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20.谅解备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在取得澳大利亚之前,南华共和国的造传业有几个不利的条件限制,那就是各岛屿的煤矿要通过船只运送到伊里安的铁矿附近的炼纲厂进行冶炼,煤的运输要上船再下船两次搬运,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成本。而拥有了澳大利亚之后夕尼地区的煤矿和铁矿,加上澳大利亚珊瑚海外岛屿的锡土,以及南华共和国群岛地区的稀有金属,澳大利亚成为天然的钢铁冶炼基地。

这为南华共和国的重工业和军事工业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所以向念恩所参加的会议讨论项目就是钢铁量消耗巨大的军事航海工业,南华共和国需要正式启动自己的海军建设项目了。

当然这一切还要等罗教授的计划通过理论论证,实际上南华共和国国民在从3月底以后都明显地感觉到他们的货币购买更力普遍提高,原来很多东南亚的殖民地国家政府和他们的商人开始持有华币,华币的需求量大大增加。

所以南华共和国货币发行被认为是可行的,实际上南华共和国的经济规模也扩大了很多,按照正常情况中央银行照南华共和国每年年底统计的经济增加量发行货币,但是南华共和国的经济增加量1年实际上顶别人十年,对于这种情况中央银行决定将数据统计和财政货币政策的反映周期确定为季度,也就是说每三个月统计出详细的经济数据并作出反映,这就大大增加了统计局所需要的人手。

当罗教授要招收这些公务员的时候却受到了严检查长的反对,严检查长认为南华共和国现在政府机构架构还不够科学,而日后也要恢复正常的经济机制,也就是说现在招收的公务员将很可能在未来成为政府的累赘,中国历史上国家政权走向衰败除了官僚腐败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官员数目太多,造成国家财政的巨大负担,而武力以国家财政改善民生。

两人矛盾尖锐,而且他们同时都不认为何健有在他们面前做判决的资格,所以直接将官司打到了向念恩这里。

向念恩此时正在和李婉辞过二人时光,却不想两位很有性格的老人突然造访。

向念恩实在没有什么主义,他有些混乱,为了缓和和修复同英国的关系,他决定派李婉辞去英国为自己打前哨之后在适当的时候自己前往英伦,而李婉辞在月前才从美国回来,两人相约苦日短。

倒是李婉辞一见外人就显示出了女强人本色,第一时间建议。

“不如把这些工作交给企业,或者南华大学也可以!”

李婉辞一句话不但解决了问题还为南华共和国未来的政府事物处理模式开了一扇新的门,理由社会资源为政府工作服务,经济数据并不是太需要保密的东西,而且将这些数据在社会上公开有助于国家民众理解现代经济。

就这样发行货币中间的一个小插曲结束了,而李婉辞和向念恩还是要挥手告别,同他们的分别不同,现在澳大利亚却有无数人正在团聚,南华共和国正在致力于将大量的原住民亲属迁到澳大利亚让他们与那些早年被输出的矿工团聚,这样就大大增加了南华共和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同时也适当增加了开发澳大利亚的人手,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经过几年的中文扫盲多少有些中文基础,而在那之前无论是民族还是国家都是空白概念的这些人对南华共和国已经有了相当的认同感,他们很多人把也把自己当作炎黄几千年前漂洋过海留下的子孙。

对于这种效果首先是得益于南华共和国对原住民文化空白的填补,其次就是南华共和国中能说汉语写汉字的华人能够获得更好的工作、更多的收入、更大的荣誉,自从南华共和国立国以来,即使是原住民的生活也是蒸蒸日上因为在这个时代追寻幸福成为每个人的目标,而南华共和国大部分的华人都很幸福,是他们模仿的目标,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开始给自己起中国名字,尽管名字中经常闹出如同:爷爷,张国海,爸爸张国江,儿子张国河这样不避讳长辈名讳的笑话,但是这些人正在开始主动地把自己变成中国人。

到7月底南华共和国终于开始正式增加市场货币投放量,只不过这一次没有向社会公布,尽管南华共和国的宪法中过民众有知情权,但是国家不可能将所有的事务都告诉民众,而在国家外有对手,国家又蒸蒸日上的时候这些事情就没有人去管了。

于南华共和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不同,英国人现在吵翻了天。澳大利亚的失败让英国民众倍感羞辱,他们很多人还无法理解,强大的英帝国借着女王的光辉居然会败给由充斥着封建和原始人组成建立不到5年的国家。

