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略谈

铁血大旗001 收藏 0 160
导读:西路军事件近几年终于重见天日,下面是转载自飞扬论坛的一篇短文,与诸君共勉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西路军始末

一、为什么要组建西路军?

1936年10月8日,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的会宁胜利会师,这标志着三大主力红军历时两年的战略转移正式结束。但是,红军面临的局面并未根本好转,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当时的陕甘苏区只有九个县,40万人口,而且北面是大沙漠,东面是黄河,南面是国民党的几十万大军。十万红军麇集在这里,经济上根本无法支撑,军事上也无回旋之地,长此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根据这个情况,中央军委制定了“宁夏作战计划”,目标是夺取宁夏,再占甘西,直至新疆,打通国际路线,从苏联获得军事和经济援助。有了苏联的支援和可靠的后方,对巩固与东北军、西北军“三位一体”的联盟也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具体计划是,四方面军从甘肃渡过黄河,然后沿河北上,一方面军则从陕北进入宁夏,从宁夏渡河,两军两面夹击,夺取银川,然后西向夺甘,二方面军负责侧翼掩护。

二、西路军遭遇的挫折乃至最终失败的经过

第一个挫折:宁夏作战计划开局就不顺利。中央军委10月11日制定的作战纲领中要求四方面军11月10日前做好渡河准备,但没料到蒋介石提前摆平了“两广事变”,迅速腾出手来,10月21日就对红军发起了总攻,四方面军不得不边渡河边仓促应战,只有30军、9军和5军团过了黄河。4军由于阻击敌人未能赶到,31军本已开到河边,但不知为何彭德怀要求该军留在河东作战。结果四方面军只有一半人马2万2千人到了河西,力量大为削弱。

第二个挫折:西路军过河后,战斗还算顺利。但河东方面情况却发生了巨大变化。由于蒋军过于强大,一方面军与之成相持状态,无法过河夹击银川,这样,宁夏战役就无法实施。西路军成了孤旅,而面临的敌人马步芳马步青有正规军3万,民团10万,明显敌强我弱。东渡返回不成,就地等候也不行,徐向前陈昌浩只好决定并报军委批准向西独立作战,争取打开局面。不久,军委又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放弃攻打宁夏,转而向东,组建北路军南路军,东进入晋。河西部队改称西路军,在河西创建根据地。(西路军之名由此而来。)这样重大的战略转变,竟然事前事后都未告知徐陈二人。

第三个挫折:西路军方针确定后,一路往西打,还算顺利,但在古浪却遭到了一次不应有的损失。9军遭到马家军的突袭,军首长麻痹轻敌,没有及时突围,而是和敌人硬拼,结果9军损失三分之一,军师首长也牺牲数名。这是西路军渡河后遭到的第一次重大损失,对部队士气打击极大。

第四个挫折:西路军独自在河西孤军奋战,无后方补给支援,减员很大无法得到补充,而且河西走廊地瘠民穷,本应尽快西进,争取尽早打通国际路线,以便得到苏联支援。但这时军委却发来电报,要求西路军停止西进,在凉州一带建立根据地。这项决定绝对是不切合实际的。凉州是马步青的老巢,红军如果只是借路,他不会倾全力对付,但如果要把他的地盘全部夺走,他必然要拼命。而西路军当时伤亡惨重,缺兵少将,疲惫不堪,根本没把握战而胜之。但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盲目乐观,认为形势一片大好,建立根据地没问题。气的徐向前和他大吵了一通,最后也只有服从命令。结果打了几天,损失日益惨重,这下陈昌浩也没辙了,只好和徐向前再向中央发电报,提出难以支持。但中央回电,依然要求他们就地坚持,并在打败马敌后准备东进策应河东。徐陈有苦难言,只好勉力抵抗,被动挨打,苦不堪言。

