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二卷 猎杀战狼 第17章 猎杀战狼2

flxlrh303 收藏 25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size][/URL] [内容简介] 他们是防暴警察,没有重火力武器,那挺7.62毫米机枪就是最猛的火力。 战士们纷纷上好高爆榴弹,在掩体里把95突击步枪持成45度角。 “分成两组,发射!”政委声嘶力竭地命令。 “嗵嗵嗵……”十二枚高爆榴弹兴奋地挣脱发射器的束缚,载着主人热切的期望,努力地向各自的目标奋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就在梁爽遇袭时,营地也遭到大量武装分子的袭击。

营地反恐装甲车上的哨兵发现远处人影绰绰,向营地扑过来,非常可疑,连忙呼叫政委,马上向天鸣枪警告。

“哒哒哒哒……”

尖锐的枪声撕破了寂静的夜空,是那么的凄厉。

迎接哨兵警告的是敌人如雨的子弹。

“砰砰砰……”

“哒哒哒哒……”

弹雨向哨兵覆盖而至。

哨兵的身上几乎同时被五六颗子弹击中,钢盔上也被一颗子弹击中,发出“当”的脆响。

这么大冲击力,哨兵的身子被击得向后跌倒。

一颗子弹划过哨兵没有被保护脖子,鲜血随着子弹飞溅而起。

哨兵还没有趴倒在塔顶上,就昏了过去。

若果哨兵先发制人,那几个人影早被击毙,能避免了自己的受伤。但该死的联合国维和宪章规定——不能开第一枪,使严守纪律的哨兵丧失了开枪的最好时机。

暗哨马上据枪进入掩体还击。

“啪啪啪”

冒头的两个武装分子,被两个暗哨击毙。

“呜——呜——”

基地警笛狂鸣,早就进入一级戒备状态的战士马上持枪扑进矮墙进行还击。

漫山遍野都是黑糊糊的人影。

政委阴沉着脸,命令十二名女队员保护随队而来的医疗队,这些医疗人员虽然也参加过军训,但从来没有经历过实战,枪声一响,有些就怕得直发抖,她们是需要保护的对象。

政委命令一位女战士呼叫方大校,他自己也拿起95突击步枪亲临第一线参加战斗。

“呼,呼!”

两枚火箭弹呼啸着,拖着长长的红尾巴,在夜空划出两道凄美而亮丽火狐线,直奔营地。

“嗵嗵嗵……”

逼击炮特有怪叫声接连响起,敌人的火力竟然如此猛烈。

“卧倒,找掩体,抢回反恐装甲车上机枪,狙击手击毙对方持有重火力武器的人,发射饱和榴弹攻击。”

政委声嘶力竭地不断发出各种命令。

他们是防暴警察,没有重火力武器,那挺7.62毫米机枪就是最猛的火力。

战士们纷纷上好高爆榴弹,在掩体里把95突击步枪持成45度角。

“分成两组,发射!”政委声嘶力竭地命令。

“嗵嗵嗵……”十二枚高爆榴弹兴奋地挣脱发射器的束缚,载着主人热切的期望,努力地向各自的目标奋进。

“轰,轰……”剧烈的爆炸声在营地前面不断地响起,高爆榴弹把所有的能量全部释放出来,在通红的火光掩映下,掀起丈多高的烟雾,烟雾在不断翻滚,被炸起的泥沙杂草为烟雾在推波助澜,在夜空中没有方向感地四处乱撞,向爆炸点附近的人类骄傲地展示它们的存在。

爆炸声刚停歇,防暴队的第二轮高爆榴弹反击又开始了,继续掀起烟和火,继续重演生与死的较量。

经过两轮饱和的榴弹反击,把敌人的第一次进攻击退,敌人留下八、九具尸体在空地的荒草上。

趁此机会,我方重新控制了反恐装甲车的那挺机枪,8个女队员也持枪出来参战,使十二个男队员能抽出三个,组成狙击阵营。

令政委刮目相看的是,那些开始怕得瑟瑟发抖的女护士和女医生,在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时忘记了害怕,穿上避弹衣就上战场第一线,把受伤的机枪手抬下来,抬回医疗室进行紧急救治,剩下的四个女队员则在医疗室外警卫。

巾帼不让须眉!

谁说战争让女人走开?

