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南齐王朝倒数第二个皇帝东浑侯时期,那时候没有西洋历,用西洋历推算,那个皇帝上台的时间是公元498年。

皇帝的爸爸方向感不是很好,“南出则唱云西行,东游则唱云北幸。”是个很古怪的皇帝!他选接班人,一如他的方向感,选的很失败!他选了一个混蛋做皇帝!老皇帝的失败在于他对小皇帝的混蛋早就心中有数,“帝在东宫便好弄,不喜书学,高宗亦不以为非。”

所有的权利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也就是所谓专制,是多么可怕的一种制度。他甚至有选择混蛋做领导人的权利。

老皇帝死于当年七月,继位的是正是他所选择的二儿子,名叫萧宝卷,就是当今圣上!当时的封建制度是嫡长子,老皇帝的大儿子是个残废,不堪出人间,这长子自然嫡到二儿子身上!老皇帝对这个爱捉老鼠的儿子给予很高的期望,临死,属以后事,以隆昌为戒,告诉小皇帝:“作事不可在人后!”

可小皇帝只对捉老鼠有兴趣,他听说会稽钟山有个姓蔡的,人称“天外飞仙”。他在山中养着数十只老鼠,呼来即来,遣去便去。煞有意思!小皇帝继位后就派人打听那神仙的下落,可那人已不之所踪。只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是猪、是鼠、下山、享福。

小皇帝属猪。

* * *

老皇帝死的时候,把16岁的儿子托付给一个叫徐孝嗣的大臣。那个大臣望之俨然、即之也不温。小皇帝讨厌他的倭瓜脸,又嫌他制肘碍事,在老皇帝死不久,就赐他毒酒,让他自杀。徐孝嗣说君叫臣死臣不能不死!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王法,但他还是“药至斗余,方卒。”

之所以要斗余,是因为许某人善饮、他很能喝酒。

徐孝嗣临死前,有个忠臣激动地用瓦片把他的脸打破。并大骂他:作破面鬼去吧!徐孝嗣莫名其妙,那个忠臣说:“废昏立明,古今令典。宰相无才,致有今日。”徐孝嗣哈哈大笑,他说:我如果将皇帝废掉,将还有什么面目见先帝!奈人家托故何!忠臣说:那你又奈天下百姓何?你居宰辅之位,而没有作为,你又有什么面目见先帝?

徐孝嗣无言以对,午时三刻,仰酒而亡!

做坏事的大官是坏官、不做好事的大官,也是坏官!

徐孝嗣曾经在一个叫许准的劝说下,也有过废掉皇帝的想法!可徐孝嗣一介书生,凭藉世资,早蒙殊遇,因缘际会,登上台辅宝位。天下清平时,没有来自他的利民政策;天下大乱时又恋栈高位不走!做官很坏、为人很混!在朝中不显同异,是乡愿和事老一类的人,他最后死了,死于小皇帝的一时兴起!

* * *

那一年,六朝金粉埋葬下的金陵城,已经送走了三个王朝。第四个王朝也已走过了20年、尾声将近。先知先觉的人都知道,这个王朝再有两年也就要完蛋了!

一个国家快要完蛋,老天爷总要有给它些亡国的迹象。22年前,那时还是南宋王朝,太史令将作匠陈文建仰观天象后,向他的皇帝上奏道:自孝建元年至升明三年,日蚀有十,亏上有七。占曰“有亡国失君之象。”

更早的刘汉将亡,老天爷给的迹象是“河内妇食夫,河南夫食妇。”

有个大臣将这些吃人的故事讲给200年后的当朝皇帝萧宝卷的时候,皇帝的反应是:你说人肉好吃还是猪肉好吃?大臣语塞。当被迫尝过人肉后,为了不让他的皇帝吃人肉,就骗皇帝说,还是猪肉好吃!皇帝哈哈大笑,说:“即使是人肉好吃,我也不会吃。吃人肉,那异于禽兽者几希!”那个大臣是个很有气节的混蛋,他慷慨激昂地说,圣王之朝怎么能允许禽兽存在?毅然触柱而亡。

在中国,人吃人的事件很多、多到可以吃出很多名目:《吕氏春秋》里的“子亦肉也、我亦肉也、然后不用买猪肉也”,是傻瓜式的吃人肉;正史中“人相食”是饿死鬼式的吃人肉;隋末朱粲吃人肉是变态式的吃人肉;唐朝张巡分他小媳妇的尸给士兵吃是邀名式的吃人肉;徐茂公割大腿上的肉给善雄信吃是朋友至交式的吃人肉;胸上雪、从君咬,是文化人式的吃人肉!

