翮翰 第三期 诗楼盛韵

翮翰 收藏 0 2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1/[/size][/URL] [B] “吟醉秋风”诗词会及评[/B] 恁人一个:九月秋风送爽,落黄天气渐凉。 话不多说,眼看秋深,正是携酒唱和时节,古文版特开“吟醉秋风”诗词会,邀请诸君小酌,诗词唱和,岂不快哉? 曰:以秋为题,携酒唱和。诗可协律,词应对谱。不限江阳诸韵,唯求字句皆佳。 Jianman: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1/


“吟醉秋风”诗词会及评


恁人一个:九月秋风送爽,落黄天气渐凉。

话不多说,眼看秋深,正是携酒唱和时节,古文版特开“吟醉秋风”诗词会,邀请诸君小酌,诗词唱和,岂不快哉?

曰:以秋为题,携酒唱和。诗可协律,词应对谱。不限江阳诸韵,唯求字句皆佳。


Jianman:

醉酒归来半夜时,秋风扫地应门迟。去年栽下梧桐树,可有凤凰舞阙墀

a战血a评:首句写夜半醉酒归,次句写扣门不应,在外受秋风。很上口,也很生动,不错。三四句转的突然了点。是酒后迷思?亦或另叙别景?上下片好象没必然的联系,那只能归为酒后所叹了。强行解释为:“去年才建立的安稳窝哦,怎么丹凤归来时,金凰不应声呢?温暖不复存,让俺在外受凉风”呵。 “墀”乃有涂之地,“阙”为门楼两立,“阙墀”之意即是门前空地也。诗的下片适合意解。本诗与秋题的结合处是:天凉好个秋,容易酒上头。

恁人一个评:青松这首,起承转三句虽然意思到了,但是过平,一般这样的笔法,关键在结句上,不过估计青松同志在这个时候思想打结了,最后的结句语意老了,而且有些涩,估计还是因为要照顾韵脚的缘故吧?


《秋日寄友》___青湖钓徒

独向天涯几许愁,莲花山景望中收。崖巅苍柏凝霜立,涧上清溪逐月流。

岭暗重遮游子梦,鸿飞高引古今秋。相期偕隐君休负,一路菊花落满头。

a战血a评:前两联写景,景中含情。后两联写情,情里有景。首联铺的很远,远至天涯。概因莲花山颠立,世界一眼收。首联比较成功,只是建议“望”字可再琢磨一下。颌联是把远景拉近了,此联并不多余。好的景致是好是情感的铺垫,尤其“凝霜立”“逐月流”写的很棒,好的描写当然为诗增色,也细化了感触的背景。颈联之转,似在照应起句的那个“愁”。“高引古今秋”,是在时间跨度上的铺展,与首联空间上的拉缩相辅相成。至此给人浑然开阔透彻之感,一气呵成之快哉。尾联转激越为悠然,回味很浓。其结句“一路菊花落满头”浪漫极了,哈哈。这里的“落”好象应该读做LAO。相期相约,“寄友”之题扣的很牢。本诗“秋日”的特色在诗中表现的也很不错,那一路菊花尽含秋意的韵味在其中。

