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刀的故事

xjaj6656 收藏 2 546
导读:不是军人,我却拥有一把军刀。不是真正的军刀,却是真正的好刀。准确地说是一件金属雕塑作品:它追摹当年喜峰口大刀队的壮烈,使金属获得物质之上的品质。 军刀出自一位军旅雕塑家之手,燕赵壮汉,宋哲元将军统领的二十九军之后裔。雕塑家赠我燕山刀,我赠雕塑家淮河酒,钢刀遇烈酒仿佛骨骼遇血。酒酣耳热,胆气舒张,雕塑家缓缓抽出他的作品,“砰”一声插在我俩之间的桑木方桌上。军刀闪闪晃动中,热酒在木桌上流成北方的河。遥隔酒河,他给我讲述了一则关于军刀的故事。 1933年3月,日寇占领喜峰口西侧两个阵地,企图对主峰形成

不是军人,我却拥有一把军刀。不是真正的军刀,却是真正的好刀。准确地说是一件金属雕塑作品:它追摹当年喜峰口大刀队的壮烈,使金属获得物质之上的品质。


军刀出自一位军旅雕塑家之手,燕赵壮汉,宋哲元将军统领的二十九军之后裔。雕塑家赠我燕山刀,我赠雕塑家淮河酒,钢刀遇烈酒仿佛骨骼遇血。酒酣耳热,胆气舒张,雕塑家缓缓抽出他的作品,“砰”一声插在我俩之间的桑木方桌上。军刀闪闪晃动中,热酒在木桌上流成北方的河。遥隔酒河,他给我讲述了一则关于军刀的故事。


1933年3月,日寇占领喜峰口西侧两个阵地,企图对主峰形成迂回包围。宋哲元决心把鬼子赶下山去,筹划出一个出奇制胜、静夜袭营的方案。他秘密约请精良工匠,认真锻打了五百把上品军刀,并挑选五百士兵组成大刀队。充分准备,严格训练。临战,宋哲元亲赴阵前送行。巍巍长城脚下,五百男儿巍巍列队,仿佛天地之间矗起一座血肉长城。刀柄在肩,刀身在背,硬瘦西风敲打在金属上,五百钢刀发出磔磔雷韵。一个、一个、一个,宋哲元从五百条汉子面前一一走过。士兵年轻得像是刚刚抽叶的红高粱,抚摸他们的肩膀,仿佛抚摸黑土地。五百双眼睛映出一幅相同的画面:飞雪,长城,一只盘旋在长城上空的鹰。宋哲元想,如果不是日本侵略,他们当是在垄亩间劳作?还是在学堂里习字呢?如果不是日本侵略,此刻,夕阳西下,暮色将临,五百位母亲不是正依倚在五百扇门边,殷殷瞩盼着五百个孩子回家吃晚饭吗?可是如今……想到这里,宋哲元兀然停下了脚步。为什么停下脚步,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觉得,面对这个士兵有话要说。


大额头,方嘴唇,聪慧与质朴的自然组合——宋哲元心头怦然一动。


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回答:“报告军长——一班班长侯万山。”


他问:“你身上背的是什么?”


回答:“报告军长——是大刀。”


他问:“背着大刀去干什么?”


回答:“报告军长——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问:“不简单,还是个诗人。在家读过书?”


回答:“报告军长——临上轿扎耳朵眼,我们队长现教的。”


他问:“明天就出发,有话要说吗?”


一听这话,侯万山热泪轰然涌出,“砰”地一声他给宋哲元跪下了。


宋哲元冷峻如铁:“你是男子汉?”


侯万山仰面作答:“报告军长——是男子汉。”


宋哲元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抗日军人!”


侯万山含泪站起作答:“我侯万山别无牵挂,只是家有一个临产之妻,如果我壮烈了,孤儿寡母能得军长体恤,我也就死而瞑目了。”


听完,宋哲元认真望着侯万山那双闪烁在大额头和方嘴唇之间的眼睛,蓦然转脸作狮子吼:“军务处!”


军务处长高声报告:“在!”


宋哲元说:“把侯万山的话记下来,也把大刀队全体官兵的要求记下来。”说完面对侯万山也面对他的五百壮士,久久,久久,只轻轻讲了一句:“你们放心去吧。”之后,他庄重立定,缓缓把手掌举向帽檐,在巍巍盘旋的苍鹰翅膀下,立成一座雪人。


喜峰口役,侯万山牺牲在长城脚下的罗文峪中。目击者说,他一人砍死七个鬼子,直到军刀卷刃。


遵照诺言,宋哲元对烈士遗愿一一妥作安排。


他派人到侯万山老家,接来烈士的妻子和一对刚刚出世的双胞胎,把他们安置在自己家里,还请来两个奶妈哺育幼婴。他对部下郑重交代:侯万山的孩子就是二十九军的孩子,就是我宋哲元的孩子。这两个孩子一个就叫做宋记峰,一个叫做宋记峪,作为对喜峰口和罗文峪的纪念。十八岁后,他们还跟随他们的父亲,改姓为侯。


我问“从哪里得来这么一个动人的故事?”


他答:“家父所言——他当时是二十九军军务处的副官侯万山的遗属就是他去接的。”


说到这里,雕塑家连喝三瓯,热泪顺着面颊怦然落下,滴滴融进桑木桌上那条北方的河。


军刀兀自孑立,磔磔闪动冷峻的光。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