中国防暴队虽然没有重火力武器,但他们装备精良,不但有重型避弹衣和防弹钢盔,也有夜视瞄准镜和榴弹,而且队员军事素质强悍,枪法精准,配合默契,狙击手专门猎杀对方持有重武器的人。

不明武装分子的进攻受阻,战场一时僵持下来。

只要敌人没有太夸张的重武器和职业佣兵,坚守阵地一段时间,等待方大校的援兵回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接下来的发展,却让政委紧皱眉头。

“呼”

尖锐的破空之声狠狠地灌进所有队员的耳朵,敌人竟然使用肩托式导弹对着反恐装甲车发起攻击。

塔顶上的队员马上双手狠狠一撑塔顶,飞身而下。他的身子还没有落到地上,导弹就狠狠地轰击在塔顶上。

“轰隆!”

塔顶和机枪被炸得粉碎,塔顶的队员虽然被炸得近距离的爆炸震得血气翻腾,但侥幸捡回生命。

我方一号狙击手在对方发射导弹后,88式狙击步枪发出愤怒的清鸣,高速的子弹挟着巨大的能量,把那个武装分子的小半个脑袋狠狠地削去。

“啪!”

一号狙击手开枪后,还没有来得及转移阵地,一颗狙击子弹骤然而至,巨大的能量穿透他的避弹衣,钻进他的右肩。他被子弹的巨大动能击得倒飞起来,掼倒在地。

靠,对方也有狙击手,也有夜视装置,不是普通的武装分子。

政委脸色严峻,一边命令队员抢救一号狙击手,一边命令收缩防线,放弃外围,只防守重要的地方,使兵力相对集中。

营地掩体里的直升机只是警用直升机,不是武装直升机,不敢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和在狙击手的虎视眈眈下强行起飞。即使强行起飞成功,没有六管的重机枪,用95突击步枪扫射,效果不大,只会成为对方狙击手的猎物。

“呼呼呼……”

“嗵嗵嗵……”

敌人发动饱和的火箭弹和迫击炮弹攻击,防暴队被压制在掩体里直不起身,六十多个武装分子乘着猛烈炮火的掩护,弓着腰跑步前进,以非常散开的队形向营地发动第二轮进攻。

敌人离营地六十多米远,可以清晰地听见敌人嘴里发出的怪叫声。

政委面沉如水,通过耳麦冷静地发布各种命令:“七个女队员手持榴弹发射器,统一发射闪光震撼防暴榴弹。强光巨爆后,其他男队员以自己面对的方向分成四组,集中发射高爆榴弹。狙击手集中狙击对方发射火箭弹人员。听命令,1、2、3发射闪光震撼弹。”

“嗵,嗵,嗵……”闪光震撼弹发射出去了,所有队员都紧闭双眼,张开嘴巴,迎接这些榴弹惊天动力的愤怒。

“轰隆隆,轰隆隆……”

七枚闪光震撼弹同时爆炸所产生的如天崩地裂的巨响和核子爆炸的致盲强光,使进攻的敌人全部眼不能看,耳不能听,被震撼得魂飞魄散。远处发射火箭弹和迫击炮的射手,也被强光耀得直闭眼。

防暴队员紧闭着双眼仍然能感受强光的威猛,眼睛隐隐感到刺痛。

“打,狠狠地打!”

在政委的一声令下,全部队员探身出掩体,二十几枚高爆榴弹发出了复仇的呼啸。

在地动山摇的巨爆后,防暴队员们紧扣扳机不放手,再为武装分子补充钢、铁等人体必须的营养。最夸张的是,一个队员拿着火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掩体,打几个滚,跪在地下,向着敌人喷火。喷了一会儿火,这个队员马上就滚回掩体。这时敌人还没有能力组织反攻。

还没有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的武装分子首先遭受了饱和的高爆榴弹攻击,然后再承受猛烈的“弹雨”狂亲乱吻,最后还要和“火龙”热情相拥,顿时死伤二十几名敌人,有些还烧得成烧猪的样子,侥幸没死的武装分子连滚带爬退回去。

可惜队员人员少,不能及时补充第二轮猛烈的火力,否则敌人的死伤还会更惨重。

防暴榴弹在小范围的战斗中也能发挥巨大的作用,营地的防暴队员就凭借防暴榴弹出其不意之功击退了敌人的第二轮进攻。两轮反攻就使敌人死伤近四十人,敌人一时懵了,不敢贸然发动第三轮进攻。

战场一下子静下来,静得有些诡秘,静得有些阴森,静得有些令人心惊肉跳。

因不知道来袭之敌有多少人,还有没有其他的重武器,政委命令那个女队员利用这个难得空闲继续焦急地不间断地呼叫方大校。


梁爽也继续呼叫方大校。

可惜此时方大校首尾难顾,分身乏术,因为营地遭遇大量武装分子的猛烈袭击,他正率领车队急急往回赶。

方大校接到梁爽的呼叫时,心急如焚,知道中了敌人的奸计。他对着话筒嘶声大喊:“梁爽,梁爽,我们营地遭到大量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猛烈的进攻,敌人火力很猛,我们要回去支援,你们要撑住,听到吗,要撑住,兄弟部队马上就赶来支援。”