尽管英国人很显示,谁都知道英国再在澳大利亚问题上消耗下去完全没有好处,但是议会却炒翻了天,很多时候大部分商人出身的议员目光实在很短浅,他们完全不顾国家从殖民地节省下来的军费可以为他们修多少路,或者为经济和工业发展创造多少有利条件,他们要的是他们在大英帝国殖民地的庄园、农场和矿山,这些都是看得见的金子,远比那些虚无缥缈的所谓发展的观点有说服力的多。

如同当时开会时一样哥本哈根的建议爵士遭遇到了主体为商人的两院议员的唾弃,也遭遇到国家荣誉感强烈的年轻人和产业工人的声讨,现在用身败名裂来形容这个老人是再贴切不过了。

然而有时候时间是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的,首先当政府宣布将原本用于澳大利亚远征军的费用增加英国最低社会保障的时候工人们不说话了,英国有庞大的产业工人群体,而这些人的劳动效率现在已经远远落后于德国很美国了,英国的产品变得缺乏竞争力,国家也变得困难,所以这些人更关心的还是与他们息息相关的问题。

同样商人议员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特别是英国的纺织业企业主,无论澳大利亚现在还是不是大英帝国的牧场他们都需要那里的羊毛,无论南华是不是还在和帝国敌对他们也还需要中国的茶叶、东印度群岛的香料,于是这些商人不得不开始向现实妥协了,在遭受了两个月没有生意可做的时候,他们的口号从“拿回澳大利亚”变成了“政府必须尽快解决南华问题!”

也就是出于两过经济和利益的共同需要李婉辞访问英国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尽管英国整个国家的改变完全是出于对利益需求的妥协,是一种本能的对生存的适应,但是哥本哈根爵士提出的观点在英国学术界还是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当资本家开始意识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时候,他们一部分人会要求政府作出更多努力,而失败之后痛斥政府无能;另一小部分而则会去追寻他们觉得有利益的新的出路,剩下最多的那一部分就开始了等待,而这些人更需要政府的引导。

哥本哈根爵士不但引起了英国人对殖民地的反思,同时也让英国人真正在决定和南华共和国妥协之后开始了反思,很多有识者开始从德国、美国引进技术,全力进行第二次工业革命。

而在南华和英国开战的时候甚至被政府监控起来的饿议员海恩.法默就是其中的一员,在当年南华共和国代表团到英国的时候这个没落的商人幸运地依靠南华共和国创造的新奇商品恢复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但是法默对南华是有一种特殊感情的,当两国开始战争的时候法默显得十分居丧,甚至丧失了生存的勇气,但是哥本哈根在议会上的发言改变了他,让他知道英国的殖民地体系就算没有南华共和国也一样会瓦解。于是法默开始利用自己在社会上的关系开始为哥本哈根的理论做宣传,法默很聪明地没有跑到广场上去演讲,而是在自己的工厂和工人中间去说明一个问题,英国已经落后了,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从体制上。让法默苦笑的是他以为国家和南华共和国开战自己两年的辛苦将化为乌有,却不想他手上残留的“南华制造”居然成为了抢手货,价格的大幅度推高也让他的利润成倍增长,不过法默这个时候还是更关心自己的国家。他第一个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向德国和美国购买新的机器设备,提高公司的生产能力,第一个派人到美国和德国去学习。

就是众多类似法默这样的人让英国在二次大战之前的年月中取得了高速的发展,不过经济这个东西很奇怪,人类之间的联系让发展总是会向外辐射出去影响到其他人。英国人的大肆发展最大的得益着就是德国,德国取得了梦寐以求的资金,西特勒在1932年结束的时候终于可以不用为德国民众的肚子操心了。而在德国于战争息息相关的机床制造等重工业也由于英国和苏联的定单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南华的那些穿越着不知道,首先在苏联问题上丢掉了包袱团结起来的苏联变得更强大了;在英国被南华共和国打醒了的英国人开始认识到自己在第二地产业革命中所处的不利地位了;而倭国人在得到了需要的石油和钢铁之后又有了一个和自己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盟友新沙俄;中国军队也在几次作战中明白什么是现代战争了;就算的纳粹也在各国的发展中得到了好处。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没有战争也许到2000年的时候全世界都解决温饱了。

世界改变了很多,世界也强大了很多,未来不断强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会有怎么样的火花呢?

