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53、日奸

终于从龙岗山把重武器带着追赶上日军的1师,于胡明一前一后把残余的黑木第一军死死的围了起来,随着部队包围圈的逐渐缩小,残余的日军都被压缩到了不到十平方公里的区域内。1师的大部分火炮也推到了能打击到所有日军的距离之内,随着中国军队方面的协调工作,大炮开始进行试射,调整弹着点。包围圈内的日军已经没有了疯狂的勇气和期望,都默认了覆灭的命运,待在原地,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2师的指挥部内,胡明正满脸笑容的和小间师团的联队长水井少将谈话,这个水井少将,是面前俘虏的日军中军衔最高的,实际上现在也只俘虏了十几个完好的日军,另外还有百多个伤员。一个日军的师团,打到只残余100多人,不管从哪方面说,这倭寇确实够凶悍、够顽强。

“水井将军,现在你们的黑木第一军只余下不到一万人,而且在我们的团团包围之中,覆灭是迟早的事,我可以明确的说,只要我们发起总攻,这残余的万来人只需要半天的时间就会全部灰飞烟灭!不过,我们的关东将军特别吩咐,我们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两国交往的历史千多年,所以,希望能有更多的日军放下武器,我们会友好对待的。”

水井恭恭敬敬的站在胡明面前:“胡将军,我非常感谢你们的友好,你们对小间师团伤兵的治疗和对我们的接待,充分说明了中国是个伟大的民族,我们日本一千多年来一直都在向中国学习,现在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这是很不应该的。但是认识到这一点的人还不多,他们是不会向中国军队投降的,尤其是黑木司令和松原中将。”

“那么,你愿意挽救更多的日军生命吗?既然那些军官死不悔改,那就由他们去吧,可那些士兵全都有家人,他们还有妻儿老小需要照顾。”

“哈依!我非常的愿意,不过如果他们投降的消息传回国内的话,他们的家属和亲人会受到非常恐怖的对待,所以很困难。国内现在弥漫着狂热的扩展情绪,特别是对于中国,如果投降中国人,会被认为是武士的耻辱。”

胡明听了,心里暗暗感叹,这李至将军想的就是周到,连对日本人的顾虑都考虑的清清楚楚,难道他和日本人打过交道?却不知道李至是从书上看来的,对日本这个民族的了解相当的深刻。想到这里,胡明拿出一份电报道:“这是我们最高长官李至先生发来的电报,他说了,放下武器的日军将被保密,等中日两国关系友好和正常之后,再全部回国,这样就不用担心家属被迫害。”

水井立正之后,恭恭敬敬的拿过电报看了下,然后激动的对胡明说道:“这样就太好了,将军请放心,我会带着那十几个士兵去劝降的,只要解决了家属会被迫害的后顾之忧,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士兵放弃抵抗的,我们将会成为中日友好的先行者,为建立新型的、面向未来的中日友好关系走出第一步。”

胡明听了,心里面直乐,这关东将军李至还真不是吹的,现在还蜗居关外,就在运筹帷幄将来的大局!只要能将一部分日军成功洗脑,让他们认可中国是日本的文化母体,日本的未来在于依附中国发展,再想办法让这些人回日本去掌握大权,呵呵,这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了日本问题!不过,这个想法虽好,却很难办到,时间也会要很久,慢慢谋划着,总有实现的一天。

时间到了中午,已经完成准备的1师和2师开始了对黑木第一军残余人马的进攻,首先开始的是密集的炮击,2个师的大口径远程火炮发射着威力巨大的炮弹,一颗炮弹下去,周围十几米内的日军全像纸人一样被撕裂和吹开,残肢断臂四处飞溅,一点一点的打击着日本人早已麻木的神经。