方大校紧急联系联合国总部,呼叫离这儿最近的维和部队空中支援梁爽的两组抓捕小组。

梁爽听了方大校的回复,神情非常严峻,对队员说:“我们营地遭到袭击,这是个阴谋,有一只能量巨大的黑手在操纵的阴谋。我们不要指望救援部队马上就来,要靠我们自己冲出重围。兄弟们,有信心吗?”

“有,狭路相逢勇者胜,杀。”

“检查弹药。”梁爽命令。

战士已经用了一个半弹匣,还有两个半弹匣,敌人人数众多,弹药不足。

“节约弹药,换成单发模式”

“咔嚓,咔嚓”,队员们都换成单发模式。

梁爽呼叫程上尉,说抓捕一组暂时不能出来和他们汇合,要程上尉借助装甲的力量尽量拖住外围的敌人,尽量多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北京勇士军车有大量后备弹药,在战事不吃紧时,派两三个战士送弹药来。

“我们的战友正在孤身作战,我们没有时间赶出去取弹药,敌人也不会这么轻松放我们出去。我们要一枪毙命,对方人员集中时,才发射榴弹。遇到对方的枪支,我们要捡起来备用。出发,把嚎狼和藏狼救出来。战狼同心,其利断金,杀!”

“战狼同心,其利断金,杀!”队员高呼着,跟着梁爽冲进危机四伏,陷阱重重的窄街小巷。

难民营附近的枪炮声密如炒豆,嚎狼和藏狼就被围困在此。

梁爽一马当先,雪狼紧跟,铁狼易拉罐使用的因为是狙击步枪,所以走在中间,青狼断后。

因为梁爽前进的速度不是很快,队员问梁爽:“队长,不用电台联系,你能知道嚎狼方便面和藏狼的情况怎样吗?”

队员忙里偷闲,考核队长的能力。

梁爽单膝跪地,枪指前方,侧耳倾听南方处传来的枪声。远方传来的枪炮声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如果不是戴着黑头套,肯定可以看出他的脸上露出笑容。

他舒心地笑着小声说:“放心,武装分子的人数虽然众多,但地形复杂,对方也没有夜视仪,想打垮我们的嚎狼和藏狼,可没有这么容易,嚎狼和藏狼正在和他们打游击战呢。”

雪狼问:“老大,你怎样听出来的?”

“95突击步枪响一两枪,ak系列步枪和其他制式的枪声就跟着猛烈地响起。”梁爽正说着,“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狠狠传来,南方耀出强光。

“嚎狼藏狼使用闪光震撼弹,敌人快逼近他们了,我们加快速度。快!”

他们弓着腰,迅速向方便面的方向运动。

前面是一处T型字路口,梁爽举起右拳,队员都停下来。

他趴在地上,靠近墙角匍匐前进,前方东向的小巷站着一个武装分子,正在探头探脑,他没有夜视仪,只是徒劳地张目四顾。

梁爽抽出92式手枪,安装上消声器,对着站在正东面小巷的武装分子扣动扳机。

“噗”的一声轻响,在夜视仪下,梁爽看见武装分子的双眉之间飙出一股淡绿色的液体,这个武装分子一声不哼地死掉。

梁爽来到墙角,他先侧头窥视向南的小巷,小巷东面楼房的两个窗口分别有一个武装分子持着ak47警戒着,他们也没有夜视装置,正睁大眼睛,茫然地望着梁爽前来的方向。

向南小巷的尽处,一片模糊,夜视仪看不远,看得不清楚。

他就悄悄地地趴在地上,用红外望远镜一看,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梁爽小巷尽处,离他所处的位置一百多米,也是一幢民居把小巷堵塞了。

在那幢民居前,堆起沙包,构成简单的掩体,沙包上架着一挺轻机枪,一个武装分子持着轻机枪对着梁爽的方向虎视眈眈。

向南小巷的南面的房屋还有没有隐藏着其他枪手呢?

在梁爽这个角度,看不到这条小巷南面房屋的情况,只有跳到对面的路口才能看清楚。

如果向南小巷两面的房屋都隐藏着枪手,结合这把轻机枪,就构成稳定的铁三角关系。

怎样才能瓦解和突破对方的防线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