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四川长虹公告称,以每股2.41元的价格竞得华意压缩近3成股份,但华意压缩的市价是每股9元;同一天,金牛能源亦以每股0.55元的价格竞得沧州化工3成股份,而沧州化工的市价是每股5.16元。按新会计法,长虹的投入已升值4倍,金牛升值9倍。可喜可贺,可悲可耻。毕竟,无论是长虹、金牛,还是华意压缩、沧州化工都是国有资产,左手到右手的游戏,股东们亦然是东边日出西边雨,只是游戏规则公然被再次调戏,而没有了规则,游戏又该找谁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