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离我们还有多远?

datouguiya 收藏 0 320
导读: 12 月21日,美国国务卿赖斯在华盛顿年终记者会上公开表示:台湾的“入联公投”是种“挑衅”,这是美国反对“入联公投”的主要原因。一时间岛内舆论哗然,岛内各政党、各大媒体纷纷进行了评论和解读,各种解读有不同的观点和评述,但以吕秀莲的说法最有代表性:赖斯此次的表态是中国背后施压的结果。那么中国给美国施加了怎样的压力,以至于美国发出“美、台关系史上罕见的说法呢”? 世界把目光再度投向中国,中国接下来将会如何做?中国做好了动用“非和平手段”的准备了吗?中国政府是怎么想的?“巨龙之怒”能发生吗?台海的战争

12 月21日,美国国务卿赖斯在华盛顿年终记者会上公开表示:台湾的“入联公投”是种“挑衅”,这是美国反对“入联公投”的主要原因。一时间岛内舆论哗然,岛内各政党、各大媒体纷纷进行了评论和解读,各种解读有不同的观点和评述,但以吕秀莲的说法最有代表性:赖斯此次的表态是中国背后施压的结果。那么中国给美国施加了怎样的压力,以至于美国发出“美、台关系史上罕见的说法呢”?


世界把目光再度投向中国,中国接下来将会如何做?中国做好了动用“非和平手段”的准备了吗?中国政府是怎么想的?“巨龙之怒”能发生吗?台海的战争离我们还有多远呢?


一,“不对称战争”思想下的战争意志


“不对称战争”思想最早由美军提出,主要体现在美国军方于2001年发表的《2020年联合构想》报告中,这个报告有个自相矛盾的观点:美国及其盟国利用远超对手的军事技术“全谱优势”以形成对对手的“不对称”战争优势;潜在的对手则会运用“不对称”的手段进行弱化美军优势的攻击。这两个说法,前者在90年代的海湾战争和对前南联盟的轰炸中已经得到了体现,后者则在美国“911”事件中得到印证。在这一全新的作战方式提出后,美军的全球战略也从过去的“同时打赢两场地区高烈度战争”转为“打赢一场地区高烈度战争和防止在另一地区敌人的进攻”。美军的这一全新的作战方式和军事战略的提出立刻引起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关注,在中国,除了原有的“打赢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思想得到更大的发展外,最引人注目的是“超限战”的提出。


台海问题的较量归根到底是中、美、台的军事较量。而军事较量则可分为两个层面:一,战略层面的较量,更多的体现为战争意志和战略威慑;二,战役战术层面的较量,更多的体现为军事实力的较量。


中国在战略层面的战争意志从两个例子可看出:一是2005年中国《反分裂国家法》立法的通过,当中国通过此法时,美国、欧盟、日本等国家均表示了关注和遗憾,台湾当局更不用说。因为这一法律的通过意味着中国政府在台海问题上的“自缚手脚”,也意味着中国在台海问题上将无路可退,因为这条台海危机的法律红线,在很大程度上又是中国政府自我认定的一条底线,更是中共对全国人民的一个公开承诺,体现出一种“破釜沉舟”式的战略勇气;二是军队内部的“鹰”派军人的声音不时出现,最突出的是朱成武将军的“核轰炸美国东海岸”的说法,还有其他学者呼吁中国政府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承诺的呼声,体现了一种“孤注一掷”的战争威慑,这两种声音曾被西方国家“严重关切”,被西方舆论视为一种战争狂人的非理性叫嚣。以上两例子所体现的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不同心态和反应,体现了一种战略层面上的战争意志的“不对称”。其根源在于,在台湾问题上,台湾是中国的核心利益,而台湾对于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来说只是重要利益,实质是一种国家利益的“不对称”。而中国的战争潜力更绝非一个普通“地区国家”可比拟的,万一因台湾“入联公投”过半而引至战争,中国也很难被美国扣上“邪恶? 摇钡拿弊印?BR>中、美、台在战役战术层面的军事力量“不对称”,对美军《2020年联合构想》那自相矛盾的说法体现的最明显。一方面,美国如果联合台、日则对中国具有“不对称”的军事优势,尽管这一优势现在很难评估;另一方面,中国是“超限战”和“不对称”作战的老祖宗,不用说孙子的“虚则击之,实则避之”的军事思想,也不用说二万蒙古铁骑面对东欧数十万联军“罗马方阵”的摧枯拉朽,更不用说共军“游击战”的传统,单是近年来对“杀手锏”武器的追求和试验就可见共军对“不对称战争”和“超限战”的运用之心。而且在对台战争上,中国在战役战术层面还有两大优势是美国美军没法比拟的:一是对台海战争的准备,可以说,自90年代中期后,共军的主要战备都是围绕台湾进行的;二是战场距离优势是美军无法比拟的。更重要的是,中国有为了台湾不惜动用举国之力的战略决心是美国没法比拟的。而在台海未来可能的大战中,台湾军队只能是个不可忽略的配角。


