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第六章 兵 行 险 招

第二天中午,老玉米来到了雪虎他们藏身的地下室。出去偷渡的费用后,毒牙把剩下的的前全部交给了卢刚,同时交给他的还有一张开列着各种装备器材的清单。

“枪支在这里很容易就可以弄到,可是黑索金炸药有些困难而且价格很高。”卢刚面露难色。老玉米听了儿子的话,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刚要说什么,毒牙忽然笑嘻嘻的拉着卢刚说:“来,小伙子我告诉你该去哪里怎么弄到钱。”说完,他俏皮的冲老玉米眨了眨眼睛拉着满脸绯红的卢刚出去了。

“明子,你别担心。钱不够用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想办法。”老玉米脸色有些难堪。

“行啦我的老哥哥,你帮人介绍工作走点私什么的能赚多少钱?去了每个月给老战友家里的汇款,你能想什么办法。钱的事,我们能解决,您甭管了。”说着,雪虎递了根烟给他。

“呵呵,下面怎么打算?”

“我们现在,只能从雇佣兵这里找线索。与我们接火的人都是白种人,从他们的技战术来看都是受过职业训练的。所以我才敢肯定,这些人一定是退役军人。”

“嗯,这些我都考虑过了。海参崴这个地方一只是军事重地,从苏联解体到现在,大批失业军人都在这里通过关系找工作。陆军、海军陆战队、阿尔法、信号旗等等你能想到的所有特战部队的失业军人,这里都有。来之前,我联系了这里的一个头目。他叫基联科.库托夫,是前伞兵部队的一个上校。这个人很直爽,很重视军人的荣誉感。所以,在这里80%的退伍兵都把他当头。我和他私人关系很不错,想打听消息只能找他。”

老玉米正想接着说下去,毒牙一个人推门进来了,望着雪虎点了点头。老玉米不解的看着两人诡秘的笑容,留给她的只是满脸的狐疑。

入夜,本就冷清的街道上此时已看不见任何行人。由于地处偏僻,整条街道更是寂静的向坟似的。一个醉鬼倒卧在小巷里,身上散发着刺鼻的酒气和臭味。两辆黑色的沃尔沃轿车,缓慢滑行到小巷对面的街道停下。车里的人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埋伏后六个人分别下车快步走进小巷里。快到地下室入口时,三个人组成了三角突击队形,快速前进。紧随其后三人中的一个,从口袋里拿出万用钥匙很快打开了地下室大门的锁头。一个人嘴里发出一声呼哨后,原本警戒的三个转身快速进屋。随后,两人也闪身进去。开锁的人从怀里拿出一把p90冲锋枪,转身关门后紧首在出口。

漆黑的地下室走廊里没有一丝灯光,前面的三人带上夜视仪后依然以整齐的队形快速向前推进。

那发出呼哨的人,押解着卢刚走在最后。

“他们都在里面?”那人的汉语非常标准。

“对,四个都在。你们答应的钱呢!”卢刚头上冒着虚汗,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着什么急,支票就在我身上。只要是那些人,你马上就能拿到!快走!”

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传来的是阵阵细密而均匀的鼾声。一个人轻轻推开了一点缝隙,夜视仪上下看了两遍后还不放心,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折刀。打开后,轻而缓慢的顺着门缝由下自上滑动。忽然,他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后把刀柄向内折叠。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后,一道预警用的金属丝被折断了。他冲着后面的人点了点头,刚要进去。最后的那人忽然按住了,示意让卢刚先进。

卢刚轻轻把门全部推开后,直接走到了屋子正中的桌子旁站定。随后,四个人立刻进屋。最后的那人,直奔中间的两张床而去。而床上的两人身体上下微微起伏,不时发出鼾声。

“特种部队,不过如此!”就在这时,疾步而行的他忽然感到脚踝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又是一下清脆的“咔嚓”,随之而来的是爆炸后,闪光弹的强光……

就在听到第二次绊发声以后,床上的雪虎四人几乎同时翻身滚落在到了床下。站在桌边的卢刚,也按照毒牙的交代立刻卧倒。

被晃得失明的四人立刻开始操枪对着记忆中床的位置扫射,滚落在地的雪虎四人手中的也同时发出了连续的闷响,紧接着刚才还站着的四个人立刻发出了惨叫……

小巷中,醉汉步履蹒跚一路歪斜的朝着地下室走来。守在门口的那人警惕的端起了手里的冲锋枪。醉汉忽然一个趔趄,猛的栽倒在地。看着醉汉起了两次都没起来,那人慢慢的把枪放了下来。醉汉口中嘟囔着,身子佝偻着站了起来忽然,醉汉的形态猛然改变。原本佝偻的身子,左腿半跪一把加装了消音器的格洛克17手枪出现在他手里。出枪,射击在0.1秒内完成,守在门口的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眼睛里还保留着最后的惊诧,眉心的弹口散发着青烟……

四具夜视仪被放在桌子上,四个人都被剥的一丝不挂双手反铐着蜷曲在墙角。

“我不想对自己的同胞上手段,我也知道你们受过严格的反刑讯训练。但是,我们的行当毕竟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死房是什么滋味,不用我告诉你们了吧。你们现在有A、B两个选项,自己决定吧。我给你们2分钟!”毒牙说完这些话,忽然感到一阵心悸。

“说了你们能给我们个痛快吗?”领头的那人说话了,他很清楚。现在他们可以不说,但是最后他们肯定回把一切都告诉这些人。

“嗯!我保证!你只要告诉我,你的代号,你们的上级是谁。解决我们之后如何处理善后。还有,你们的联系电话和今后3天的通讯密码。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说。”

“我们的上级是俄罗斯站的站长,解决你们之后。我们以医学用解剖尸体的名义,空运到圣彼得堡,会有人在哪里接受……”

“等等!不是运回国吗?”毒牙打断了那人。

“我还有必要撒谎吗?”

“联系电话,和密码。”毒牙旋即点了点头。

“我的代号是中华鲟,号码在我手机里,今天的密码是鄱阳湖。明天是韭菜花,后天是红色龙鱼!”他说完,毒牙拿出了他的手机,随即拨通了电话本上唯一的一个号码。

“您好,这里是寰泰贸易公司!”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

“中华鲟。”毒牙说出了那人的代号。

“请说出今天的密码。”

“鄱阳湖!”

“中华鲟请讲。”

“任务顺利,是否进行下步行动。”

“批准下步行动。你们立刻去安全点待命。”

毒牙挂了电话,苦笑了一下。

“现在可以兑现你们的承诺了吧。”四个人并没有呈现出哪怕一丝恐惧。

毒牙走床边扔给他们三条厚毛毯,又从床下拿出一袋东西然后来到到他们身边蹲下身子说:“对不起,我不能兑现承诺。我们的枪,从来不对自己人开火。袋子里有吃的东西和矿泉水,省着点的话,坚持6、7天应该没问题。守在门外那人,实在是无奈。你们好好呆着,过几天会有人来救你们。”说完,毒牙起身往门口走去。

“你为什么不杀我们?”中华鲟大声喊着。

“杀人需要理由,不杀人同样也一定有理由。”毒牙轻轻打开门。

“什么理由!”毒牙没有理会他的提问,摇了摇头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