萧宝卷行事和禽兽其实也没什么差别。有一次皇帝在一个叫沈公城的地方,看见一个怀孕的妇人,皇帝问:“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妇女答说:“临产不得去。”萧宝卷眼露凶光,她项研究一下女人的生理,分付脍子手残忍地将孕妇刨腹,看她肚里孩子是男是女。

* * *

这个王朝走过20年后,也已经流露出亡国之象。公元499年,淮水变赤如血、他的国都金陵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大地震,地震足足持续了一个月,最厉害的时候,昼夜之间,地连震十八次。老百姓的屋子毁坏殆尽!

术士们说,齐将亡矣!天地之气不过其序,若过其序,民乱之也。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升,于是有地震。

国家还没有亡,这个倒霉的术士先亡一步。他的罪名不是散播谣言,他那时没有网络论BBS的渠道,他根本没有散播谣言的能力。那个术士死得不明不白。

杀人犯是皇帝陛下。这个皇帝不安于皇宫,他喜欢外面的花花世界。史书上记载:“陈显达事平,渐出游走,所经道路,屏逐居民,从万春门由东宫以东至于郊外,数十百里,皆空家尽室。巷陌悬幔为高障,置仗人防守,谓之屏除。或于市肆左侧过亲幸家,环回宛转,周遍京邑。每三四更中,鼓声四出,幡戟横路,百姓喧走相随,士庶莫辨。出辄不言定所,东西南北,无处不驱人。高障之内,设部伍羽仪。复有数部,皆奏鼓吹羌胡伎,鼓角横吹。夜出昼反,火光照天。”

皇帝威仪可是了得!在你感冒时他甚至不给你咳嗽的权利。当时有个幸臣、也就是像纪晓岚那样会讨皇帝喜欢的奴才,叫吕文显,他在伴驾时大声咳嗽皇帝差点没杀了他。

这一次皇帝出游,正巧碰见这个术士。倒霉的术士太老了,老的来不及被屏除。他躲在草丛中,妄图逃过一劫。可他天算地算却没算出他今天在劫难逃。他被皇帝发现了。皇帝如临大敌,挽弓射箭,一箭正中术士脑门。史载皇帝“有膂力,能担白虎幢”。他这一箭力道十足却没有射死那倒霉蛋,大臣们就劝他说“这个人太老了,就饶他条命吧。”皇帝说:“难道你看见獐鹿也不射吗?”历史上的记载是:“仍令百箭俱发。”

* * *

有个大臣看到他的陛下没法没天地恣意忘形,终于沉不住气,他要有所谏诤。谏诤不是批评,奴才没有批评主子的权利。谏诤只是一种低三下四的劝说。即使是这种低三下四还是需要条件。元英宗有一次对大臣拜住说:“今亦有如唐魏征之敢谏者乎?”拜住答道:“盘圆则水圆,盂方则水方。有太宗纳谏之君,则有魏征敢谏之臣。”所以谏是要看人家皇帝脾气好坏的。

萧宝卷是个坏脾气皇帝,他的大臣谏他不敢直谏,“至尊不可谏正,当托鬼神以达意耳!”所以那个大臣想采取迂回政策,想用皇帝的爸爸压皇帝,大臣说:陛下呀!你不能再这样了,抬头三尺有神灵,刚才我看到老皇帝瞪着眼睛看你呢!皇帝闻言大怒,拔刀问那死鬼在哪,找半天没有找到,就用干草扎个他爸爸的形状,然后一刀将草人脑袋砍下来,“北向斩之,县首苑门。”

萧宝卷如此强悍!

他的强悍还曾用一种幽默的方式表现在他弟弟的身上。他三弟叫萧宝玄,是徐孝嗣的女婿。徐孝嗣被杀害后,宝玄很生气,造了反。最后还是被哥哥抓住。皇帝召他进后堂,用布把他裹起来,令群小数十人鸣鼓角、驰绕其外,然后对宝玄说:“汝近围我亦如此。”

在这场战役中,坏蛋皇帝还有一个伟大的表现。叛乱被平息后,从敌方那里搜出很多朝中大臣和敌人的通信,皇帝下令将信烧掉不看,他说:“江夏尚尔,岂复可罪余人。”江夏就是萧宝玄。

* * *

老百姓不懂术士的术语,但他们用不着俯仰也都知道,姓萧的快不行了!

