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战云密布 第二节 举国一战

天目飞龙 收藏 1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龙天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桌上摆放着一支海警缴获的火绳枪,靠在椅子上龙天托着下巴,仔细地审视着眼前的火枪,耳边传来了几声沉闷的枪响,龙天立即收回了思绪,很快姜海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刚刚龙天让姜海带队试枪去了,他需要了解这款火枪的实战性能。 “首长”,姜海喝了一口茶后气喘吁吁地坐了下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龙天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桌上摆放着一支海警缴获的火绳枪,靠在椅子上龙天托着下巴,仔细地审视着眼前的火枪,耳边传来了几声沉闷的枪响,龙天立即收回了思绪,很快姜海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刚刚龙天让姜海带队试枪去了,他需要了解这款火枪的实战性能。


“首长”,姜海喝了一口茶后气喘吁吁地坐了下来。


龙天:“快说,情况到底怎么样?”,龙天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姜海猛喘了一口粗气之后说道:“首长,这款枪的最大射程是一百米,有效射程在六十米左右,在三十米距离上还是有很强的穿透力的,刚刚我拿明军的盔甲试了一下,结果三十米开外可以一枪打穿,熟练的话每分钟可以发射两次,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倭国怎么能造得出这样的枪来?”。


很显然姜海还是不相信这款枪是倭国研制的,龙天摇头苦笑了两声,看来姜海和大多数的国人一样,非但对倭国缺少了解,同时也掉以轻心。


自古以来倭国给人的印象是弹丸岛国、蛮荒之地,在国人的印象里,倭人除了身材五短其貌不扬之外,就只剩下嗜杀成性了,不过这也局限于倭寇而言的。在不少国人眼里看来,倭人礼节周到,为人彬彬有礼,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但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很少有人会想到竟然会包藏祸心,为了侵占中国而枕戈待旦,这也就是为什么自古以来倭国“重武轻文”的根源之所在。


“姜海,你不要小看了倭人的学习和创造能力,自唐朝以来,倭人从中国身上学到了几乎所有中国的长技,但唯独没有学会‘仁义’二字,这是一个缺乏品德和修养的国度,他们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发展自己,而是为了侵略别人,这是一个侵略成性的国家,毫无羞耻可言,为了侵略它可以进行长时间的隐藏与忍耐,就象一匹饿狼,趁你麻痹的时候,狠狠地扑上来致你于死地”,龙天面沉似水,眼睛露出了一丝凶光。


姜海点了点头,“明白了首长,倭国有了这种火枪,我们应该提前做好防备才是啊”。


龙天的脸色微微一变,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倭国有了这种火枪,该提前防备的应该是朝庭,可惜啊,没有人会听我们的,现在朱棣一定还在朝着蒙古进军呢,虽然我们知道倭国设下了一个陷阱,不过我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朱棣掉进去,妈的,这事想起来就窝火”。


“是啊,自从朝庭北征之后,大陆那边对我们提防得更紧了,现在福建沿海的明军都靠前驻扎了,而且福建水师还向台湾派出了大量的侦察船,看来朱棣现在最怕的还是我们啊”,姜海意味深长地说道。


龙天只能再一次抱以苦笑了,“除了朱棣呢?难道倭国就不怕了吗?”。


姜海开心一乐:“首长,这还用说吗?”。


龙天点了点头,忽然间脸色一变之后说道:“姜海,如果你是足利义持,你会怎么使用这种火枪,也就是说这款火枪怎么使用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


“排枪”,丁念祖恰好此时走了进来,边说边朝着龙天敬了个礼,而姜海也正好同时说出了这两个字。


“排枪,对,就是排枪,这种原始火枪一分钟最多发射两次,作战效率还比不上我们的一号马枪,所以我敢肯定足利义持一定会祭出排枪阵型,既然是这样的话,哼哼“,龙天冷笑两声,拳头慢慢地捏了起来。


排枪曾经是武警的专用阵型,凭借排枪龙天一举荡平了所有骚扰台湾的倭寇,得了个“杀人王”的雅号,马枪自输入朝鲜之后,排枪阵型也一度扬威朝鲜战场,只是经过忠州牧一战后,龙天已经彻底放弃了排枪阵型,这种阵型虽然火力强杀伤力大,但是自身的目标暴露过大,容易给己方造成伤亡,钱江的那次惨败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回台湾之后,部队很快就更换了新装备,而且彻底摒弃了排枪战法。


丁念祖的手上捧着厚厚一叠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作战方案,这是他与姜海经过了三个多月的起草和修改之后共同完成的。


