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五章 遭遇挫折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当晚议事毕,徐、姚二人单独唤魏延进来道:“主公身处嫌疑之地,举动荆棘,文长且宜谨慎,多派人巡逻,尤其注意防火,号令军士,今夜务要整装束甲,枕戈待旦。” 魏延应诺一声,自去准备了。 是夜徐、姚二人亦不曾睡着,轮流在馆驿中察看,在刘备寝室周遭布满了甲兵。而刘备却心无旁鹜,一觉睡到天亮。 至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当晚议事毕,徐、姚二人单独唤魏延进来道:“主公身处嫌疑之地,举动荆棘,文长且宜谨慎,多派人巡逻,尤其注意防火,号令军士,今夜务要整装束甲,枕戈待旦。”

魏延应诺一声,自去准备了。

是夜徐、姚二人亦不曾睡着,轮流在馆驿中察看,在刘备寝室周遭布满了甲兵。而刘备却心无旁鹜,一觉睡到天亮。

至天明,二人均松了口气,刚要躺下休息一会儿,人报伊籍求见左将军。二人一面让魏延赶紧请刘备起来,一面将伊籍延至堂中就坐,不一时,只见刘备从后堂转出来,序礼毕,道:“机伯此来,可是吾兄相请?”

伊籍道:“将军可知大难临头了?今早镇南将军着人来请,千万不要到府中去,那蔡氏兄弟已经在府中埋伏下刀斧手,只等将军来到,即要动手。切记!切记!籍脱空跑来报信,恐蔡氏见疑,需即刻回去,将军善自珍重。”

言毕匆匆离去。

刘备闻言大惊曰:“我事兄并无二心,如何便要见害?”

徐庶道:“主公勿惊,此必为蔡氏之谋,镇南将军不晓,且思脱身之计。”

姚远道:“为今之计,且请主公先行离开,文长就将两三军士护从,其余大队仍需留在城内,以免惊动蔡氏。元直就请至镇南将军府中,代主公致意刘荆州,言樊城有紧急军情,需主公即刻回去处理,不及告辞,特来请罪。远留馆驿,部领众军以安蔡氏之心。”

刘备曰:“然二卿何以脱身?”

姚远道:“蔡氏所患唯主公耳,不获主公,得我等无益,主公勿忧。”

徐庶道:“德兴之言可行。”遂唤进魏延,密密分付了一番。

魏延选两名亲近骁骑小校,扎紧装束,护着刘备,四匹马一阵风也似地往北门去了。

徐庶随即派一名军士,便装打扮,骑马尾随去北门打探。

有顷,军士回报:“主公已出北门,往樊城方向去了。”徐庶闻言,方才整整衣装,慢条斯理地踱着方步往镇南将军府中走去。姚远也差人即刻放出信鸽,通知关羽起军往襄阳大道来迎刘备。

原来魏延护着刘备至北门,守门将官却不放行,言道宵禁时辰未到,尚待片刻。魏延厉声喝道:“刘左将军在此,樊城有紧急军情待将军处置,敢挡者以军法处!”拔出佩刀,旋风般向城门冲去。守门将官见刘备亲至,魏延又这般情形,而上头并未言明要抓要杀,稍一犹豫,四匹马已如闪电般冲出城门,绝尘而去。

守门官不敢怠慢,赶紧向蔡瑁报告,蔡瑁闻报大惊,也不及与慢步前来的徐庶打招呼,亲率五百铁骑出城门追赶。

出北城门二十里是驻马坡,蔡瑁五百铁骑看看追上,却见魏延独与两军士立马道中,瞋目斥曰:“汝等何故欲害我家主公?!”

蔡瑁见无刘备踪影,急道:“玄德公何在?蔡某岂敢谋害,实是镇南将军有急事相请,请玄德公速速回城。”

魏延道:“将军请回,因有紧要军情,我家主公已回樊城了。”

蔡瑁见魏延势单力薄,正待麾军冲过,只见汉水渡口处尘土大起,一军蜂拥而至,当先一将,美髯飘飘,神威凛凛,不是云长更是何人?急待回军,又见来路一军追杀过来,却正是刘备随身二百骁骑亲兵。

蔡瑁见此,举止失据,只得勉强上前拱身施礼道:“关将军却是为何大动干戈?”

关羽冷哼一声:“某正要问汝,为何谋害我家主公?”

蔡瑁讪笑道:“末将岂敢,只因镇南将军请左将军府中议事,瑁知左将军外出,恐有危厄,故此前来护卫,关将军想是误会了。”

关羽怒道:“此次误会,下次却不误会,某认得汝,手中这把刀却不认得汝!”

