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十一章

359001664 收藏 41 6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URL] 师艳红手端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走进犬养一郎少将的卧室,心里直骂老爹师仁轩混帐,那有叫自己亲闺女给老公带绿帽子的,而且还是陪日本人睡。自从日本人将指挥部设在师家大院,一家老小都被迫搬到县城西街的老宅去住,这里反成了日本人的天下。 岗哨林立,戒备森严。 师仁轩是上阳县的商会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师艳红手端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走进犬养一郎少将的卧室,心里直骂老爹师仁轩混帐,那有叫自己亲闺女给老公带绿帽子的,而且还是陪日本人睡。自从日本人将指挥部设在师家大院,一家老小都被迫搬到县城西街的老宅去住,这里反成了日本人的天下。


岗哨林立,戒备森严。


师仁轩是上阳县的商会会长兼维持会会长,做人极为圆滑,可谓八面玲珑,日军、伪军、国军、八路军,处处吃得开,人送外号“师泥鳅”。县城里的商铺有一大半都是师家开的,涉及各行各业,听说在太原也设有分号,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这次日军第26旅团进驻上阳县,师仁轩陪同县长亲率城里各界人士出城迎接,仪式搞的异常隆重,还特意将自家的宅院让出来供犬养一郎使用。师艳红就是在当天晚上为犬养一郎设的接风酒宴上被他看中的,敬了两杯酒,惹下大麻烦。


师艳红本是回娘家为母亲烧纸的,还没来得及走,却摊上了这么挡子事。第二天师仁轩便厚颜无耻地找她来谈这事,她开始坚决不答应,可经不住老东西威逼利诱,并许诺给她买件上等的貂皮大衣和一套纯金首饰,这才勉强应允下来。其实,当那晚犬养一郎看他第一眼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那眼神活像一只发情的大公狗。她刚开始故意不答应,就是想让老东西出点血。


老东西养着五六个年轻貌美的姨太太不送,偏偏要送自己的亲闺女,真他娘的不是人!另一方面,她那个在伪军中当营长的不争气的老公,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在外面包了个婊子,经常不回家,这次正好给他带顶绿帽子出出气。


只是陪小鬼子睡觉心里多少有点别扭,尤其是那个犬养少将的年纪比老东西还大,也不知上床行不行。


卧室里相当暖和,黄铜炭火盆烧得正旺,就是炭气稍重点。屋中摆着张边角泛亮的红木圆桌,师仁轩和犬养一郎对坐畅饮,边吃边谈,甚为热络。师艳红款步走到酒桌前,将刚出锅的饺子放到犬养一郎的面前,先抛个媚眼, 然后娇滴滴的说道:“犬养将军,快尝尝我亲手为您包的饺子吧!”


她今天特地穿了件紧身半袖旗袍,两侧的开衩几达胯部,包裹透明丝袜的修长大腿时隐时现,秀美纤细的双足上套着黑亮的高跟皮鞋,走动间放浪风骚,性感诱人。


尽管有师仁轩在场,犬养一郎却毫无顾忌地将师艳红直接搂入怀中,手伸进旗袍内,顺着光滑的小腿往上摸,最后停留在翘起的丰臀上,大力捏拍了几下,感觉弹性十足。在他眼中,所有中国女人都是战利品,自己有权尽情淫辱享用,根本用不着客气。


一个被征服的国家是没有任何尊严的。


“啊!”师艳红故意惊叫,扭身一屁股坐在犬养一郎的大腿上,揉着臀部浪笑道,“将军真坏,捏痛人家了!”


犬养一郎阴笑不语,歪头瞅了师仁轩一眼,见他竟然毫不在意地含笑而坐,一脸事不关己的摸样,甚至还端起酒杯向自己遥敬。怪不得支那人要当亡国奴,没骨气的人太多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被人当面狎玩,做父亲的居然笑呵呵地坐在一旁欣赏,真不愧是东亚病夫,劣等民族!


