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色,戒》来紀念南京大屠杀--转自联合早报

shaomy 收藏 2 2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日子里,《色,戒》这部电影似乎更有教育意义。因为在这个日子里,如果把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的纪录片同《色,戒》一起看,会有一些以前感受不到的体会。

看了色戒后总有一种不爽的感觉,即使剔除了抗日爱国因素,仍然感觉不好。跟周围的朋友谈起来,似乎只有女性喜欢这部电影的情节,而男人大多只是把它当三级片来看。当时不明白为什么,过了很长时间后才发觉,这部电影中,同时也是张爱玲的小说的背后所隐含的东西:对男人的蔑视和嘲弄。

《色,戒》里没有一个好男人。易先生杀中国人,并不比南京城里的鬼子心慈手软。其余的男人呢?那个从来没有露面的王桂芝的爸爸又是什么货色呢。至于王桂芝身旁的那些小白脸,则像一群懦夫躲在女人的身后,盘算着谁出钱谁出力。等到王桂芝出卖了身体后居然还能说出:“我决不会让你受到伤害”这样的话,更是令人作呕。《色,戒》里面的男人,在灵魂上,在人格上,在个性上,毫无例外地都是软体动物。于是张爱玲最后发现,这些男人中只有一样东西是硬的,那就是易先生的生殖器。

男人就没有好东西,辜负了女人的柔情似水。这大概是张爱玲原著背后想说的话吧。不过好像越是风尘女子越喜欢说这句话,而风尘女子也是只在乎男人的生殖器的。不对,还有男人的钱,钻石自然更好,尤其是大个的。

《色,戒》的背景是抗战,然而张爱玲的小说并不在乎抗不抗战。她只在乎一件事:性。有了性,世界就会美好,其他一切就都无所谓了。自己命不要了,同伴的命不要了,还管你南京屠杀不屠杀。血腥的残忍后,在女人的身体上找回一丝安慰,易先生在王桂芝身上体验的和日本兵在慰安妇身上体验的,有太多的相似之处。王桂芝几乎就是易先生送上门的慰安妇。以李安《色,戒》的观点,慰安妇有那么多的性,人性定然大放光芒了。人们今天谴责慰安妇,是不是多余了。

不过,也不能全怪张爱玲,一味地指责一个弱女子也有些过分。在《色,戒》的时代里,和这个时代之前的100多年里,中国的男人也的确没给女人争过气。1840年之后,中国的男人就经常被列强揪出来暴打一顿,然后列强们伸出手说:“把钱拿出来,不然还揍你。”

于是列强们打上瘾了,一次比一次打得狠,一次比一次掏的钱多。有钱却没有力量,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一件事了。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不用说女人了,还有脸骂女人吗。

男人们怨女人: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不知是因为商女才亡国,还是因为亡国才有这么多的商女。骂商女的同时,也是在骂男人。“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能怨女人吗?

的确,1840年以后中国的男人从没有依靠自身的力量真正地胜利过,一直在扮演挨打然后再掏钱的角色。直到有一天,世界突然发现中国的男人身上重新充满了血性。他们不再低头,不再后退,他们的眼中没有恐惧,没有自卑,他们敢于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自己国家的安全。他们拥有对祖国和民族的爱,拥有中国男人的尊严。这就是朝鲜战争,当他们在长津湖的雪地里用步枪和手榴弹把敌人打得丢盔卸甲时,当他们在上甘岭绞肉机式的战斗中顽强屹立的时候。世界才发现,中国已经不能再随便地揪出来打一顿了。

同样是中国人,对比一下这之前100多年间的中国军队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的表现,就会发现:人种没变,武器的劣势没变,但人的精神面貌是可以改变的。这一切,是因为有一个巨人重新赋予了中国人巨大的政治和军事组织力量,是因为中国人重新找回了秦汉以后失落的强悍和自尊。而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和热爱就是这种力量和意志的核心之一。这种力量和意志,赋予了一个民族的新生。

对外,它意味着国家和民族的权益。没有这种力量和意志,台湾可以自由地独立,对达赖喇嘛的支持也不会仅限于接见,新疆的人权也不会光停留在嘴上,而是直接武装干涉了。找一些代理人,以金钱和武力做后盾,就可以撕裂一个国家。掐住你的贸易和能源通道,你就得低头让步。

对内,它意味着秩序。使国家避免陷入混乱和无序,是经济发展的前提。它确保了改革开放后30年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也确保了中国在巨大的社会转型中不被各种矛盾所吞噬。它也是中国将来度过各种经济和社会的风险甚至危机的唯一的保障。

没有这种力量和意志,洋务运动的工业化努力随着甲午海战的失败而灰飞烟灭,民国的军阀和地方势力靠向列强出卖权益而互相争斗不休,30 年代上海的畸形繁荣在来自海上的打击下是如此脆弱不堪。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人再有能力毁灭中国了,那是1949年以后的事了。和平是战利品,幸福是牺牲的红利,经济的发展只有在力量的护卫下才是可靠的。

中国的文化无意威胁或侵略别人。中国人强大时,郑和的船队从没有想过要夺人家园、抢人财富,或者顺便运几个黑奴回来。但有人还是担心这种力量,也有人认为可以从中华民族的衰落中获益。对于他们,当务之急就是解体这种能力和瓦解这种意志,摧毁中国人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与热爱。中国回到《色,戒》之前的状态,那些把自己当国际社会的人会很满意的。

张爱玲只是一个浅薄的女人,李安则深沉得多。日本一些右翼分子说,慰安妇是自愿的。于是李安拍了一部电影;“看看,王桂芝最后不就是自愿了吗?而且自愿得那么美好。”

《色,戒》想告诉我们:“国家和民族是可以背叛的,同胞是可以被屠杀的,带着人性的光环去做这些事,不仅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是可歌可泣的伟大。”这样的事,只有李安这样具有高超艺术造诣的导演才能胜任。

对有些人来说:你们中国人要力量和意志干什么?爱国干什么?有这么美好的性,再让东洋鬼子或者西洋鬼子来杀一杀,或者抢些钱,又有什么了不起?纪念什么南京大屠杀呀,谴责什么慰安妇呀,你们的女人跟汉奸易先生不是很好,很快乐么?

人性本没错,但需要警惕那些在人性的皮箱夹层里捎带的走私货。这就是用《色,戒》来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意义。


任大伟于温哥华

《联合早报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