这个坏消息传得很快,传来传去,传到小朋友们那里,传言变成了首童谣:野猪虽嗃嗃,老鼠空闾渠。不知龙与虎,饮食江南墟。七九六十三,广莫人无余。乌集传舍头,今汝得宽休。但看三八后,天外有飞仙。

这是一首亡国的谶诗。

有个人听到这首谶诗后很痛苦。这个人不是皇帝的朋友、也不是皇帝的亲戚。皇帝姓萧、他姓江。他叫江信,字清洁。是个善良到变态的人。他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意也;衣服破了,换上新衣服,怕旧衣服里的虱子饿死,乃复取置衣中。他是个很混蛋的人,但这么个混蛋后来还上了萧子显的《南齐书》孝义转。他听说国家将亡后,痛哭流涕,历史的记载是:“泌闻国将亡,哭之,泪尽,继之以血,寻卒。”当时的忠义之士就是这么混蛋,他们可以忽略水深火热中的老百姓,为了一个坏蛋王朝,“泪尽,继之以血”!

皇帝听说他的故事后也很感动,他觉得自己有义务纪念一下这个烈士。可年仅18岁的皇帝不但继承了他爸爸的皇位、还继承了他爸爸的俭约风格。他俭约到什么地步呢?当时国中发生了叛乱,皇帝的将领打仗的时候,屡战屡败。帝尤惜金钱,不肯赏赐。法珍大将军叩头请之,帝曰:“那些蟊贼又不是来抓我一个人的,为什么只让我一个人拿钱!”

这次皇帝祭奠英灵,也俭以约之,他只在一片白纸上写道:天外飞仙!就草草了事。大臣们说,皇帝陛下,天外飞仙什么意思。皇帝说,天机不可泄漏!

可老天爷并不厚待这个为他保守秘密的皇帝。公元502年八月,一把无名天火烧向小皇帝的皇宫。当时皇帝不在宫中。那把火将皇帝的璿仪、曜灵等十余殿及柏寝,北至华林,西至秘阁,三千馀间皆烧尽。宫中被烧死的人,相枕于路!《京房易传》曰:“君不思道,厥妖火烧宫。”可皇帝身边的人告诉皇帝的话是西京赋“柏梁既灾,建章是营”他告诉皇帝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还可以盖更漂亮的房子。

皇帝也才一展愁眉,正和朕意!于是大起诸殿,芳乐、芳德、仙华、大兴、含德、清曜、安寿等殿,又别爲潘妃起神仙、永寿、玉寿三殿,皆匝饰以金璧。其玉寿中作飞仙帐,四面绣绮,窗间尽画神仙。又作七贤,皆以美女侍侧。凿金银爲书字,灵兽、神禽、风云、华炬,爲之玩饰。椽桷之端,悉垂铃佩。江左旧物,有古玉律数枚,悉裁以钿笛。庄严寺有玉九子铃,外国寺佛面有光相,禅灵寺塔诸宝珥,皆剥取以施潘妃殿饰。性急暴,所作便欲速成,造殿未施梁桷,便于地画之,唯须宏丽,不知精密。酷不别画,但取绚曜而已,故诸匠赖此得不用情。又凿金爲莲华以帖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华也。”涂壁皆以麝香,锦幔珠帘,穷极绮丽。絷役工匠,自夜达晓,犹不副速,乃剔取诸寺佛刹殿藻井、仙人、骑兽以充足之。武帝兴光楼上施青漆,世人谓之“青楼”,帝曰:“武帝不巧,何不纯用琉璃。”潘氏服御,极选珍宝,主衣库旧物,不复周用,贵市人间金银宝物,价皆数倍,虎珀钏一只,直百七十万。都下酒租,皆折输金,以供杂用。犹不能足,下扬、南徐二州桥桁塘埭丁计功爲直,敛取见钱,供太乐主衣杂费。由是所在塘渎,悉皆隳废。又订出雄雉头、鹤氅、白鹭縗,百品千条,无复穷已。亲幸小人,因缘爲奸,科一输十。又各就州县求爲人输,准取见直,不爲输送。守宰惧威,口不得道,须物之处,以重求。如此相仍,前后不息,百姓困尽,号泣道路。少府太官,凡诸市买,事皆急速,催求相系。吏司宾士,遇便虏夺,市廛离散,商旅靡依。又以武堂爲芳乐苑,穷奇极丽。当暑种树,朝种夕死,死而复种,率无一生。于是徵求人家,望树便取,毁彻墙屋,以移置之。大树合抱,亦皆移掘,插叶系华,取玩俄顷。划取细草,来植阶庭,烈日之日,至便焦燥。纷纭往还,无复已极。山石皆涂以采色,跨池水立紫阁诸楼,壁上画男女私亵之像。明帝时多聚金宝,至是金以爲泥,不足周用,令富室卖金,不问多少,限以贱价,又不还直。

从前皇帝的叔叔也就是本朝第二任皇帝武帝萧赜筑兴光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他的侄子做了皇帝后说:“武帝不巧,何不纯用琉璃。”

有个叫张欣泰的大臣对他的朋友说“宫殿何事顿尔!夫以秦之富,起一阿房而灭,今不及秦一郡,而顿起数十阿房,其危殆矣。”

