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8/


“鬼子的飞机这两天没有来轰炸啊!”李峰站在风声岭的上空,心里说不出的舒坦。风声岭阻击战已经进行到了第十二天,从兰州过来的两个军已经插到东平县与清平县。

如果鬼子的第六师团不马上后撤的话,就会被包饺子。

可是,韩大头的第一师,是韩大头的王牌,同时也是鬼子支持韩大头的门面。如果鬼子的第六师团在距第一师几十里的地方撤走。只怕韩大头明里不敢说什么,暗下一定会对鬼子不满。

而且,鬼子向来骄傲,自从日俄一战之后,在整个东亚,可以说是老大,如果一个师团的兵力,无所作为的撤退,只怕很多指挥官会受不了而自杀的。

说实话,李峰是想鬼子撤退的。因为从兰州过来的两个军,全部装备了汔车,李峰还就不相信,鬼子的双腿能比得上他的汔车轮子。

一追一撤之下,鬼子的战力肯定不如先前,士气一定低落,这样,李峰就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利益。

相反,李峰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鬼子宁为玉碎地要救第一师,强攻风声岭。

如果这样的话,李峰只怕要好好的哭一场了。

十二天的战斗,第一师,第二师,两个满编师两万四千多人,加上自发前来的附近的百姓,以及从各处河南各地赶来的爱国学生,近四万人,能站起来的不到八千人了。

而鬼子也就是前锋13联队被打残废,第六师团根本没有伤动筋骨。硬要拼起来,虽然李峰有把握将鬼子全部宰杀,可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更何况,现在是伤敌一千,自损一千还要多。

说李峰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可是活生生的中华人啊!

从一个侧面,李峰也不由地感叹,鬼子的战斗力,的确不容小视。

“大帅,前天夜里李虎营长亲率一个营,将鬼子在土家堡的临时机场给炸了。炸毁鬼子飞机三十五架。再加上我们防空火炮打下的,鬼子在山东的一百余架飞机,毁了三分之二还要多,所以,为了保留鬼子的那点家当,鬼子是不会再轻易派飞机参战了。”

“哦?消息可靠吗?”李峰一听李虎炸了鬼子的临时机场,高兴地问。

“是李虎营长亲自报告的。应该可靠。”

“李虎在风声岭?我不是让他去山东腹地吗?炸了机场就回来了?”李峰皱了皱眉头。李虎炸了鬼子的机场,他很高兴,可是将调出去的军队又调回来,他可就有点不爽了。

“李营长带的营已经无法完成大帅交给他们的任务了。”

“怎么说?”

“全营上下加上路上新招的官兵四百三十五人,活着回来的,就只有五个了,其中李虎营长的左手被炸断。”

“什么?四百多人就只有五个活着!”听到这个消息,李峰高兴的心一下子冷却到了冰点。

李峰不知道,李虎带的人,在通过从野地到机场跑道这三十多米的距离,完全是用尸体给堆上去的。而炸敌机更是每个战士连着自己一起炸的,在这种拼死的冲杀下,能活五个,已经是运气了。

“问清楚他们的名字,立即派一队人去土家堡,无论如何,也要将他们的尸体送回来,找不到尸体,衣服也行。”李峰虎目含泪沉沉地说着,“总不能让这些勇士生前无名,死后也无名!”

“是,大帅,我立即安排人去做。大帅,第一军叶军长,第五军孙军长已经到了,是不是现在见他们?”王恒之微叹一声又道:“大帅,逝者已矣,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能忘记他们了。鬼子第六师团依然没有后撤的迹象,很有可能鬼子打算继续攻击风声岭,与第一师汇合。大帅,我们应该早作打算才是。”

李峰点了点头,走回指挥所。

“大帅!”叶长青与孙万年见到李峰进来,连忙站起来敬礼。

“坐,坐。”李峰示意两人坐下,然后道:“你们做的不错,这次叫你们来,就是让你们可以收网了。既然大鱼不愿意逃走,那我们只有先网了小鱼再网大鱼,以免我们的网不够大,两个都网不住。”