恁人一个评:青湖兄这首,思路很清晰,不过,个人感觉,中二联的写境一方面太累心思,另一方面也破坏了整个构思,要是我,还是会动刀改成绝句的。

独向天涯几许愁,莲花山景望中收。相期偕隐君休负,一路菊花落满头。


《秋叶》___青湖钓徒

月明霜色夜初沉,孤影昏灯忽忆君。壑底参差犹染泪,风中错落尚吹云。

残躯瑟瑟从平野,旧梦依依委红尘。半纸吟余徒掷笔,幽思且付此中身。

a战血a评:首尾二联写作者所思所为,中两联写“秋叶君”。首联“忆”字容易混淆时间概念,不如改成“念”字。另外,“月明霜色”与“孤影昏灯”有景象冲突,可取舍其一。尾联之“余”是真的多余了,“徒”字还须再炼。“幽思”意境与“掷笔”动作也不符合。再看写叶的中二联。颌联。壑乃深沟或深谷,常识看乃风所不及处,霜露之雨之有泪可解,又何来“风中错落”呢?还尚在云端呢。若上下句为并行之意,则上句之“犹”该舍。则通矣。问题的关键是此处的秋叶乃在拟人,所以单数比复数更合理,也可含孤单凄凉之韵味哉。颌联至颈联无明显转意,在一个意境层面上游离。总的看,此诗水准比之《秋日寄友》篇差之远矣。可鉴定为即兴现凑之作。

恁人一个评:

月明霜色夜初沉,孤影昏灯忽忆君。半纸吟余徒掷笔,幽思且付此中身。


桃花劫

醉酒归来叩户迟,秋霜一脸挂青瓷。去年引得凤凰舞,劳燕今朝落翅时 。

a战血a评:桃花此作乃应和2楼青松之诗,本诗俺不去究格律了(俺也不精),其句通俗达意,风格似打油味道。在青松原作意境上发挥一把。“挂青瓷”之句写的很诙谐,那阴青的脸色透露出的郁闷表达无遗。去年凤凰欢舞时,可想今朝落翅状?怪啥呢,贪杯呗。劳燕二字可不妙,似乎令人想起“劳燕分飞”之句了。惊警之句,可谓回应的不错,就是严重了点。

恁人一个评:

桃花这首虽然有打油的味道,可是,很生活。不过,未必醉酒要分家,天涯依然共此时。


迎风旗

霜凋草色叹秋凝,遥看胡天归雁鸣。我寄乡愁与远客,空怀去岁望江亭。

a战血a评:秋是诗的季节,更是思念的季节。起句便渲染了凝重苍凉的气氛,二句引向空中的归雁。一个“鸣”字道出了一种心情,引出了思念之哀婉。三句“寄乡愁”似有不妥,这里出现了人物定位的误差。乡愁本是“远客”的专利,再寄给他一些?添愁?若寄些安慰倒是应该的。或者是收到(感受到)乡愁也是合情合理的。远客的乡愁是可收到的,因为前面提到了归雁,那一声鸣就是了。一个“望江亭”的结句很好,泛起了很多情节性的联想。三句可改,余皆佳。

[补遗]:作者解释“远客”为大雁,很OK。是俺看的匆忙,大雁为远客,身当在异地,顺理成章。在此误解表示道歉:)呵。

恁人一个评:迎风兄的这首却见得一番功力。尤其是首句“霜凋草色叹秋凝”,字字精炼,于七个字中刻画出独立寒秋,惋叹秋凝的诗人形象,其中,凋字与凝字的运用回味深长,使人身临其境,炼字之功可见一斑。

不过,转句的“远客”二字确实如战血兄所说,牵强而随意了,虽然解释作为“鸿雁”,但是,诗虽婉曲,不可失意。浅见。

曰:

夜阑独上小阁楼, 望眼遮拦不见秋。笑语谁家如怨我, 孤灯几处似凝眸。

黄粱长醒花期误, 白发短搔家信愁。忽忆去年风正好, 窗前悄落几石榴。


司命

梧桐叶落起更时,月色朦胧秋意迟。大醉庭前倚松客,邀松对饮舞玄墀。

a战血a评:上片写景,下片写行,有行有景,酝意其中。上片,月朦胧秋朦胧,天色阑珊看梧桐。叶落知秋意,梧桐引凤来。下片醉“舞”,洒脱得很,醉意舞秋风哦。梧桐,松,二个景象没有照应,但不为大过。

恁人一个评:老道的诗一如既往的奇思不断,饮酒邀月,邀花,邀影者皆为寂寞之人,这邀松的老道可见更是寂寞。为什么说老道的这首是奇思呢?因为,以秋为题者大或是以秋怨客愁为主题,着力彰显秋的衰败,或是以秋高气爽为境,着力彰显秋的丰盛,而老道却既不言喜,也不言愁,但是却在对客观景象的描写中刻画出一个孤独寂寞的舞者,而这其中的哀愁却更浓了许多。毕竟是学过画的人,留白很好,给人以很大的想象空间。

