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学生候选人均为教师子女 获选者高考可加分

lq456789 收藏 1 84
导读:优秀学生候选人均为教师子女 获选者高考可加分

河南省驻马店高级中学今年有两个“省级优秀学生”指标。按照省教育厅相关规定,学校需提出至少6名候选人接受投票选拔。这所省级示范性学校的2800多名应届毕业生中,优秀者众多,“有五六个学生,考北大、清华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校方声称,只有3人“够资格”参加评选。


这3名候选人都是本校教师子女。除校长李刚的儿子李天外,另外两人在高中阶段有过留级经历。


经过票选,李天和学校某老师的女儿肖一胜出。按规定,省级优秀学生能获得高考加20分或保送上大学的资格。在河南省全体高中应届毕业生中,仅有90人能获此称号。


李天和肖一的名字在十几天前已上报省教育厅,等待最后的审核。


评优成了教师福利?


在该校一名高三女生眼中,省级优秀学生的评选,已成为部分老师的福利。校长李刚很坦率地告诉记者,在过去5年中,学校一共获得13个“省级优秀学生”的指标,其中只有两名非教师子女获评。“教师子女不一定是最优秀的,但都是老师投票,没办法。”他说。


很多老师知道,今年的评选只要不出意外,还会遵循“传统”。尽管如此,候选人名单在12月11日公布时,一些老师还是觉得难以接受。有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位班主任还惊讶得吐出了舌头。


这天晚上7点半,学校中层以上干部、全体高三任课老师、教研室组长和学生代表共117人被召集到老校区科教楼的一间阶梯教室,投票选举省级优秀学生。市教育局监察室主任和一位副科级官员到会监督。


李刚没有出现在会场,放弃了他投票的权利。但在一位高三班主任看来,校长“表面上是避嫌,实际上是做做样子”。


老师们稀稀拉拉地分散坐在能容纳上千人的阶梯教室里。这位班主任四处看了看,觉得大家的表情都很平静。主持会议的领导一本正经地宣读着文件。文件里说,这项工作“政策性强,社会关注度高,要秉公办事,防止不正之风的干扰”。他觉得有些“好笑”。


投票纸发到各位老师手上。李天的名字被排在第一个。“这么排序是有意的吧。”有人嘀咕。


投票结果当场宣布。李天得到63票,名列第二,顺利当选。他以7票的优势压倒了一个竞争对手杨远。在高三第一次模拟考试中,杨远在理科班排名460多位。从他的名字往后数270多位,才能找到李天的名字。


文科班的肖一得票最多,有80票。在人们印象中,这个活泼好动的女生成绩平平,算不上优秀。


校方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没有珍惜这次投票权利,而让他们手中的票变成了43张废纸。


巧合还是“阴谋”?


按照往年惯例,河南省评选省级优秀学生的工作应该在2008年春节后进行。那时,绝大多数应届毕业生都已完成了所有科目的会考。但这一次,时间被提前到了2007年12月。参评条件之一也做了调整,规定:历史、地理、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会考成绩为优。


正是数学这一科目,粉碎了驻马店高级中学一些优秀学生竞争“省优”的梦。


该校教务处主任王改铭说,高三年级的28个班,只有25人考完了数学,其中有4名教师子弟。记者要求提供这些学生的名单。王主任走出校长办公室,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看了一眼校长,说:“管资料统计的老师不在,拿不到”。


符合评优条件的肖一、李天和杨远3人,正是由于参加了今年5月的数学会考,抓住了评优前的最后一次机会。


为何2000多人都没有报考数学,而校长和几个教师的孩子却考了?有家长想不通,认为是李刚从中作梗,以保证自己的孩子没有竞争障碍。对此,李校长解释说,学校并没有阻拦,“咋考都可以,可能一些班主任做了学生的工作,不主张提前考数学”。


记者采访的几名师生没有支持校长的说法。“学校让考啥,我们就考啥。”一名高三男生从高高的书堆中露出一副眼镜,对记者说,“很多同学都想早点考完语、数、外,但学校不让报。”几位班主任证实了这一说法。他们表示,在今年5月的会考报名中,学校没有安排数学,“要考得自己去教育局报名”。


为何大多数人被蒙在鼓里,而未来的3名候选人却知道提前报考数学,这难道是一种巧合?记者采访过的几位班主任无法找到答案。一位老师至今还感到遗憾:“我要是早知道这个政策,会让我们班多报几个数学。”在一家小酒馆,另一位班主任皱紧眉头推测道:“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阴谋,很不可思议。”


对此,校长李刚同样呵呵一笑。“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提前得到评优的消息。”他说,这完全是巧合,“因为孩子觉得早点考完,可以全心全意准备高考”。李校长甚至表示,今年对评优时间的调整,“并不合适”。


驻马店市以及整个河南省,到底有多少学生因为没有参加今年5月的数学会考,而失去了参评省级优秀学生的机会?记者从驻马店市教育局与河南省教育厅得到的是类似的回答:还没有统计。


“如果所有的应届毕业生和李天同时报考了数学,你觉得他还有评优的可能吗?”对记者的这个问题,李刚没有正面回答。他只说了句:“我的孩子很优秀。”


评优与谁有关?


16岁的李天,身高超过1.8米,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在一名同学眼里,他“不多说话,挺内向的,一直很用功,也不张扬,给我的印象很好”。但李天被推荐为“省级优秀学生”,却让这名同学感到“很不公平”。尽管她也觉得,“他是无辜的,虽是受益者,却是受人摆布的”。


“班主任之前给我们打过预防针,他劝大家不要对评省三好、省优干和省优秀学生抱什么希望,一心准备高考。”另一名同学说,“但还是有人挺难过的。”


李天的同学小米,成绩一直稳定在全年级前几名,对评上省级优秀学生很有信心。结果公开后,他负气离开了学校,已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学。据他妈妈说,“情绪不是太好,也不知咋想的,不愿和家长沟通”。而在同学间,已盛传他要转学。


省级优秀学生似乎与驻马店高级中学的绝大多数毕业班学生无关。在高三年级的每间教室里,挤着100多名学生(复读班则多达200多人)。他们坐在仅有成年男性手掌宽的长条板凳上,连起身都有困难,要走出教室,则需侧身而行。


记者走访了9个毕业班,发现那些埋头苦读的学生,大都没有听说过评省级优秀学生的事。即便在李天和肖一的班里,也有同学木然地摇头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