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二章 李拓的“兄弟连” 李拓的“兄弟连”:(第三节)

台海争锋 收藏 0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URL] 李拓在正式开展工作后,把连队的花名册和建制表简单地翻了一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在南京学的都是外军那些有过经典战例、经验丰富特种部队所创立的一套“经典派特种作战理论”。举例来说,教科书上,成功的特种部队基层作战建制应该是这么安排的:被称为特种作战A级分队的排级单位,一般由12人组成,分工程、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


李拓在正式开展工作后,把连队的花名册和建制表简单地翻了一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在南京学的都是外军那些有过经典战例、经验丰富特种部队所创立的一套“经典派特种作战理论”。举例来说,教科书上,成功的特种部队基层作战建制应该是这么安排的:被称为特种作战A级分队的排级单位,一般由12人组成,分工程、武器、爆破、医疗四大专业,平时交叉训练、战时交叉作业,这样的编制好处就在于,既能把排一级单位根据战斗任务的特点拆分成4人或6人作战小组,又能联合三支分队外加中队部构成高一级的B级中队,也就是我军意义上的特种作战连。

而李拓发现,自己的特战连在建制上和普通的空降兵连队一点区别都没有,一个班9人建制,一个排27个战士一个排长加两个储备干部,全连84号人,除了长期借调到机关当公务员帮忙的外,竟然还有专门养猪种菜的炊事班!一点全训连的样子都没有!

李拓当时就觉得,中国的特种作战部队在建设理念方面,与军事发达国家相比,还差得太远。一种失落悲观的情绪油然而生。当晚,李拓就打电话给自己的导师张立寻求帮助。

张立听出了李拓言语中流露出消极失望的情绪,就开导他说:“李拓啊!我们国家特种部队在建设方向和理念等等方面确实还存在着分歧和争论,你在学校学习的过程中也不是不知道这一点。而且我们国家的特种部队前身是各个部队的侦察连、侦察营,所以我们的特种作战力量侦察血统还十分浓厚,况且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的。我个人认为,要想建设一支一流的特种部队,仅仅照搬照抄外军的经验和理论是不可取的,我们中国人有中国人自己的军事思想,你现在在基层特种作战连带兵,就是要好好利用这样的机会,让自己真正明白到底怎样的建设道路更适合我们中国特种部队,怎样的特种部队更能符合我们中国特色的战争之道。”

李拓被开导得渐渐明白了,说:“导师,我知道了,但无论如何,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这支部队,如果在战场上和强国的同行们相遇,并占不了什么便宜,甚至在很多方面还处于下风,不承认这一点是不行的。以后我一定按照我的理念来带我的部队,希望导师能够从理论上给予我支持。”

张立说:“这没问题,不过最后我还是要提醒你,什么事情都是欲速则不达,改革是这样,带兵也是这样!”

李拓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最后说了句。“可惜时间并不在我们中国军人手里啊!”

张立无言以对,最后,这两个亦师亦友的军人又聊聊了家常,张立最后还特别问了问赵锐的情况,挂上电话,他们各自又都陷入了沉思。李拓当晚,熬夜到两点多,把自己连队特种作战训法的改革试点方案整理了出来,准备第二天跟营长冯国华探讨。

赵锐这个活跃分子来到他的一排以后,在李拓的授意下,当晚拉上了伞训长韩天宇,召集全排开排务会,一排的战士们发现,这个高学历的排长就是与众不同,他并没有扳着脸来表决心或是提要求,而是把从广水带回来的李子、梅子等特产全都掏出来,让弟兄们边吃边聊,赵锐一方面让大家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军官,而是他们中的一员;另一方面,也想摸清楚他一排的战士们眼前到底需要解决些哪些困难,有哪些要求。

第二天早上刚吹完起床号,就有一个又黑又瘦的战士跑过来帮李拓叠被子,李拓很不习惯,把他推开,说:“干你自己的活去,被子我自己会叠!”

那个战士嘿嘿一笑,油嘴滑舌地说:“连长您日理万机的,这种小事还是我们当战士的来代劳吧!”

李拓把他挤在边上,说:“什么干部战士的,以后被子不用你叠,你把连部收拾干净就可以了!哦!对了,你是不是咱们连里的通信员啊?叫什么名字啊?”

