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妓女

我是一个妓女,白天的时候我在我的黑暗的家里睡觉,到了傍晚我就花枝照展地出来,迎接着我的客人们。

我租了一个二室一厅的房子,很小,黑洞洞的,很乱,有很多很多的化妆品,散乱了一地。我没有家,在我离开我的家的时候,我的妈妈哭着叫我不要走,我的爸爸怒气冲冲的告诉我:如果你走了,你就不要再回来。我没有你这个丢人的女儿!!我回头看了一眼我的妈妈,我就拎着东西走了。我知道,我是一辈子也回不去的了。

于是我就成了妓女。

于是我就人尽可夫。

于是我就丧失了我的尊严。

于是我沦落~~~~~~~~~~~~~~

我在一个夜总会上班,我是我们这里的招牌,我的老板非常喜欢我。当然,我的老板和我也有一腿。既然是人尽可夫了,无所谓多一个少一个。再说了,他可是我的顶头上司,权力比金钱还要重要!做我们这行不能太刚烈了。做人也不能太刚烈了。想想看,如果一个人,她连衣服都没有穿,连肚子都填不饱,还谈什么尊严呢?

我十九岁。

每天到傍晚的时候,我就拖着我的疲惫的身子起床,然后化很浓的装,然后把头发盘起来,然后穿上很妖艳的衣服,然后提起很高跟的鞋子,我就去上班了。

我们这行工资很高,大概一个月有四五千块钱,可是我已经花钱花惯了,就这么多钱还是让我入不敷出。幸亏我的小费很多,才可以勉强维持我的生活。

我已经打了五次胎了,医生对我说,他说我再也不能生育了。他对我说这个话的时候,一脸的挽惜与痛心,我知道他是一个好人,我也知道我这是自作自受,可是我还是无法抑制地哭了。

我很克制自己感情的流露,我知道我是一个妓女,没有人会真正地爱上我,所以我俯来没有想过要嫁人,我还年轻,我要趁这个时候嫌一笔,然后,我就可以不做了,然后,我就可以找个老实的人嫁给他。

其实我知道,这只是我的一个幻想罢了。因为我是一个妓女,所以我不可能会嫁人,更何况我还不能再生育了。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养着一只不会下蛋的鸡!

我可以忍受所有的苦痛,可是我没有办法忍受我的丈夫对我的冷嘲热讽。

所以,我并没有任何的打算会嫁人。

所以,我注定了孤独。

所以,我没有亲人与爱人。

所以,我冷酷~~~~~~~~~~~~~~~

每天晚上我都会软言细语的和我的客人们聊天,然后就由其中的一个把我带出台,然后我就和他睡一晚上,然后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就回到我的家里睡觉。每天都一样,我不嫌腻。可是我厌恶自己。每次回到家,我都会恶狠狠地冲洗自己,可是我不会虐待我的皮肤,那是我赚钱的东西。我一天接一天地过着,没有欲望,也没有不满,我如同是一具行尸走肉,天天除了睡觉就是陪客人,要不就是逛街买一大堆的衣服与化妆品,除此以外,我几乎不出去。

妈妈到底还是心疼我,常常过来帮我收拾家,她并不知道我做的是妓女这一行,如果知道了,我想我就是真的没有一个亲人了。我不想失去他们!

有的时候,我就陪妈妈一起出去逛街,我不是经常晒太阳,皮肤有种病态的白。出门的时候,经常可以在电梯里遇见同楼的一个男人,很优雅的举止,每次都对我们点头笑笑。他长的很好,很漂亮,个子很高,而且,穿的也很时髦,我想,我是对他注意了些了,可是每当我的思想再越轨一些的时候,我就会提醒自己:我是个妓女!

