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中篇 第二十二章

阿尔法 收藏 6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size][/URL] 姚存胜大刀阔斧叱咤风云的作派,的确显示出新时代一个改革家杰出的风范。 周川原准备对煤矿实行技改的三千万元资金,姚存胜全部拿出来用它改变了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四大家的办公条件。丰湖县原本落后的办公条件,鹤立鸡群一举超出了运河市的三区八县。煤矿除了保工资一时挤不出多余的资金,姚存胜又在附近的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姚存胜大刀阔斧叱咤风云的作派,的确显示出新时代一个改革家杰出的风范。

周川原准备对煤矿实行技改的三千万元资金,姚存胜全部拿出来用它改变了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四大家的办公条件。丰湖县原本落后的办公条件,鹤立鸡群一举超出了运河市的三区八县。煤矿除了保工资一时挤不出多余的资金,姚存胜又在附近的统配煤矿转借二百万元,为县委书记李林仲和县长刘永玉各买了一辆五个缸的奥迪轿车。全市最贫穷的丰湖县,县委书记县长两个主要头头的坐车标准,竟超出了运河市委的主要领导。

在用人制度上,姚存胜富有他的开拓精神,按现在官场上的规矩和说法,既讲义气又够人情味。他接连往县委组织部跑了两趟,长嘴巴王贵的副矿长职务马上行文公布出来。县委书记李林仲为了显示自己的政绩,在一座大山旁边开发了上百套现代化高规格的别墅。姚存胜积极支持县委书记的工作,花一百万高价为他和王贵买下两套别墅。为了给长嘴巴王贵装修房子,杨丽芳竟慷慨解囊从矿产设备公司那里掏出十万元人民币。

姚存胜自己坐上了豪华型桑塔纳,但他没有忘记长嘴巴王贵。煤矿原有的那辆八成新的吉普车,定为副矿长王贵个人的交通工具。

长嘴巴王贵光彩照人地告别了刘二张太那些往日的弟兄,离开矿工楼搬进了装修豪华的新房。

王贵终于发现了自身潜在的价值,这个曾经把母山羊当做自己女人的山区老噱,一旦手里有了权力,竟向妻子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式:往后睡觉前洗洗你的身子!看看人家杨丽芳,今后学着她点,出门化化妆。我是副矿长不是过去的山区老噱土炮子啦,腿裆里这个东西也学馋啦,想尝尝城里女人的滋味。

二花被丈夫的荣耀激动得昏昏然,做房事之前不但养成了天天洗身子的习惯,看了杨丽芳高贵时髦的打扮,比着胡芦画瓢,烫头描眉不断地武装自己。

穷人咋富伸眼子八肚!长嘴巴王贵连作爱也讲究起来,作爱前一定要二花化妆一新。作爱不固定一个地方,楼上楼下每室轮换,一次次尝个新鲜。新的环境新的作法,倒作出一番与往日不同的感觉和滋味。他疯狂地发泄一阵之后,像面条一样软软地躺在那里,喘嘘嘘地说:要是跟着周川干下去,咱哪辈子能熬上这种好房子,那辈子能过上这种好日子。和周川刘二张太他们相比,我们没枉活一辈子,活得值啦!

二花脑子里仍然残留着一种农民的落后和愚昧,丈夫一夜醒来猛然间说发就发了,像天上掉黄金一样容易,这样的好日子让人有喜有忧总觉得过得不踏实。她话语里透出一丝担心和隐忧:王贵啊,穷点富点我不讲究,我总担心这样的日子……

长嘴巴王贵用小人得志的口吻教训妻子:你真是个鸡蛋壳里剥出来的小家子气!这就是当官的好处,要没好处谁还削尖脑袋去当官呢?中国人都这么干,咱怕个什么。再说,咱住的别墅是县委书记开发的,一切都有正当手续,你怕什么呢?这里有山有水空气新鲜,你去上班我开车拉你,天堂上的日子!俗话说,撑死大胆的饿死小胆的,不管对错反正前边有姚存胜垫底。

王贵高贵的地位和漂亮的房子,以及做人的尊严,都是姚存胜夫妻慷慨送给他的!人家待他王贵天高地厚,他王贵讲义气哪有不效忠人家的道理?