谁也不知道,但是如果不想被击败那就先做好自己的事情。

李婉辞这次到英国受到的待遇完全不同,英国警察不得不人群分成两部分,对不少看起来很粗犷的人进行搜身,并且扣留了酗酒的人。

迎接李婉辞的人中有很多是来抗议的,他们焚烧南华共和国的国旗和向念恩的画像,呼喊着各种口号。

而令一部分人则冷静得多,他们的来获得利益的,英国需要南华放开马六甲的闸门,让英国的货物和商品能够进入中国,在很多地方也需要南华共和国的合作,特比而是在新加坡和中南半岛的安全问题上。

当李婉辞下了飞机之后这一次英国人早就为她准备好了汽车,而汽车的目的地是英国首相府,张伯伦要亲自接见李婉辞,同时应丘吉尔和哥本哈根的要求他们两人也将出现在会议上。

李婉辞进入会议室后就开始大量重人,叼着烟斗面目有些凶恶的就是丘吉尔他见过,另外两个一头白发的肯定是哥本哈根,而另外一个老头就肯定是张伯伦了。

在于三人握手之后各自入做,两边人都显得比较尴尬,大家有些不知道话应该从何说起。双方都不愿意提澳大利亚的事情,英国人不愿意过多提起他们的失败,而南华同样不是来耀武扬威的,很多时候政治家都可以不顾及感情讨论利益,但是政治家也是人,国家之间的战争谁能没有想法呢?

“早就听说李小姐的美丽,今天一见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果然倾国倾城!”张伯伦首先说话的,他的话说的是非常蹩脚的汉语显然他为了这次会面做了不少准备。

“谢谢,首相先生今天不会只是来赞叹我的美丽的吧!如果是这样我回去会受到处罚的,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李婉辞见人说他漂亮也不推脱,常见的外交生涯说她漂亮的人实在很多,而且她对自己的容貌也确实非常自信。

“我相信李小姐来和我们会谈,是和我们有相同的目的,澳大利亚的问题很需要解决。贵国对我国海外领土的野蛮侵略是没有道义的战争,你们必须停止你们所做的一切!”哥本哈根爵士把这个话一说完立刻就是一阵脸红,他说的话在外交上无疑都是些表面上的蠢话,在政坛混了几十年他自然是知道,可是这个话始终还是有人要说,他自从那次在议会提交报告之后就对自己的声誉采取破罐子破摔的态度了。

“先生们,我想哥本哈根先生还是有些东西没有说。英国对澳大利亚才是野蛮的侵略!”尽管知道刚才的话肯定难不倒李婉辞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南华共和国的反击如此不留余地。

“各位,英国在今年上半年将澳大利亚的赋税调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根据我们统计澳大利亚的牧民所要交的税甚至高于他们一年的收入,每只羊都要交税...”李婉辞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被丘吉尔打断了。

“这是英国的内部事务,似乎于你们无关,澳大利亚是大英帝国的领土,那里我们的行政机构已经建立了几百年!”

“丘吉尔先生,贵国王室是贵国几百年前的领主从荷兰请来的,那么请问贵国是不是荷兰的旁支呢?”李婉辞的话说得很尖锐:“现在是民主和文明的社会,我们承认的是澳大利亚的议会和民选政府,而不是你们的总督府,澳大利亚是一个单独的国家!而澳大利亚议会在今年通过的法案我南华共和国在澳大利亚有300多万侨民,我们保护自己的侨民免受压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我手上有的是资料证明你们对澳大利亚的索取让那里的百姓无法生存,其中就包括我们的侨民!”

李婉辞的话说完了,会议室也沉默了,尽管英国人有些哩亏,但是南华的道理也不是太站得住脚。如果要争论恐怕什么事情都别办了,相信大家都是证坛老手说这些东西几天几夜也说不完,现在英国人着急要解决的是恢复同南华的正常关系,因为南华还顶得住,经济情况糟糕的英国人却顶不住了。

“李小姐,我想我们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也不会有结果,我们还是讨论一些实质性的东西!”张伯伦还是说了。

“我也有同感,只不过阁下想要讨论些什么呢?”李婉辞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外交部长,在中国古代连礼部里都是一个配角,但是今天说话却老不客气,除了先前些许不愉快之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南华是胜利者,如果南华共和国继续和英国对抗的话英国人等不下去,南华却有的是玩法。

“我想我们应该恢复正常的商业和贸易关系,于下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贵国停止对我们船只的封锁,而我国也一样,是吗?”其实李婉辞也希望停止对英国船只的封锁,以为新加坡本身是一个港口城市,继续这么下去新加坡就要顶不住了,尽管由于南华的原因新加坡的华人很多都到了南华但是那里毕竟还有不在少数的华人,如果这也能作为和英国交易的砝码实在是好事情。