我想,那种深深的自卑已经透入骨髓了。无法逃脱!今天没有客人,最近在严打,我们的生意也清淡了不少。我把电视开着,在厨房里忙碌着,很久没有下厨了,自己为自己做一顿饭也不错。说到底,我还是喜欢这种平淡的日子。我已经决定,再做一年,努力的攒够钱,我就自己开家店,正正规规地做生意。或者,去另外一个城市,这个城市认识我的人太多了。

然而电铃却响了起来,我不知道会是谁,除了每月收水费的老太太,没有人会按我的电铃,今天又不是收水费的日子,况且,已经是八点多了,妈妈从来不在晚上到我这里来。我不知道会是谁。

打开门,却是那个经常在电梯里碰到的男人,他显得一脸的为难,跟我说:不好意思,我忘带钥匙了,可以从你家的阳台爬过去吗?我就住在你的对面。

我点点头,对他说:可以。可是这么晚了,你不要爬了吧?很危险的。

他朝我笑了笑,眼光古怪地看了我一眼,我这才注意到我自己穿的衣服。我穿了一件睡裙,长长的盖住了我的脚裸,可是我的胸口却开得很低,而且是透明的蕾丝,我的长发散乱着,遮住了我的雪白的肩,然而却让人更加性感。我忙用手把睡裙拉严,请他进来了。

我进屋去换了衣服,他坐在我的客厅,幸好妈妈今天上午才把这里收拾好了,否则我都不知道怎么见人了。我暗自有些庆幸。泡了杯咖啡给他,他显然是才下班,很晚了,这么晚才下班,他一定很忙。

他只是傻傻地对我笑笑,我想,他一定是知道我是做小姐的,可是我今天不打算要钱,如果他真的有想法的话,我想,我今天就不要钱陪他一个晚上吧。可是明天,我就该找房子搬家了。

我说:天这么黑,你就不要爬阳台了,很危险的。不如今天晚上就在我家过夜吧,你可以睡沙发。反正都是邻居,明天你再找锁匠来开锁好了。

他点点头,很感恩地谢了我。于是我做好饭,我们两个人吃了以后就各自睡觉了。

一夜无眠,他居然没有来敲我的门,可是我也没有睡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过好在也习惯晚上不睡了,反正第二天再补眠就是了。

到了凌晨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多了,我翻身下床,走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已经走了,被子叠在沙发上,很整齐的。茶几上留了一张条:谢谢你!

我的泪差点就划下来了,这么多年,几乎已经没有人对我说"谢谢"这个词了。别人都以为做小姐的很坚强,其实她们是很容易被感动的。

我也一样。

以后的日子就可以经常看见他,知道了他在报社上班,知道了他有一个来头很大的爸爸,知道了他有一个很有势力的家庭,然后我告诉自己,我配不上他!我知道,我只是只麻雀,而他,就是那只凤凰。我不可能飞上枝头,他也不可能不讲究"门当户对"!

我不再贪心,不再有痴心,我知道我美貌,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和他有一夜情,甚至做他的情人,可是做他的妻子,我知道,我不可能。

渐渐地就到了我的生日。这天我向老板请假,买了许多的菜,亲自下厨做了许多可口的菜,然后又买了一个蛋糕,我第一次把家里收拾得这么干净,还买了一束香水百合,我知道,我要迎接我的二十岁的生日!

没有人会帮我过生日,除了我自己。既然所有的人都不记得我,我还有什么理由再自己虐待自己呢?

那一刻,我体会到了凄凉的感觉。

我坐在桌边听着对门的声音,在他上楼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我打开门,对他说:可以进来陪我共进晚餐吗?

他愣了一下,然后说:高兴之极。

我知道我今天穿得非常漂亮,因为我已经打算在今夜把自己给他了,既然已经是人尽可夫了,最起码,我能在我的一生中把自己献给自己爱着的人,也就足够了。

要什么天长地久呢?我这样的人,有资格要吗?要得起吗?

一夜就是永远!