因此在“入联公投”万一过半而引发的台海危局中,决不能忽视中国的动武决心和战争意志。


二,民族主义背景下的国家选择


中华民族有着集体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历史传统,普通民众从小就浸润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文化汁液中。尤其是近代以来,中国饱受外国欺凌和领土分裂的屈辱,这种屈辱延续了近一百年,与民众对辉煌强盛的中国古代文明的自豪感形成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它是如此的刻骨铭心,以“发愤图强”“爱国”为口号的民族主义,就成为中华民族的某种必要的自我救赎,并成为中华民族集体人格的一个重要表征。谁能说得出其他民族有那么多对故国念念不忘的“华侨”?谁能想象因为日本首相对“靖国神社”的一次朝拜而引发席卷全国的游行示威?中国民众对历史上的屈辱尚且念念不忘,谁又能忍受眼下的国土分裂危机呢?


时间回到 1999年12月20日,那一天,澳门回归祖国。一个小女孩唱的一首歌顷刻间传遍全国,那是以闻一多先生谱写的“七子之歌—-澳门”为蓝本而谱的一首歌。当时国内有篇报道称,有许多人听到这首歌而落泪,印象最深的既不是久居海外的华人,也不是澳门同胞,不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而是有许多竟然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在2004年左右,国内曾流行一个笑话“山东人说胆子大,东北人笑了;湖南人说能吃辣,贵州人笑了…..”等,最后一句话是“台湾人说想独立,全中国人民都笑了”。如果上到国内的军事论坛,几乎是一边倒的是反对台湾独立的声音,充斥着如何攻打台湾的各种匪遗所思的“方案”,支持台湾独立或者听之任之不管的人则马上会被口水淹没。


因为没有相关的民调,只能从上述几个事例中对民众的对台民族主义思想作一管窥。只要来过中国大陆的人都能感知到类似的浓重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往往已深入到普通民众的生活中,已成为一种集体的“无意识”或本能。台湾是“七子之歌”中唯一还流浪在外的“游子”;“台湾人说想独立,全中国人民都笑了”;网络上对“收复”台湾的跃跃欲试…所有这些在酝酿积累中的民族情绪,都对中国政府应对此次“入联公投”形成强大的民间压力。在这一压力下,奥运会就成为无足轻重的小事了。


站在民族主义这一背景下,那么中国政府“历来把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做为外交的核心利益就可以理解了。中国在每一个重要的对外交往中,要求对方国家重申“一个中国”政策几乎成为了必备内容,在外交幕后下,中国不知付出了多少外交上的代价!以至于国内曾经有“鹰派”军人提出“台海终有一战,长痛不如短痛”的思路,这一思路,在由于国力的发展而日益膨胀的民族主义情绪感染下,正日益成为主流共识。邓小平当年对撒切尔夫人讲的那句名言“任何不收回香港的中国政府,就是李鸿章…..立即得下台”,现在这“香港”一词正逐渐变为“台湾”了。



三,多极化诉求下的战争冲动


世界“多极化”的外交诉求来自于国际政治中的“多元均衡”理论,是中国政府努力构筑国际政治新秩序、更好的服务中国国家利益的主要外交目标之一,典型尝试是七十年代中期后的“中、美、苏”大三角和江主政时的“大国外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对冷战结束后的国际政治的后“雅尔塔体系”的一种反动,这也是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中、苏交恶以来,中国一贯的外交战略。


但是在“911”事件后,当美国及其盟国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针对恐怖主义势力的战略攻势后,由于一方面美国具有“受害者”的巨大道义优势,另一方面中国也面临恐怖主义的威胁。因此在全球范围内的“反恐盟军”中,中国对美国的领袖地位一定程度上采取了默认的态度。反映在国际政治中,中国“更负责任”和更“关注国际规则”了,中国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上都对美国的军事战略采取了某种容忍,中国在联合国中也对美国的政策更多的予以了支持….一时间,曾经的“多极化”战略目标似乎已被中国扬弃了。