战士听了以后,很麻利的拿起笤帚开始边扫地边回答:“我就是通信员,连长叫我小吴就可以了。”说完,又去帮李拓打洗脸水,挤牙膏。

李拓实在看不过去,说:“我说小吴啊!你听我说,以后我房间的地面、桌椅你帮我擦干净,别的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听到没有!”

小吴听了以后,嘿嘿一笑,说:“以前冯连长在的时候内务我都是全包的,您来了是不是要让我下岗啊?”

李拓开始烦了,说:“别废话了,以后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说完简单刷了牙、洗了脸,拎着武装带就带队去跑每天早晨例行的五公里。

一个五公里下来,三连的战士们汗流浃背的站在哪里等着开饭,李拓整了队伍,突然对值班的田信说:“二排长,点名,清查人数!”

田信按要求点了下名,对李拓大声说,说:“报告,全连应到84人,实到74人,请指示!”

李拓挥挥手,说:“给我说说,那十个没来的是怎么回事?”

田信简单问了一下各排长,向李拓汇报说:“炊事班四个、各排值班战士帮厨三个,指导员还没过来,通信员和文书在打扫卫生!”

李拓说:“好,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他们!以后除了炊事班拉馒头的留两人,其他所有人都参加跑步。”然后轻声地说:“指导员那边我去做工作!”

这就是李拓新任指导员的第一把火,当天上午,陈勇在家吃过早饭过来以后,文书就把早上发生的事跟他汇报了一下,陈勇就主动去找李拓,对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年轻连长说:“李拓!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清楚了!以前我跟老冯是这样分工的,早上五公里我们一人带一天队!休息日值班也是每人一周。今天正好轮到连长,所以我就没过来。”

李拓看着陈勇,说:“指导员,您比我大几岁,在连里您就是我大哥,您看这样行不行,以后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带队跑步,让战士们和上面大队领导看看我们三连军政主官的作风。但以后休息日或节假日值班,我一个人全包了,您回家多陪陪嫂子!反正我也是光棍一条,您看行不行。”

陈勇听李拓这么说,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就说:“军事训练工作连长说了算,我听你安排。休息日值班我们还是轮流着来,当大哥的哪有占自己兄弟便宜的!”

李拓说:“大哥就听小弟一句,以后休息日小弟要是有什么事您来替我一下,没事我在位就行了!”

老陈看李拓挺真诚,也不像在说漂亮话,也就不在坚持了。

当天上午三连的科目是沙石作业加新四百米障碍,三连的全体战士们在铁丝网下、臭水沟里练习完五十米低姿匍匐前进后,一身泥一头汗地接着跑四百米障碍。李拓带头跑了三组,陈勇在一旁看着,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个石家庄陆院毕业的老军事尖子也就咬咬牙,跟着跑了三组。三连的弟兄们看到两个主官都这么拼命,也就没啥好说的了,把自己在这个专业的看家本领都秀了出来,整个上午的训练热情尤其高涨。赵锐拉着田信,非要从一排和二排拉出十个兄弟来比一比四百米障碍的接力赛,热闹的训练场把参谋长孙建国和营长冯国华都吸引过来了,李拓和陈勇看到领导来了,也来不及收拾,跟田信交代了两句,就跑过去请领导指示。

孙建国拍拍李拓的肩膀,说:“年轻人,你可以啊!思想工作做得够水平,把你们三连的指导员都动员起来了!”

李拓耸了耸肩,半开玩笑地说:“哪里啊!那是我们指导员平时经常性思想工作做得扎实有力,模范表率作用发挥得好!把我这个连长给带动起来了!”

陈勇不好意思地赶紧说:“首长都看在眼里了,我们三连来了新连长,也带来了新气象,我们准备把训练工作再推上一个台阶哦!”

营长冯国华说:“老陈啊!我现在虽然是营长,但你心里也明白,我是向着你们三连的,一连压了我们这么多年,你们今年给我赶上去!干掉他们!”

李拓这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让小吴跑回队部,把昨晚熬夜做的训法改革方案交给冯国华,说:“营长,这是我针对我们连的实际情况做的训法改革方案,您给提提意见,正好参谋长也在,如果合适的话我想报大队,在我们连做试点!”

没想到冯国华看都没看,直接把方案扔给孙建国,说:“我完全同意,参谋长你研究吧!”说完略带不快地扭头就走。

孙建国看了冯国华这德行,尴尬地笑了笑,说:“好,我拿回去研究研究!”说完转身也走了。

陈勇等两个领导走远以后,拉了拉李拓的袖子,说:“我说李拓啊!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呢!这下你捅了大篓子了!”

