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七卷 南京大屠杀 一百六十章 三十万冤魂在哭泣(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很快,我们就坐上了小帆船,借着太阳落山后最后的余辉悄悄地向南京城北面划去。说实话,这不能叫划,准确的说是撑过去的,因为尸体太多太挤,根本就不可能划水,只好用桨在尸体上面撑,不过这还真是难以前行,主要是心里那个不忍,让大家都只好把注意力集中看向前面,尸体在水下腐烂后所形成的毒气,像氧电石放入水中后冒出的气泡一样,小而多的浮出水面,在这段江面上形成了淡淡地灰雾,恶臭在我们周围徘徊,我们都用尿液参合着湿泥土,用布包着捂住鼻子,可就算这样,田奎还是狠狠地吐了一次,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了,我们四人也各个都是脸色苍白,神情冷峻,满身杀气的过江。

很顺利的就来到对面的江堤前,但这场面更让我们震惊。原本是青灰色的江堤已经被烧成了纯黑色,越接近黑色江堤就会有越多的黑色尸体,那都是被鬼子杀害后用汽油烧成这样的,我猛地发现江堤前的江面上有一层白色的小东西像小鱼一样的在黑色尸体中翻动,我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白色小鱼,全都是白色的小蛆在吞食着尸体,我猛地一阵反胃呕吐了起来,阿超几人也一样,我们不是闻不得那腐酸的恶臭气味,也不是没见过尸体上的蛆,但是猛地看见这么多同胞被蛆吞食的场面,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呕吐起来。

我们相互扶着上了江堤,可在上江堤的时候,老天爷下起了小雨,我们边爬边摸着江堤,原本光滑的江堤已经是坑坑洼洼地了,我一看就知道那是被密集的子弹打出来的,上面还有一扯就掉的黑色小块,我也知道,那是淤血凝固后经过暴晒又猛地遇到小雨,就形成了现在的黑色小块了,这可都是用人血形成的啊!

夜慢慢地席卷了江面,可月亮羞于把自己的光辉照在鬼子的脑袋上,躲在乌云里就是不出来,小雨依旧在哭泣着,奇怪的是我没有感觉到一丝风的‘感叹’。

上了江堤后,我们把小帆船藏在一棵柳树下的草丛里,我边做警戒边问旁边稍做休息的四人:“大家都有什么想法?”

阿超又恢复了他那冷酷的样子,默不做声的擦着枪,田奎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喝水,听我问话后,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江面上一眼,不说话的又喝水,大头默不做声的望着江面,把手里的枪抓的紧紧地,就好像入定一样看都不看我一眼,反到是刘震峰猛地坐起来,先猛喝了几口水,然后把最后一口水吐了出来,边盖水壶盖子边阴阳怪气的说:“大哥,你就别问了,就八个字‘此仇不报何以为人!’”

我知道大家的心情都沉甸甸的,我心里也同样难过,可我是他们的头,必须要有头的表现,所以我拿出毛八枪边擦边慢慢地说:“我知道大家心里都不痛快,可我们现在是在鬼子窝里,所以必须要保持冷静,要克制住自己的怒火,不管怎么样,在没见到目标之前,见了谁都得他妈的给老子摆出个笑脸,懂吗?”

大家都点点头,我也没心情说别的,只好默不作声的擦枪。

时间就在这沉默的压抑气氛中过去了十五分钟,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七点二十七分了,夜已初黑。

我把背包放在地上,然后对大家严肃的说:“从现在起,任何人都得听从命令,不得私自开枪和说话,都得给我装出笑脸,哪怕你是哭也比你们总绷着个死了爹娘的样子来的强,好了,把绳子和子弹等必要的东西拿出来,其余的就地掩藏,大家检查一下枪械是否正常。”

很快大家都做好了准备,我一挥手,我们就沿着江堤开始向南京城而去。

……

(本书特别引用一个日本记者目击了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他写道:“码头上到处四焦黑的尸体,一个压着一个,堆成了尸山,在尸山间五十到一百个左右的人影在缓缓地移动,把那些尸体拖到江边,投入江中。呻呤声-殷红的血- 痉挛的手脚-还有哑剧般的寂静,给我们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和我想像的不同,鬼子在城外根本就没有派出侦察兵,反到是在城楼上增加了很多巡逻兵,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因为城外有大量的游击队或江湖上的人物在此狙杀那些落单了的鬼子兵。

作为历史上有名的古都,南京城城高20米宽13米,鬼子在这个地方的总兵力就五万多人,现在都只顾着在城内屠杀百姓,在城墙上巡逻的士兵虽然都很认真,可人毕竟是少了点,这也让我们有机会爬进城里。

在南京城外,你根本就无法想像城内的景象,仿佛就到达地狱一般.刚翻过城墙,我一脚就踩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起先我还以为是石头,可当我借着城墙上不段扫视的探照灯一看,娘地,这哪是什么石头,遍地都是已经僵硬的尸体,难怪我觉得这城墙内怎么短了好多,现在我才知道,这都是同胞们的尸体被一层层地堆积在城脚下,成千上万的尸体堆积在一起,高的地方都堆起了五六米,矮的地方也被尸体堆起了两三米,那能不矮一节吗?

虽然从这尸体堆里爬行有利于环境掩护,但我宁愿现在是在沼泽里爬行,在沼泽里爬行虽然气味是难闻了点,但心里好受,不象现在,得小心翼翼地前进,免得一用力,把某具尸体的眼珠子给抓破了,那更让我心里堵的慌。

在借着夜色,躲避探照灯的扫视中,我们往城内的方向爬行了八十米左右,突然,一排长长地大汽车笔直的向我们开来,在离我们二十米的地方停下,借的汽车的大灯,我才发现周围百米都被鬼子用围栏给围了起来,围栏外围还用大帆布给围成了老高一圈,我这才知道现在这地方成了对方停放尸体的场所,可我就想不通,鬼子把尸体堆在城内,难道就不怕引发瘟疫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