他朋友无奈地答曰:“非不悦子之道,顾言不用耳。”

* * *

潘妃是皇帝的老婆,长得十分漂亮。尤其是他有一双迷死皇帝的小脚。那年代还不流行裹脚,潘娘娘的足下不裹自小,步步生莲华就是形容她的。小皇帝说“天外飞仙过,步步生莲花。”潘娘娘被皇帝夸奖,却很不高兴,因为他听说皇帝以前用天外飞仙形容过一个死鬼。潘娘娘抗议,非要皇帝说个明白把他和一个死鬼牵扯在一起的理由。小皇帝说,1500年后的一个大历史学家强迫我这么说,我有什么办法!潘娘娘不知后生可畏,她不依,他要处罚她的丈夫,罚他“拜爱姬潘氏为贵妃,乘卧舆,帝骑马从后”。

皇帝欣然接受!

自此,潘妃大施淫威,威行远近。有钱人家被诬蔑犯了他丈夫家的王法,财物收归己有。又怕那些土财主不老实、不肯把所有家产悉数孝敬,复加收没,计一家见陷,祸及亲邻。她的老公公老皇帝死的时候,她不一日蔬食、依然天天喝酒吃肉,居处衣服,大红大绿、无改平常。她生了个女儿,不到百日死了,就如死了娘一般,制斩衰絰杖、积旬不听音乐,衣悉粗布。

* * *

皇帝在宫外玩腻了,就在宫中模仿大集市的样子、广立店肆!集市里的货物玲琅满目、应有尽有,潘妃为市场第一责任人、皇帝为市场管理员、宫人太监扮作三百六十行的小商贩。潘妃就大施刑法对付那些不按行规办事的宵小之徒。皇帝在媳妇那里威仪扫地、也在被罚之列,小有得失,潘娘娘则执杖打之。孔子扣其胫、贵妃打屁股!在集市里,潘氏坐着小车,皇帝顶盔挂甲骑马跟在后边、宫女们穿着现代两条腿的裤子。那条裤子,在殷鉴不远的历史书里被视为妖服!在中国文化的理论里,衣服要不就不穿、要不就别瞎穿!瞎穿的结果了不得,会闹到亡国!皇帝在市场上还修了条河,以九五之尊现场表演纤夫的爱、亲自为贵妃拉船。河堤上又设饭店,皇帝亲自坐镇杀猪。于时百姓歌云:“阅武堂,种杨柳,至尊屠肉,潘妃酤酒。只说天外有飞仙,只爱贵妃美金莲!”

* * *

终于一天晚上,叛贼萧衍也就是后来的梁武帝打到城下。大臣们吓得要死,皇帝生在乱世,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吩咐手下说:“须来至白门前,当一决。”可贼人的速度很快、说话间就穿过白门,到了皇帝跟前!当时皇帝穿着女人的衣服,正吹笙,听说反贼来了,才开始逃跑!一个小太监一刀将皇帝的小腿砍断,皇帝怒目大骂道,狗奴才,你要造反吗?小太监不敢正视,一刀将皇帝的人头砍下。就在那一刹那,天上突然掉下一块陨石,将小太监砸死。

* * *

那块石头很大块,长六七丈,上边题有古文字,当时人们多不认识。大才子江淹就跑到退隐的王俭那里问那是什么字,王俭说:“这是隶书,江东不擅长隶书,这好像是秦汉时的字。但我仿佛认得,上面写的好像是天外飞仙!”

萧衍闻讯,占卜吉凶,不敢随便称帝。十二月,群僚劝进,并不许。为天飞仙故也!

* * *

故实还没有完,《梁书》里记载“收潘妃以下四十一人属吏诛之。”在潘娘娘被杀之前,还有个小插曲。

潘娘娘被带到萧衍也就是梁王跟前。潘娘娘,太漂亮了!萧衍看的口水都流了一地,他对大臣说,我能不能收他做我的小老婆呢?

大臣王茂说:“亡齐乃是此物!若留居宫中,必然不祥。”

萧衍又说。那就让他陪我睡几晚上再杀她吧!

王茂说,还是不行!

梁王大怒,骂王茂道,你算什么东西,敢管我的私事!

王茂就不敢再说话了!

但是当梁王分付小的们为娘娘沐浴更衣的时候,小的们拿来的却是潘妃的遗书:“昔者见遇时主,今岂下匹非类。死而后已,义不受辱。”自杀而死,死后形状洁美如生。后来苏东坡写了首诗说:“月地云阶漫一尊,玉奴终不负东昏。”

但萧衍仍不放过她,奸尸数度,尸体这才朽去!

* * *

历史上所有的造反派都是一个德行,唐宗宋祖如是、成吉思汗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