井下井上的全部设备,都来自杨丽芳的矿产设备公司。

秃子刘二不分场合到处大发牢骚:奶奶的,当官的带头败坏煤矿,当兵的出力白出力。散熊!

听说煤矿半年来亏损上千万元,麻脸张太那双惊愕的眼睛瞪得鸭蛋样,这是建矿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他心里明白上千万元的去向,嘴里又讲不清楚,嘟嘟哝哝直骂人:滚他娘的,哄哪个龟孙!钱叫那个美人坯子挣走了,钱叫姚存胜送人了,糊弄三岁的小孩子?

县委书记李林仲的儿子李金志,高中毕业不愿意在工作岗位上受约束,愿意在家待业,仅仅是个二十出头的毛蛋孩子,两眼麻麻黑根本不懂得经商。姚存胜给这位小兄弟出谋划策想主意,不让他出钱仅让他从中介绍当个二道贩子,一年四季把高档的招待烟招待酒送进煤矿,同样产品高价获利。姚存胜任矿长三年时间,李金志赚大钱到了惊人的数字。

县长的妻子冯桂兰原在丰湖县供销社工作,她把囤积多年滞销的毛巾和生活用品低价购来高价卖出,三年时间不影响本职工作,利用歇班和空闲时间获取到暴利。

无论是李金志还是冯桂兰,他们拿东西卖钱,和煤矿做得是阳光下的正当生意。姚存胜把大钱明目张胆堂而皇之地送到县委书记李林仲和县长刘永玉手里,纪委无权力过问,检察机关无法立案,姚存胜这种送礼方式有着万全之策的可靠性。要想搞清楚河庄煤矿的帐目,除了副矿长王贵神仙也摸不清里边的底细!

姚存胜手里的大钱到底没有白送,别看他仅是一个正科级别的小矿长,一个电话打过去,县委书记李林仲放下他所能放下的工作,乖乖地来陪他姚存胜吃饭喝酒。

周川离开煤矿之后,当年那几个让人头疼的无赖泼皮,头上的紧箍咒不翼而飞。由于他们看不惯姚存胜夫妻的作为,旧病复发躲在暗中悄悄地抵制。他们又变得横冲直撞了,顿时搅乱了煤矿原本安定的阵角。

从光明的地面到漆黑的井下,一切工作显得既无条理又无章法,一团斩不断的乱麻。别看姚存胜在社交上一路顺风心想事成,而在生产安全和技术上的种种困难却一筹莫展。特别是河庄煤矿的人心动荡,使他束手无策大伤脑筋。

成本消耗过大,煤炭因质量而造成积压,采掘生产不协调,不能按时领上工资,矿工们生活起来喝西北风过日子?

麻脸张太故意给姚存胜添乱,一脸哭丧哀哀戚戚,每天追着矿长的屁股嘟嘟哝哝要救济。今天他说老爹病倒了,需要花钱住院;明天说妻子怀孕需要抚养,生个孩子添张嘴还是需要钱。他不吵不闹不急不躁不发火,一副苦苦哀求的窝囊相跟腚罗卜样,姚存胜走到哪里他追到哪里,你大权在握又能奈何于他?

姚存胜实在被疲塌的麻脸张太纠缠急了,过分的恼怒使他丢失了往日里一直保持的稳重和斯文,沉下脸瞪起眼气急败坏黑唬他:你的事我不管,该找谁找谁去!你再来纠缠耽误了我的工作,在外边胡闹影响了煤矿的声誉,我让保卫科把你抓起来关几天。

麻脸张太担任采煤队长多年,干工作扎实得就像钉子入木三分不动摇。有困难找你矿长你矿长不给解决,还干你个熊干?再说,他张太饿死也不愿意随着姚存胜去做那些违背良心的坏事。他说老爹有疾病需要他守护,请假之后煤矿里再也不见他的影子。

憨人自有憨福。他把微山湖的芦苇、莲子、蒲绒悄悄地介绍给外地客商,从中赚了一笔大钱。他说眼不见心不烦,躺在家里睡大觉就是不去上班。

掘进队长秃子刘二浑身都是劲疙瘩,往日里一旦蛮力大发,没处使劲只好狠狠朝着黑漆漆的岩石发泄,抱起电钻一口气干它几个小时,面不改色气不发喘。全省的地方煤矿举行百日安全赛,他如虎添翼一举夺魁,省里市里的领导亲自为他披红戴花。他昂首挺胸站在台上,荣耀而又骄傲地满脸生辉。

周川败走麦城,手里像有一根长线牵走了刘二的头魂。刘二眼睁睁看着好端端的企业被姚存胜夫妻败坏到崩溃的边沿,自己人微言轻又无可奈何于他,心烦得整天喝酒,酒醉后发疯骂架打人。只要他看见谁不顺眼,抱起来像抱石头样扑嗵扔到一边,自己无理还瞪着大眼狡辩:娘的个×的你瞎眼?干吗偏挡我的路,有本事有能耐去挡姚存胜的路去!