后人评价此事,对中央电报颇多疑问,怀疑此事不知是否与当时延安批判张国焘有关,甚至认为中央是在清除异己。另外,徐陈如果当时采取“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态度,坚决向西打,个人命运可能以后会受影响,但西路军将士可能就不会象后来那么悲惨了。


第五个挫折:正当西路军与马匪艰苦搏斗时,西安事变爆发了。这件事对中共、对河东红军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对西路军而言,从事后来看,则加速了它的灭亡。西安事变刚爆发时,中央要求西路军继续西进,尽快打通苏联,以获得苏联援助,于是部队动员准备西移。这时时机也不错,马步青早就不想跟红军打了,只有马步芳还一意孤行。但就在这时,何应钦率领的“讨伐”大军开至潼关,准备向张学良进攻,张学良希望西路军能够东返配合河东迎敌,于是军委要求西路军立即东进,徐向前明知不妥,东边马步芳势力强大,但也只能调动部队东进。但这时情况又变了,蒋介石答应了张杨和中共的条件,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军委再次改变决定,要西路军继续西进,占领甘西。于是西路军又开始了艰苦的西征,先后占领了高台、倪家营子等处,稍作休整,准备继续西行。这里离西路军渡黄河处已经有千里之遥了。但这时河东形势再次发生变化,蒋介石回南京后,扣留了张学良,派几十万大军进逼西安,内战一触即发。军委再次要求西路军停止西进,就地集结,建立根据地,随时准备策应河东。这时,数万马家军追了上来,将西路军团团围住。这次,西路军彻底死定了。

第六个挫折:1937年1月12日,马家军以部分兵力钳制倪家营子等处的西路军主力,以重兵进攻孤居高台的5军团,关键时刻,原收编的部分民团叛变,打开城门,迎敌进城,经过一番激烈的巷战,以军团长董振堂为首的3000多将士全部壮烈牺牲,这支宁都暴动参加红军的光荣部队被彻底消灭了。由于该军团唯一一部电台不在身边,徐陈知道此噩耗时为时已晚,西路军又失一股肱。 rx<l2 l[

徐陈曾要求中央派4军、31军渡河西进支援西路军,两面夹击马匪,并提出如果西进不成,要东出青海大通西宁一带活动,但遭到中央拒绝,并以严厉的口吻批评西路军领导人对过去所犯的政治错误缺乏认识,这对陈徐无疑是又一沉重打击,尤其是陈昌浩,过去追随张国焘反对中央一事使他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第七个挫折(彻底覆灭):西路军东进不得,西出不能,南下也不被允许,只好被围困在倪家营子与马家军血战。经过一月血战,西路军损失惨重,只剩下数千兵力,徐向前坚决主张突围,并得到大多数人支持,陈昌浩怕违背中央决定,犹豫再三,最后勉强同意。2月21日,西路军突出倪家营子,进至威狄堡,遭到敌人堵截,这时陈昌浩突然提出重返倪家营子,建立甘北根据地,认为突围是右倾逃跑。徐向前愤怒不已,但又无可奈何,部队只好重新回到倪家营子。经过七昼夜的血战,部队越打越少,又待援无望(,中央此时虽组建了援西军,但相隔千里,又有敌人阻击,根本不可能起作用。)陈昌浩这才认识到自己犯了严重错误,决定再次突围,西进祁连山。但此时敌人已不给机会了,部队被彻底打垮了。陈昌浩在石窝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决定部队分散打游击,陈徐离开部队返回陕北向中央汇报。至此,西路军彻底失败。

总结西路军失败原因:第一,中央指挥严重失误,很多指示让人不可思议,别的不说,对西路军缺乏感情是肯定的。第二,陈昌浩指挥失当,有时刚愎自用,这跟他背有沉重思想包袱有关。第三,敌强我弱,马家军人多势众,加之地形有利于敌骑兵发挥。第四,一些偶然因素,如9军的意外失利。第五,命运,正碰上西安事变。

