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征文】[原创]我的家乡--游子心中的明珠

清风明月夜 收藏 2 208
导读:我的家乡 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尽管我生长在一个既没有出现有多么名声显赫的历史名人又名不见经传的普普通通的小山村,然而却依然割舍不断一个他乡游子对家乡的那份怀念和留恋的情感。 在游子心里,有时家乡象一位慈祥的母亲,用甘甜的乳汁把我们哺育成人送出家门,然后就任日出日落、春来秋去,在那倚门而望,满头白发下一双略带混浊的眼睛把殷切的希望寄托在游子身上。有时家乡又象一位初恋的情人,虽然时空久远,却以那依然妩媚卓约的风姿牵动着游子那颗留恋的心。 我的家乡坐落在辽阔的东北大平原和千山山脉结合部的丘陵

我的家乡


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尽管我生长在辽南一个既没有出现有多么名声显赫的历史名人又名不见经传的普普通通的小山村,然而却依然割舍不断一个他乡游子对家乡的那份怀念和留恋的情感。

在游子心里,有时家乡象一位慈祥的母亲,用甘甜的乳汁把我们哺育成人送出家门,然后就任日出日落、春来秋去,在那倚门而望,满头白发下一双略带混浊的眼睛把殷切的希望寄托在游子身上。有时家乡又象一位初恋的情人,虽然时空久远,却以那依然妩媚卓约的风姿牵动着游子那颗留恋的心。

我的家乡坐落在辽阔的东北大平原和千山山脉结合部的丘陵地带。隶属于古城海城市。若是沿着崎岖的山路,登上家乡周围那海拔只有几百米的小山头,向西望去,看到的是大地的辽阔,远远的淡淡雾色里透出一条笔直的地平线。在那一马平川的原野上,有列车或汽车在奔驰,那就是长大铁路线和沈大高速路了。向东望去,看到的是山峦的起伏连绵不断,近处是茂密浓郁的林木和镶嵌在林木间一块块的农田,远处是一层层波涛起伏与天相接的山峦,林间有鸟叫,也有蝉鸣,那就是长白山山脉中的千山山脉。北面是我国名闻遐迩的钢铁之都――鞍山;南面是依傍于渤海湾的营口;再向南就是东北的‘小香港’――海滨城市大连。尽管小山村淹没在了这些赫赫的名字里无人晓得,可那也是一个游子魂里梦里镶嵌在辽南大地上的一颗明珠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起伏的山峦 静谧的山村


说她是明珠不排除含有我浓厚的感情色彩,毕竟我家几代人都生活在那里,几乎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有我们祖祖辈辈洒落的辛勤汗水,小溪田亩也为我们祖祖辈辈的繁衍生息奉献出了她们的所有资源。如果说仅仅出于感情,却也不尽然,小村虽小也同名城一样历经了历史的沧桑而散发出古朴的幽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仙人洞遗址 美丽的山峰


在小村西南相隔十几公里的小孤山洞穴遗址,有科学家挖掘考证,在一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就成为了本地人祖先繁衍生息的地方(我的祖先是清朝顺治八年从山东移来)。又有历史记载,自秦汉以来就在小村西面相距十五公里的地方设置了州县,尤其是附近的唐帽山、唐王山、亮甲山、淤泥河、窟窿山,都与唐王征东有关,有着很多动人的故事在世代传说。还有三国名人管宁从事教育事业所在地――管公屯相距也不过十几公里。所以,说她古老也并非夸张。

唐帽山、唐王山、亮甲山都是唐王李世民率兵征东时安营扎寨晾晒过盔甲的地方。淤泥河就是传说中唐营里的火头军白袍小将薛礼惊险救驾之处。远远望去窟窿山上有三个通透的窟窿,传说是白袍小将薛礼用穿云箭射出来的。种种精彩曲折的故事,无不透射出这里历史的沧桑和源远流长。

在与小山村南面一岭之隔的村落,就是清朝时期,被御封为平南敬亲王――尚可喜的故土。虽然算不上什么名臣,可关于三番反清的种种传说,也使我们当地人妇孺能祥。

至于军阀张作霖、将军张学良、将军吕正操那就都是近代的人物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学良将军 吕正操将军


到了近代,我的家乡与东三省一起论为了日寇的殖民地。白山黑水饱受了侵略之苦。在整个东北大地上,有多少英雄儿女在为民族解放而做着英勇不屈、艰苦卓绝的抗争,谱写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这里就说说不太为人所知的抗日义勇军第三路军司令张海天吧。他因家境贫困,生活无法维持,到外地谋生。几经周折,在一个警察所当差役。因经受不住警察的欺凌辱骂,便盗出枪支,投奔报号“老头票”的大股土匪,开始“闯荡江湖”。由于他天资聪明,胆大心细,精骑善射,重义气,爱乡土,杀富济贫,颇孚众望,不久便被推为头目之一,人送绰号“老北风”。

“九一八”事变的枪炮声,使这个“绿林”汉子开始觉醒了,他不甘心当亡国奴。愤于日军的猖狂侵略和国民党当局的不抵抗,便毅然放弃土匪生涯,带领组织起来的武装队伍抗日打鬼子,保护家园。他联系了项青山和孙贵堂等绿林队伍,还发动乡邻亲朋、贫苦农民、小说商贩等爱国志士以及仗义行侠的绿林队伍,形成了一支总兵力最多时达到万人的抗日队伍。以高力房为中心,活动于海城、台安、盘山和营口一带,给日寇以沉重打击。虽然终因寡不敌众,没有赶跑鬼子,可当辽河两岸的人们,每当提起“老北风”时,还是赞叹不已,说他是一位威震敌胆的抗日英雄。他的英雄业绩也一直为人们所传颂。

以日本投降、辽沈战役结束为标志,我所居住的小山村也和整个东北大地一起,走进了新中国,走进了人人有衣穿、有饭吃、有田耕的新生活。在我童年的记忆力,有生产队里的牛群悠然地在山坡上吃草,有小学校里从教室里飘出的朗朗书声,也有我们成群的小伙伴儿热闹的嬉戏。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袅袅炊烟从小村里升起,在满是晚霞的空中结成淡淡的烟云。最是袅袅炊烟里那一声声慈母的呼唤,让人无论长到多大,都会记忆犹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袅袅炊烟 金色的田园


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离开生我养我的小山村,屈指算来也有三十多年了,三十年里,每每想起故乡春天里漫山遍野盛开着粉红色的杏花、雪白色的梨花,夏天里茁壮茂密的高粱大豆等绿油油的庄稼,秋天里金黄的田野和满山摇曳的红叶,冬日里的满天飞舞的白雪无暇,都会令我陶醉,牵扯出心底的那份挂念――我的故乡,你还好么?



本文内容于 2007-12-30 16:31:24 被清风明月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