不过,松啊,松的,莫非一个是真松,另外一个却是青松了?呵呵,谬论,见笑。曰:

闲唱莲花落, 醉吟抱酒歌。最爱云中客, 逸思渡银河。


优雅的痞子

寂寞楼台懒扫迟,满池藻荇影参差.去年好景今何在?正是橙黄橘绿时。

a战血a评:慵懒因寂寞,亭台尽荒芜。藻荇自由生,触景思人情。大路写法,写意练达。“懒扫迟”,语疑不顺。“橙黄橘绿时”应是是指去年之景。上片景淡,下片意浓。

恁人一个评:这位兄台和青松一样,喜欢用铺点的结构,所谓铺点,就是前三句铺开渲染,最后结局点睛。从两首诗来看,意境和笔法极尽相似,问题也是一样,点睛之处未到,则画龙犹在。 曰:

老处秋风不吟歌, 落花更比落叶多。堆成香冢人何在? 顾影仍须再琢磨。


司命

一和钓兄

听风听雨独来愁,寒夜花前意不收。叶脉千丝情万缕,落红满目思东流。

周兄无慧赖他处,济叔不痴惭自秋。抹去浮云天地远,相知明月泻心头。

a战血a评:首联和之愁,愁意任漫游。颌联写菊,以菊看秋,以秋抒意。此处落红非只花,一片萧瑟顺江流。颈联典引《蒙求》,化典为己句,流畅自然。尾联意境远铺,点出惺惺相惜主旨。和的佳。

恁人一个评:老道这首诗格律上很顺畅,尤其是对平水的运用很熟练。

起句“听风听雨独来愁,寒夜花前意不收。”自然而凝练,毕竟是学画的人,对于景物的描摹很到位。承句“叶脉千丝情万缕,落红满目思东流。”将起句的感受发挥细致,虽然意稍平。“周兄无慧赖他处,济叔不痴惭自秋。 ”,此处用典个人觉得有些败笔,一则用典不明,二则语意涩,当然,老道有欲言又止的意思。“抹去浮云天地远,相知明月泻心头。”结句收得好,大气而畅快。

个人感觉,颌联破了整首诗的布局,一子输则全盘皆输。曰:

诗要全局意可收,莫因寸垒乱清流。花虽烂漫宜谐境,一叶红伤百树秋。


优雅的痞子

松间对饮不知时,一梦南柯日已迟。聊得去年经行处,九天司命落丹墀。

a战血a评:挚交未有时,换盏两相知。大梦谁先觉?九天经书痴。酒后青梅红尘论,松间道语道倚松。以诗代杯,戏谈尔。

恁人一个评:唱和之作,虽着笔意平,但其情可感。转合句因是唱和限制了作者的思路,憾。和曰:

小园秋月几人知,总在停花落叶时。又见去年伤酒处,谁家司命落丹墀?

优雅的痞子

饮尽西风满腹愁,落花满地盼人收。林间野马渐消散,山下长江暂驻流。

前岁朝朝迎雨露,此时夜夜叹寒秋。浮华难遮那时月,一片清辉染白头。

a战血a评:这又是一和。各有妙笔。首联起句佳!下句次佳之。颌联下句“暂驻流”无缘由,前后都没有交代。颈联有合掌之疑,平淡了些。尾联佳,尤其喜欢“那时月”,赞之。

恁人一个:“饮尽西风满腹愁,落花满地盼人收。”这句起却是奇巧,“饮尽西风”句可当得“为谁风露'饮'中宵”之境,“落花满地”句可当得“红消香断有谁怜”之境。不知这“林间野马”何指?不过,“消散”二字用在此处似为不妥,若是“野马”喻做逸思,或可一解。另,此处渐字拗,未救。“驻流”?人?江?不明。最后的结有意境,有感悟,不过,浮华难遮那时月,此处的遮应仄用平了。前岁—此时—那时这几个时间副词的表述上,尤其是此时与那时的表述上语意重复了,建议用昔日—此时—去年。和曰:

花飞花谢不言愁, 遍地落红谁肯收?逸兴分鬃如野马, 壮怀破垒似奔流。

须提有志三分剑, 莫叹无能一阵秋。虽是浮云遮望眼, 好风却在更前头。


云大风轻

九月风初爽,推窗近自然。不堪蚊聚扰,难得一清眠。

a战血a评:五绝。绝难于律,五难于七。谓之难,乃字越少越要精练。曾经有人说先练好绝句再修习律诗,以为是先易后难,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错误(个人观念)。精练之凝缩不等于晦涩,相反很多脍炙人口的好诗句往往都通俗易懂,朗朗上口。从表现手法来看,本诗有点反扑(错别字,就不想改!)归真的意味。有点夸了,但不算过。本来可以将此小诗赋予更多的隐喻和解释,可是加了更多的想象和猜测,反而破坏了诗本身的清新自然。小情小景,俯拾皆是,贴近生活,自然而然。OK一个了。

恁人一个评:云大这首虽然精炼,但是窃以为如是作为咏秋诗,意却散了。当然,如果是另有所指则另当别论。

“九月风初爽,推窗近自然。”正是秋高气爽怡然自得之时,却机锋一转“不堪蚊聚扰,难得一清眠。”道出蚊虫困扰,苦不堪眠的烦恼。起承句与转合句的反差很大,所以说,如是咏秋则意散了。曰:

秋风起处遍山涯, 最爱尘间野菊花。但教开来三五日, 寒霜凄雨也由它。


红尘秀极

听风吹瑟瑟,望雨落难休。孤客何滋味?天凉好个秋。

a战血a评:小油和一把:“小诗一首言凄惶,沐雨听风在他乡。层楼登高处,这个秋好凉。”红尘客的小诗不错,让俺想家了,呵。“落怀休”句好,一是写雨落,一是写心境。“孤客”点的有些明了,可再含蓄些。所借“天凉好个秋”之句很佳,用在这里也很妥帖。但毕竟是全句借来的,占领1/4篇幅嫌多了点。以楼主之功力底蕴,完全不必引他人句,即可善结此句。

修改版:听风秋瑟瑟,望雨落难休。残酒唯独饮,蛩鸣更觉幽。(疏叶梧桐树,蛩鸣倍感幽。)

续评:“更觉”与“倍感”没什么区别。可否把意境再伸展一下?五绝因为字少,所以更要有效利用每个字的。例如结句的“蛩鸣倍感幽”.这里的“幽”本来就是一种感觉何必再写上“感”或“觉”而浪费字句呢?你的“倍”或“更”又去修饰“感”去了,岂非更多余吗?这种感觉直说就减少诗的味道了,如果用意象的变化或动作的组合来表达则是写诗的特点或手法。这句如果改成:“蛩鸣伴(使、化、引等也可)客幽”,是不是就使意象更丰富起来了。还有“疏叶梧桐树”这句,只是写树而已。如果引入其他意象,如“寒叶牵桐树”“桐影难遮泪”“疏叶梧桐醉”等等,是不是就使诗意就变得丰富而表达更灵活了?五绝的每个字以及每个句子都要仔细推敲,尽量用最少的字表达出最丰富的和谐的内涵来。我所举的例子仅供参考提示用。望共勉。

恁人一个评:红尘这首五绝,意虽到,句未雕。起承句感觉有些直白了,不过,最后的“天凉好个秋”在此处的化用却是很巧妙,个人感觉不一定要改。曰:

归意秋风未肯怜, 一年又是彩霞天。乱花飞过红墙去, 几处蝉鸣似等闲。


fjlw2004

谁将此象做陶蒸,物始潜形恰有能。犹索他年雁留迹,翻看今夜鬼吹灯。

放怀只要呼明月,度我何须请老僧。悟了穷通回首望,忽然秋意到墙藤。

a战血a评:说起“陶蒸”,可读前人“阴阳陶冶万物,皆乘一气而生”之语。是谁将这般物象化成形的?形者非形也,概因其意不拘于形。首联虚起,意象随玄,虚实互换。颌联就虚而铺展,雁者自喻,浪迹无方。 忆及前事种种,翻解此刻迷蒙。“鬼吹灯”引的虽然随意了些,却似乎符合心境。黯然了些。颈联重在一个转,突破心障应凭一个悟,心境即如“柳暗花明”。勘破因缘事,我即为佛。很欣赏尾联的“忽然秋意到墙藤”,这个结句妙的很。不可言传,只可意会也。全篇结尾一个秋字,既扣了楼题,又合了诗意。意象二合,善哉。

恁人一个评:04近来多了一分黯然和无奈,“谁将此象做陶蒸,物始潜形恰有能。”以秋象陶冶情怀,以潜形而有能,虽得悟,却辛酸。“犹索他年雁留迹,翻看今夜鬼吹灯。 ”他年雁去,无迹可循,今夜无聊,只是翻看《鬼吹灯》(嗯,第一部我也喜欢看,第二部却不是很好),心迹索然,跃于纸上。“放怀只要呼明月,度我何须请老僧。”有些事情只有自己堪破的,但是堪破之后又能如何呢?得放怀处,只有明月清风,老僧得道,得的也是他的,不是我的,如之奈何,三千弱水,终须自度。“悟了穷通回首望,忽然秋意到墙藤。”此悟非言真悟,有些事,想到了不一定能做到,就像穷通二字一样,虽然知道世间一切如雾如电,但是,那些过往的瞬间还是会惹来一片秋意。曰:

玉盏青梅带酒蒸, 是谁笑我最无能?曹瞒赤壁犹陈迹, 诸葛祁山已祭灯。

不看人间盈亏月, 便为世上快活僧。风流散尽重回望, 独对残芳是老藤。


徐亦心

日暮西窗落满怀,评凉醉满意掀开。半盏寒杯不为酒,处处秋风去又来。

a战血a评:以秋风代酒,借夕阳抒怀 。意境洒脱,不拘词句。只可意会了。“评”疑为“凭”的误笔,“杯”与“盏”争位,“满”字重复。小诗尚可理顺精雕


五律 秋色 ___天牢

青山近古稀,新水远芳菲。陌上黄花盛,阶前梧叶依。

预存三径计,不织百年衣。有蝶踉跄过,凝神已忘机。

a战血a评:青山可老乎?“古稀”一语大概是形容“青”的衰败吧。青为山貌,面黄则疑老,拟人语尔。流水不腐,携落花而得芳菲。新水可为泉,也可为雨,新来的水哦。笑。作者本意应是简单对应上句,“远”可指时间可指距离也可为动作,这个字炼的好。颌联,写出了秋的韵味。菊黄如金,落叶追花。景印秋而不萧条,顾花盛可怡情养性。颈联意展,引典抒怀。“三径”出自《三辅决录》,“百年衣”则引自主席《答友人》。意存高远,化典无迹,不错。尾联,曾围炉考“踉跄”之平仄,有云皆平,吾尚疑惑,请天牢兄示之。结句“凝神”意到了,却略感失之幽韵。


和老杜秋兴八首___寒学


秋消溽暑在高林,拾叶风长夜气森。雨入清波寒落落,柳摇衫袖意阴阴。

无聊未厌杯中志,有语难辞故里心。别是曲央听巷陌,钟声不似旧时砧。

a战血a评:小寒的大部头,阵势看起来挺吓人。吓人也得看哦,多备几杯茶就是了,呵。慢慢欣赏吧。言有不及处,请多见谅。

溽暑,乃盛夏之湿热。首联秋字入题,本可在溽暑之后畅怀秋爽,却被一个“森”字直接引向了低回阴郁之氛围。颌联深化秋凉之意,“寒落落”“意阴阴”令人寒意顿生。颈联抒怀,正是:冷雨悄然孤意到,寒秋最是思乡时。一杯愁绪杯中浸,望断天涯人不知。尾联把思绪铺开,让乡时的回忆蔓延在那时远时近的钟声里。思乡大路作,巧笔有机心。尾联佳。韵押《平水韵》谱之“下平十二侵”,结句“砧”字是借韵还是跑韵?

