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修改版 第一卷 危难受命 第11章 认识王伟豪

flxlrh303 收藏 2 1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悍匪叫大男孩开车,他自己用枪狠狠地抵着王董的头,挟持着王董慢慢地向宝马小车挪去。 在暗中窥视的冷剑暗暗称赞,这个王董确实是个角色,做了别人的人质居然面不改色。那个白净斯文的助手竟然也不慌张,竟然还很镇定对那个悍匪说:“放了王董,要多少钱尽管开口。伤了王董,你吃不了兜着走,天下虽大,也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悍匪叫大男孩开车,他自己用枪狠狠地抵着王董的头,挟持着王董慢慢地向宝马小车挪去。

在暗中窥视的冷剑暗暗称赞,这个王董确实是个角色,做了别人的人质居然面不改色。那个白净斯文的助手竟然也不慌张,竟然还很镇定对那个悍匪说:“放了王董,要多少钱尽管开口。伤了王董,你吃不了兜着走,天下虽大,也没有你们立足之地。”

看来王董这个白净斯文的助手也是一个狠角色,居然敢在警察面前说这种话。而王董的司机就不行了,活脱脱是一个孬种样,脸色苍白,脚在打颤。

警察都离派出所门口几十米远,超出了六四警枪的有效射程,派出所没有长枪和重武器,对于这点,悍匪也清楚得很。

他用右手拉着车门,左手用力想把王董魁梧的身躯推上宝马车,这时候他右手的枪离开了王董的头部,左手也离开腰间的炸药引线,他的脸上已经露出胜利的笑容。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再一次划破夜幕的重重封锁,再一次狠狠地震撼着人们脆弱的心灵。

悍匪魁梧的身躯“啪”的一声就向后摔倒,在街上朦胧的灯光下,他的双眉之间多了一只眼,血淋淋的眼,流出罪恶的、妖异的鲜血。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着临死前的惊骇、怀疑、不信、追悔和无奈。

身为特战高手的冷血绝对明白,如果要瞬间击毙一名持械匪徒,应该将子弹射到哪里?不是心脏,一个人心脏中弹后,还能存活七到十二点七秒钟,这一段时间已经足够匪徒杀掉手中的人质,或者是引爆身上的炸药。也不是仅仅把目标锁定匪徒的头部那么简单,人类的头部直径有二十至二十五公分,但是人体只有一个地方被破坏才会造成瞬间死亡,那就是大脑的神经反射区!它的位置处于眼睛后方,其大小不足六公分,真正的特种作战高手,一旦开枪就要命中目标的双眉之间!

那个王董的反应居然也很快,在枪声响后悍匪倒地的同时,就已经扑在地上几个打滚,远远地离开小车。看样子,这个王董也是军人出身的。

在远处持枪警戒的警察闻声蜂涌而上,把所有匪徒扣押起来。

那个王董狠狠地拍着冷剑的肩膀说:“本事真好,刚退伍?我也当过兵,一看就知道你是从部队出来的,你特有的军人气质是模仿不来的。”

冷剑听王董说当过兵,马上就有点好感,点点头。

王董说:“你叫什么名字?”

“冷剑。”

“名如其人,好名字。”王董说,“我叫王伟豪,等我忙完这些麻烦事,就诚心邀请你,有什么困难之事,可以打电话给我,在A市没有我办不了的事。许昆,把我的名片给这冷兄弟一张,不管我以后在不在,冷兄弟求的事你们一定要尽力办。”

“是,王董。”那个中等身材的叫许昆的人把二张名片塞到冷剑手上,也拍拍冷剑的肩膀说,“冷先生,我的名片也在,有什么事,请先打电话给我,我处理不了,才麻烦王董。”

王董叫许昆拿几万块钱出来,塞给冷剑,说:“出来没有带现金,你持我的名片到A市找我,我会给你一大笔钱。”

冷剑推开王董的手,冷冷地说:“我救你并不是为了钱。”说完干脆扭转脸。

王董一愣,拍拍自己的头,不好意思地抓住冷剑的手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就喜欢当兵的,跟我干,怎样?”看来王董是个快人快语之人,符合冷剑的性格。

冷剑想了一下,说:“既然你当过兵,我也说话爽快,我就说你一句,等你手下的素质高点,你的邀请我会考虑考虑。”

司机暴怒,王董愕然,继而哈哈大笑,道:“好,有性格,有性格,我喜欢。希望你能到A市找我,我们做兄弟。”

冷剑真的有点喜欢这个王董那豪爽的性格,但还是冷漠地说:“高攀不起,看缘分吧。”

凡是认识或者听过王伟豪名字的人,几乎都惊奇地看着这个一脸冷峭的年轻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界上居然有人能拒绝A市的风云人物王董的邀请,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不得不相信。

这个不像董事长的王董是个人物,他给冷剑留下深刻的印象。

王董走回车时,他寒着脸对司机说:“丧仔,叫你待人有礼貌,不要猖狂张扬,你就不听,下次再这样蛮横无理,你就给我滚蛋。”

“王董事长,等等。”黑瘦的张所长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手提包,“你忘了拿手提包,给你。”

“嘿,这个包……”王伟豪支吾了一下说,“忘了,忘了,谢谢。”