龙天接过来粗粗地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你们辛苦了,接下来我们除了加强战备工作之外,还要多注意搜集一些情报,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三人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而后相视一笑。


虎枪的诞生令足利义持欣喜若狂,在京都郊外的校场上,足利义持正饶有兴致地检阅他新成立的三千“虎枪军”,三千人排成了五个军阵,军阵前方是用薄木板制成的标靶,随着阵阵枪声的响起,五十米之外的标靶上顿时弹痕累累。


足利义持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信步走到标靶旁,足利义持蹲下身子,小心地观察着眼前已经面目全新的靶子,上面可以模糊地看到“龙天”的字样,而在另一块木靶上则刻着“朱棣”二字。


“哟西”,足利义持挥了挥拳头,校场上响起了阵阵热烈的欢呼。


素来以宽厚闻名的后小松天皇,漫步于皇宫的御花园内,手持扫帚正轻轻地扫去洒落的遍地樱花,他的动作很轻柔,粗糙的扫帚到了他的手里仿佛变成了一把拂尘,随着扫帚挥动之处,片片落花被拂到了小径的两旁,而花瓣竟未伤及分毫。


“天皇陛下,义持将军又准备开战了”,内侍急匆匆地跑到了跟前禀报。


后小松天皇此时变得异常恼怒,平素很少发火的天皇此时猛地一扫帚抡到了内侍的腿上,怒气冲冲地骂道:“八嘎,你踩坏了我的樱花”。


内侍一惊,连忙抽脚跪在了小径中央,心中顿感万分委屈,“对不起天皇陛下,只是消息紧急,所以,所以。。。。。。”。


“再紧急也不能踩坏了我的樱花”,后小松天皇依旧怒气未平。


“陛下,义持将军准备对中国开战了”,内侍朝前跪走了两步。


“什么?”,天皇的身躯猛然一抖,呆立了好久。


内侍见状连忙上前搀扶,不过被天皇奋力推开,而摔在了一边。


“日本完了,日本完了。。。。。。”。


后小松天皇突然间仰天长啸,手中的扫帚瞬间变成了武器,横扫在怒放的樱花树上,随着身形舞动之处,无数樱花从树上纷纷飘零,小径上到处都是粉红的残花,天皇依旧不知疲倦地在舞动着扫帚,置身于漫天飘舞的花海之中,直至筋疲力尽才颓废地躺在了木板铺就的林间小径上,天皇捶胸顿足悲痛不已。


足利义持一声令下,倭国的战争机器隆隆开动起来,已经习惯了连年征战的各地大名们,这次都毫不犹豫地派出了自己几乎所有的军队,加入到这场声势浩大的战备中来。


这种场面与两年前朝倭之战时完全不同,对于大名们来说,侵略中国所能获得的利益要远远大于朝鲜,尽管谁都知道这是一场胜负难料的战争,此中更是危机重重,不过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没有人会无动于衷。


这是一场赌博,一场前途和命运的豪赌,虽然胜率很低,但作为一个疯狂国度里的赌徒来说,他们会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攫取高额利益,打下中国是倭国历代君主的梦想,同样也是多数倭人的梦想,在所有倭人的印象里,中国就是一座金山,一座宝库,只有勇敢者才有资格去拥有它,所以在崇尚武士道精神的倭国,人人都想做这样的勇士。


各地大名们的强烈响应让足利义持有些受宠若惊,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本来他以为会遇到很大阻力,不过现在他完全放心了,军队、粮草、火炮、战船从全国的各个封地朝着京都蜂拥而来,大名们倾其所有身家,争相加入了这场“盛世豪赌”之中。


幕府的议事厅里济济一堂,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位大名们正激烈地讨论着即将到来的战事,细心的人突然发现,足利义持身旁那个熟悉的身影不见了,只剩下足利义持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这场战争的巨大利益,“金银”、“女人”在他的这一番鼓动中出现的频率最高。


“将军阁下,管领大人他。。。。。。”,终于有人开口发问了。


足利义持看了一眼提问者,微笑地回答道:“斯波君现在正全力赶制虎枪,加之手伤未愈,所以未能前来参加会议”。


“哦。。。。。。”,人群中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将军阁下,我们绝对相信将军阁下的智慧和胆略,也愿意跟随将军阁下冲锋陷阵,只是将军阁下,万一杀人王那边加入的话,恐怕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又有人开了口。


一听到“杀人王”三人字,大名们顿时炸开了锅,两年前朝倭之战的场景又历历在目,回忆又一次占据与会者的心头,整个会场开始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恐慌。