从胡明指挥部出来,带着十几个人来“拯救”同胞的水井少将在2个小队特种部队的保护下靠近战线,很快到了日军自发汇集的一个小山头下。这个山头已经被战线前的迫击炮轰击了半小时,连山顶的岩石都被打的发烫,很多被炮弹轻易撕裂的日军躯体散乱的摆放着,被炮弹激起的灰尘覆盖。水井爬到山头下,被山上的日军发现,一阵枪就“噼噼啪啪”的打了过来,把水井周围的泥土打的飞溅起来,跟在水井后面的2个日军被自己人的子弹在大腿上钻了两个洞,痛的汗流满面。

不过水井少将是非常敬业的人,冒着弹雨继续前进,后面的日军也跟着前进,让一边担任保护的2师特种部队战士非常的佩服,这日本鬼子果然好用,只要脑袋一转弯,就成了最好的工具,听话不说,还兢兢业业的。他们可不知道,李至却清楚的很,这日本人听话的天性可非常的厉害,原来时空中的二战之后,苏联俘虏了大量的日军到西伯利亚去劳改,做苦工,其他国家的战俘都想方设法的偷懒和破坏工具,可日本战俘从不那样干,不但活干的好,不偷工减料,还爱护工具,任劳任怨的。搞到后来,其他国家的战俘都放完了,日本的战俘却还全在那干活,为什么?因为日本战俘听话肯干,苏联舍不得放呗!

水井冒着自己同胞的子弹,怀着“伟大的、光荣的”拯救同胞的怜悯之心,终于爬到了距离山头的日军不到200米的距离。水井躲到一个岩石后面,大声的用日语喊叫:“上面是那支部队的?叫你们长官出来说话!我是小间师团的水井少将!”其他十几个日军也大声的把这番话给喊了几遍。

上面的日军听到是自己人再叫喊,觉得很奇怪,于是就有人回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支那人那里?”

“我是四国岛的水井,你们是那里的?”

日本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唠嗑了一会,终于弄明白了彼此的身份,上面的日军就疑惑的问道:“水井君,你们怎么在支那人那边?我们这里没有长官了,只有100来个士兵。你们是投降了吗?支那人怎么不杀你们?”

水井听了,连忙喊道:“诸君,我们这次的任务失败了!大家都被中国军队重重包围了,你们都知道冲不出去了!我们日本和中国有1000多年的交往,为什么要打仗呢?你们的妻儿老小都在等你们回去,想想吧,为了家人,放下武器吧!”

水井身边的一个原担任小队长的日军也喊起来:“我出来的时候,家里面已经没有粮食了,我的两个妹妹都在挨饿,可长官还要不断的增加税赋,我的姐姐已经被迫到京都去当了妓女!如果我死在满洲,我的妹妹要么被饿死,要么也去当妓女……我们家每年收几千斤稻谷,可都要吃半年的糠!……妈妈在家里会被饿死的,我可怜的妈妈……呜呜……”

这个日军这么一喊,上面的日军大多数都是来自基层的农民,这些年日本穷兵黩武,普通民众生活艰难,很多人都引起了共鸣,家里面确实非常困难,要是自己死在满洲,家人可怎么办?上面的日军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有一个日军高喊道:“可是…可是我们是军人,没有命令,不能放下武器……长官给我们的命令是抵抗到底!”

水井听了,高喊道:“作为军人,你们已经做到了你们能做的一切!现在是没有任何取胜的希望了,与其毫无意义的死掉,不如为你们的妈妈和妹妹,坚强的活下去!我是少将,现在你们那里没有军官,我就是你们的最高长官!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所有的责任,就由我来承担吧!”

