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七章 飓风计划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来自齐宗城的电文震动了神华帝国高层。电文是发给保安总局总部的,译完的电文被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总局长的案头,意识到其重要性的蒙吉中将打破了正常的渠道,将这份事关南线数百万大军存亡的重要情报横向交给了军情局和总参,于是在皇帝得到这份“飓风计划”的同时,总参谋部、军政部以及前线的红、青二个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来自齐宗城的电文震动了神华帝国高层。电文是发给保安总局总部的,译完的电文被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总局长的案头,意识到其重要性的蒙吉中将打破了正常的渠道,将这份事关南线数百万大军存亡的重要情报横向交给了军情局和总参,于是在皇帝得到这份“飓风计划”的同时,总参谋部、军政部以及前线的红、青二个战略集团的司令官也得到了这份电文。

皇帝正为兰斯军发起的进攻战役忧心忡忡又激动不已。7月26日,在红旗军第9集团军预定发起代号“火炬”的进攻战役前3天,兰斯军第2装甲军团突然向朗波郡青旗军与红旗军的结合部发起了突击,装甲兵在一天内突入战线20公里,预定投入进攻的第9集团军一部分拼死防守正面阵地,西翼的原定进攻的部队被迫掉头向东反击兰斯人,变更部署是极其复杂的,王庸元帅与第9集团军司令却在很短时间内完成了复杂的变更,第9集团军的反击开始奏效,而青旗军西翼的第11集团军在承受了突然袭击后也回过神来,全力由东向西突击,这时战场突然出现了帝国最渴望的局面,在一个宽度不到20公里的地域突进了12万左右的兰斯军,而后续部队似乎正在涌进这个突破口,如果这时帝国军能够守住北面的阵线,东西对进的青、红二军则有可能封闭这个突破口,将突入的(初步判定有兰斯人3个军,其中1个装甲军,2个摩托化军)全部消灭。这将是战争爆发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其战果将超过“衡东会战”!虽然帝国对外宣传“衡东会战”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但事实上,抛去战略上的胜利外(赢得了时间),在兵员与装备的损失上都超过了兰斯人。但如果这次“朗波战役”能合围兰斯人3个军,这个胜利却是实实在在的,无可置疑的。稍有战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取得战争胜利的唯一正确途径是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歼灭,而不是击溃!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就是这个道理。一个完整的部队的灵魂,不是拥有多少装备,而是拥有全套的指挥官、参谋人员、士官以及大批忠诚而有战斗经验的老兵。装备丢了可以再配备,如果这套人马没了,部队就真没了。就像98师,尽管承继了老部队的番号,但没有承继老部队那种精气神。

所以,一时间,神华帝国高层像打了一针吗啡般兴奋起来,从总参到红旗、青旗两个总司令部,都在推演计算着反击的时间与兵力,大批的预备队在向朗波郡方向调动。皇帝轩辕寂干脆对总参谋部下达了命令,“必须干净、彻底地歼灭‘袋型阵地’的敌军。”

不是没有人对局势提出疑虑,他们认为兰斯人这次突破有点蹩脚,不像战争初期那种精明。如果反击,也应当放兰斯人再深入一些,30公里深度的反击太窄小了!但没有人敢下这个决心,朗波郡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个决心很难下,没有人敢为此负责。因为朗波郡是大洪山与乌岭的交界,是200公里战线内最适合装甲突击的地域,如果放敌人深入却无法及时封闭突破口,或者兰斯人突进来的不是3个军,而是一个完整的第2装甲军团(辖6个军),问题就严重了,最轻的情况是割裂了现在的战线,将红旗军与青旗军分为互不联系的两部分,战线的弯曲将增加防御的兵力与难度。严重的情况是,敌人打穿了“袋底”,一望无际的夏青平原最是装甲兵的所爱,神华军到那时将如何应付?

王庸元帅就是怀疑者之一,但他同样不敢冒这个风险。王庸不仅不敢像放弃思茅山撤退大洪山那样擅自专权,而且从总预备队中向“袋底”调去了4个师。王庸一直怀疑敌人有阴谋,但敌人暴露的番号又让他打消了这个阴谋——兰斯第2装甲军团是战争以来风头正健的部队,其指挥、训练、装备都表现了很高的水准,这样的部队不正应该用于战略突破吗?而且,兰斯人在战线的其他地段也全线活跃起来,这不是牵制我们为突击部队创造条件吗?

但来自敌后的情报让神华帝国高层大吃一惊。接到电报的这天是7月28日深夜,朗波之战已经进行了两个昼夜,全军正在为打反击做着彻夜不息的准备。“飓风计划”却像一瓢凉水浇到了这些决定着数百万军人生死的大人物的脑袋上,从皇帝到总参到前线的2个总司令部,都被计划惊呆了。

朗波郡的进攻竟然是佯攻!兰斯人真正的目标是东线,从青旗军的东翼——塔达沙漠来一次深远的战略迂回,一个经过专门训练与加强的装甲军团——第11装甲军团(该番号从来没有出现过,飓风计划显示,该军团辖5个装甲军,共25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在大量飞机的支援下,一举突破青旗军略显薄弱的阵地,突入青旗军的深远后方,由东向西卷击,在南线帝国军由于后方失守出现混乱时,正面的兰斯军由南向北展开决定性进攻,战役目标是至少将青旗军歼灭,一举奠定南线战局。在战争爆发的第8个月,大规模的雨季来临之际结束陆地战争。迫使神华帝国割地求和!

