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扶桑血劫 18节 扶桑血劫 之 朝鲜事变 9

不笑生 收藏 0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URL]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李淏为了兄弟的安危,甘愿自己身犯奇险,他双手抱着头用朝鲜语大声喊道:“我们是高丽仁祖座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李淏为了兄弟的安危,甘愿自己身犯奇险,他双手抱着头用朝鲜语大声喊道:“我们是高丽仁祖座下禁军兵士,……。”

适才两人率着几十个残军钻进战场附近树林的时候,早被“烈风号”上的瞭望手看了个清清楚,连人数也给数了个清清楚楚。结果为救自己兄弟的凤林大君出林向神州军投降的后,神州军的士兵说话了。

“有没人懂神州语……呃……就是中华语言。”

“我,我懂。”实际号称“小中华”的朝鲜人懂中国话的人很多,凤林大君李淏别人说出自己兄弟依然隐藏在林中,抢先举起自己胳膊。

神州军士兵用枪口向他指了一下道:“很好,就是你,立即叫林子里面的人出来,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是大明隆武皇上的士兵,圣上得悉清人欲对邦不利,特派我等前来求援,谁知还是晚来一步。好在听说凤林大君李淏和龙城大君李滚两位王子得以逃脱,故此将军令我等在些搜寻。”

凤林大君顿时愕然,他闹不明白,这些穿黑衣的“海盗”怎么就成了隆大明的官军,大明官军什么时候变成这相模样的?在他的印像之中……明朝的官军最好不过身穿皮甲,外加一块护心镜罢了。眼前这些人穿戴虽然奇特但却整齐划一,绝不似海盗那般杂乱无章。

看他们军容整齐,个个精悍,心下先就信了几分,张口问道:“你们……你们真是大明的官军?只是你们为何不使用大明旗帜。”

黑衣人道:“是,我们是大明的官军,如此旗帜只为掩人耳目罢了。”

李淏一想到“上朝官军”如若早来一时,此情亦不会如此凄惨,尤其想到老父生死不明遂跌足道:“贵军如若早来半晌……。”喉头一哽说不下去了。

为首黑衣人道:“原本我们可以早一点到,只是路上被一股倭寇和贵国不明真相的江华岛上的水军耽误,故此来到这儿的就有些晚了。此处清军势力太大,我军人少故此一会我们就要向釜山去了,现在将军下令要找到两位王子及其他们手下,你们可曾见过两位王子。”

凤林大君李淏一解的叫:“可是官军的炮火厉害,难道不能助我军反攻汉城?”

那个念头的似乎斟酌了一下道:“敢问阁下可是两位王子之一?”

凤林在君挺了一下胸膛,显了显王家气度道:“我便是你们要找的凤林大君李淏。”

他原以为对方会向自己下跪,哪想到对方只是行了个古怪军礼道:“哪此甚好,只是不知龙城大君何在,两位王子快随在下登船,适才炮声只怕已经惊动了清军大队,这时候也就快到了。”

凤林大君迟疑了一下,心里猜想看来这些从已经知道自己兄弟躲在此处,与其被他们强搜出来失了体统,不如兄弟二人一齐面对,纵使所遇非人,无非一死罢了。于是他自林中叫出自己兄弟,随同黑衣人一起向船上走去。这时朝鲜那特有的寒风掠过战场,白雪之上一块触目惊心的鲜血在寒冷凝成一块块红色的冰晶。

朝鲜的冬天是那样的寒冷,尤其在这神州历12月的天气,更加使人几乎无法忍受。神州军的士兵大多来自温暖的南方,他们身上穿着的神州军冬季作战套装(备注见《相关资料》中8条),套着厚厚的羊毛织成的毛衣毛裤依然感觉寒气逼人不住发抖,所以一个个用面罩把嘴脸一同罩住,护目镜也都戴了起来。

尽管如此,如无必要也没有人愿意呆在寒冷的外面。凤林大君李淏和龙城大君李滚来到码头,他们吃惊的看着立在码头上怪异的船只,那些自己受伤的手下被绿衣绿甲的士兵抬进船里,好在这次神州军来的人并不多,“烈风号”的船舱里还没容得下他们。

被俘的不多几个清军官兵一个个蹲在风雪之中,双臂一上一下在背部连在一起,莫说跑,能好好蹲着就不错。

另外就是所有身上穿着扶桑盔甲的男子无论受伤不受伤跪成一排排,拿着刀的清军俘虏在绿甲士兵用枪逼着的情况下把他们一个个砍倒在地。

矮小的扶桑人跪得规规矩矩,一个个动也不敢动一下。任由那些清军俘虏把他们的脑袋一个个砍下去。无头的尸体向地下倒去,乌黑的血在白雪之中显得惊心触。血葫芦似的脑袋在地下滚来滚去。

那绿甲士兵这时就会冲着挥刀的清军摆摆枪口喊道:“你滚吧!”听到此话清军俘虏如蒙大赦,抱头往汉城方向跑去,接着就会有另一个被俘清军被带来执行砍头任务。

看来他们不把被抓的扶桑人砍完是不会住手的,兄弟两人互视一眼,弄不清这些“上朝官军”为何对如此对待扶桑人,他们去年不是还跑到扶桑去请示扶桑出兵相助么?倒是那些清兵一个个勇猛异常的挥舞长刀,扶桑人的脑袋在冒着热气的血水中飞出老远。

直到他们走到战船附近,才发现这艘模样奇异的战船此刻要本看不出那些大炮在哪儿,倒有一排排小小的圆窗,从里面透出一些昏黄的灯光。

一条长的楼梯样的东西一直从栈桥上连到船上开开的一个门洞之内。来来往往的绿甲士兵端着武器在警戒。

“两位王子,请这边走。”带他们来的黑甲士兵显然地位更高,一路之上那些绿衣士兵也不来阻挡。

上到船上,所见到到的一切更加让他们吃惊。这里一切东西都是见无所见,闻所未闻之物。

一条长长的通道,将战舰一剖两半,两侧是一个个带着圆形弦窗的小门。门侧透明的灯罩里燃着一个火苗,可是并不见火把、油烛之类。倒是有两个白衣人(厨师)沿着长长通道各推一辆长车,挨着一个个小小的舱门递进一个个方盒子,一股食物的味道沿着封闭的通道里传来。

从一早开始,两人一直在外奔波、搏杀,此刻兄弟二人又冷又饿且因为一天之内发生的巨变,乍然进入到温暖船舱之中,闻着饭菜的味道不禁咽了口唾沫心情也平复许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