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酒店的大厅里灯光明亮,门口停着一辆吉普车,美军澳大利亚的指挥部派出的军官拿着电报耐心的等待,晚饭时间已经过了依然没见到这位身经百战的长官回来,张学义的副官张顺和钱瑞也在这陪着,他们俩刚喝完威士忌,昏沉沉的坐着喝茶醒酒,他们知道休假又要结束,酒还没喝够呢又不给放假了。

张学义穿着飞行服就走进酒店,他看见几个穿军装的人就知道有什么事,他感觉没什么可问的就先说话吧,“你们辛苦了,吃了晚饭没?”

“还没有长官。”送电报的军官很客气的回答。

“好吧,我在宴会厅请你们,大家一起吃吧。”张学义没问自己的行程安排就先让军官先陪自己吃饭,他对身后的张顺说:“带他们去宴会厅,菜还是那一套,多加两份,我去换下衣服马上回来。”

送电报的军官也是穷苦人出身,他们之所以成为军官是以为大萧条时代的美国吃饭是件很难的事,所以他们进入西点,在这次大战中他们也熬上了级别没去前线最危险的地方,他们第一次来这么奢华的餐厅吃饭,宴会厅看上去至少可以坐一百人,巨大的长条桌铺着干净的白色桌布,菜已经摆上来,穿着干净白衬衫的服务生拿着白毛巾包着的酒瓶给大家倒上酒。

张学义坐下以后问:“等我干什么,快吃吧。”

吃饭前送电报的军官说:“长官,明天飞机会来接您。”

“在那个机场,我自己开车去,你们不用接。”

送电报的军官说:“悉尼机场,飞机一早就会在那等您。”

“好的,我肯定准时去。”


早上起来张学义就穿上作战制服,他住酒店里可没军常服穿,只有一套青蛙迷彩服,这是陆战队的标准装备,腰带上已经挂上唯一的武器,他晚上把M1911手枪擦的很干净,连枪套都擦的很干净,这是他每次出征前都自己要做的,在战场上他也不用勤务兵擦枪。

轿车抵达机场以后,刷着白色五星的C-54运输机已经停在跑道上,张学义走下轿车跟老婆道别,“我把鬼子赶远点,假期会长点,听说现在英国也很安全,我们可以去那旅行,美国太大,我们要等战争结束后才能去那旅行。”

“哎,每次你走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注意安全,别总当英雄,我需要的是个健康的丈夫,可不许受伤呀。”小兰说完就回到车里,她不想让别人看出她心里不舒服,就让保镖开车返回酒店。

张学义钻进运输机里,机组人员都知道要接谁,他们也稍微听说了点关于这位长官的事情,机长看张学义上来,嚼着口香糖问:“长官,听说您去武汉偷了一架九七式轰炸机,飞虎队都传遍了,我是听回国渡假的兄弟们说的。”

“是呀长官,您连没开过的轰炸机都开过,那这运输机应该不难,您能给我们表演一下那天您是怎么起飞的么?”副驾驶员也跟着凑热闹。

张学义说:“美国人怎么都像大孩子一样爱凑热闹,好吧,正好我还想飞一飞这运输机,我休假的七天里整天飞上次大战后期的教练机,我都飞烦了,可俱乐部只有这种飞机,我还撒过农药呢。”

“您这么热爱飞行?”

张学义边回答边发动起飞机,其实飞机的家伙司原理都大概差不多,他看了看复杂的设备后又感觉不复杂,发动机启动好了他就起飞,他才不看仪表,升空之后他只看罗盘,找好北方就在巡航高度上加速。

“不错不错,你飞的不错,我给您领航吧,这可是个技术活。”机长拿出航图告诉张学义飞行方向,然后讲解飞行任务,“这次的任务是先接上您然后飞到新几内亚的莫尔兹比,再接上一群美军军官,大概有四五十人,坐的满满的然后去莱特岛机场,那修了很多机场,有长长的跑道是给运输机起飞的,还有未来的轰炸机机场,我们这是一种比C-47更好的飞行,C-54飞机四二年投入使用,航程六千公里,可以坐五十人,我们不加油几乎就能抵达莱特岛,可是我们还要拉一班乘客,莱特岛有很多美军军官阵亡受伤,还有不合格的被踢到后勤部门,我们要运一群补充军官,你可不不是补充军官,西南司令部军官的名单内有您,您是司令官的参谋。”

张学义开着飞机得意的说;“我成麦克的参谋了。”

“难道您不在司令部任职了?”机长好奇的问。

“我是被当成登陆先头部队的连长派到前线的。”

“您可真勇敢,真希望能和您成为朋友,战争结束后您会去美国定居么,我听说中国一直有个习惯,有钱了就去外国,然后让孩子不跟本族人结婚,这是真的么?”