这就是“飓风”代号的意义。战役代号也显示出指挥者的气魄与决心,当神华帝国皇帝在用一把“火炬”照亮大陆时,兰斯联邦却准备用“飓风”一举摧毁神华帝国。兰斯人在总结得不偿失的“衡东会战”后,由参谋总部精心准备了这个天才的计划,仍然是兰斯人一贯的作风,示敌以假,在敌人为假目标忙得乱成一团时,从意想不到的地方给敌人致命一击。

“飓风计划”很快被神华帝国总参谋部确认无疑,陆军航空兵的所有侦察机都被派到了塔达沙漠的腹地,尽管损失了大量的飞机,但情况证实了,几千辆坦克正在穿越沙漠!

兰斯人因为不知道的原因隐藏了实力!

“飓风计划”被获悉,兰斯人无比冤枉地输了这一关键的一局。从7月29日起,帝国全部力量都在为击破“飓风”做调整与充实,中央军的2个集团军(只有最后一个集团军留在内地了)紧急调往塔达沙漠,大批航空兵向那里集中,青旗军的兵力被空前的加强了,而红旗军则担负了掩护任务,在500公里的战线上对兰斯军展开了战术反击。至8月5号,兰斯军参谋总部终于意识到这次亚伦大陆有史以来最大的进攻战役由于情报泄露而功败垂成!处于塔达沙漠边缘的兰斯第11装甲军团果断地撤退了,而担负诱敌任务的第2装甲军团也于8月6号在红、青两军的夹击下拼死退出了朗波郡“袋形阵地”,战线大致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兰斯人快速取胜的愿望落空了。

这一切都归功于“龙支队”和保安总局齐宗站的成功合作,由皇帝提议,重赏这次情报战中的有功人员,由于这回是多方人员合作的胜利,对于保安总局是这样,肖月清和田甜是保安总局的人,而且用是保安总局的电台发过来的,保安总局上下感到极为光彩;而齐平是军情局的人,军政部也很得意;龙行健的“龙支队”则是红旗军游击司令部辖下的敌后游击队,在送出敌人即将大规模进攻的情报后,这次又深入虎穴得到如此重要的“飓风计划”,红旗军当然也非常满意。于是,一份由红旗军总部提出的奖励名单被顺利通过,在这份奖励名单中,肖月清、龙行健、齐平、苏洁提升一级军衔,分别提升为金星中校、银星少校、银星上尉和银星少尉(苏洁原来的军衔是中士),授二级虎捷勋章。其余参加齐宗行动的人员均升一级军衔。对阵亡的人员按双倍标准抚恤。

名单与奖励报与皇帝,轩辕捷有感于这次几乎要亡国的大灾难由于一份及时到来的情报而消弭,认为这份奖励分量太轻了。他对军政部长崔群说,“对得到那份该死计划的有功人员怎么奖励都不过分,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寒了那些在敌后忠勇为国的英雄的心?”

崔群当然也认为奖励轻了。事实上,红旗军、保安总局,甚至青旗军提上来的奖励建议比这个方案重的多。“这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情报战的大胜。自古恩自上出,陛下,是不是?”

皇帝当然知道崔群的心思,“嗯,这个龙行健,很年轻嘛。”

“此子是个异数。”来之前,崔群专门将龙行健的情况了解了一番,于是对皇帝向讲故事一般讲了一遍。

“这么说,战争开始时他仅是个下士?”皇帝毕业于正规军校,对军中事务不陌生。

“是的。界口之战中获得金星中尉,由于皇帝的恩典,他的军衔变成了银星上尉,红旗军表彰,他又成了金星上尉,这次,成少校了。”崔群说完,也感到此人升迁是在太快了。“陛下,毕竟此子太年轻了,要不,留下他的功劳等待他再次立功?”

“胡扯!”皇帝有些生气了,“这完全是他应该得的!界口之战挽救了王庸的第4集团军,他参加了韩堡、界口两场血战,能从下士升为中尉足见此人的战功。而他杀出重围,深处敌后能不忘报国,真是我的勇士!你刚才说红旗军表彰,为什么表彰?”

“是这样的。”崔群思索再三,决定如实汇报,“根据军情局的报告,龙行健救了空投敌后的2名情报人员,带队的就是这个齐平。齐平利用携带的电台,将龙行健支队敌后侦察的结果报告了红旗军游击司令部,报告说,敌人正在大规模集结兵力,判断说敌人要进行一次大规模进攻!”

皇帝愣住了,“什么时候?”

7月22日夜。红旗军与军情局报送的这份情报都按照规定及时报告了总参。”

“混蛋!”皇帝大怒,“梅立青这个混蛋,他为什么不告诉我?”轩辕捷瞬间有再次撤换总参谋长的冲动,但及时忍住了。

“我决定,提升龙行健为少校,金星少校。授二级龙骧勋章。齐平和那个叫、叫肖月清的升二级军衔,一级虎捷勋章。龙支队全体成员均授三级熊威勋章。每人奖500金元。其他就如你报告中的意见办吧。”皇帝口授了命令后,“适当的时候,接这个龙行健回来,我要亲自给我的英雄授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