张所长把手提包塞进宝马车里,很客气地握握王伟豪的手,挥手道别。

在会议室,冷剑意味深长地对张所长、张平、赵超说,一个新兵要成长为一名老兵其实很容易,只要他能从人生中第一次战斗中活下来,那么他就是老兵了。只有真正经历过战火洗礼的士兵才会明白这两者间的区别,那不仅仅是“经历”两字可以形容的,还包括心态、生理的适应能力等等。说白了,就是对死亡的恐惧程度。每一个能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人都会明白一个道理,人们所忌讳的死亡真的太简单了,仅仅只是一颗小小的弹头,就足以摧毁掉一个鲜活的生命。人们常说生命是无价的,可那时候,生命的价值却只能等同于一颗价钱不超过1元人民币的子弹。而往往那些越怕死的人,在战场上会死得越快。战场从来都是强者的舞台,战争让怯懦者走开。

一个战士,只有上过真正的战场,真正受过战与火的考验,才能成为真的战士。我相信,这两位小兄弟,以后遇到突发事件不会再害怕和手足无措了,那就减少很多无谓的失误,减少很多无谓的牺牲。”

冷剑说完狠狠拍拍两个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年轻警察,说:“我们具体分析这次行动的得失。”

说完,冷剑也不管三个目瞪口呆的警察,根据张所长他们在这次行动的表现,指手画脚地详细谈了进屋时三人应该站立的正确位置。并拉着三个哭笑不得的警察进行现场演练,详细解说在这间屋子里那些地方是该注意的盲点,在面对敌人时的心态,站立的姿态、角度,如何瓦解和击溃敌人的心理防线,握枪的要领,射击点和角度的选择,团队的配合等问题。

三个警察被冷剑深奥的理论,广博的知识,丰富的实战经验,深入浅出的分析深深的吸引,完全忘记他们是“刚认识的关系”,完全忘记了时间,完全忘记了空间。

冷剑可以一天不说一句话,但并不代表他不会说话,并不代表他说话没有水平,他可是硕士生。

冷剑说完道理,要求和三个警察进行一次模拟实战训练,他做“恐怖分子”,让张平用枪顶着自己的脑袋,张所长在旁持枪警戒,赵超就拿手铐来铐他。

当赵超走近冷剑身旁要铐他时,突然,冷剑动了,左脚迈一大步,身体向左转,已站在拿枪的张平右臂旁,左手一扣,已经扣住张平的脖子,同时右手一晃,张平手里的枪已经在冷剑手中,并用枪抵着张平的头。

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迈步,转身,扣喉,夺枪,举枪,这几个动作快如闪电,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如羚羊挂角,流畅的没有一丝瑕疵。

动作之迅捷,计算之精准,电光石火间系列动作已经完成,并有枪有人质,体现出冷剑优秀的军事素质。

拿手铐的年轻警察赵超呆了,脸色苍白,手足无措。

已成为“人质”那名年轻警察张平面如死灰,双腿颤抖,虚汗狂标。

这两个年轻警察怎会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还会遇到战神一样的“恐怖分子”?遇到自己反成了匪徒的人质,被人用枪指着头的事呢?这年轻的“恐怖分子”的身手真他妈的——强悍。

三个警察在心里狂喊:他还是人吗?自己一方作好了种种准备,这年轻人居然能在刹那间扭转乾坤,反败为胜,他还是人吗?

冷剑一边悠然自得地吸烟,一边平静地对张所长他们三人作最后的总结:“你们和劫持人质的恐怖分子对峙时,不要把自己当成警察,你们要以罪犯的心态去想怎么面对警察的武装突击,要认真体会罪犯在警方重压下的心理及反应。以后,你们如果面临这种情况,就该摸清罪犯的心理特点,即使面对一点儿也不熟识的罪犯,也该以谈判的方式,取得了解罪犯的心理特点的资料,然后以罪犯的反抗方式、心理、反应的角度,来充分安排行动,务求一击必中。这就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不是警察,这些你们比我更清楚。”

没有任何人怀疑冷剑淡淡说出来的话,冷剑缜密的思维,崩泰山于眼前而不变色的冷静,恐怖的身手,丰富的反恐和作战经验,渊博的作战技巧,杀人无数而锤炼成的、比钢还硬的意志,令张所长三人不能不相信冷剑的话。

最后,冷剑问张所长,国家对炸药管理是很严格的,悍匪的炸药从哪儿来。

张所长说是从地方的黑煤矿那里流出来的,并说这里煤矿都受H省A市王伟豪的人管辖,这个王伟豪就是刚才冷剑所救的王董事长。姓王的神通广大,在A市畅通无阻。

这是冷剑第一次从张所长的口中知道王伟豪的厉害。

张所长说那个包里装的全部是钱,是王伟豪故意遗落在派出所的,是送给派出所民警的红包。

冷剑问张所长为什么不接受红包,所长沉默一会,很朴实地说,他要对得住身上的警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边说还边指着自己的心窝。

小平、小超也说,他要发达,就不会选择警察这个职业,拿了别人的钱就手软,如何能做得到公平公正?

他们没有豪言壮语,字里行间流露出对警魂的无悔,听得冷剑肃然起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