张学义说:“打完仗我回去美国,不过你说的那些中国人只是些败类,打赢战争不是靠他们,他们只会给日本人帮忙,我去美国旅行的时候能去你家喝酒么?”

“当然可以,不过要我在家的时候,第二天最好没飞行任务,执行任务前是不许喝酒的。”机长说完张学义笑了,“我昨天喝了很多但是你还是让我飞了,我飞的还不错吧?在飞行俱乐部那几天我每天晚上喝酒,也没出过事吧?”


运输机抵达莱特岛时美军的简易机场已经修好,为了让航空部队尽快投入战斗,美军好多工兵团都被投入修机场的任务中,简易跑道不怎么安全尤其是下雨的时候,修标准跑道的进度似乎不怎么快。

C-54飞机刚落下跑道,麦克阿瑟就坐在吉普车上等待接见张学义,张学义在飞到新几内亚后就不亲自开飞机,他在机舱里睡觉,睡足了他才有精神指挥战斗,他站在停机坪上就看见吉普车开了过来,老麦很沮丧的说:“日军等我们登陆完毕才跟我们开始争夺,想把我们陷在莱特岛而保全吕宋,你看现在的战局该怎么办?”

“阁下,日军一直再补充兵力和武器么?”张学义早看好地图,他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地图都不用看就说:“莱特岛的许多港口都在日军掌握中,战情通报我已经看了,日军第一、第二十六师团增援了几个联队,第六十八旅团也派出许多个大队,他们可以利用夜间使用各种船只增援莱特岛,我们必须尽快拿下大港口奥尔莫克,迫使日军失去有利补给和增援的中转站,我们把所有鱼雷艇都派出去拦截一切靠近和离开莱特岛的日本船支,驱逐舰也抽调几艘去协助鱼雷艇,驱逐舰可以用雷达引导鱼雷艇精确攻击,尽快抽出一个师或者几个团从奥尔莫克登陆,协助从陆地方向推进的地面部队,我们的登陆艇有的是,为什么不用呢,上了岛的部队如果在狭窄的地形下无法通过,那很多部队在岛上只是存在,我们不如抽出暂时跟敌人接不上火的部队,从岛的各个地方登陆,让日本人疲于应付各个方向,我们在岛东北的方的主力部队就可以顺利拿下。”

“是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老麦把地图铺在吉普车的发动机翻盖上,拿铅笔画下奥尔莫克,他问身边的参谋,“目前那支部队跟日军打的时间最短消耗最小呢?”

“报告长官,是陆军第七师。”

“好,命令第七师火速用登陆艇向奥尔莫克进攻,抽调第七舰队的鱼雷艇和火炮支援群协助第七师拿下这里,我看这样日本人就彻底完了。”麦克阿瑟签署了命令参谋立即发电报,老麦用很欣赏的眼光看着没上过正规军校的张学义,“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瓜岛战役就是因为没彻底切断海上通道才导致日军进退自如,我们想登陆一个岛必须全面封锁,一个兵一发子弹都运不进来才形成关门打狗的态势,敌人是打一个少一个,倘若不全面封锁,让舰队全保护自己的登陆场地区那是浪费资源,敌人死一个补充两个,战斗难度当然大,现在情报部门估计日军有五万人,比我们来之前多,但是我们还是会赢,他们只是拖延失败的时间,他们拖延的越久,硫磺岛上的B-29轰炸机杀死的日本人更多,他们不懂打下去没意义,这就是穷兵黩武,我希望他们守住侵占地区十年,那样美国陆航的B-29就会把日本炸平。”

老麦笑着说:“解放菲律宾的时间越长,我这么菲律宾元帅的面子越小,有时候人不得不考虑一下脸面,我离开菲律宾才两年半,我希望早点回去。”

“是呀,占领了菲律宾美国的轰炸机就可以打击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的日军基地,然后可以彻底封锁日本海上交通线,连越南的日军轰炸机基地都会被炸平,第十四航队可以专心对付中国战区的日军,让硫磺岛的轰炸机干掉日本本土的工厂,把那的航空兵从打击交通线的任务上解放出来,那才最好。”张学义设想在以后基本得以实现。

麦克阿瑟赞叹道:“你为什么不是个美国军人呢?太遗憾了,这是我一辈子最遗憾而且最不能改变的事情,如果有你在恐怕菲律宾就不会被占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