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搞定了小兵蛋,我又在暗堡里摸索着检查了一遍,发现敌人全部清除,这才放下心从地道里钻出来。发现先锋突击组剩下的5个兄弟全围着,光忠同红军正抱着我扔下的GK80痛哭流涕,其余弟兄也是黯然泪下、群情激愤。

我见了当时气就不打一出来:“王八羔子的,都死了娃儿啦?老子JB可硬着呐,卵蛋子还没朝天!一个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尽作娘们儿样……磨蹭啥啊?开工!”

杨庭锋哭笑着,道:“排长,您有气没?”

老子当时就火冒三丈,道:“有气!老子TMD气大了!”

就此时冒着敌人弹雨,六连通信员小卢滚进了壕沟里。

“廖排,连长联系不上你们,叫我来看看……”小卢靠近我们到。

我道:“有什么命令转达?”

小卢道:“敌人的火力很猛,因为要继续造成敌人误判,配属炮兵的齐射暂时压着不上。为了减少伤亡,连长要你们先冲进敌人二线阵地,搅乱敌人的防御系统,拔掉敌人威胁大的防御要点。还有,连长怕你们火力不够,让我背上弹药、武器支援你们。”

红军和老梁马上将小卢身上的2支‘60火’、2个背弹具,两根爆破筒分担在身上,我观察了一下敌人的二线防御阵地,作出了战斗部署。

他叫卢俊杰,新兵,六连通信员,军龄8个月。他是我一个英俊帅气的小老乡,不同于大凡齐鲁男儿的五大三粗,真不知东平湖水是怎样养出这样帅气的小伙子,天地灵性与纯良秉性尽汇于他一身,1米83壮实而修长的身材真是一块当兵的好料。他总是六连最勤快的,在战斗的间隙总是帮轻伤员包扎伤口;帮裕祥、宝江抬重伤员;把冲锋枪弹夹压得满满的;把手榴弹整齐的摆在掩体内;每个人见了都说他的好。难怪高连长、谢指导员、赵指导员都顽固坚持着一定要他当通讯员。记得他总对连长、政委和战友们说:“我以前想当兵,现在我想当个好兵……我不需要连长,排长,班长还有战友们照顾!”但那个时代,他和我们是不同;他是年老父母家里唯一的孩子,六连就是拼光了也不能让他上……这,是红1团不成文的铁律。

我蹲了下来,对大家道:“老梁,你带光忠和廷锋向敌左路发起攻击;我带红军和廉悌向右路发起进攻。我们的任务是爆破敌人的环形火力阵地,在二线阵地打出个突破口,让主力部队能安全跟进。”

老梁道:“我补充一点;在我们打出突破口后记得打出1红2绿的总攻讯号(PS:当时北路信号弹并没有升起。),配属炮兵会发动总攻火力准备;大家要注意落石和敌人陡坡上的火力。”

我点头,道:“好,行动!”

就在我们爬出战壕在弹雨里向敌人摸去时,本该回去的小卢也跟着我们爬了出来,向敌人二线阵地发起攻击。

“王八羔子的,干什么?回去!”慢走一步的我发现了状况一把把小卢拖回了战壕里。

“廖排,难道刚才你没听清楚吗?连长要我支援你们!”黑暗里点点野火的红光照着他帅气年轻的面庞,一幅执拗、固执却又毫无质疑的样子。

我冷冷看了看他,道:“不可能,回去!”

小卢坚定摇摇头,道:“不!这是连长的命令,你必须执行!”

我一把将他掀在地上,爬出壕沟,回头道:“滚!少TM唬我!”

小卢委屈的流着泪,固执跟着我爬出了壕沟,道:“这是真的是连长命令。廖排长,咱们家穷……连长想让我立个大功,好让我回家后在城里有份儿工!”

从不说慌的小卢说了他的大实话也说出了这辈子唯一的大谎话。他的家很穷,就在发起攻击的前几天,因为家里欠着债主3000多元钱,他的父亲被债主重伤进了医院;母亲流着泪托人写信哭诉、哀求着、期盼着他快能活着回家,因为只有他才是全家5口人的唯一希望。收到信的小卢很惆怅,但却更坚强了。当时也只有一份工作才能有分稳定还比较丰厚的收入,但他的家却是城乡户口……组织上对于这样兵的安排介乎于农村兵和城市兵两选之间,有立功记录的退伍安排工作,没立功记录的退伍发配给票、慰问金……是人都会有私心,那时工人就是比农民强,能有了一份工作在很多人看来几乎就等于能捧着手里一辈子饭碗。都说当兵的穷,都说当兵的要舍小家为大家,可当兵的为着国家、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回头来还得面对着家徒四壁,两鬓斑白,操劳半生的父母;嗷嗷待哺的妻儿,心底却又是何种滋味?讲奉献是要有底线的,为国为己,用自己的鲜血和奉献去换三餐饱饭,一身暖衣不为过!比起那些走门路、托关系、送礼要谋个好前景的人,他们真的高尚了很多……在那生死交集,生命如昙花绽放的战场真的值么?不值!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人若是没了点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要追求,要固守;哪个会抛了自己的性命去谋个不知道有没有命享的前景!?所以小卢这话是大实话更是大谎话,他骗了我一时,更骗了我一辈子……我永远也忘不了代小卢回家第一次看见到咱们妈(PS:卢俊杰的妈,更是廖上将的妈!)哭瞎的双眼时的震惊。当时我的泪就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忍不住猛然跪了下来,哭嚎着大叫道:“爸,妈……”从此我就有了两个家,两对父母!我恨他,我恨我,我恨这世界没有后悔药……

当时我却只想着小卢的前程, 道:“跟在我后面,不许擅自行动!”