在台海问题上,中国自2002年胡温主政后,对台湾采取了“软的更软,硬的更硬”的策略。台海局势的中、美、台三方博弈,有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台湾推着中国走,中国推着美国走,而美国则拉着台湾不至出轨。而在此之前,中国一直主张“台湾是中国内政”,反对“台湾问题国际化”。但是在1995、96年台海危机和2000年台湾大选后,中国发现把台湾当作主要的博弈对象是一厢情愿的,拒绝承认美国在台海中的作用更是自欺欺人。在全球战略调整的大背景下,中国对原来的台海博弈策略也进行了调整,那就是“以美制台”,中、美对台海危机实行“共同管理”,这一策略在2004年台湾“防御性公投”和2006年陈水扁“终统”中就已体现。这一重大的政策变化意味着这样的政治逻辑:中国已把台海的主要博弈对象转向美国,美国必须为台海可能的政治危机负起责任。中国看似把台海局势的主动权交给了美国,但在中国把短期内对台工作定为“反独”后,实际上已把台海危机的最大压力转嫁给了美国,尽管中国在外交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但是,中国对目前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的承认毕竟是有求于人之下的一种被动选择,是种权宜之计。从中国的根本国家利益角度看,世界“多极化”毕竟更符合中国的长远国家利益,也符合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大趋势,特别是欧盟“邦联化”的进展、俄罗斯的重新振作和印度的崛起、美国单边主义在伊拉克战争中的碰壁,更为这一趋势的发展提供了动力。在世界“多极化”这个问题上,中国和其他世界上的主要力量有着广泛的共识,不难获得支持。


问题是,中国至今还有台湾这个“中国大陆的睾丸”被捏在美国手里,因而始终无法突破第一岛链,无法真正的迎来“海洋时代”,虽然这反而使台湾在短期内避免“台独”有了更大把握。但是把台海问题的战略主动权交给美国,决定了中国在美国面前不可能理直气壮气壮,中国就不得不在朝核问题、伊朗问题、达富尔问题上向美国妥协,而这些让步除了换取美国对台湾“不统不独”的模糊政策外,中国并得不到更多的其他外交利益!而且,台海情势的发展将使中国在台海问题上日渐边缘化和被动。


中国内心深处的世界“多极化”目标下的长远全球战略,可能会加重中国政府在此次“入联公投”上摊牌的砝码。这大大增加了中国在台海一战的战争冲动,以求在全球战略中摆脱美国制约。


从上可看出,中国如果对台动手,决非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多种因素的必然结果,有深刻的历史现实根源。中国把现阶段对台工作的主要目标定为“反独”,只是为了积蓄力量,为将来的统一提供更大的保障而已。可惜形势比人强,台独势力也看到了这一点,就不时翻些“进两步、退一步”的切香肠手法,只是这一香肠已经被切的够薄了,此次的“入联公投”则已经接近于捅破这层薄片了。


2007 年12月15日,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副主任孙亚夫在与纽约侨界人士座谈两岸关系和台海局势时指出﹕目前陈水扁当局推动的“入联公投”是变相的“台独公投”。相比于原中国国台办主任陈云林2007年10月4日的“入联公投是法理台独”的讲话,中国对此一事态的定性又向前跨了一大步。


如果说,“举行“入联公投”是 “台独公投””还只是踩到了中国的底线,中国还可以容忍,毕竟这一“台独分裂活动”还没有成功;那么“入联公投”被过半通过就意味着“台独公投”已经成功了,这已经越过了中国的底线,因为《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明文规定“….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 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在这一底线被越过的情况下,中国除了实行“非和平手段及其他必要手段”的政治摊牌,别无他途。否则,中国战略层面的战争意志和战略威慑就成为一句空话,中国政府难以面对国内民众的民族主义压力,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从根本上动摇中共的执政合法性,中国的多极化的全球战略永远是个空中楼阁。一句话,如果“入联公投”被过半通过,那么中国将不得不摊牌,巨龙将会发出惊天之怒。


中国的“非和平手段及其他必要手段”具体会是什么样的手段呢?很久以来,中外的军事观察家们对中国对台湾所能采取“非和平手段及其他必要手段”有很多猜测,也有很多分歧,但在以下几点上是共同的:经济制裁,军事演习,突破海峡中线,封锁台湾,长时间的军事挑衅,攻战外岛,攻击本岛。


经济制裁、军事演习、突破海峡中线、封锁台湾和长时间的军事挑衅,曾经被认为中国可能对付台独势力的优先选项。这几种方式的好处是可以不直接使用武力,但是这几种方式的弊端显而易见:一是长时间的消耗,这种消耗对两岸是同等的,而且迟则生变,美国也可根据《与台湾关系法》予以干预,对中国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二是于事无补,采取这种方式不可能让台湾收回已公投通过的“入联”案,因此这只能是作为一种事前威慑动作,而无法作为事后补救措施。


攻战台湾外岛和攻击台湾本岛实际上是一回事,因为一旦攻击台湾外岛必然意味着中、台冲突的全面升级。这两种手段的最大坏处是战争可能导致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中国必须冒着与美、日冲突的危险,并没有胜算。但是这两种方式毕竟为中国提供了一个统一台湾的机会,而且在战争的过程中,中国完全可以应用灵活的外交手段争取“一个中国”的两岸协议,而从根本上杜绝“台独”的风险。


所以,中国如果要想采取“非和平手段”,极有可能是采取攻击台湾本岛的直接战争手段。只要中国的攻击决心表现的越坚决,常规攻击的力度越大,那么就越能吓阻美、日的干预,就越有可能取得想要的结果,所谓“首战就是决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