李拓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两位领导的神情和表现,觉得自己在训法改革方面确实有些草率了。就问陈勇:“到底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时机不对啊?”

陈勇一五一十地就把事情的整个经过跟李拓说了一遍:“三年前,无论是总部、空军还是我们空降兵军机关,都在训法方面争论到底是应该追求安全还是追求快速生成战斗力。但自从那架高技术含量很高的军用飞机在安徽失事后,我们军队在训练上又开始趋于保守,恰巧那时候,参谋长孙建国和时任三连连长冯国华刚从国外回来,他们顶着巨大的压力,一定要把国外学到的先进经验引进进来,让特种大队去大别山搞丛林跳伞、野外生存。大队也觉得这两个留学回来的都有才,也就冒险同意了,而且没向上级汇报就开始尝试,但天算不如人算,在野外生存训练时,三连一个战士在攀岩时摔下来牺牲了,最后我们大队的训法改革也就无疾而终,参谋长背了个记过处分、我们营长背了个记大过处分,本来当年就要调副营的他一下又被耽误了好几年,而我的前任指导员直接安排转业。就因为这件事,我们大队对训法改革,特别是带有风险的训法改革全都讳莫如深!以前没跟你提起,是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也是当大哥的疏忽了!”

李拓听完,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后,本来还心存侥幸的他陷入了更大的失望之中。抱有远大理想、想在特种作战领域大有一番作为的他突然发现,作为一连之长,竟然连自己连队的训练都没法说了算,在这支部队又怎样能够有一番作为呢?

三连心细的战士们也发现,他们的新连长上午精神还挺亢奋,到了下午却一直紧缩着眉头。晚上,李拓正在和赵锐聊天,问他能不能适应连队的生活,能不能适应特种大队艰苦的训练,突然,通信员小吴跑过来,说:“连长,参谋长让您去一下他的办公室!”

李拓心想,一定是和自己的训法改革方案有关,更不敢怠慢,跑步来到参谋长孙建国的办公室。孙建国异常客气地亲自给李拓倒了杯水,示意他坐下。然后说:“李拓,今天一天我都在研究你的训法改革方案,我觉得这个方案做的非常好,跟我们国内以往的特种作战技战术训练相比,非常有新意。对我都有很大的帮助,以前在俄罗斯、以色列,我学的都是战役特种作战学以及高技术运用等方面的东西,能够针对我军战法整理出适合我们大队训法的方案,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份,可操作性也比较强!”

李拓笑了笑,说:“参谋长,谢谢您还看了我的方案,咱们大队前几年发生的事故我才知道了,要不我也不会来搞这个训法改革来给您添麻烦。”

孙建国刚才还比较温和的神情突然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对李拓说:“不就是一个事故吗?我就不明白了,不是都处理完了吗?三年前的一个事故竟然在我们特种大队作祟这么久,让你这个三年后的新连长干起工作来都缩手缩脚的。说实话,我觉得你这套训法很实用,而且许多东西都是国外已经比较成熟的东西,可以拿过来直接用,而且我们大队完全有条件试点!不仅要试点,而且要抓紧时间展开,不能让陆军的同行们占了先!”

李拓觉得自己的参谋长在跟自己掏心窝说话,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就说:“参谋长,可训法改革风险比较大,再出事怎么办?”

孙建国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当兵打仗的,出点事故怕什么,再说我们现在即使是因为训练出事故,也比将来上了战场整连整营的被干掉、打仗的时候有作战任务,没部队能完成要强得多!只要我们是按照科学的方法、严密地组织,就不怕他出妖蛾子!你们年轻人要有朝气,不要怕这怕那的,我孙建国今天就把这顶乌纱帽赌在你的训法改革上了,大不了我再背个记过处分!再大不了也让我转业,多大点事?”

李拓有些喜出望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参谋长竟然这么有魄力,这么能拍板。也就豁出去了,说:“那好,那就在我们连先试点,我的意见是先搞实弹默契训练!”

