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草原的日出永远令人神往,金色的阳光首先把天空的云点燃,随后撒在翠绿的草地上,一片金黄色逐渐在草原上扩散开,随即,天空由深蓝变成浅蓝,无数白云争先恐后的浮现出来。7匹战马奔驰在这片草原上,马上的骑手神情严肃,一言不发的向远方奔驰而去,但是,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草原的尽头是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中午时分,7人在天河旁边停了下来休息。凌风走到秦中鹰旁边,“我说,这次究竟是去做什么啊?龙扬只说要我们跟你出来执行机密任务,具体干什么又不让问,如果是非常危险的行动你可得提前通知兄弟们。”“堂堂的北府七鹰还怕什么呢?我可以保证,这次比闯进水云族老巢要安全。”秦中鹰笑着说。凌风摇了摇头,“你这家伙一走就是几个月,一回来先是要隐瞒你回来的消息,然后没头没脑的把弟兄们带出来执行什么任务……”“不想执行你可以回去。”铁虎说,“反正我认准了,跟着龙扬和秦中鹰没错,他们又不会害你,你好歹也是个校尉了,有点规矩好不好,秦中鹰现在是将军了,注意礼节。”凌风叹了口气,必恭必敬的对秦中鹰行礼,“请问将军这次任务是什么。”秦中鹰回礼说,“简单的说是去找一件东西,然后把它带回来,这件东西是什么,请恕我不能相告,虽然大家是兄弟,但是相信我,此事事关重大。”“秦将军。”一旁的燕飞终于开口了,“我自从返回北安府以来,重新安排了侦察,恐怕我们的方向是往草原的尽头去的吧。”“不错。”“据我所知,那里经常有星月帝国的军队出没,星月帝国对我们来说几乎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帝国,这次难道是和他们接触?”“不,避免和他们接触,如果被发现就立即逃跑。”“你说是去取东西,取什么东西?”燕飞严肃的说,“我是暗骑营驻北安府的最高主官,我有义务知道。”“对不起,不能相告,而且就算取出来了,你也不能知道,此事实在事关重大,如果是兄弟,相信我,就不要再问了,总之这件事情不会伤害弟兄们,不会伤害北安府或北凉军。”秦中鹰正色说。燕飞点了点头,“你没拿我当外人,明知道我是暗骑营的人还带我来,就冲这点,我相信你。”燕飞转身走开,凌风从背后瞪了他一眼,“不就是混个暗骑营的校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别这么说。”秦中鹰笑了笑,“只要是咱们这些弟兄,无论在哪里,什么职务,都是弟兄,不会变的。”……

7人连续骑马狂奔了3天,终于远远的看见一片山林,“翻过这坐山林就是沙漠了。”燕飞说,“以这片山林为界,那边是沙漠,这里是草原,山林阻挡了沙漠的蔓延,所以这一带曾经是土木山族重点保护的对象,但是长城决战后,土木山族再也没有足够的兵力来特别照顾这里了,所以这里才逐渐成为无人管辖的地方,但是根据我们的侦察,星月帝国经常有小股部队在这里活动,可能是在寻找进入草原的机会,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全体下马。”秦中鹰命令,“把马藏在这里,董连成,雷战和你们2人负责看守马匹和行李。”“是。”“燕飞和凌风你们两个为前部,先上去侦察一下。”“是。”凌风和燕飞两人栓好马,各背一张弓,带着刀剑小心翼翼的向山顶爬过去,秦中鹰带领铁虎和南宫盛,跟两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后面。凌风首先爬到山顶,仔细观察着山那边的情况,突然做出了一个危险的手势,几个人急忙蹲下,燕飞小心翼翼的爬了过来,眼前的景象让他吃了一惊,山林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起了几个营帐,无数士兵来来往往。“那就是星月帝国的士兵吧。”秦中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了上来,仔细的看着对面。“没错,那些就是星月帝国的士兵,上次侦察的时候还没有这些营帐,他们还只是偶尔来一次,现在看来是要长驻了。”燕飞回答。凌风简单数了数,“这些家伙大概有3000多人,不过为什么不驻扎在山上?”“恐怕他们是在步步为营来看看土木山族的反应吧,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土木山族已经没有足够的兵力来顾及这里了,一旦他们发现,说不定就会立即把这里作为一个军事据点长期进驻,然后步步为营的向草原推进,说不定我们晚来一天的话这里已经被他们占领了。”燕飞转头看了看秦中鹰,“可能只有今天一晚上的时间,等明天白天他们就有可能发现我们,我可不想在这种状态下跟他们接触,尤其是这次没有接应的部队。”秦中鹰仔细观察了一下,“凌风,你在这里密切观察他们的动向。”“是。”凌风警惕的看着下面的军营。“铁虎,燕飞,南宫盛,你们3个跟我来。”“是。”3人跟着秦中鹰走了下去。

