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八章

359001664 收藏 41 2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URL] 院里的鬼子还有两个未死透,躺在血泊里蠕动。夏少校给大威力换上新弹匣,但不想浪费子弹,插回腰间的枪套,俯身拣起那枚未炸的91式手雷,大步走出院门,用力在墙上一磕引信,随手朝后一抛,迅速离开。 主路上横七竖八倒着二十具鬼子尸体,散布于三百五十多米的距离内,加上院子里的六个鬼子,他干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院里的鬼子还有两个未死透,躺在血泊里蠕动。夏少校给大威力换上新弹匣,但不想浪费子弹,插回腰间的枪套,俯身拣起那枚未炸的91式手雷,大步走出院门,用力在墙上一磕引信,随手朝后一抛,迅速离开。


主路上横七竖八倒着二十具鬼子尸体,散布于三百五十多米的距离内,加上院子里的六个鬼子,他干掉了两个步兵班(按国军编制算,日军的编制要多一些)还有富余,真牛!


前行二十米,夏少校拐入一条狭长的小巷,搜索前行。鬼子快速包围的企图已被彻底粉碎,再死守主路已无必要,这时应该深入村中,机动作战,尽可能多地消灭日军的有生力量。


鬼子们十人为一组,在村中展开逐屋搜索,严格执行华北方面军制定的“烬灭作战”方针,也就是臭名昭著的“三光”政策。这时专门对八路军根据地制定一种战术,具体实施如下:凡根据地内的居民,不论老幼一律杀光,凡牲畜、粮食和生活必需品一律抢光,凡房屋住所一律捣毁焚烧,不给八路军留下任何可用的物资。


这一招真可谓毒辣至极!


村里大部分村民都逃向东面的山里,但仍有少数人冒险躲在村中,侥幸地认为鬼子很快就会撤走,却不知危险正在步步逼近……


虎子蹑在一组鬼子身后,翻墙穿屋,如履平地,悄然接近。他刚一口气杀了八个鬼子,状态正佳,只要把握好时机和速度,这十个鬼子照样在劫难逃。榆树沟村死了五百一十八人,他发誓要杀同等数量的鬼子来报仇,以告慰父母、弟弟和乡亲们的屈死冤魂。


鬼子五人一组闯内两个对门的农家小院,野蛮地抢掠财物、搜杀村民。很快,一组鬼子发出得意的叫声,紧接着便响起女人的尖叫和孩童的啼哭。


虎子绕道发出叫声的院侧,刀斜背,纵身扒住近两米高的院墙,探头向院内观瞧,立刻气得目眦欲裂。只见一个年轻的女人被三名鬼子围这撕扯,上身已赤裸,皮肤白腻,乳房耸颤。两个鬼子分别架这女人的胳膊,恣意抓揉她雪白的大奶子,另一个鬼子正弯腰扒女人的裤子,已褪到膝盖下。还有两名鬼子站在一旁含笑欣赏,其中一人脚下踩着一个三岁多大的男孩,正在不断挣扎着哭叫。


女人拼命地扭身蹬腿,不让鬼子得手,但裤子最终还是被无情地扒了下来,浑身赤裸。鬼子怪叫着把手伸向女人的下体,她发出极度羞愤的尖叫,却惹来鬼子们的阵阵淫笑。


虎子无声翻落院内,掣刀在手。


年轻女人被三名鬼子合力抬进屋内,准备奸淫。


踩男孩的鬼子被哭声搅得心烦,抓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就要给脚下的男孩来个对穿,但被身旁的鬼子拦住了。两人用日语交谈,很快九相视而笑,看表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注意。


趁鬼子交谈之际,虎子悄悄逼近。


“娘……娘……”


男孩身上的脚移开了,他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边喊娘边朝屋里跑去。突然,出主意的鬼子探手揪住男孩的后脖领,发力将他拎起,另一只手握住脚踝,半蹲身前后悠了悠,随即奋力抛向空中。


男孩的瘦弱的身体在空中连续翻转,升到最高点后开始下坠,曾踩他的鬼子正挺着刺刀对准下落的身体,脸上带着残酷的笑意,仿佛很喜欢这种“游戏”。


狗日的杂种!


