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第七章 诠 释 忠 诚

基联科.库托夫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旧军装。两道粗黑的眉毛,横亘在棱角分明大脸上。如果没有仔细观察他,很多人都会以为这是个普通的俄国工人。但是他明亮眼睛散发出的,却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军人的骄傲。所有的一切,都彰显着他哥萨克军人特有的粗旷与豪迈。

“雪虎!中国人民解放军S军区的王牌特战部队被誉为特战猛虎,组建以来东征西讨战功卓著。”俄罗斯人嗜烈酒,这位前空降兵上校也不例外。一瓶喝了一半的伏特加摆在他前面的茶几上,手中的杯子里散发出浓烈的酒精味。说话间,眼睛微微眯缝着,透过雪茄的烟雾紧紧盯着眼前的三个中国人。

“俄罗斯武装力量第76空降师,前身为76近卫步兵师。自组建以来一直被誉为军队精英,民族骄傲。1999年6月10日深夜,当北约还在为科索沃问题紧急磋商的时候,执行维和任务的76空降师师200名空降兵,神不知鬼不觉地抢先占领了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的机场。这次闪电般行动,令北约军政首脑瞠目结舌。“哪里最危险,哪里就会首先出现空降兵”,这是普京总统在庆祝俄空降兵组建70周年发去的贺信中的一句话,也是对空降兵最好的褒扬。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104伞降团第2营的96名官兵与2500多名车臣匪徒激战了3天3夜,视死如归。营长在战斗的最后关头已身负重伤,他向指挥部喊出了最后一句话:“向我开炮!”在这次战斗中,共有85名空降兵遇难。76空降师英雄事迹被永载史册。而你,基联科.库托夫是被自己的警卫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战争结束你从军中退役来到这里建立了现在的组织。而你们收入的50%,都寄给在车臣战争中牺牲人员的家属。”雪虎说完后,傲气的看着沙发上的基联科.库托夫。

“我是前俄罗斯空降76师104伞降团参谋长,上校基联科.库托夫。向来访的中国同志致敬!”说着基联科.库托夫起身敬礼……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S军区特战大队,中校分队长张建明。身后的是我的副手江山!请允许我们代表所有中国军人,对您和您牺牲的部属表达军人最崇高的敬意!”雪虎和毒牙两人也同时立正还礼。

“来,快坐下。朋友,尝尝我们的伏特加。”基联科.库托夫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满满倒了三杯酒分别端给三人。

“老玉米是我的好朋友,我也听说你们的事了,能帮忙的我会尽力。但是,做我们这个行当有我们的规矩。客户的资料是收到严格保密的,所以我也只能从侧面帮你打听。”基联科.库托夫曾经在C国担任过军事观察员,与我国派驻C国的观察员关系非常好。所以他的汉语很长熟练。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我们也知道你们难处只要能找到一些线索我们就非常感激了。”说着,毒牙雪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可以允许我问个问题吗?”基联科.库托夫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尽力解答。”

“你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军人。无论是谁只要他还能够思考,就应该明白你们这样的军人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祖国。可是,你们依然收到怀疑,受到审查。面对这样的结果,你们不伤心吗?”听完他的问题,雪虎和毒牙相视一笑。

“呵呵,基联科.库托夫上校。您是从战争中活下来的人。当您面对向你们不断冲击的敌人时,您考虑过您刚才的问题吗?当您面对战友破碎的残躯,面对死者伤心的家人时考虑过这些吗?”雪虎微笑着回答。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并不是所有人都懂得忠诚的含义。而军人的忠诚是用多少人的一腔热血书写而成的。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人像我们一样去思考,但是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倒在国旗下的人。他们用满腔热血,把自己的名字永远写在了我们心中的同时,而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是如何实践自己对忠诚的诠释的,对吗?”说完这些话,毒牙看到基联科.库托夫的眼睛湿润了。他仿佛又回到了那血肉横飞的战场,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战友们牺牲时不屈的眼神,他放佛又听到营长最后喊出的那句话:“向我开炮!”他走到雪虎和毒牙的跟前,双臂有力的抱住两人,那感觉好像是抱着自己的兄弟。是啊,他抱着的不就是自己的军人兄弟又是什么呢?