秦中鹰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慕容秋雪背后的那副文身,虽然对方雪白的肌肤一度令他想入非非,但是很快恢复到正事上来,那副画不断在眼前闪过,跟画对应的地方在哪里?眼前的景象一副一副的被排除。“我说秦将军,你该不会根本不知道东西藏在哪里吧。”燕飞脸上一副怀疑的样子,“如果知道还叫你们帮忙干吗?”秦中鹰恼火的回答,早知道这么难找应该先派人把这里的地形全部画下来,然后再根据地图来找,但是显然,现在没那个时间了,如果不能在今晚找出来,那么可能再也无法取回慕容家牺牲了几代人所换回来的情报。“南宫盛,你眼睛尖。”秦中鹰急忙对南宫盛描绘了一下自己所看到的图象,南宫盛挠了挠头,“说实话,在远处的时候我就大致看了一下这里的地形,你说的那种地方根本不存在。”“不可能,一定在这里。”秦中鹰转头看了看燕飞,“如果你想在这里藏东西,你会怎么藏?”“当然是挖个坑埋了。”燕飞不假思索的回答。“那如果日后你的同伴要来取回去,你会怎么处理?”“做上不容易辨认的记号,而且要隐秘的记号避免被别人发现。”“特殊的隐秘的记号……”秦中鹰喃喃自语道,猛然间他抬起了头,天空皎洁的月亮正俯瞰着大地,银色的月光撒在山林的树叶上,月亮,秦中鹰的心一惊,慕容秋雪的后背上有一个月亮的图案,他环视四周,慕容家的人不可能把东西藏到一般的地方,一定藏在一个特殊的地方,不会被人发现的,但是看来看去也找不出什么特点来,“这里的树木也太茂盛了吧。”铁虎巨大的身躯在山林中活动十分不便,不时被树枝打中。“这没办法,土木山族知道这里是防止沙漠往草原扩大的唯一屏障,所以这里的树木是绝对不许砍伐的。”燕飞说“树木。”秦中鹰笑了,“对,这里只有树木是不能动的,所以我们要找的东西就是树。”秦中鹰的眼睛再次扫过附近的每一棵树,然后看了看天上直到目光在一棵大树面前停了下来,他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看周围的景色一一跟那副图画做了对比,“就是这里。”秦中鹰斩钉截铁的说,铁虎急忙从背囊中拿出铲子分给大家,4人急忙在大树的周围开始挖地……

“有东西。”燕飞突然大叫,几人急忙跑了过来,一起挖了起来,铁虎丢掉铲子用手伸了过去,一个恐怖的骷髅头被拿了出来,虽然这几个都是在沙场上经历过无数次战斗,死人见的很多,但是这种环境下突然出现这个个骷髅头还是把他们吓了一跳。“这,这个是什么啊?”“没听说有人会埋在这里啊。”秦中鹰很快冷静过来,骷髅的嘴里似乎有东西在反射着月光,“把它给我。”秦中鹰把手伸向铁虎,接过了骷髅头,从骷髅头的嘴里,一个金属的小牌子拿了出来,几个人凑上去,只见牌子正面用夏帝国的文字写着“慕容”两个字,背面则是一个“岚”字,“铁虎,你拿出来的时候,这个骷髅头是朝什么方向的?”“是东方。”铁虎肯定的说,“不愧是慕容家的人。”秦中鹰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就是死也是朝向国家的方向而死。”“慕容家。”几个人吃了一惊,“再挖,这里很可能是慕容家这一分支的墓地。”“你到底知道什么,告诉我们好吗?”燕飞严肃的说,“都说是兄弟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慕容家派驻星月帝国的一支家族,他们花费了几代人对星月帝国的一切都做了调查并且把调查结果藏在这里,不,看来不只是他们调查的结果,他们所有为此事而客死他乡的慕容家人都埋葬在这里,当他们总算完成了使命,返回他们的家园时却发现昔日的国家已经不复存在,而慕容家的人却成了过街老鼠一样,被各个王爷追杀,这个慕容岚不知道是第几代潜伏在星月帝国的慕容家的人,至死都不忘记面向自己的国家。”几人顿时对眼前的骷髅头充满了敬佩,“这次我们来找的是慕容家的遗产,他们用几代人积攒下来的遗产,是获得我们对星月帝国绝对优势的东西,同时,大家把他们慕容家的人找出来,我们不能让为自己国家捐躯的英雄们就这么面向家园每天在这里看着,不管他们的国家变成什么样子,也要把他们带回去。”“是。”铁虎和燕飞,南宫盛立即开始在大树周围开始挖,不一会儿,3个骷髅头被挖了出来,每一个骷髅头都是面朝东方的,这些是慕容家潜伏的第一代密探,但是却始终没有挖到最重要的资料,时间逐渐的流逝,铁虎把挖到的每一个骷髅头和他们的令牌整理好,装进自己后背的行囊中。

