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腊梅花要开了

江上齐锋 收藏 12 519
导读:毛主席,腊梅花要开了 云淡水暖 虽然说是暖冬,但寒风却依然料峭,不远处的公园里,引进的洋草坪,依然露出与北方冬日里传统的枯黄所截然不同的的葱绿,草皮上尚未化开的积雪与光秃秃的落叶乔木才是真实的冬景,在冰冷沁肺的空气中,仿佛已经闻到那一丝丝即将随风而来的梅香,梅花的香,腊梅的香,而这腊梅的将要绽开,是伟大导师毛泽东主席的生辰将至的前奏。 不知道是否巧合,冬日里出生的毛主席偏就喜欢冬日洁白的品格,“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即便在春夏中无比妩媚的西子湖畔

毛主席,腊梅花要开了




云淡水暖





虽然说是暖冬,但寒风却依然料峭,不远处的公园里,引进的洋草坪,依然露出与北方冬日里传统的枯黄所截然不同的的葱绿,草皮上尚未化开的积雪与光秃秃的落叶乔木才是真实的冬景,在冰冷沁肺的空气中,仿佛已经闻到那一丝丝即将随风而来的梅香,梅花的香,腊梅的香,而这腊梅的将要绽开,是伟大导师毛泽东主席的生辰将至的前奏。


不知道是否巧合,冬日里出生的毛主席偏就喜欢冬日洁白的品格,“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即便在春夏中无比妩媚的西子湖畔,毛主席偏偏留下了一张洁白雪景中亲切的笑颜。还不知是否巧合,腊梅的花瓣将要挣出花蕾前的时段出生的毛主席,偏也喜欢梅花的傲对冬寒的风骨,“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但同样面对梅花的陆放翁却有自己的感悟,“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放翁在“群芳”们的谗言中苦怀一颗报国杀敌之心,虽一再表白“无意苦争”,但“群芳”们对梅花的领先开放,梅花的一枝独秀,还是无法释怀,陆放翁在最后的时刻,只有寄情于未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


毛主席也“得罪”过一批“群芳”,以至于“妒”了三十余年了,那延续的“妒”却依然强烈而无法自拔,此“妒”绵绵无绝期。然如今的“群芳”们早已不在春夏秋的大地上与山花小草们经风历雨,更不会在严冬的大地上与山花小草们共度苦寒。“群芳”们早已经躲入舒适的温室暖棚内娇艳欲滴,四季滋润着。“群芳”们切齿而铭心的是毛主席倡导的“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群芳”们对被置于山花小草中间具有强烈的被“亵渎”感,山花小草的朴实和草野之躯,贬低了“群芳”们的娇贵,于是,“牛棚”呀、“倒挂”呀、“并不如烟”呀。


腊梅花要开了,“群芳”们自然还在不断地“妒”着,某朵小“芳”前不久又射出几枝冷箭,什么“谁说过去的(毛泽东)时代没有腐败”呀、什么“再谈毛泽东的稿费”呀,此种“妒”声,“群芳”们年复一年地,翻来覆去地高唱低吟,但每逢那冬日降临,那腊梅还是依时在寒风裹带着的“妒”声中开着,笑着。


腊梅是先行的,因其高居于万花对春的滋润、夏的热烈、秋的果实的平常境界之上,毛主席总结说“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腊梅不乐于“争”,却乐道于“报春”,更乐见于“山花烂漫”,最甘于在“丛中笑”。


毛主席说过“鲁迅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都应该学习鲁迅的榜样,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也是腊梅的座右铭,领先者、报春者的座右铭。以毛主席对腊梅的钟情,以毛主席坚持那座右铭的不懈的实践,有山花的烂漫、小草的茂盛,也就肯定伴有“群芳”们的“妒”。


毛主席预言过“我是准备跌得粉身碎骨的。”,可见他对“群芳”们得意的时代被“碾作尘”有充分的前瞻和根本的不屑,陆放翁道出的“只有香如故”也许是一种无奈,但却也是一种永恒。腊梅的香,山花小草们是不会遗忘的,毛主席的博大与崇高,毛泽东时代的伟大成就,是永远“香如故”的,同时也是“群芳”们内心无法抹掉的梦魇。


有山花小草们的铭记,腊梅花并不孤独,腊梅花在奇寒中却指出了温暖的方向,在阴霾下却预演了万紫千红,“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腊梅没有婀娜的腰肢,没有婆娑的叶片,只有硬硬的傲骨般的枝干,直直地向着天穹,其花在那枝顶怒放。过去,有一首歌唱边防军的歌以“干枝梅”寓意边防战士,“干枝梅,万花丛中你最美”,此梅连枝都是净而无物的,无所羁绊,无所畏惧。然梅的“你最美”给自认千娇百媚的“群芳”们的刺激是干脆而强烈的,其们内心的不平与愤慨,是无法隐忍的,否则,“群芳”们为何一“妒”再“妒”呢,那就让“群芳”们继续“妒”下去罢。


毛主席,腊梅花又要开了,那香将年年不绝,永世长存。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