其实对于英国人来说现在战争已经停止了,他们需要的是迅速和南华共和国和解,在和解中他们需要合适的台阶,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面子。

“李小姐,我想和平除了我们需要,贵国也同样需要!为了能够有更好的谈判氛围我有个提议,我国减少在新加坡的驻军,贵国也同样减少新加坡周围的军队,我想我们双方都应该拿出些诚意来!”哥本哈根爵士从上次抛出英国维持殖民地是在亏本的言论之后现在也不顾及什么了,他现在要一些实在的东西。

对于这个提议李婉辞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长时间让部队处于战争状态不但开销巨大,而且让人们没有安全感对经济的发展非常约束,现在的马六甲不但英国船过不去,就是南华自己的船队也为了避免新加坡英军政策的不确定性尽量避免往来,其他国家的船只也尽量在避免风险,倭国已经以此为借口,宣称在必要的时候派出海军维持本过利益了。

“我想这没有问题,我们也是爱好和平的国家,具体的协议我想以后再磋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南华共和国有130多艘船被贵国扣留,我想贵国也应该拿出一些诚意来。”李婉辞的话就是针对哥本哈根建议的交换条件,英国人想重新和中国和东印度群岛国家贸易,那么南华的商品的贸易船只也应当得到保障。

“李小姐,这些事情不是我们应该谈的,我们需要定下一个基调。”说着张伯伦递过来份文件。

文件中列出了众多两国需要协商解决的问题,但是有一些问题却是继续维持良好气氛的前提。

“英国放弃对南华的海上封锁,解除其和其殖民地国家对南华共和国资产的冻结,而南华共和国同样解除对英国的封锁并保证英国人在澳大利亚的财产。”

李婉辞拿着文件很欣慰毕竟问题得到解决大家都能安心发展,只不过在这份文件的最后英国张伯伦要求南华共和国对其在澳大利亚财产的损失作出赔偿。

这一个提法和以前的提法有很大不同,其实这个问题首先说出来的是丘吉尔,但是他用的战争赔款这个名词让李婉辞很敏感,作为一个后世的中国人对中国历史上的战争赔款让她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厌恶情绪。

“先生们,我不得不提醒你们在澳大利亚战场上胜利的是南华共和国!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在胜利之后还要支付战争赔款的!”李婉辞的话让气氛很有些僵硬。

良久之后,张伯伦提议道:“那么对我们英国居民在澳大利亚战事中财产损失作出赔偿是应该的吧?”

“首相先生我也不得不再次提醒您,我国军队大量开往澳大利亚是贵国对我们下了战书之后的事情。”

“那么在宣战之前呢?宣战之前我国在达尔文的损失也应该作出赔偿!”哥本哈根补充到。

到现在李婉辞才真正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英国人始终还是想要面子,不过这也没办法他们是民选政府,政府如果连面子都保不住那首相应该被议会弹劾了。

“这一点我还是不能答应,我们攻击达尔文是贵过当时驻澳大利亚总督先下令扣押了我国海洋打捞船才开始的!”

对着李婉辞如此不好说话几人有些不耐烦了,不管是出于哪一种考虑这些赔款都对他们很重要,然而和南华共和国缓解局势也非常重要。

以前英国政府那就是直接军舰开过去,可是如今面对打不倒的敌人他们只有妥协。

不妥协英国经济发展受制约他们压力大,可要迅速妥协在谈判桌上丢了国家的面子那压力也很大,也许这就是选票政府的悲哀,因为大部分的国民并不会去体谅政府的难处。现在英国人又要面包、又要面子,可真给政府出了难题。

这次会议就这样不欢而散,不过在李婉辞回到饭店之后英国人通过外交部传来了新建议,原来英国人打算对南华共和国在欧洲的商业损失作出象征性赔偿,不过条件是南华对澳大利亚战争中英国国民的损失作出赔偿。

这个建议让李婉辞明白了,这是英国人两全其美的办法,互相赔偿,而两国国内的媒体只报道别国赔偿。

也正因为如此第二天的议题顺风顺水,但是如今世界正是多是之秋,正在李婉辞饿英国人达成初步谅解备忘的时候英国人提出了李婉辞作不了主的议题。

英国希望南华共和国加入《海军限制条约》,随着南华共和国的日益强大,世界主要海洋国家都对南华共和国提高了戒备,对于南华共和国来说究竟怎么选择却还要看军队的观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