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当代高士-----谈画家中隐士现象

creature_et 收藏 0 5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起当代画坛,人们总是和浮躁,噪杂联系在一起,画家们往往用各种手段炒

作自己。画各种取悦他人的画,削尖脑袋往美协里扎,一旦他们入了美协就当真成了

著名画家,摇身一变,又开始了他们的经济活动,笔会,推销,极尽其敛财之能事。

好像画过一两张捧臭脚的弊足画,世界各国都在买他的账。已经不可一世了, 其实

他们的画根本没有真情实感。只是一味的讨好别人。自从何申搬上银屏,人人会做官

了,连同画画的也要有一个官场经验,才能捞到钱财,耀武扬威。究其根源,其实还

是中国文化中的官本位在作祟,只是官本位的思想无处不在了,艺术领域也弥漫着权

力与铜臭,在如此的环境下绘画领域根本谈不上百年可读的精品,甚至十几年就臭不

可闻,我想,文革时期手捧宝书的革命作品,除历史价值外,只有疯子才拿他们当艺

术品。本人曾看到过,日本侵华时期画家绘制的大东亚共荣题材的作品,真令人作呕。

几十年过去了,他们是谁,不得而知。那个时期恐怕这些人数应该不少吧。另外,二

战时期德国也很多有才气的艺术家,他们的歌曲,绘画等不知哪里去了。应该在历史

的垃圾堆里。

艺术本来就没有标准,有标准的就不是艺术。美协里一茬人换一茬人,好像他们

都热衷于制定标准。虽然没人说出标准,但评委的意见决定了不可能超出他范围。即

便有一百个评委,也只允许一百个模式,这样的美展还不如看那一百个人的画。他们

只允许俯视 别人,决不会仰视别人,那末他们只能找比他们个矮的画家推出,岂不是

中国艺术的悲哀 ,在这个机制下永远出不来大家。只有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

这些画家像唱数来宝的喜歌一样,要得到善人的一星青睐,无论其声如何洪亮,

无论板子打得多麽花哨,只是要引起官家或商家的注意,君不见画家们开始又画起了

’封侯图‘ ‘一世清白;‘叫五子’‘官上加官‘ 等在工艺美术界都被遗弃多年的

糟粕, 竟有评论家大谈起为中国文人画的特点,真拿中国画开涮。如果这样解读中国

画文革时期的黑山黑水‘的黑画岂不可以成立。

美术界的混乱,浮躁嘈杂是不言而 喻的,有人拿美协的官职当尺子去衡量。那

又是大错特错了。岂不知乱就乱在这里。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当今,就有一些有识之

士,不趟混水,不入什麽协会,不拉大旗,不找靠山,不买他们的账,不去狗苟蝇营的

钻营不去行贿,坦坦荡荡的做人,作画。这些人看似无为,其实应该是画家中的英雄。

他们选择了隐逸,就像古人的高士。也许有人说他们孤芳自赏,即便是孤芳自赏,也比

献媚,钻营要清白的多,高尚的多,干净得多。画家卖身 投靠 自古有之,无如当今之

无耻。画家之隐逸自古亦有之,无如当今更显尊贵难得。


自从有了文联以来大型舞台剧,大型展览等一些公众艺术就大行其道,把公众艺术载体———建筑等同于艺术殿堂,几十年过去了,人们已经完全


认同这种概念,新的一代在这个环境下生存完全不用思考的接受了这样一个错误的理念——艺术一定是大众的,也就说公众艺术是唯一的。其实


不然,中国绘画艺术始终对公众艺术是排斥的,在中国过去只有寺庙里的壁画才能算做真正意义上的公众艺术。在中国绘画史中,公众艺术被


称作匠人制作,在庙宇里混碗饭吃的,就是所谓的干‘庙活’的画工的作品。他与文人的绘画有着天壤之别。[在这里没有一点有意贬低画工作品


的成分]。而在音乐上最高雅的古琴却是最不能上台的乐器,能上台的乐器也都是艺人们混饭吃的家伙。现在匠人们把公众艺术名

称占有了,本人只好把过去主流艺术姑且称之‘家私艺术。

公众艺术的发展与兴起,有其政治原因和历史原因,以其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公众艺术的特点是传播面广,鼓动性


强,大众容易接受,有宣传力度,更普及。

而家私艺术则私人化,几个知己的赏玩,在大革命时期家私艺术显得微不足道,被抛入低谷这是很正常的。和平了几十年了公众艺术还那样强


悍,这就不正常了。

公众艺术本来没有问题。比如招贴,比如广告,比如为了某个主题作一些宣传的展览。都是非常正常社会活动。问题是有人把公众艺术列为画


家唯一进身阶梯就太可笑了,画家象举子们赶考一样忙着准备一年,一旦入选兴奋得不得了,赶上范进了。21世纪了如此心态的重演,可叹。

展览本来是绘画作品存在的其中一种形式而已,非把他夸张为唯一形式,实在不是中国文化的传统,比如国画中的手卷就是‘把玩’的,很不适


宜展览,比如折扇也是‘把玩’的,反正面都有内容,能适宜展览吗?其实国画更适宜‘家私艺术’。


我们再看看现在画坛,无论什么画一律展览会上见。如同展览了,公众了,就一定是上好的‘货色’。逗得画家们使尽浑身解数,出尽洋相,耍


尽活宝,与羞耻于不顾,自喜于嘲笑的掌声,乐道于淬骂声的知名度,极尽表现之能事,你一招,我一式,非要搞出更新鲜,更刺激的玩意不


可罢休。这些从业画工的浮躁是必然的。当今他们非要把自己整成个公众人物不可,在 展览会上制造醒目的垃圾作品,所以公众艺术与政治广


告,商业广告,宣传画应该归在一类,其实也在一类,这里没有艺术的永恒。只有一时的喧嚣。没有藏品,只有纪念品。

而家私艺术的收藏始终是藏家主要的选择,贯穿着千年收藏史,他是高雅艺术的代表,现在收藏家仍然以收藏家私艺术为主。而当今有些收藏


家在那些浮躁人群里挑选藏品太不明智,一张好画他是应该挂在家里越看越喜欢的艺术品。如果自己家里都不愿意挂的画您能感到多少艺术价


值。应该说主人家中的画作正是他的思想境界,审美主张的表现。也是画家与主人思想沟通。其实画家们不用担心,只要你用心表现自己思想


就会有你的读者,抱薪趋火,燥者先燃,因为你也是人群中的一分子与你思想共通的人大有人在。当然家私画不同于‘行活’。‘行活’是画着别


人的,前人的画,他们没有个性,是工艺品。只是工匠。而家私艺术是用画家自己语言传达着画家的审美思想。这是本质的不同。

家私艺术的收藏有着悠久的历史,这一现象造就了画家隐逸的生存条件,使画家隐逸成为可能,。隐者大隐于市画家则可隐于家私艺术之


中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