姚远令众军让开一条道,看蔡瑁率手下抱头鼠窜而去。


夏,六月,朝廷罢三公官,复置丞相、御史大夫。以曹操为丞相。

曹操将征荆州,恐西凉兵袭其后,使张既说前将军马腾,令释部曲还朝,表腾为卫尉,以其子超为偏将军,统其众,悉徙其家属诣鄴。

是时,前线日趋紧张,飞鸽谍报如雪片般传至刘备府中。刘备率诸军一意预备拒敌,以樊城为第二道防线,构筑繁岗之旱寨,加固唐、白之水营,操练水陆军,意欲与荆州军戮力同心,大战一场。

姚远则急得如热锅上蚂蚁一般,明知曹操不日将南征刘表,刘备集团有倾覆之祸,却又不便言明,夜不能寐,饮食俱废,日见消瘦。

一日,正在居室愁坐,忽报薜丰来访,二人对坐半晌,薜丰道:“近日见兄愁苦,不知为何事而忧?”

姚远道:“曹操南征,不日将至,樊城小县,不可久守,是以忧耳。”

薜丰道:“然则兄何不进计于主公?”

姚远叹而不言。

薜丰道:“今日家父来信,甚是牵挂兄长,言酷暑难耐,特托人捎来避暑饮品。”

从身边拿出来一包东西,递给姚远。

姚远忽然想起一事,急问道:“伯父还在薜家庄吗?”

薜丰惊奇答道:“是啊,还在薜家庄。”心想,我这哥哥是不是急糊涂了,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姚远一把抓住了薜丰,急道:“贤弟即刻派人送信,请伯父马上搬家至江南,迟则大祸将及矣!”

薜丰道:“兄莫非虑及曹操进兵之事?且待战事起时方动,岂不更好?”

姚远道:“文郁姑且听吾一言。曹军不日将至,至时荆州扰乱,流民遍野,将行已不可。弟现从主公,若一旦家中父老获擒,非但弟无所依归,远亦将心绪撩乱,方寸不宁。伯父年迈,倘有差池,你我兄弟俱为不孝之人也。恐伯父不信,远现自书一封,言及此事,文郁即刻着稳当人安排伯父南迁。”

薜丰见姚远言语非是玩笑,拿书信后匆匆告辞走了。

姚远沉思片刻,即入府告刘备曰:“今曹军不日南下,或战或降,刘荆州狐疑不定,且病势沉重,储子未显,不可依持。主公宜早做打算。”

刘备道:“孤极知刘镇南寡断,然荆州富饶,被甲者十万,镇南宁委质于人欤?且视战事如何,却再定夺。”

姚远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今日之事是也。倘一旦刘荆州弃世,其子柔弱,大权必落诸豪强之手,正如远前日所言,豪强自顾保其私利而已,如何顾及刘荆州二十年之基业?远恐其胁幼主举州降曹,致使我军措手不及。”

刘备道:“然则德兴以为如何?”

姚远道:“莫若走避江夏,与江东协力拒曹。”

话一出口,姚远暗暗跌脚后悔:怎么一冲动连这话也说了出来?其时虽然曹操有南下荆州之心,但局势并不明朗,且不说以荆州之力,全军赴敌,又有刘备相助,胜负亦未可知;即便不战,刘备寄寓客军,远遁江夏,是何居心?如非趁乱夺荆州之地,则为惧战。不仅为刘表所不容,亦为天下英雄耻笑。一虑及此,姚远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果然,刘备诧异地看了姚远一眼,道:“德兴此言是惧战否?亦或年少失虑?”

姚远拜伏于地曰:“远实是忧于形势,今曹操大军即刻将至,荆州人素无战心,又处处掣肘,一州之人,唯我军欲战,远恐主公有危,则二十年之心血,一旦付诸东流矣。”言毕叩首流涕。

刘备愠曰:“所谓兵来将当,水来土掩,想孤征战半生,虽胜负有差,然未尝临阵而退者,如卿所言,必为天下英雄所笑!”

姚远闻听此言,知道刘备铁定认为自己是惧战了,又无法以言语自明,乃叩首曰:“远之忠心,唯日月可表,主公日久自明。然远还有一事相求。诸将家眷俱在此地,恐干戈一起,玉石俱焚。恳请主公令一将护送至江南安置,以安众心。”

刘备点头道:“此事就交由汝去办理吧,着魏延将孤帐下骁骑护送。”

姚远道:“万万不可,主公安危至重,请别遣他军。”

刘备怒道:“孤亦曾于万马军中厮杀过来,不需护持,再勿多言!”

姚远只好唯唯而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