秦中鹰看了一眼这些骷髅的位置,4个都是围绕在大树周围的,他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这棵大树,然后拿起铲子,往树根挖去,不一会儿,只见树根处逐渐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箱子。“铁虎。”秦中鹰一招呼,铁虎急忙走了过来,他仔细看了看这个金属箱子,然后伸出他那蒲葵扇一样的大手,抓住箱子的两端,一用力,随着几声清脆的“啪,”“啪”声。树根被拉断,箱子被拽了出来,接着伴随着大树轻微的倾斜。“树要倒了。”秦中鹰急忙拉开铁虎,几个人跳到一边,只见那棵树稍微向秦中鹰所挖的坑里倾斜了一下,停了下来,众人稍微松了口气,“不好。”秦中鹰马上意识到刚才树根被拽断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晚格外的醒目,一回头,只见凌风火急火撩的跑了下来,“你们在做什么呢?那边已经有所察觉了。”“撤退。”秦中鹰一挥手,几人急忙把工具和挖到的骷髅头装进自己的行囊,铁虎抬起箱子,快步向山下跑去,“你们先走,凌风和我断后。”秦中鹰命令完,立即提起武器向制高点跑去,凌风握紧弓紧紧跟在后面,两人趴在山顶,看着下面的动作,此时山下的士兵们纷纷举起火把,乱成一团,“你想看他们的战斗力吗?”凌风笑了,“乱成这样,看来这只是他们的二流部队,或者他们的军队只有这种水平。”“我看未必,看那里。”秦中鹰用手一指另一边,凌风急忙看过去,仔细的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在黑暗中,有无数的黑影涌动着,“这里的乱像和火把只是迷惑我们而已,真正的进攻部队已经悄悄上来了,而且行动相当隐蔽,几乎没有发出太多的声音,爬山的速度很快,不仅那里,同时有3个方向的敌人正在向我们逼近。”凌风的汗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不要小看你的对手。”秦中鹰冷笑着说,凌风能感觉到秦中鹰的身体在略微颤抖着,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跟这样的对手交手,真是让人兴奋啊,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如果在这里简单试一下他们的实力应该不错。”凌风脸色有些苍白,“将军大人,我知道你有一个人杀死对方500人的能力,但是我没有,如果我带了500支箭我还能考虑一下,但是我只带了20支箭,就是说如果你可以一个人杀死对方980人,那么我们还可以试试,但是现在我建议咱们还是快跑回去跟董连成他们回合好了,否则就晚了。”秦中鹰略显不开心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前面的敌人大营,“凌风,你的箭术一向是号称百步穿杨的,应该不是浪得虚名吧。”“废话。”凌风一瞪眼,“大家同门这么多年,我的箭法你还不知道,我是猎户出身,从小自己打猎,不能射中野兽就会被野兽吃掉,在军队又受了那么多年的训练……”秦中鹰的手指向了下面的军营,在火光的照耀下,一面巨大的旗帜正在夜空飘扬,旗帜上一个闪闪发亮的月亮被无数银色的星星包围在中间,这恐怕就是对方被叫“星月帝国”的原因,“那面旗子距离我们几百米远,按理说你的弓箭是射不到那里的,但是这里居高临下,所以还是有可能的,怎么样,要不要试试,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种能力。”凌风看了看下面,又看了看秦中鹰那张冷笑的脸,没有再说什么,拿起了手里的弓,搭上箭,静静的等着,山上的风逐渐停了,而附近的敌人似乎也越来越近,秦中鹰握紧了手里的长枪,在风停的一刹那,凌风松了手,一支箭流星般的飞了下去,不一会,一声“喀嚓”的声音响起,旗杆断了,大旗掉在了地上,附近的士兵顿时大惊,立即搬出了盾牌挡在前面,弓箭手死死的盯住山上,杂乱无章的队伍立即变得井井有条,山上的偷袭队伍也停了下来,他们显然已经看见了这一幕,不敢贸然前进。凌风回过头,得意的看着秦中鹰,“好了,这下可以证明我百步穿杨的名声不是吹牛吹出来的。”秦中鹰笑了拍了拍他,“这次是给他们一个见面礼,顺便看看他们的反应如何,今后还有的是相处的时候。”“我是说我射的怎么样?”“现在快跑,趁他们没反应过来,回去跟雷战和他们会合。”“我射的到底怎么样。”凌风不依不饶的说。秦中鹰却已经转身向山下跑去,凌风一脸的无奈,这次赌上自己名声的一箭,怎么就偏偏只有秦中鹰看到了,其他一个证人都没有,这次行动又不准外传,命真苦啊,凌风也只好跟着秦中鹰一起向山下跑去。

黑夜中,7匹军马飞驰在草原上,秦中鹰感到很欣慰,他们找到了慕容家的遗产,几代人的努力,没有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