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地(转)


不知为什么,很喜欢看日本的历史剧,尤其是关于战国的,当然中国的历史更为纷繁精彩,日本的历史好像更多些精致,可内心中喜欢日本的原因实际上却是想多多回味发掘深浸在其中的中国味道,日本的战国时代大约在中国的明代 ,日本1990年出品的战争史诗巨片《天与地》:耗资百亿日元、拍摄经年,讲的就是战国时代最为有名的两个宿敌,上衫谦信与武田信玄,日本出版业巨子角川春树披挂上阵亲自执导,在加拿大拍摄的外景重现了日本战国时代两军对垒的气势和格局。剧情描述上杉谦信在武将辅佐下灭兄成为越后国领袖,并以无敌的骑兵团威震四方,有"越后之龙"称号,而在群山环绕中的甲斐国大名武田信玄觊觎越后国的丰饶土地,贿赂拉拢谦信的文臣武将,同上衫家进行了五次川中岛会战,残酷的命运将二人锁在一起,逼使他们展开了长达十二年的争霸战。从他们的一生中更多的是得到了对人生的感悟,即使在梦里,关于他们的事迹还会萦绕无尽...

【甲斐之虎】

晴信(即信玄)嗣位之初,便开始了家规的建立,以及釜无川治水工程的展开。他大力提拔了一批下级武士作为自己的亲随,此后他们多数成长为著名的大将,如春日弹正、教来石民部等等。并且,在这段时间内,上天还把一个人赐给了晴信。

这个骏河人五短身材,独眼、瘸腿,相貌丑陋,因此不被家主今川义元所重用,遂流浪四方,来到了甲斐。经板垣信方的推荐,此人见到了晴信。晴信问:“先生何所擅长?”回答:“筑城。”晴信半喜半疑:“筑城几座,都在何方?”其人指指自己的额头:“筑城无数,都在脑中。”

很快,这个没有丝毫名气和功劳的外乡人,被晴信收为侍从。他就是战国时代著名的天才军师、晴信的兵法教授,山本勘介(或写作勘助)晴幸。

对于诹访,晴信采取了和父亲完全相反的战略,他鼓动诹访的同族高远赖继等,向诹访赖重发起了猛烈的进攻。终于,诹访陷落了,赖重被软禁,不久逃亡失败,自杀而亡。晴信娶赖重之女(按辈分是晴信的甥女)为侍妾,稳定了诹访的人心,然后消灭高远赖继、笠原清繁等割据势力,完全吞并了诹访。有了诹访这个大粮仓,晴信稍作休整,就开始了疾风暴雨般的信州攻略战。信浓的守护,是勇猛善战的小笠原一族,但他们根本无法与更为勇猛善战,并且深通兵法谋略的甲州武士相对抗,眨眼之间,南部信浓易姓武田。

然而,继续推进的武田军,却在上田原一役遭到惨败,板垣信方、甘利虎泰等大将全都身首异处。敌人,是以葛尾城主村上义清为首的村上、屋代、岛津、高梨、栗田等七家豪族。这些北信浓豪族,长久以来不服小笠原的管辖,自成体系,兵强马壮,武田军胜而后骄,终于吃了大亏。

晴信问计于军师山本,山本向他推荐了一个人——信州真田乡的豪族,隐居在家的真田幸隆。通过山本勘介的往来牵线搭桥,真田幸隆臣服了晴信,条件是,武田征服信浓后,将真田原来的领地封给真田家。

从此,以智谋名闻北信浓的真田幸隆出山了,第一条计谋便是诈称加入到对抗武田的阵营中去,四方豪族闻此消息,无不大喜若狂,纷纷整顿兵马,齐集真田家共商大计——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严阵以待的甲州大军……

川中岛以南地区,很快便全部失陷了。七家豪族万般无奈之下,一直往北,向越后国守护代长尾景虎(即上衫谦信)求救。川中岛长达十二年的血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越后之龙】

越后国名义上的守护,幕府规定由上杉家世袭,而实际权力,则长久以来都掌握在守护代长尾氏手中。长尾家自第二代当主景忠开始,便担任越后守护代一职,传到第八代六郎为景手里的时候,上杉已经完全变成了傀儡玩具。

玩过《信长之野望-将星录》第一时期“信长的诞生”的朋友,大概还有印象,北陆那个打着九曜旗,须发皆白的老头子长尾为景,是初期发展速度最快的诸侯之一。实际上,为景的善战之名,可以说与武田信虎(信玄之父)不相上下,只因为没有稳固的根据地,才使得他直到晚年,方得以大展拳脚。

为景五六十岁的时候,终于削平诸强,基本上统一了越后,连琵琶岛城那位著名的兵法家宇佐美定满,也被迫拜服在他脚下。踌躇满志的长尾为景,于是发动大兵,向西南突入了豪强林立的越中国。

越中的神保、椎名、铃木等豪族,被迫团结一致,抵抗强敌。他们在旃檀野设下了埋伏,自信满满的长尾为景一脚踩了下去,结果是抛尸荒野,全军覆没。为景的长子弥六郎晴景,继承了家督之位,这是个既好女色也好男色,没本事偏又刚愎自用、残忍好杀的家伙。他一上台,不仅越后国中大大小小的豪强举兵反叛,连首席家老昭田常陆介也起了异心。

昭田常陆介发动兵变,杀死了晴景的两个弟弟,晴景凄凄惶惶逃出局城春日山城。虽然不久以后反攻春日山城,赶跑了昭田,但越后国已经再度陷入战乱兵燹之中了。

这时候,为景的幼子,长得瘦小黧黑,又沉默寡言,不被父兄喜欢,从小送去林泉寺出家的长尾景虎,在娘家亲戚的护送下,来到了琵琶岛城。琵琶岛城主宇佐美定满,是神德流兵法的始祖,一向不满长尾为景欺压上杉氏之所为,只因实力不足以相抗衡,才暂时蛰伏。如今为景已死,平定越后,宇佐美不做第二人想。听说长尾景虎前来求见,以为他只是来借兵的,谁料见面后,景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请收我为徒,教授兵法。”

景虎在宇佐美定满的细心教导下,逐渐成长起来,他以栃尾城为根据地,很快收伏了新发田长敦、北条高广、长尾房景、斋藤朝信等虎将豪族,连号称武勇北国第一的柿崎和泉守景家,也对他心悦诚服,乖乖归顺。眼看越后即将回归和平,长尾晴景受不了弟弟的声名响彻整个北陆,没等昭田常陆介伏诛,就率先发动了内战,号召豪族们讨伐景虎。

然而,没有一家豪族在意他这个有名无实的守护代的命令,更没有一家豪族敢与长尾景虎为敌。战争的结果早在人们预料之内——在上杉定实的调解下,景虎进驻春日山城,继承了守护代和长尾家家督之职,晴景体面地退往府内,隐居去了。

不久以后,景虎杀死昭田长陆介,并渡过阿贺野川,降伏中条藤资等扬北村众,恢复了父亲统治下,统一而且和平的越后国。

然而,越后的和平并没有能够长久维持下去,北信浓七大豪族的使者,恰在此时,来到了春日山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