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之狼 一、狙击手 4、海盗风情酒吧

幸运特快 收藏 6 1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8/[/size][/URL] 主意打定,丛定国立即上路。 好在现在丛定国虽然仍然没有证件,又一身是伤,但是他现在有一万美元,这在印尼老百姓眼里可是一笔巨款。反正周围这些渔民都跟海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跟政府和警察合作的意识不是一般地差,丛定国在掏出一笔可观的小费之后,他就得到了一套完整的衣服,吃的,和一点药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8/





主意打定,丛定国立即上路。

好在现在丛定国虽然仍然没有证件,又一身是伤,但是他现在有一万美元,这在印尼老百姓眼里可是一笔巨款。反正周围这些渔民都跟海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跟政府和警察合作的意识不是一般地差,丛定国在掏出一笔可观的小费之后,他就得到了一套完整的衣服,吃的,和一点药品。最后,他也就顺顺利利地坐上了一条离开这个岛的小船。

印尼海边到处都是安装大马力推进器的小船,这和他们经常从事的特殊行业有关。这种小船速度极快,虽然没有高速公路上每小时几百公里的汽车速度快,但是至少也有每小时几十公里了,比通常慢得象蜗牛的大轮船可快多了。几个小时后,他已经到了一个远离海盗中心的偏远的小岛。

丛定国又钻进深山,避开警察的耳目,朝目的地接近。

越过后边的山头,蓝色的大海赫然出现在眼前,而在大海前边,是一个小渔村。

丛定国长出了一口气,好,终于到了,如果没记错,前边就是他的家了。丛定国伸出大拇指,用目测法测量了一下距离,大步下山,朝那个村子走去。

自己和那个人不过是泛泛之交,在现在这种局势下,那个人会不会收留自己呢?一边是警察或者是特工,一边是自己那根本谈不上深厚的友情,他到底会选择那个呢?

总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是一次机会,先赌上一把再说!

丛定国很快进了村子,来到了一个小酒吧一样的房子里边。

酒吧的陈设相当符合这个村子的风格,就是说,相当破烂,屋子里边黑乎乎的。丛定国来到吧台前面,对吧台后边的中年乡下女人说:“伤疤脸加亚在这儿吗?”

那个女人嘴里叼着烟,朝丛定国身后看了一眼说:“你问这干嘛?”

丛定国刚要说话,从他的身后走过来一个人,穿着花衬衫,戴着一顶开花草帽,朝丛定国的后背就猛推了一把:“你他妈是从那儿来的?”

丛定国一转身,酒吧黑暗中出来了几个人,从不同方向过来,隐隐把他包围起来。

花衬衫刚一伸手,丛定国的右手从花衬衫的左臂里由下向上一扣他的腕子,然后,右手同时向上向后一带花衬衫的手腕,把他的胳膊拉直,身体从花衬衫的身后穿过,到了花衬衫的左后侧,同时用左手锁扣住了他的咽喉要害。

周围的人一愣,丛定国喊道:“都别过来,谁要是敢靠近,我就掐死他!”

这些人慢慢站住了,互相交换着眼神,但是没有人再上前了。

丛定国缓和了一下语气,对他们说:“我是伤疤脸加亚的朋友,我找他有事。”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丛定国的头顶响起,丛定国抬头一看,慢慢举起手,投降了。

从后边的门外跑进来的这个人,举枪对准了丛定国的脑袋,丛定国只好乖乖把手举起来,转过身来。

进来的这个人,正是伤疤脸加亚,他这才看到了丛定国的脸,但是他脸上没有一点见到老朋友的欣喜,他仍然恶狠狠地问道:“你上这儿来干什么?”

“我上这儿来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啊?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自己上岸就跑了?”

伤疤脸加亚这下有些得意了:“哼哼,怎么样,让警察抓了吧?我就知道,这个队长从来不干好事,要是做大生意他就可能把咱们全都杀了,要是这种一般的生意,他们就可能让警察把咱们抓住,完事他们再去把咱们保出来,这样他们就不用付后边的报酬了。反正我已经得了那么多了,他那几个钱不要也行,我干脆就跑了。怎么样,老子聪明吧?”

丛定国也乐了:“你倒够滑的啊,有这好事也不告诉我一声,现在我让警察追得没处藏了,到你这儿来躲躲,行吗?”