孙建国饶有兴趣地示意李拓继续讲下去。

李拓解释道:“所谓实弹默契训练,主要是培养分队战友之间的默契程度和对彼此的相互信心,同时也增强特战队员的心理承受能力,这是国外特种部队比较流行的一种训练方式,其实操作起来非常简单,也就是实弹打靶,但和以往的打靶不同,参加射击的人员并不是一字排开,而是呈紧密W型站位,后方射击的队员要在前面两名战友的身体之间射击目标,而前面的特战队员要充分信任自己的战友,把后方交给他们。高级的实弹默契训练还要求呈W队形的站位的战斗小组边移动边射击!而且要横向移动!这个要求就更高了!”

孙建国听完,说:“想法是不错,但总觉得有点玄,我们是不是从简单的训法开始改!”

李拓坚定地说:“如果参谋长相信我,我们就一步到位,从最难的开始,让大队领导和军里的首长对我们放心,以后也好放手让我们大干!”

孙建国兴奋地拍了下桌子,说:“好!现在我就去找大队长、找政委,让我来说服他们!”

因为事关重大,对于训法改革的问题并不像孙建国参谋长所说的那么顺利,因为整个大队,谁也不敢担起这么重大的责任。当天晚上,空降兵特种大队的常委会议室里灯火通明,烟火缭绕,大队的几名常委抽了将近整整半条烟。而李拓则站在孙建国的办公室里焦急地等待会议的决议。

在这次事关大队训练未来走向的会议中,各个常委脑子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参谋长孙建国力挺李拓的方案,大队长江雄觉得自己无论是年龄还是职务都快到头了,也赞成尝试一下,政治处主任白启亮和另外三个副职都不表态,还在观望。政委杨冰则坚决反对冒这个险,一方面这位政工干部趋于保守,另一方面,觉得改革即使成功了,属于军事训练工作方面的成绩,对自己帮助不大,万一出事了,他这个政工干部则肯定也会被一起牵扯进去。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还是主任白启亮出来打圆场,说:“我看在意见暂时无法取得一致的情况下,我们把比较有经验的一营长冯国华叫过来,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杨冰心想,一营长前几年就是因为这事背的记大过处分,也该吃一堑长一智了,况且他最近营长位子还没坐热,断然不敢再冒这个险,立即表示同意,说:“如果一营长都不支持训法改革,那他李拓本事再大,这改革也绝对搞不好,让我们听听冯营长的意见吧!”

十分钟以后,冯国华跑步来到常委办公室,孙建国把训法方案递给他,说:“看一下,这是上午李拓交上来的关于训法改革的方案,说说你的看法!”

杨冰补充一句:“看仔细喽,可别在同一个地方跌两次跟头哦!”

冯国华在特种大队也算是个老人了,他是参加特种大队组建的元老之一,刚进门那会儿,就对大队常委们的心思摸了个八九不离十。他接过方案拿来草草地看了一遍,心里也在犯嘀咕,心想,看来这个李拓的确不简单,来特种大队没两天,就把自己推进了常委斗争漩涡的中心。在另一方面,冯国华也在李拓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那种只要是真正对大队长远发展有益的事情,就是豁出去也要干的精神。这个最近感到自己逐渐失去锐气和朝气的前三连连长决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赌上自己的前途,拉自己的接班人一把,拉三连一把。

冯国华吸了口气,看了李拓和孙建国一眼,平静地说:“这个方案我看过了,我觉得非常好,如果党委决定按照这个方案开展训法改革,我们一营有信心也有决心改革成功,同时我们也坚决支持和配合训法改革!”

杨冰听了这话,知道木已成舟,也就不说什么了,白启亮和三个副职也表态,表示同意进行训法改革的试点。最后大队长江雄说:“既然这样,我看也不用投票了,李拓,我给你三天时间,你把你的实弹默契训练方案再细化一下,你们连三天以后做实验性表演!”

李拓自信满满地说:“我只要一天时间,请大队长批准我们连明天单独用一天靶场!”

杨冰生气地说:“李拓,你别胡闹!三天就是三天,好好准备!另外,孙参谋长、冯营长,你们到时一定要对细化的方案以及实验性表演的具体操作方案把关!”

最后江雄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李拓,说:“李拓,既然这是党委做的决定,我们整个特种大队都会全力支持你!你放手去干吧!别有太大的压力!”

听了这话,李拓重新对自己所在的部队燃起了希望,他认识到,这支部队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积极的,都是希望有所作为的!在这样一个有着健康氛围的部队里,自己一定能够干出一番天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