我穿了一件大红的晚礼服,象新婚一样。低胸,露背,这样的一件衣服,即使是普通的女人穿上也是性感动人的,更何况我知道我长得并非不漂亮。

他显然是有些疑惑。站了很久,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笑着说:我的生日。

他笑了,说:对不起,我没有带来什么东西。

我摇摇头:你坐坐就好。于是我就进了厨房。

当满桌菜肴端上来的时候,我看见了他脸上的赞许与惊艳。我知道,他其实是喜欢我的,可是我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爱我。--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喝了很多的酒,他也是。于是我就自然而然地和他上了床,在床上我们极尽云雨,那是一种缠绵的美丽,两个赤裸的身子极尽可能的纠缠在一起,谁也舍弃不了谁。我施尽全身的解数纠缠着他,挑逗着他,而他也一直在我耳边说:我的小可人儿,我要娶你。我用吻吻住他要说的话,我不想有诺言,我也不希望让诺言缠住他,我想,这一夜过后,我就该走了。

他一直不知道我是个妓女,我想,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既然他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就让他一直认为我是现在这个样子吧。我不想破坏我在他心里美好的形象,我想让我的美丽在他的心中永远的定格。

第二天很早我就起来了。我为他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我想我是把自己当成他的妻子了。我是渴望的,是吗?

我爱他!尽管我不承认,但是我确实是爱他的!也许他没有什么别的好处,只因为他把我当成一个人,他从来没有把我看成是妓女,在他的心里,我是纯洁与美好的!我想,我的爱也已经有些歧形了吧?

后来我就搬了家,在他上班的一个早上,我把我的所有的东西都留了下来,把我的钥匙留给了他,我不想带走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那都是他给我的最美好的记忆!

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是一个妓女。我不知道当他知道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我没有勇气去赌,没有力气去赌。既然他不知道,我也就不要让他知道吧。让他永远记的我们的那一夜情,永远记得我们之间的爱。我情愿相信他也是爱我的。

其实我一直想知道,如果他知道我是一个妓女,他还会娶我吗?

"你看,日出了。不知道,明年你还能不能陪我看新年的日出了。"他抱着我,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

"怎么会呢?我一定会永远的陪你看新年的日出的。"他吻我。

是的,日出了。我和他会不会有明天?我不知道。但,即使没有明天,他也是陪我看今年第一个日出的男人。

四个月后,我打电话给他,电话响了两下,他立即来接。

"是我。"

"你在那里?"他焦急的问我。

"我在a城。"我报了一个城市给他。

"我很挂念你,能回来吗?"他深情的说到。

我和他。一个在这里,一个在那里。距离是一千五百公里,在新年后的第四个月里,在距离一千五百公里的城市里,他告诉我:"我很挂念你。"

"你这一分钟最爱的女人是谁?"我问。

"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

"但下一分钟可能不是。"我心头一酸,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给我具体的地址,我过来找你。"他着急的问我。

"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四个月前,我曾经离开你一次,也会在有第二次的离开的。"

"那好吧!只是我有想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吗?"他在电话那头无奈的问道。

"说吧!我一定会答应你的。一定会"

"我想让你在今年的新年里回来陪我看第一个日出好吗?"

"好的,我一定会的。"我肯定而坚决的回答他。

放下电话,我把那个玻璃瓶搬到阳台上,那里有九百八十六只纸飞机,是我对他九百八十六次的思念,我用双手捧起瓶中的纸飞机,抛向空中,都散落在空中,能飞的都已远逝。

他一生会有无数的女人,我只是其中一个,注定要消失的。

还有十分钟就是十二点了,就又是一个新年了。而我却在病床上,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我又一次拨了他的电话。

"是我,你在什么地方?"我用尽身上的力气问道。

"我在我们去年看日出的地方,等待日出,也等待着你。"

"你别等了,我不会来的。"

"我知道的!告诉我你还好吗?"他笑了笑,我从他的笑声里听出了苦涩。

"我很好,我找到了一个真正让我爱的人。我不会在回去了,愿你能和我一样幸福。"我肝肠寸断。

"那就好,只要你开心。我就会安心的,已经十二点了,虽然你没有陪我看日出,但是你陪我迎接了新年,谢谢你!"

"告诉我,我死时你会为我流下一滴泪吗?"我的呼吸已经非常困难了,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会的,如果没有了你。我不会独活于世的。"他平静的回答,我感觉得到他的决心。

我轻轻的挂掉电话,微笑着躺在病床上。我没有跟他说再见,我和他永不会再相见了。因为,就在我给他打电话之前,我已经拔掉了我手上的输液管和鼻子上的输氧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