当晚,雪虎四人应邀就住在基联科.库托夫好像军营一样的庄园里。他们举杯畅饮,他们纵情高歌。他们各自低声吟唱着他们心里对战友,对兄弟,对祖国的忠诚之歌……

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10点了。还没来得及洗漱,基联科.库托夫已经急急忙忙的来到了他们的房间。一份还算详细的资料拿在他的手里。

“你们要找的我想就是他了,这是我以前的一个部下提供的。这个人在大约半个月前,通过别的关系找了一帮室内作战和巷战专家。从那以后,这伙人包括他们的雇主忽然消失了。不知是不是你们的运气好,三天前我的这个部下因为老婆生孩子回来了。昨天我把消息派人三出去以后,今早他给我电话。比较详细的介绍了经过,基本和你们提供的情况吻合。”基联科.库托夫把资料交给雪虎后简单介绍了消息来源。

“我们能见见您的这位部下吗?”毒牙试探着上校的口气。

“这个……好吧!不过,我……有个请求,希望你们能帮忙。我希望,以后我和我的组织能为中国同志服务。”雪虎和毒牙面面相觑,不明白上校怎么会提出这个问题。

“呵呵,或者你们很奇怪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的父亲,是在卫国战争中为了苏联祖国牺牲的,而我们全家都是共产党员。我和我的很多兄弟都是生在伟大苏维埃的旗帜下,看着我们伟大的祖国让一帮蛀虫给糟蹋成这个样子,我心里……同样是苏维埃国家的中国,崛起之势已经势不可挡,而在这面旗帜下又有着你们这样的军人。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苏维埃的旗帜一定会重新成为世界上最耀眼明星!昨天晚上,我考虑了整个晚上,希望你们能……”

“毒牙,立刻联系总部。告诉他基联科.库托夫上校的心愿!”

很快,基联科.库托夫提供的手提上出现了马英的电邮。

“同意基联科.库托夫上校的要求,并授予代号“红色近卫”。着红色近卫配合你部在外行动,待任务完成后另行安排。——马英”

德列科.柳拉.彼得罗夫是基联科.库托夫上校在空降兵时候的侦查连大尉连长。通过他们的介绍得知,接触他们的就是这个老张。在雪虎分队开始突袭前,他们就被安排埋伏在仓库守候,给他们的任务是拖住分队15分钟。就在雪虎他们走进圈套的时候,外面的另外一组人对车辆展开了象征性的袭击。

“哪个年轻人是你们杀得?”雪虎详细的询问当天的所有细节。

“不,当时就是我带队在外突袭的。杀死那个年轻人的是老张,他们开始的时候是争吵,然后年轻人拔出枪至于他们说了什么,我听不懂。但是,他最后是在我们雇主身上去搜查什么东西,趁这个机会你们说的这个老张用刀切断了年轻人的喉咙。到现在,我们也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雇你们的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毒牙这时拿出了速记本。柳拉看了看他的老上级,基联科.库托夫冲他点了点头说:“现在,他们是我的上级。愿意再和我一起为苏维埃战斗吗?”听到上校的话,柳拉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猛地一个立正:“愿为苏维埃服务!!”

原来,这个把雪虎分队带入陷阱的老张,现在就躲在距离这里约400公里的一个小村庄里,身边还有13个雇佣兵保护。

“他们的武器装备非常好,除了各式轻武器还配备了AT4火箭筒和一些防步兵地雷。关键这些人都是前内政部的人,他们一直在一起服役,不但对巷战、CQB近战非常熟悉,而且他们多年来一起战斗配合相当默契。”

老玉米皱着眉问:“不能说服他们不参加战斗吗?”

“不太可能,他们和我们不一样。如果我们去进行策反,反而会提醒他们。”基联科.库托夫直接否定了老玉米的想法。

“呵呵,没关系。我们都是该死的特种兵……”毒牙这时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