伤疤脸加亚打了个沉,说:“警察没追你到这儿来吧?”

丛定国说:“可能吗?那个警察能追到这么远的地方啊?你原来住在印尼吗?”

其他的海盗都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印尼海盗闹得这么凶,跟警察和安全部队有很大的关系。

伤疤脸加亚还在犹豫,丛定国说:“不是吧,没有我你能弄到一万多美元吗?来你这儿躲躲,又没有你什么风险,我照样付钱,你用得着这个样子吗?”

旁边的人一听说伤疤脸加亚刚刚弄到了一万多美元,立刻就是“轰”的一声,看来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头儿刚刚发了大财。

伤疤脸加亚赶紧制止丛定国继续说下去:“好了好了,你就在我这儿住下吧,我帮你安排个地方,等你伤好了咱们再说。”

那个穿着花衬衫的海盗趴在伤疤脸加亚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看来这家伙是个军师。

穿着花衬衫的海盗问道:“你是谁呀?叫什么,从那儿来的?”

丛定国说:“我是从巴拿马船何塞亚号上开除的水手,叫John吴。”

这是丛定国在码头上听说的一个身份,那是个印欧混血儿,盗窃了船上的东西,船长要抓他回去坐牢,他后来又偷渡到美国去了。

这个身份还是挺适合他的,巴拿马船,离这儿那么远,没人能够查出他的身份。虽然他的相貌跟萨尔玛·海耶克还是有相当大的距离,但是他的皮肤可比当地人白多了。他的相貌在国内只能勉强算五官端正,但是跟这些海盗相比,那只能叫做相当地英俊。印欧混血儿这个身份正好可以掩饰他的样子。

他在被开除军籍之前,恰好正在参加关于东南亚形势的学习,又在进行夜间潜伏的训练,所以很久没有见过强烈的太阳,皮肤比通常的海军陆战队和长年跑船的水手要白得多。

东南亚这些国家是相当歧视和仇视华人的,他们可没理由替自己隐瞒。

一般说来,生活在严寒地带的人们往往较为严肃、深沉,而生活在热带的人们则相对懒惰,容易满足。中华文明属于农耕文明,靠的是春播秋收、精耕细作,因此中国人相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看重勤劳致富。而印尼土壤肥沃、雨水充沛,资源丰富、四季皆夏,有“赤道上的翡翠”之称。在这里,摘下一个木瓜便可果腹,一身单衣即可“过冬”,生活成本极其低廉,人们不需要通过艰苦劳动便可获得生存保障,因此,印尼人较少开拓进取的精神。

华人肯吃苦,会经商,有文化,仅占人口总数3%的华人掌控了70%的私有企业。印尼又是贫富差距相当大的国家,一个华人家庭雇佣十个印尼佣人极其平常。在这种情况下,仇富心理难免就演变成排华心理。

在整个东南亚,华人的地位就相当于犹太人,从明朝时候起,中国人开始大规模“闯南洋”,用勤劳的双手积聚了大量的财富,可是华人却一直处在受压迫的地位。丛定国想,华人怎么就那么逆来顺受,从来不象人家犹太人那样,用自己的钱来控制社会,把整个美国买下来。看来,儒家的温良恭俭让的习惯在外国人堆里吃不开,还是得学习欧洲人种的狼的哲学。

这就是当初人家在问他的名字的时候他说自己是沃尔夫的原因,要在佣兵里边生活,他是应该学习狼的精神了。

现在他说自己是印欧混血儿可以极大减少这些当地人对自己的精神上的抵触。现在他需要最大程度的隐蔽。

那个象军师的海盗又问道:“你将来要干什么?要一直在我们这儿呆下去吗?”

丛定国说:“我把钱存够了,要找条便船回美国去。”

军师朝伤疤脸加亚点点头,伤疤脸加亚就让一个拿着大砍刀的十几岁的大孩子带着丛定国到他家去。

丛定国问:“你在这儿干什么?”

这个大孩子自豪地喊道:“我们是拉奴!”

拉奴是个没有准确定义的词汇,这是个承载着多层文化及历史含义的称呼,如果用一个可以理解的词来解释,那么可以说,这些人是海盗。看来这是个村子全都是干这个的,安排自己到这个小孩儿家住下,其实也是对自己不放心的意思,那个军师想得挺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