜


访了大公子刘琦、交接了通关文书、安顿好了家眷以后,姚远就急着往回赶,因为他知道,战事马上就要开始了,前线兵力吃紧,这支亲兵卫


队是担负着保护刘备重任的。

正待要行,忽报大公子着人来请。

等姚远与魏延、薜丰一起来到太守府的时候,却见满府缟素,经幡遍插。姚远知道,这是刘表亡故了,遂赶紧分付随行的小校去安排祭奠物品


。走进大堂,但见刘琦身着白盔白甲,正咬牙切齿地用脚踩踏地下的一方印。

姚远示意魏、薜二人扶持刘琦坐定,拣起印来一看,只见上刻六个篆字:“成武县侯之印”。

刘琦喘息方定,便对姚远道:“德兴助我,共起江夏之兵,讨此逆乱之贼!”

这刘琦生得甚是英俊,面白无须,剑眉朗目,身材挺拔,极其符合现代“美男”的标准,如参加“快男”比赛,冠军应不作第二人想。此时只


见他粉面通红,朗目充血,拍着桌子大骂不已,全失美男风度。

姚远知道,据史载,刘表在建安十三年八月亡故后,蔡、张等人拥立二公子刘琮为荆州之主,以侯印付刘琦,刘琦是以愤怒,欲起兵讨伐。乃


曰:“公子欲以一郡之力讨荆州之众乎?”

刘琦道:“吾虽只一郡之兵,然荆州故将,皆为先父心腹,若以顺讨逆,必群起响应。且又有叔父在北,南北夹击,必可成事。”

姚远道:“今曹操来袭,只在旦夕,公子若挑起内讧,兄弟相残,非但为外人耻笑而已,只荆州之危亦可预期,二袁之祸,亦不远矣。”

刘琦道:“然则刘琮竖子,欺吾太甚,篡逆之罪,不可不讨。吾岂可忍此!”

姚远见刘琦执意要发兵,自知劝阻不过,乃曰:“公子暂勿匆忙发兵,待远将此事请于左将军,而后定夺如何?”

刘琦一向敬重刘备,闻言道:“也好,请德兴即刻与叔父联络,某亦有书信一同投递,请叔父与琦共雪此耻。”

姚远拿了刘琦书信回到军中,只是坐在榻旁纳闷。一者担忧前线战事,想早回樊城而又不能够,二者忧闷江夏之事应如何解决。


却说自姚远离开樊城后,荆州的局势一天一个变化。

秋,七月,曹操南击刘表。

八月,表卒,瑁、允等遂以琮为嗣。

章陵太守蒯越及东曹掾傅巽等劝刘琮降操,曰:“逆顺有大体,强弱有定势。以人臣而拒人主,逆道也;以新造之楚而御中国,必危也;以刘


备而敌曹公,不当也。三者皆短,将何以待敌?且将军自料何如刘备?若备不足御曹公,则虽全楚不能以自存也;若足御曹公,则备不为将军


下也。”琮从之。

九月,操至新野,琮举州降,以节迎操。操遂进兵。琮不敢告备。谍报人员飞鸽传书至樊城,刘备始知,大惊。顾谓众人曰:“德兴曾言荆州


必降,孤不听,今果如其料。如是,则荆州全军已非吾援,转为吾敌矣,如何当之?”

徐庶曰:“为今之计,莫若举兵以赴襄阳,呼琮来迎,就于彼擒之,则荆州可传缴而定,得荆州以为根本,则曹操未可惧也。”

关羽曰:“元直之言甚是,望主公早做定夺,迟则必为曹操所乘。”

张飞道:“我愿为前部,必擒刘琮竖子于主公马前!”

刘备叹道:“刘荆州临亡托我以孤遗,背信自济,吾所不为,死何面目以见刘荆州乎!若德兴在此,必不为孤设此谋。”

徐庶道:“昔者刘镇南未亡,荆州亦尚未降曹,是为刘氏之荆州,今刘琮已举全州降曹,是为曹氏之荆州也,时势不同,此时夺之,未为失信


,望主公明察。”

刘备曰:“吾誓不做此不义之事,诸君请勿复言。”

言及此,忽报姚远自江夏有信至。

刘备阅毕,对众人曰:“大公子只知刘琮篡逆,欲起兵讨伐,却不知荆州全境现已属曹也!”

诸葛亮曰:“今曹军势大,我军独木难支,不如请大公子率江夏军北上,与我合兵一处,共拒曹操。”

刘备道:“孔明所言甚是,恐德兴说不动江夏之兵,汝素与大公子有旧,还请亲走一遭,搬江夏兵来。另,传书姚远、魏延等,部领骁骑亲兵


,速至前线接应。”

孙乾进言道:“今樊城城小粮寡,不如南行江陵以拒曹军,江陵大郡,城坚粮足,军资极广,足可坚守。”

刘备道:“甚善,公祐即与子仲、宪和诸君于城中晓谕百姓,如愿从吾渡江者,即刻收拾行装起程;着子龙率玄甲铁骑绕护诸将家眷,一同渡


江;云长着人守护浮桥、预备船只,接送百姓渡江,待两县百姓及众军全部渡江后,烧毁浮桥,率水军顺江而下,至江陵会合;翼德率众军殿


后,勿使一个百姓落下!”

众将领令去了,时“飞奴军”统领侯一凡在座,刘备招之近前道:“子明,汝祖籍于此,若愿随孤南渡,便率‘飞奴军’先行,至江陵会合,


万不可使机密漏于曹军之手。若不愿随孤南渡,可就地解散‘飞奴军’,守祖业以待世清,孤绝不为难于你。”

侯一凡再拜流涕曰:“量一凡乃一无用之人,得随明主加以殊遇,虽肝脑涂地亦无以为报,祖业已为一凡败坏殆尽,无夫贪恋旧槽,愿随主公


左右,尽犬马之劳!”

新野、樊城两县百姓闻刘备南渡,无不愿从,扶老携幼渡江者以数万计,号哭之音声闻于野。刘备驻马北岸,但见夜色中火把缭乱,百姓散乱


奔逃,自相践踏,呼儿唤母,寻妻觅子。行李丢弃一地,车马堵塞路口,时有拥挤落水者。禁不住双泪长流,顾谓左右曰:“量孤何德何能,


得百姓如此栈恋,刘备之罪,无宥于天!”遂传令诸军,必不至百姓一人落后,如有落水者,皆救之,如有丢弃一人使不得过江者,以军法处


百姓闻言,皆呼万岁,过刘备马前泣拜而去。

至天明,百姓已渡江完毕,刘备使人四面搜寻,勿无使一个落下。然后才勒马过江,赶上大队。

关羽烧毁渡桥,率水军乘船几百艘下江陵去了。张飞率军周遭守护百姓,往南缓缓而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