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大伙一听是这个理,于是放了心。当然,心可以放下,可这准备工作可不能放下。大伙在陈癞子跟老杆子的指挥下动了起来。粮食是命根子,得藏严实了。弹药都发到人头,每人领的足足的,多余的也收拾好。陈二在干活时特别卖力,打心里他就觉得挺对不住大家伙的。自己只顾着高兴,搞出这么大一单事,把大伙给连累了。尽管大伙没有怪自己,相反还不断夸自己,可陈二心里总是挺不好意思的。

忙了一天的陈二躺了下来才记起回味在桥炸时看到的景象,那场面大的让他终身难忘。他笑了,同时也有点怪自己胆小。成天叫嚷着杀鬼子给师傅报仇,等自己真的搞出大动静了,居然吓的拍屁股狂跑。现在回想起来,挺让人脸红的。

就在陈二患得患失之时,远在大山之外省城中的鬼子大佐村上武雄也在辗转反侧。毫无睡意的鬼子村上只好重新坐到了办公桌前。看着桌子上厚厚的损失报告,头一阵的发痛。在心中又一次把那已死的敬山永寿亲属中所有的雌性动物“问候”了个遍。这个混蛋轻巧的解脱了,却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头痛欲裂的烂摊子。如果不是人只能死一次的话,村上绝对会把敬山从坟里拉出来,再亲手砍下他的猪头。自剖实在是太便宜这混蛋了。

说的也是,任何一个鬼子看了桌子上这些个个损失报告,都会生出村上的这些念头。短短的六个月不到。守备冷山地区的鬼子就伤亡了二百八十七名。其中死亡一百五十一名,残三十六名。占整个冷山守备鬼子的近一成半。换句话来说,冷山鬼子守备部队差不多算是残了一半。再加上大桥事件中损失的运往前线的过路鬼子兵,在没有发生任何象样一点的战斗的情况下,鬼子兵足足损失近两千人。这个结果让负责华南方面的鬼子中将司令长官大发雷霆,连带着不少鬼子军官也跟着倒了大霉。因为铁路线在前方战事最紧要关头突然被切断,从而严重的影响到了整个战局的走向跟发展。中国军队有效的利用这一有利时机,成功的把战局主动权重新夺回到了自己的手里中,中日双方的态势随之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日军在实在是无力回天的情况下,只能草草结束了长达两个月的战事,被迫退回到战役前的地盘。中日双方又重新进入了相持阶段。

一场战役打了两个月,损失了近万名鬼子兵,末了仍旧回到起点。这种极具讽刺的结局,让鬼子中将司令长官极为光火,决心要好好整顿占领去的治安。冷山因为大桥事件再加上平常时有发生的抵抗运动,便成了重中之重。鬼子村上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中将从北方急调来的。

说到这鬼子村上就要详细介绍一下这天杀的畜生了。村上武雄,日军大佐。毕业于日本帝国陆军学院,是鬼子佐官里有名的中国通。对中国古近代史有着很深的研究。早在东北沦陷时便随军来到了中国,一直从事对占领区的守备管理工作。为人狡诈凶残,却有总强调谋略。他心里十分清楚,以日本区区一岛国,想吞下几十倍于己的中国。除去强大的军事武力外,还必须具备快速对占领区的完全统治的能力。如果只凭日本目前的能力,要吞下并统治好中国,是不可能的事。因此鬼子村上对以华治华,分化而治这些主张是深以为然的。每到一个新占领区,他总是把这一套彻底的实施下去。虽然鬼子村上生性凶残,可他会很好的把这一切掩饰起来。他很看不起自己的那些只知道杀戮威胁而不知道安抚分化的同僚。他心里知道,那些简单粗暴的行为,只能适得其反。过多的杀戮只会激起更多更强的抗争。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只能走一边武力,一边分化的道路。用武力杀掉最具威胁的中国人,再用利益收买意志动摇的中国人,去帮鬼子控制更多的中国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达到吞并中国的目的。也正是这样,鬼子村上每到一处,都能很快的平息掉当地的抵抗活动,使鬼子们从他管理的占领区里很快便获得利益。他在这方面出色的能力使他倍受上司的青睐。也是因为这个,鬼子中将才不远千里把他借调到冷山做第二任守备长官。妄图利用村上的能力,尽快结束冷山地区的抵抗,从而使身处三省咽喉的冷山为鬼子所用。

村上对上司的心思很了解,同时也对自己不远千里被借调来此又有所不甘。每统治好一个占领区对自己而言,都是花费了大量心血的。老这样与人做嫁衣,鬼子村上的不甘也是有道理的。可他也无力抗争,只好硬着头皮来到了省城。当然,这鬼子村上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趁着被中将司令长官接见的当下,直直的提出了有利于自己的条件。

仔细听完村上所提出的条件,鬼子中将只是稍加考虑便一口答应了下来。他对村上保证,要人给人,要枪给枪,尽一切努力保证村上所需。但有两个条件是村上必须保证完成的。第一,村上到任冷山后,必须在三个月内把这一带的局面给控制起来。第二,半年之内要完全消灭冷山境内所有的抵抗力量和相关活动,确保三省咽喉的一切道路畅通。否则敬山就是村上最好的榜样。

自认胸有成竹的村上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便一口答应了下来。鬼子村上不傻,他也知道这一去的责任跟压力如何之大。因此借着上司大开绿灯之机,狠狠的张了一下大口。除去众多的人手外,还开出了长长的一列清单。看着村上开出的单子,鬼子后勤官着实吸了一大口凉气。好在一切都有上司点头,不然这事还真的不太好办。

村上在前往冷山的途中,心情是十分舒坦的,信心也是极度膨胀的。足足一个半联队的鬼子,再加上从别处模范区调齐的整整一旅伪军,鬼子村上手里的兵力几乎可以进行一场小规模的战役了。如此众多的兵力,也是他从军以来前所未有的。

鬼子村上的到任对远在大山深处的土匪们来讲,是没有丝毫办法能预见的。土匪们在经历前几天的紧张等待后,发现事情并非像自己所想,鬼子根本就没有进山报复,这日子也便恢复到了以前。抱着小心无大错的想法,谨慎的朱五还是往山外派了好几路了风。

经过几天的等到后,得到的全是一些好消息。大桥被炸后,鬼子损失惨重,死伤了上千号人马。抢救工作足足进行了三,四天,这才勉强结束。而鬼子长官敬山也因这一事件在当日便自剖了帐。被打痛了的鬼子,在敬山副手宫田的带领下,刚一结束救援便像疯狗般沿着铁路线一个劲的乱咬。好在铁路附近村院不多,大家伙发现情况不对,躲出去了不少,这才没有遭到太大的伤害。闹腾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的鬼子,只能草草的结束了那些疯狂的举动。

了风回山的土匪还给朱五跟陈癞子他俩带回了一个天大的喜讯。那就是这冷山土匪们,不应该说是冷山抗日军,真真正正的出了大名了。一,血洗伪军兵营。二,炸紫水大桥。三,逼死鬼子头目敬山。这三个带着传奇色彩的故事早在冷山一带传的沸沸扬扬。老百姓们个个说起这冷山抗日军来,便是眉飞色舞的。都争着传赞他们的故事,把这冷山抗日军夸得人人都跟活神仙一般厉害。听得这几个出山了风的土匪满面红光,腰杆子都挺的直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