足利义持脸色凝重,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凶光,勉强压制住了心头的怒火与恐慌之后,笑容又一次回到了他的脸上,“各位不用担心,暂时来说杀人王那边不足为惧,明朝皇帝已经替我们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当然本将军还有一招在等着他,请各位尽管放心,对我们来说速度才是最关键的,现在中国国内的军力异常空虚,北面的蒙古和南面的安南正与明军打得难解难分,所以现在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请问将军阁下,我们何时出兵?又从哪儿登陆中国呢?”,听了足利义持的鼓动之后,当中有人急切问道。


“登陆中国?我没说过要登陆啊,应该说是借道,向朝鲜借道,从陆路进攻中国,发挥我们步兵的优势,至于何时出兵,现在时机尚未成熟,我们需要等一个机会,一个让杀人王和朱棣都难以分身的机会,现在朱棣正忙着与蒙古交战,他那边的时机已经成熟,现在就轮到杀人王了,只要一拖住杀人王,我们就立即起兵”,足利义持说完忍不住放声大笑。


美酒、佳肴、美女、歌舞,各地大名们喜极而狂,或歌或舞或笑或醉,所有人都沉浸在醉生梦死的幻境之中,仿佛此时他们所站的地方就是应天府,面对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面对无数貌美如花的中国美女,他们垂涎三尺,流出的口水打湿了胸前。


古代战争是统治阶级的事、是贵族的事,其实不然,至少在现在的倭国就体现不出来,足利义持用利益成功引诱了各地大名们的狂热支持,同样这些大名们也用利益去引诱部下和属地的臣民,在利益面前,所有伪善的面具被轻易地撕破,露出的是一对对闪动着绿光的眼睛。


穷困潦倒的武士,食不裹腹的贫民,在各地大名的鼓臊之下,一时间倭国各地的募兵处人满为患,对于即将到来的中倭之战,没有人会去想什么正义与邪恶,西边的那个神秘而富饶的国度,让所有人都迷失了心智,从军、西进、抢掠、奸淫、烧杀,这就是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如果说因此而死在战场上,那也是时运不济运气不佳而已,这场原本流行于上层社会的“政治豪赌”,逐渐地开始向平民化过渡。


一时间整个倭国四岛陷入了极度的战争狂热之中,新招募的士兵一拨又一拨地开进军营,大街小巷随处都可见到“必胜”两个字。


在十五世纪初期的倭国,“军国主义”开始提前萌芽了。


21世纪曾经广泛流传着一个关于“中国苹果”的故事,儿子喜欢苹果,父亲教育他,想吃苹果不用去种,只要到中国去抢就行了,儿子深受教育,誓言要用战争去吃到中国的苹果。从此便扑向了右翼的怀抱。


但在异时空里却没有“中国苹果”的故事,有的只是“中国财富”、“中国美女”的诱人传说,虽然这个时候倭国的军事实力勉强能排到世界第二,不过与排名第一的中国相比,其实力上的差距不止一个数量级,尽管如此,倭国仍然没有放弃战争的想法,因为他们抓住了一次机会,也创造了一个机会。


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足利义持的手上便集结了五十万大军,其中的二十万是他的幕府精锐,战争的准备工作早在一年前计划付诸实施的时候就已经秘密展开,为了赶制战船,倭国境内的参天大树几乎吹伐殆尽,为了打造火炮和兵器,狂热的倭人们甚至把门锁和铁锅都无偿地贡献了出来,这一战足利义持倾其所有,这一战倭国也倾注了举国之力,胜败在此一举,足利义持并不好赌,但他是一个十足的政治赌徒,而且他也让上千万的倭国国民变成了赌徒,足利义持赌的是国运,而倭人们赌的是命运。


“首长,朝鲜来的消息”,语蝶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给龙天递上了一张纸。


龙天紧锁着双眉,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终于准备动手了,好啊,举国一战啊,好,好,好,我等的也就是这个机会,他足利义持不是喜欢赌吗?我就陪他玩个痛快”。


从去年的十月开始,总队军营的战士们就发现了一个异常的现象,在警通中队的营房里经常会传出“嘀嘀嗒嗒”的响声,有时候连夜间都能听见,初时大家并不以为然,但随着声音越来越频繁,渐渐地不少官兵都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不过当他们准备一探究竟的时候,却被全副武装的哨兵给拦在了十米之外,“没有首长命令,任何人擅闯营房一律就地击毙”,这道命令又给警通中队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警通中队里有四部军用无线电台,那还是国民党的溃军留在山洞里的,龙天在废料仓库“淘宝”的时候,无意中给他翻了出来,可惜的是由于年久失修,元件老化,四部电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故障,龙天把电台连同国军的密码本都交给了马雯婷,让她想办法修好它们,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修理,四部军用无线电台终于响了起来。