去日清游望日斜,如今事事惜韶华。红叶幸传情伴水,天河可渡意乘槎。

驱车赴学空南北,携志匆匆误笛笳。莫使冰心风里恶,流年回首已非花。

a战血a评:首联直接入题,有白云苍狗之叹。起句的两个“日”字似无必要重复。颌联红叶点秋,虚引意象入境,其上句的“幸”字有强对之嫌,建议换掉。同样,颈联的“笛笳”用的也很勉强。尾联自勉,结句照应首联。亮点是“流年回首已非花”之句,富含感染力。

楼台独坐待斜晖,闲读经书意忽微。萧索秋风随叶落,青明烟色共云飞。

欲分影态形漫散,持旷心神计久违。静听蛩声三两处,张灯露冷觉衫肥。

a战血a评:起句平铺,按04先生的说是律诗惯常写法。这个“意忽微”很有趣,似转似伏又似飘。次联绘景,“青明烟色共云飞”之句尤美。颈联读着有些拗嘴,再流畅点就好了,不要忽视读者的感受哦。尾联“蛩声”乃蟋蟀叫秋。雾重秋寒,灯下人比黄花瘦。本诗关后感:除了对颈联词句的安排有点意见,余皆有享受美感。

山原走势布星棋,胜处文人每作悲。塞北黄沙风乱起,江南淫雨正当时。

匆匆我也天涯客,戚戚无非野马驰。高柳蝉嘶西陆下,枫成秋色入深思。

a战血a评:韵走“上平四支”,这个韵最是繁杂可恨,这可能也是影响近体诗推广的原因之一吧,呵呵,先闲言一把。本诗读来颇有气势,意象幅度伸张的很远。尤其是中二联,景也萧萧,意也潇潇。笔跨塞北江南,意现野马孤客。转合的也极其自然。那个“蝉嘶”形容的有趣,“嘶”,力尽也。几缕蝉声弱,秋色日渐浓。全诗读来意犹未尽,隐隐英气欲出,似有块垒待发。欣赏的很。

荒芜草木竟阴山,杯酒开襟燕赵间。已效吟诗推细理,何妨击节唱阳关。

穷通有《易》应安梦,老幼无知但解颜。学舌经年鹦鹉笑,归来浩气异同班。

a战血a评:阴山下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作者笔下之草竟有过之!单首联一个“燕赵间”就可带出本诗慨而歌的意境出来了。若以旋律品,颌为起,颈为伏,尾联之“浩气”又引向高远。《易》当为《易经》或言“易理”,可喻通尽天下事之坦然心怀。“鹦鹉笑”是必经之年,该笑。另,结句的“异同班”直接写成“不同班”岂非更简单明爽口?

京城别去忆心头,旧寄津门应着秋。老杜读来无态度,新词吟就有思愁。

远乡千里始惊梦,及父数言知泊鸥。我自廿年生颖地,月余南北落洪州。

a战血a 评:“颖地”何指?搜之未果,河南颖水?。“洪州”位于江西,可查,呵。估计“颖地”也属是处吧。提起老杜,感觉就比较亲,俺也爱读。游历千山才知何去何从,阅尽世事方辨得谁是翁仲。周游一圈有感,伴着老杜,新词也该出笼了。本诗不须细品,其意已通贯全篇了。

数载青春论过功,性耽佳句一秋中。浮名士子成虚语,褴褛高楼躲冷风。

何苦新凉叹暮薄,尚余日色镀云红。肩扛己事山河大,非枉千家学杜翁。

a战血a评:这小寒,真的不怕俺审美疲劳?哈哈。喝杯茶再看:

“过功”,是不是为了凑韵而为之啊?有此形障,当然要“性耽佳句”了,笑一下。颌联低调,颇有“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味道。对于颈联之“镀”,以我见还不如直接用个“度”。度比镀宽泛,甚至含之其中了。颈联对仗不工,“新凉”不好对“日色”。“肩扛己事山河大”,先修身,再齐家,再治国,“茅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途经山水赏逶迤,时见鸥凫落泽陂。野径风寒吹日色,孤村鸟雀歇高枝。

生涯纷杂乾坤展,大雅深沉造化移。行到江南为一问,多情杨柳向谁垂?

a战血a评:触景生情,叶落知秋。首联的“赏”字略显直白了,在水之后读音也不好,再炼下吧。写景之句比较练达,意象表达很充分。颈联略觉生硬,很具象的景物突然整到乾坤造化去了,转的大略了些。大了也不是错,关键是结句没把它收回来消化掉。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哦,呵。


cnsycb

自古逢秋尽怨尤,千篇一意强说愁。诗情何必呻吟语,妙处拈来句句悠。

a战血a评:秋若有心必是愁。诗为心之声,逢秋自有愁。经典之句当记鉴湖女侠名言“秋风秋雨愁煞人”。名中有秋,诗内有愁。人皆言愁非尽愁,愁,一种普通的情绪罢了。观楼中诸篇,激越者有之,抒怀者有之,温情者有之,大气者有之。以吾观之,真可谓“妙处拈来句句悠”,而缘何龙腾君只闻到呻吟语?不是“特指”却是通杀,兄之玩笑句威力不小,可炸楼了,呵。也笑一笑。


a战血a

秋歌

最是闲客情抒处,风天霜叶染秋浓。庭阁紫烟缭纱起,傍玉钩栏不由衷。

啜茶裁药携书坐,点墨涂鸦野禅功。风雅难遮诗清瘦,还须菱歌忆芙蓉。

折竹为杖倚东篱,慢疏南屏晚来钟。野桂挂溪流清韵,短笛起处是牧童。

不随许由做隐士,也入桃源听秋风。何苦沉腰潘鬓磨,玉楼倾倒无故宫。

歌罢横舟莫寻我,中管五弦自留声。

恁人一个评:战血兄好功力啊,洋洋洒洒,书生意气跃然指上。最喜欢“风雅难遮诗清瘦”句,以人喻诗或是以诗喻人,准确而到位。

不过,作为歌行体而言,虽然在结构上不讲求紧凑有序,但是,也仍然不可过散,散则喧宾夺主,筋骨瘦而点染浓,则如画竹无骨,失之叶茂,见谅。 曰:

历战方知阵, 经刀血绽金。凌烟阁上客, 日久显雄心!


司命

临江仙

一树微黄残柬,一弯新月如钩。杯盘狼籍怎堪秋,一怀云梦泽,一叶不归舟。

昔有启期独乐,清风良友相酬。人生甘苦懒回眸,由来花易谢,自在豁心丘。

恁人一个评:这首词大妙啊。上片写境,如白描勾勒,清晰准确,虽有重字,但这四个一字的排比,更加烘托除了作者的孤独与向往之心,“一怀云梦泽,一叶不归舟。”处转片自然,衔接巧妙。下片言志,顺畅而不做作,“人生甘苦懒回眸,由来花易谢,自在豁心丘。”结得高妙。对此当浮一大白。曰:

一树微黄一月钩, 一怀云梦一怀秋。人生甘苦回眸懒, 易谢新花与旧愁。

寒学评:词意练达。词情通常。上片以一怀云梦泽,一叶不归舟作结,似有仙风道骨,流落红尘之感。大佳。下片洒脱。


fjlw2004

唐多令 迎秋感赋

蒸泽满中洲,带潮散浊流。我早来、留梦西楼。未惯蜇声初促破,忽然冷,便成秋。

存信驻桥头,旧情还在不?赖巴山、舒却闲愁。若使放舟寻去路,记得是,那时游。

寒学评:能几日,又中秋。。。

04先生此首和龙洲道人原韵。未首原韵羁绊,意语皆佳。上片带潮散浊流句太涩。初促破三字,入人心弦。忽然冷,便成秋,水到渠成。

旧情还在不,此句04先生误了。不字平声,在韵。格律大错。记得是,那时游。好感慨。


天牢

鹧鸪天

微雨金风凋碧枝,蕴情总在草凄时。落英归旅调清梦,圆月牵魂托酒卮。

人事杳,意犹痴,堤边柳影怎如斯。喃喃醉问檐前燕,何日南飞告我知。

寒学评:此首佳作。以秋风起兴。后即说情,又落英调梦,圆月托酒,意境和物境两得。下片自然以景入情。怎如斯三字全是虚词,然面面俱到。南飞告我知。自是以醉为因,全词可见作者情性,微醺感叹,哀而不伤。


a战血a:

七律 秋怀

瑶琴飞韵溅山西,一曲离歌乱马蹄。辞客涂鸦题野庙,闲云幻影坠花溪。

前番惊梦磨秋絮,今日青衫染药畦。不问乡音传几度,怕听蛙鼓伴寒鸡。


七律 秋楼

上得秋楼便是仙,织云弄巧不思眠。商宫韵染层层画,笔墨神浮渺渺烟。

袖底长风寻古道,词中雅趣寄荷田。菊香暗送谁留意,笑看刘郎再戏蟾。


Cnsycb:

七绝

自古逢秋尽怨尤,千篇一意强说愁。诗情何必呻吟语,妙处拈来句句悠。


梧桐坠:

不说霜冷落梧桐, 小园门掩兴正浓。酒薄情厚人已醉, 执手相携唱大风。


嵇侍中血:

新粮正欠收,老汉又添愁。官府门前花,年年不知秋。


洪峰一过四隅荒,田老争时苦作忙。城里宝驹不吃草,管他秋风遍地黄。


街灯照夜华,歌舞几时休。李白窗前月,怎知今日秋。


秋风抚面发黄枯,人老犹怜半嫩肤。别后相思廿二载,尚于鸿雁盼情书。


风倚柳斜疏,霜偎叶落轻. 韶华留不住,满地报春心.


午夜独酌:

金风本应送谷香,奈何夏日旱断肠。农夫俯首长相叹,吾辈岂忍歌酒享。


冲锋┳━┻┅┅:

秋凉好温酒

夜提酒来好乘凉,微醉归来已入秋。年年暑来寻醉去,岁岁秋来独登楼。

把酒挥去纷飞叶,昨日过去不在留。放眼看去皆倾城,万千待去相邂逅。


豹子的血☆黑色:

怅别秋柳飘黄叶,枫林爱晚叹愁绝。荷杖独归燃红炉,自温花雕烹紫蟹。


漫品佳句赏秋怀,碧霄鹤鸣洇墨开。东篱把酒追陶韵,万里风霜入梦来。


黄叶辞秋树,碧空远征鸿。长喟别落日,把酒酹西风。


jly012:

破阵子-秋

九月风高霜降, 深秋月皎重阳.原野钱菊千万点,小院红橘几缕香.夜来不纳凉.

远远传声朗笑, 农家手捧金黄.三五几人席地坐,烟斗磕巴话短长,似说谁建房.

菩萨蛮-秋

漫山红叶随霞舞,枝头彩鹊鸣朝露.径点野菊花,稻香千万家.

天蓝心气爽,草隐跫声亮.潭映碧波清,晚凉秋月明.


charles_ye:

飒飒秋风起,离离游子归。登高怀古韵,应感宋郎悲。


laohu882:

淫雨敲心窝,神游故事多。半身飘泊路,九曲流浪河。

轻洒撕心泪,淡闻裂肺酡。何时秋梦醒,再唱大风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