小卢点点头。我,红军,廉涕还有小卢便冒着敌人越发猛烈的弹雨向着敌人爬去。借着黑暗和雾气,我们小心绕过了被炮火引燃的灌木、矮树丛向着第二线防御阵摸去。那里距离我们藏身大石暗堡旁的壕沟不到70米。中间长满了短草和灌木,地面湿滑,到处是碎石和上面长满的苔藓。这其中还布设了为数不少的地雷。因为炮兵的猛烈炮击,相当一部分地雷被引爆和犁了出来,但还有相当一部分绊发雷和少量ПMP16红外线感应定向爆破地雷深藏其间。敌人愈发激烈的枪击引得我们心头每个人心头都在打鼓。我们尽量捡被炮犁过一遍的地方迂回向敌人的右翼。我在最前面探路排爆,随后是红军和廉悌,最后是小卢;我们的进展很快,不过1刻钟便成功摸到了敌人二线防御阵地最右的环形火力防御阵地之前。

敌人的二线防御火力阵地是由一条弧线的交通壕联结。防御支点是成半包围结构围上向东通路的10个短环形火力阵地,由于我配属炮兵先前炮击,工事设施损毁严重,但由于敌人人员全部是在防御线后不远的陡坡地洞里,所以并没有给这一线的敌人造成很大的杀伤。短环形火力阵地为露天型,土木结构构筑掩体,左右二翼前2后3成倒‘八’字横亘在611高地东唯一可勉强攀登的一断的7、80度绝坡之下,中间由交通壕穿过,后面有难以计数隐藏在陡坡山麓上的树洞、猫耳洞、暗堡群为掩护,再加上611高地上敌人重火力控制,比之先前艰险更甚,我们要快速轰掉敌人的火力点;打出总攻讯号,六连主力冲上来清剿掉交通壕和陡坡下藏兵洞里的敌人,这样战斗能顺利向着我们计划的方向推进。

我们悄悄迂回摸到了敌人环形阵地外围,在一处一人高的大石头后停住了;我偷眼看了看在夜色里不断向着主力方向喷射着枪炎的阵地,发现视线里再没了障碍物,会头对红军道:“有把握不?”

红军抬起‘60火’瞄了瞄,道:“没问题。”

我点点头,道:“你原地警戒,为节约弹药我们三再向前摸近些用手雷敲了他。如果我们手雷一响,红军你可以由远及近自由选择目标攻击。”

“明白!”红军点头。

我看了看廉悌和小卢,道:“上刺刀,最后一次检查武器;攻击发起后一定要快速冲进敌人战壕。”

我们三个迅速整理好武器,相互点点头,在红军掩护下,在夜色和浓雾里向着敌人二线散兵环形防御阵地摸了过去。那里距离不到50米,而我们为了进入最佳投弹距离还要向前爬20来米。一旦战斗打响,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敌人战壕,否则在这片每条散兵环形阵地相距不到30米,不大的开阔地带我们将无处藏身。而冲进去却又是险恶非常的近距离堑壕争夺战,惨烈近在眼前。

敌人显然对他们布置在环形防御阵地前复杂密集的地雷阵抱有太大信心了。向着敌人防御阵地时断时续的枪焰,我先后又排出了7颗拌发雷,再抵近敌人20余米,再排出了一颗深藏在石头后面的ПMP16红外线感应定向爆破地雷,鼓膜着前方因该没有地雷了,举手示意身后的廉锑和小卢停下准备。这里距离敌人阵地侧面就20余米,几乎就在敌人眼皮底下,已经进入了手雷杀伤的绝佳范围;我掏出了腰间的手雷来,对着身后的战友慢慢把手雷举过头顶划圈,摇了摇;然后放下手雷,张开手掌五指并拢摆臂竖起向下一劈,指向了敌人防御阵地;然后后左手指了指小卢,并拢五指长开竖起的右手掌收在怀里,缓缓伸向了最近的敌人环形防御阵地,再把右手举到头顶,弯曲手肘,掌心盖住天灵盖;小卢点头。我右侧过头拍了拍廉悌,两手攥紧捏成拳头,在胸口交叉成斜十字形;再放下,攥成拳头的右手弯着手臂上下飞快摇了摇;廉悌点头。然后我右手手指并拢手掌张开举起来,弯曲手臂,手掌向前指了指我耳被。右手放下,再把左手举过头顶,竖起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根手指来……(PS:因为找不到当时的我军的手语材料,而用上了现在国际反恐特种部队的通用手语。解释一下:投掷手雷,成一路纵队快速突进。卢俊杰到达敌人最近的敌人环形防御阵地和掩护我。张廉悌与我交替攻击前进,行动要快。听我的命令,三声倒数……)两根手指……一根手指……拳头!我左手迅速向下一砸,飞快捡起手雷,拉开火环,把手雷投向了敌人,“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