语蝶的女兵排提纲了电台的收发报工作,马雯婷担任技术指导,而这也正是为什么在去年“五。二九哗变事件”中,语蝶的女兵排会出现在县政府中的原因,电台修好之后,龙天便让语蝶领着女兵排进驻县政府,接受马雯婷的业务培训,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此举竟然在危难之中挽救了县政府。


全顺姬接受的任务就是携带一部电台秘密潜入朝鲜,侦察大队派出了一个加强班的战士,由三中队长吴亮亲自率领,侦察敌情并保护电台的绝对安全,为了解决电台工作时的电源问题,龙天与马雯婷一道研制出了原始的手摇式发电机,在这个时代来说也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当然龙天考虑的还不仅仅是侦察这一层,自全顺姬和吴亮成功潜入朝鲜之后,龙天便与琉球国商人林唯一达成了秘密协定,利用琉球王国的第三国身份,由林唯一的商船往来于朝鲜---琉球---台湾三地之间,秘密地运送武警战士潜入朝鲜,以备将来的战时之需,此举更能在危急时刻保护人员和电台安全地撤出朝鲜,经过两个月的努力,现在吴亮的侦察第三中队已经全部潜入了朝鲜境内,并通过电台发回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包括朝鲜也准备参与侵略战争的绝密消息。


“好嘛,都动起来了,李忠贤这老小子够狠的呀”,龙天冷笑两声。


“首长,朝鲜能和倭国合到一块儿去?”,姜海还是有些不相信。


龙天拍了拍姜海的肩膀说道:“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明白吗?正所谓利之所至,金石为开,更何况是人呢?”。


“这我明白,不过他们能组成联军吗?即使是联军双方面能互相信任吗?”,姜海仍有疑惑。


龙天:“组成联军还不简单,把两支军队混编就行了,至于信任嘛,绝不可能,最多也只是貌合神离而已,不过这样也好,让他们内讧去吧,正好可以给我们造成可乘之机”。


姜海突然间笑了起来,“首长,说来说去,你还是准备出兵朝鲜啊?”


龙天也笑了笑说道:“哪里有鬼子,哪里就有我,遇上我真是他们的不幸,他们是鬼,而我就是魔鬼,正义的魔鬼”。


“哈哈。。。。。。”,姜海的大嗓门传到了很远之外。


倭国要假道朝鲜伐明,这一点龙天已经估计出来了,对于倭国来说,目前它的海军实力还无法与明朝水师硬碰硬地打一场大海战,明军现在虽然在南北两头作战,不过明朝水师却依旧未动用一兵一卒,一千五百艘战船组成的强大水师舰队,足以将任何海上之敌轻易摧毁,所以足利义持扬长避短,利用李忠贤的贪婪完成了他的“假道伐虢”之计,其实此计仍然出自斯波义将之手,不过现在的斯波义将只能呆在管领府中“养伤”,唯一的权力就是到幕府铸造局催赶虎枪的制造速度,就此而已,对于足利义持来说,现在的斯波义将已经油尽灯枯,该是到“釜底抽薪”的时候了,足利义持要想扬名立万,必须要走出斯波义将的影子,否则他无法成为“一代枭雄”。


斯波义将用“假道伐虢”这一招纯粹是为了对明战争,从朝鲜进入中国境内作战,前提是倭国信守《朝倭友好条约》,不过到了足利义持手上这招“假道伐虢”已经变了味,他不但成功游说了李忠贤派兵参战,在他的心里又临时增添了一计“顺手牵羊”,斯波义将可以放下仇恨与朝鲜握手言和,而足利义持则不行,所以无论此战是成是败,朝鲜都无法摆脱亡国的命运。


“首长,林先生来了”,警卫员扶着浑身伤痕的林唯一走进了龙天的办公室。


龙天放下笔快速地迎了上去,不过林唯一却只能伸出左手,他的右手上还缠着纱布,隐隐有血迹渗出,身上也是伤痕累累,看见龙天就象是见到了亲人一样激动异常。


“林先生,你这是怎么了?谁干的?”,龙天义愤填膺。


林唯一痛苦地长叹一声:“唉,真没想到我林某纵横四海十几年,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龙天惋惜地说道:“林先生翻船了?真是不幸”。


林唯一苦笑着脸:“首长,不是真的翻船,而是林某差点命丧爪哇啊”。


“怎么回事?”,看着遍体鳞伤的林唯一,龙天拍案而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