“大帅,你是说,我们可以对韩大头的第一师发动进攻了?”叶长青一听李峰这么说,兴奋地问。

“对,还有,夫人让人给你们运来的新式武器都发下去了吧?弟兄们熟悉了没有?”李峰让外星人将大部分的军火都交给欧阳如玉,并让他安排人专门处理后勤保障问题。让他的军队尽快的将新式武器装备起来。

因此外星人给那些外国人吃了致幻药,让他们认为自己加入了一场神因为无聊而创造的战争中。所以,这些外国人都开始正式的与欧阳如玉派去的人接触了。

但是,李峰并没有让那些掠夺过来的外国人离开太行山,而整个太行山地区,都被列为军事区。

各种矿物种子都已经交给农民种下去了。现在李峰是整个控制区里最大的地主。掠夺过来的金锭重新熔过之后,用来从以前的地主手里购买土地。

以战争需要为名,强行购买地主的土地。不卖就以通敌论处。

不过,每一个地主,允许拥有他所有土地二十分之一的土地。多出来的,全部都要卖。

地主没有了土地,农民自然也就不能向地主租种土地了。只有向李峰这个山西,陕西最大的地主租种土地。

而李峰所施行的方法也与别人不同。他不是将土地交给农民去种,而是将农民集中起来,作工人使用。

也就是说,他要求农民种什么,农民就要种什么,没得商量。山西,陕西的农民在这十几天内,大部分都变成了农场工人。

不过,李峰开的条件不错,每个劳力,一年一千斤的小米,外加大洋两块。

要知道,一千斤的小米,可以宽松地养活两个人了。在李峰来这里之前,山西,陕西普通百姓,每天一人不划八两小米,大部分都是用野菜,土豆等杂粮混着小米吃。勉强混个饱。一年下来,平均都不划二百斤小米(此用古度量标准,十六两为一斤。)

开始,也没有人相信,不过,中华百姓的适应性及忍耐力,的确是令人惊讶的。也让李峰感觉,欺负这些百姓,实在是脊梁骨有点发凉。

在百姓无地可种之下,只有报着与其饿死,不如相信的念头,成为李峰的农场工人。

为了让自己良心上过得去,李峰又规定,每户加入农场的百姓,每人可以无偿得到二分土地。这二分土地为个人永久财产,不得买卖。

一时之间,让李峰因为变像的圈地运动下降至冰点的声望再次高涨起来。

尤其是先一批加入农场的人,可以吃饱之后,更加让李峰有了‘李青天’的称号。

李峰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李青天’,只不过中华的百姓实在是太容易满足了。同时也让李峰暗暗的下决心,要用自己手中的剑,为他们争夺最大的利益,为他们赢得最广阔的生存空间。

“回大帅的话,弟兄们拿到夫人送来的武器,都忍不住要与韩大头的第一师干上一仗,有好几个团不顾大帅的命令,私自与韩大头的军队交起火来。

魏采尔先生将他们关起来之后,部队安分多了。不过,大帅,如果再束住他们的手脚,弟兄们的士气只怕不升反降的。

我与叶军长这次来,就是想用什么办法让大帅下令让我们动手,没有想到,大帅还真的打算动手了。

我与叶军长来时想的借口,都用不着了嘿嘿……”孙万年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

“这就好,魏先生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们都跟着我多年了,别给我丢脸,好好跟着魏先生学。咱们都是泥腿子,没进过军校,对大兵团的战斗没什么经验。

等战争告一段落后,各军都要建起装甲团了,空军的计划也在我的考虑之中,你们这仗打完,我给你们一个任务,你们每个军派出一个团的人,以班为单位,到全中华给我去请人,到时候我会给你们拟定名单的。

请不来,就用钱买来,不要钱,你们就给我将他们绑来,总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不伤了他们的性命搞来就行。”

“大帅,你说怎么办法,弟兄们都听你的。”叶长青说到这里,朝王恒之使了个眼色道:“王军长,你不是有事要私下与兄弟说吗?走走,咱们外面说去。”

“我什么时候……”王恒之一愣,不他看到欧阳如玉已经走到指挥部外时,打了个哈哈,然后道:“对对,我怎么将这事给忘记了……”说完,拉着叶长青与孙万年走出了指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