犬养一郎决定进一步刺激刺激师仁轩,看他是不是真心投靠皇军。他抬手按住师艳红高耸的胸脯,一边使劲揉搓一边对师仁轩说:“师会长,您的女儿非常漂亮,我很喜欢,谢谢您能让她来陪我。”


师仁轩连连陪笑道:“犬养将军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份内的事,何言谢字。只是小女少不经事,若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还望将军原谅。”


犬养一郎道:“师小姐是本人见过的最漂亮的支那女人,细腰长腿,乳挺臀坚,真是令人爱不释手啊!师会长不妨也来摸两把试试?”


师仁轩再无耻也不禁老脸一红,尴尬地搪塞道:“将军满意就行,将军满意就行……”


犬养一郎不理师仁轩的尴尬,眼睛直盯师艳红,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师小姐,请你脱掉衣服把乳房露出来,我想仔细看看。”


师艳红没想到犬养一郎竟会让她当着父亲的面脱衣服,这简直就是刻意的侮辱,不把她和父亲当人看!但她知道不能当场拒绝,只好撒娇似的媚笑道:“这么冷的天,将军想冻死人家呀!待会吃完饭,我保证让将军您目不暇接看个够!”


“请师小姐按照我说的做!”犬养一郎笑容不变,但话冷如冰,眼锐似刀。


师仁轩坐不住了,这个貌似和善的犬养旅团长真是难伺候,要是别的女人看看也无妨,但艳红可是自己的亲闺女啊!他马上站起躬身道:“犬养将军阁下,我还有些急事要处理,先行告退,就让艳红代我好好陪您吧!”


“师会长,看过再走也不迟,机会难得啊!”


“不了,不了,将军请自便。”


“急也不在一时,如果师会长执意要走,我会很生气的。”


“这……师某真的是有事要办,还望将军谅解!”


“请师会长不要逼我使用武力,看过之后您才可以走。”


师仁轩被吓住了,日本人一生气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最好先忍一忍,免得遭无妄之灾。他极不情愿地重新坐下,屈服于犬养一郎的淫威之下。


犬养一郎满意狞笑,随即拍拍怀里的师艳红,“师小姐,请您快一点,您的父亲很着急啊!”


日本人怎么会如此肮脏龌龊,想要凌辱别人却偏偏装出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真够恶心的!师艳红打定主意不脱,想玩就玩,干吗这样糟践人,便道:“犬养将军,我父亲真的有事,不如……”


“快脱,不然把你的奶子割下来!”犬养一郎失去耐性,粗暴地打断师艳红,“给你一分钟!”


师艳红浑身一颤,想坚持,可一触犬养一郎那如剃刀般锋利阴冷的眼神,放弃了。她听说过好多日军扫荡时对中国妇女犯下的暴行,割乳剜阴剖腹,极端残忍,想想就全身发冷,手无奈摸住衣领旁的扣袢,慢慢解开。


师仁轩低头垂目,不敢目睹。


在犬养一郎无言的逼迫下,师艳红脱掉旗袍,褪至腰间,解开乳罩,露出丰硕挺拔的双乳。犬养一郎探手握住,恣意把玩,并强迫师仁轩抬头观看。师仁轩抗不过死亡的威胁,勉强抬了抬头,师艳红赶忙扭身遮乳,却被犬养一郎无情地扳正身子,强令她放下遮掩乳房的手,将赤裸的上身袒露在父亲的眼前。


犬养一郎示威似的猛揪师艳红尖尖的乳珠,痛得她失声哀叫,拿眼瞅瞅坐立不安的师仁轩,开心至极。出身贫苦人家的犬养一郎最痛恨有钱人,一有机会就要狠狠折辱一番,以解他心中的自卑感。令人难以忍受的凌辱持续了五分钟,犬养一郎终于同意师仁轩离开,他本想命令师艳红脱得一丝不挂去给父亲倒酒,但考虑到师仁轩还有利用价值,不宜逼迫太甚,应当恩威并施。


望着师仁轩急匆匆的背影,仿佛苍老了许多,他得意而笑。


胡乱吃了十几个猪肉大葱馅的饺子,犬养一郎把忍辱含泪的师艳红彻底扒光,抱起来走向睡床。他要完全征服她,从精神到肉体。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