队长消极怠工,掘进队的工作受影响开拓进度必然缓慢。巧妇难做无米之炊,没有开掘好的巷道,采煤队有力无处使没法生产。姚存胜在人前红光满面谈笑风生,来到井下焦急得抓耳挠腮,只好亲临掘进队坐阵指挥现场督战。

秃子刘二冷眼瞅一下雄心勃勃的姚存胜,话语中夹带着尖刻的讥讽:姚矿长,别看地面上你有日天的本事,在井下你高射炮打蚊子派不上用场!人为知己者死得舒坦,咱们可不是同林鸟啊!你再用我当队长,不怕误了你的前程?我快四十的人老啦该退休了,当个掘进工还够标准,队长的事你再另请高明吧。

姚存胜早知道秃子刘二难缠不好惹,他只是不愿意为你卖命出力,不杀人不犯法,气得直翻瞪眼却拿他没办法。

走遍天下的大江南北,被人视为怪物的三条腿蛤蟆难找难寻。找一个两条腿裆里带着嘎子的汉子,河庄煤矿大有人在遍地都是。

姚存胜接连任命了三个掘进队长。三个掘进队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们脚踏实地风风火火干了好一阵子,其结果像一股短暂的响屁,砰一下放完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

第一任队长大有扭转残局之雄风,身先士卒拼命流汗处处走在头里。有一次开会回来独自一个人走在漆黑冷清的巷道里,歹人们从身后猛扑上去,先摁灭了他头前的矿灯,咚咚咚三矸石下去狠心砸伤了他的腰眼。他如梦初醒发觉自己上当受骗,地地道道的牺牲品角色,捂着伤处哭丧着脸哀求姚矿长大发慈悲,他上有老下有小不求当队长只求个日子平安。

第二任队长春风得意年轻气盛,深更半夜爬上斜井还想着要回家和老婆亲热一番。他心里高兴嘴里哼着小曲,骑车子走在两边满是庄稼的平坦小路上,不料暗影里埋藏着三个蒙面大汉。凶恶的强盗不抢铮明发亮的自行车,不掏腰包里那几张崭新的人民币,照他身上劈哩啪啦一阵雨点般的拳头耳光,然后悠悠然甩手而去。他浑身疼痛哆哆嗦嗦站立不稳,朝着漆黑的夜空叫几声亲爹亲娘祖老爷没人理会他,然后如一摊泥巴渐渐滩倒在地上。

第三任队长从上任到辞职,算上前半天加上最后一天,不多不少恰好一个星期。掘进队开拓过断层,队长胆小怕死撅着屁股缩着脑袋犹豫不前,最终出现了不该发生的工伤事故。秃子刘二义正词严当场把他按在巷道坚硬的矸石上,直到他磕头作揖如捣蒜,骂誓再不充能当队长再不充当圣人蛋,起起落落石头硬的拳头方才得到停歇。

凭心而论,姚存胜并不是一个庸庸碌碌之辈,他天性聪明,做事精细,组织能力驾驭能力连同官场上攻坚的手段,可以说远远地胜过湖猫子周川一筹。为了扭转眼下生产上的被动局面,他吃得苦受得累,亲临一线蹲点坐阵。

姚存胜在工作中处处碰壁受挫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丧失了矿工的信任不得民心。为了升官,他可以不顾百姓的死活,不惜把整个煤矿赔进去。他妻子杨丽芳可以冠冕堂皇地损害煤矿的利益,同样的矿产设备价格高出市场的三倍。一个经济实力雄厚铁当当的地方企业,穷得尿醋被他引向濒于瘫痪的边沿。