上面的日军听了,开始动摇起来。部分死硬分子不肯放下武器,不过看着周围占多数的人,也无可奈何。几个人选择带着武器撤退到其他阵地,另外的部分选择了自杀,抽出刺刀,切开自己的腹部,肠子和鲜血流了一地。没了反对意见的日军从山上慢慢的站起来,丢下武器,走下山,然后随着接应的中国士兵撤退到战线的后方。

取得第一次成功的水井和跟着他的那些日本兵大受鼓舞,都觉得又伟大的为同胞做了一件好事,同时为建设新型的面向未来的中日做出了贡献,留下了有生力量。所以他们非常卖力、不惧艰险的继续工作,那里需要就到那里去招降,见到他们成绩斐然的中国军队干脆改变了作战方法,先把日军分隔包围,然后由水井去劝降,投降的当然好办,不投降的立即通知炮兵,轰个天昏地暗,再上去打扫战场。如此猛烈和直接的打击方式,把水井等投降的日军吓的心惊胆战,都庆幸自己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同时那些日军也敏感的了解到中国军队及时有效的炮火,这些和跟随进攻的部队同时前进的野战电话是密不可分的,每一个进攻的连队都能有自己的野战电话,随时可以联系上火炮部队,并为火炮部队提供校正。虽然这些日军还没有完全的明白信息技术是战斗力的倍增器,但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对部队来说,及时有效的沟通和联络的重要性。

这场对黑木第一军的收尾战斗持续到第二天早上才逐渐的平息,所有的日军高级军官全部阵亡,松原和黑木所在的指挥部被密集的炮火翻了几遍,尸体早化做粉末,变成了山区的肥料,从那里残存的黑木卫兵口中,肖强得知了黑木的死讯。

在抚顺的朱道兴冲冲的拿着肖强和胡明发来的电报,一阵风似的跑到李至那里:“兄弟,好消息!黑木第一军彻底完蛋了!根据肖强和胡明的电报,这个黑木第一军算是从日军的编制里面除名了,进入包围圈的,没一个跑掉。同时1师和3师的特种部队端掉了日军在九连城和凤凰城的后勤基地,渡过鸭绿江的日军算是没了。”

李至听了,虽然也在意料之中,不过还是非常的高兴,这黑木有4个师团呢!除和3师对峙的师团跑了一部分外,其余的3个师团全都被歼灭,那个水井少将也真他妈够厉害,居然在炮火和硝烟之中,劝降了3000多日军!看来,以日制日确实好用,要不以后这日军全都死命抵抗,下次作战的时候,该多牺牲多少战士的生命啊?

李至看了电报之后,欣喜之情也溢于言表,对朱道说:“要给参战的全体将士记功!我们看来应该明确下军衔和勋章制度了,要不怎么鼓舞战士们的作战热情呢?还有,通知他们不要松懈,现在我们仍然处于洋人的包围之中,我们的实力只能够在出其不意的时候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全面对抗我们还做不到,所以要求他们必须注意保密问题,这次消灭黑木第一军的事,不能向外人说。”

朱道也点头道:“好的,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这话说的不错!要是我们大张旗鼓的宣扬这次的战绩,会让日本政府下不了台,就会逼迫他们提前和我们决裂,还得让日军继续和老毛子打才符合我们的利益。”

“确实如此,这件事看来也得暗地里谈判解决,所以要部队打扫战场彻底些,别留下太多的线索。你回去通知3个师,所有的被俘日军,全部秘密护送到科尔沁草原庞得志的装甲师那里去。”

“那不是我们最秘密的部队吗?怎么让日军去看?”朱道疑惑的问道。

“还不是为了保密吗!这些被俘的日军不能被外人看见或知道,将来有大用处的。送到那里去后,把日军编成一个部队,参加一些军事工程的修建,当苦力用。至于详细的安排,我会叫蓝云负责的。”

这时秘书成阳进来报告道:“将军,蓝云局长已经到了,就在门外。”

李至笑笑道:“正要通知他来,快请进来。”

朱道站起来道:“那我先走了,那边的事还很多。”

“不,朱道兄,一起听下我的安排,你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没有。”

蓝云进来后,对李至和朱道恭恭敬敬的行礼:“李将军好!朱司令好!”

寒暄之后,蓝云笑嘻嘻的看着朱道道:“朱司令,我是来收货的,你给我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