三、尾声 西路军主要领导人的命运

徐向前:石窝会议召开时,徐向前正在指挥作战。知道陈昌浩的决定后,他很不情愿,不愿离开部队,要和大家同生死、共患难。我估计他当时连死的心情都有。亲手带出来的部队垮了,中央又不信任他们,回去干吗?但徐向前是个党性很强的人,陈昌浩是以组织的名义,他只好服从,结果抱憾终身(有临阵逃跑的嫌疑)。徐向前花了一个月时间,终于回到河东,见到了援西军,一路上虽然也要过饭,吃了不少苦,但基本上还算顺利。

陈昌浩:在石窝时,徐向前曾拉着陈昌浩的手,恳请他不要走,不要脱离部队,但陈昌浩激动的说要回陕北与中央作斗争,徐向前只好同意,两人一起出发。但在半路上,陈得了一场大病,两人遂分开,徐向前先走了。陈昌浩运气不是很好,病好后,赶到兰州、西安都没能找到党组织,于是回湖北老家住了一段,想在当地恢复鄂豫皖根据地,但根本行不通,才又重新回到延安。到延安后,他的地位已经不能和中央作斗争了,只能和张国焘一起挨批判。不久,他到苏联治病,直到1952年才回国,担任中央编译局副局长。1967年文革开始后自杀(和李立三情况相仿)。陈昌浩精明强干,作战勇敢,不怕死,但少年气盛,甚至张国焘有时也让他三分,但他早期跟张国焘太紧,犯过不少错误,尤其在肃反方面。

李先念:李先念当时任30军政委。石窝会议上决定,徐陈走后,西路军残余部队政治上由李卓然负责,军事上由李先念负责。然后又分两部分,一部分由王树声率领,一部分由李先念率领,各自为战打游击。李先念运气很好,没多久就意外收到中央电台的呼号,于是按中央指令北折新疆,陈云在星星峡迎接到了他们。后来李一直运气很好。抗战结束后,蒋介石30万大军包围中原军区,李先念只有6万部队,中央为了让蒋介石先打第一枪,准备牺牲中原部队,但没想到李先念又一次安全突围,给了中央意外的惊喜。文革时李先念虽参与了“二月逆流”,但没受多大影响,一直受重用。粉碎四人帮后,李还是不倒,并高升至国家主席。真是好运伴一生。


王树声:王树声当时虽是西路军副总指挥,但在党内并不算三号人物。他率领的残余部队没几天就打散了,大家各奔东西。王树声也吃了不少苦。但他在逃跑时有时不太地道,只顾自己不顾别人。10年后,他担任鄂西军区司令时,又一次在形势严峻时,丢下部队,和一些领导跑了。王树声虽然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但主要是出于照顾山头的需要,按他当时的职务,顶多是个上将。而且他的战绩也并不突出,军事造诣一般,独当一面时指挥的几次战斗不是击溃战就是败仗。

李卓然:西路军政治部主任。原红5军团政委,参加过遵义会议。和李先念一起突围。由于支持张国焘,解放后仅任中宣部副部长。


曾传六:四方面军和西路军政治保卫局长(和政治部主任平级)。张国焘肃反时杀人都是通过他的手。解放后任商业部副部长。


李特:四方面军和西路军参谋长。曾留学苏联,回国后任红25军副军长。张国焘与中央闹分裂时,是张的亲信。与李先念一同突围到新疆,留在那里工作。王明经过新疆时,说他是托派,把他枪毙了。

黄超:四方面军秘书长,鄂豫皖时期任红25军政治部主任。西路军时任5军团政委。情况和李特一样,也被王明枪毙 。


附:当初渡过黄河的西路军由五军、九军和三十军组成,总兵力为两万一千八百多人,歼敌两万五千多人,阵亡于战场之上的为七千多人;六千多名病弱、失散的红军干部战士被马家军杀害;三千多名鄂豫皖和宁都暴动及川北的战士颠沛流离,几经磨难,回到自己的家乡;四千五百多名红军经兰州、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和援西军零星或成批营救回延安;其余一千多人流落西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