一个不懂业务而又丧失民心的矿长,在矿工们面前等于睁眼的瞎子。好端端的溜子停在巷道里,矿工们故意戏弄他说出了故障。溜子停转不能出炭,一班少则几十多则上百名矿工,就那么泥塑的菩萨样,呆呆地坐在放完炮的采场上,望着漆黑而坚固的顶板,一秒秒计算着难熬的八小时。

无论是当年周川从湖边带出来的光棍,还是在煤矿不断发展中新招收的工人,其中也不乏蠢蠢欲动之辈。为了达到自己所追求的目的,实现一种个人的理想,满足一种膨胀的欲望。心里实在憋不住气,总想撕破那层窗户纸,把其中的奥妙私下里告诉姚存胜。无奈河庄煤矿人心所向,秃子刘二威风赫赫无事生非,一旦兽性大发谁能惹得起?麻脸张太为人窝囊鬼点子像头发那么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却在采煤队设了耳目。就是那个貌不惊人普普通通的罗子,热心地四处打听消息收集情报,不亚于专门训练的特务。泄密之后万一透露出丝毫风声,将来姚存胜升官发财溜之大吉,留下自己再想在河庄煤矿像常人一样混日子,惹事生非落得四面楚歌,日子就是那么好打发的?

姚存胜庆幸自己有主见提升了副矿长王贵。从丢下煤筐煤矿开始正规化生产,王贵始终工作在二线的运搬里,掘进-采煤一线的重活,他一时无法深入进去。再说,他是一个出卖了良心的叛徒啊,在刘二罗子和张太面前,他外强中干打心里发虚。

姚存胜像一头有着千斤重力的健壮牤牛,却被矿工们困在深深的泥潭里,浑身有力不知道该往哪里使。他面前曾经出现过多少个难堪的场面啊!亲眼目睹掘进队把崭新的扒装机鼓捣坏不能使用,急得他紧锁眉头揉搓着双手喘粗气,没办法下手焦躁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罗子多年领导的机电队,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还经过上级业务局多次培训和考核。眼下机电队彻底瘫痪,本该机电队维修的机器,罗子为难地皱起眉头,摊开两手挡驾在外不接活。他用大献殷勤般的口吻说:姚矿长,咱熊机电队这技术,绳子拴豆腐提不起来,误了生产你拿刀杀我的脖子也没法子。市煤炭局设备先进技术好,咱到那里修去。

一万元一万元的修理费,就像纷纷飘落的树叶,轻轻掉进煤矿门前的顺水河里,被滚滚急流卷得毫无声响毫无踪迹。

煤矿挖不出煤炭,招待费材料费又日渐增加,矿工们大人孩子总共几千张嘴,一齐张开口向他姚存胜要饭吃。想解决所有矿工及家属们的吃饭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国家银行贷款。不然,职工饿肚子发急发疯要到县里上访,要到市里静坐,那样等于前功尽弃,会影响了姚存胜辉煌的前途和改革家的声誉。

想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就不能学婆婆妈妈小脚走路,要有胆略要有魄力。泱泱中华大国票子大大的有,背它个三千五千万元债务,还不是小菜一碟像闹着玩似的!

短短的三年里河庄煤矿急转直下由富裕到贫穷,最后负债竟达八千万元,整个井下的煤田被破坏得乱糟糟的。姚存胜肩头上并没感到有什么压力,还要打肿脸充胖子,无论如何要让世人知道他所开创的辉煌政绩。

运河市的报纸、电台、电视台记者,都愿意和平易近人出手大方的姚存胜交朋友,赞不绝口夸姚存胜会做事善解人意:男记者临走时姚存胜忘不了给兄弟们带两条中华牌香烟,女主持人采访完毕,姚存胜忘不了给小妹妹送一个BP机。无论男记者还是女主持人,都知道讲义气和成人之美是一种美德,三天两头为姚存胜撰文,要为姚存胜有一个美好的前景献计献策献身出力……

闻名运河市新时代开拓型的企业家改革家姚存胜,一生一世直至到死都不会忘记那个激动人心的日子!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三年二月二十八日,丰湖县县级干部小调整,县人大、县政协对他的升迁呼声如潮。县委、县政府积极推荐,赞扬声喝彩声如一片一片五彩祥云悠悠飘向天际。

姚存胜紧紧裹着那件用矿工们的鲜血染成的大红袍,频频向关心和支持他的好心人握手致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