虎子双目喷火,热血上涌,榆树沟村里的许多孩童婴儿都是被这样杀死的,然后堆在一起浇上汽油烧掉。他腾身跃起,寒芒乍吐,一刀斩飞了持枪鬼子的头颅,鲜血标起老高。出主意的鬼子正笑嘻嘻地抬头仰望下坠的男孩,忽觉脸上一热,伸手一摸,是血。


鬼子大惊,慌忙举枪,晚了一步,刀光耀眼,锋利的鬼头刀狠狠地斜砍在他脸上,宽阔的刀身嵌入一半。与此同时,虎子伸手准确地接住坠落的男孩,抱入怀中,抖腕收回鬼头刀,尸身倒地,面目全非。


怀里的男孩竟然停止了哭喊,原来是早已吓晕了过去。


虎子怀抱男孩窜进屋内,还有三个鬼子亟待解决。他现在越杀越顺手,信心十足,刚才两个鬼子连声都未吭就挂了,也没惊动对面的鬼子,微笑。


屋内的土炕上,女人被死死按住,一名鬼子正在脱裤子准备强奸他 女人疯狂地扭动身体,但丝毫不起作用。鬼子大力扇她的脸,用日语高声咒骂。女人痛苦不堪,渐渐失去了反抗能力,遭轮奸是迟早的事。


沉浸在兽欲中的鬼子没有注意虎子的到来。其实,就算他们看到了也无济于事,因为虎子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人突现,刀光眩,血飞溅,杀无赦!


试图强奸女人的鬼子上身突然一挺,鬼头刀透胸而出,刀锋一闪即逝,尸体栽落炕下。当震惊与错愕浮现在余下两名鬼子的脸上时,鬼头刀又迅疾地闪了两下,抓揉乳房的鬼子改捂自己的咽喉,血自指缝间激射而出,倒在炕上无声挣扎;另一明鬼子暴露在外的生殖器被齐根削断,痛得他满炕乱滚,不似人声地哀嚎着。


虎子光顾着泄愤,没能一刀毙敌,惹来了麻烦。鬼子的哀嚎传出屋外,引起对面鬼子的警觉,急促的脚步声骤起,迫近。虎子立刻挥刀结果了被阉的鬼子,然后将怀里的男孩交给惊魂未定的女人,大声说道:“快抱这孩子从后窗走,我来挡住鬼子!”


女人的衣服都扔在院子里,已来不及拿,她只好找了一件鬼子的军大衣穿上,光脚套上布鞋,打开后窗,抱起儿子跳了出去。


三枝步枪并排靠在墙上,刺刀雪亮,泛着寒光。虎子收刀入鞘,上背,抄起一枝步枪走到屋门旁,举枪瞄准半掩的院门,只要鬼子一露头就开枪。他从未摸过枪,但刚才见鬼子们使过,一拉一送,一瞄一扣,离老远的村民就倒了,挺简单的。


两处院落离的不远,鬼子转眼就到,撞开院门闯入,惊见地上的尸体,一愣。虎子趁机开枪,一搂扳机,没动,再搂,照旧,是保险没打开。他那里知道枪上有保险,继续猛扣扳机,就是不响。


“啪!”枪终于响了,却是鬼子手里的,差点击中虎子。他吓得猛一缩头,快速离开房门。随即,枪声大作,子弹横飞。


虽然手里的枪没有打响,虎子却也舍不得扔,毕竟枪能及远,学会了比鬼头刀的作用大。他携枪自后窗穿出,并顺手拿了一条鬼子的武装带,上面带有两个皮质弹药包和长长的刺刀鞘。


已经杀了十三名鬼子,不着急,慢慢来,硬拼最愚蠢。




女人抱着儿子跑进小巷,迎头撞见夏少校,止步,相距七八米。面对乌黑的枪口,女人紧紧搂住儿子,绝望。如果不是女人那一头黑黑的散发,夏少校早就开枪了,身穿鬼子的军大衣,找死!


“别害怕,我是来帮你的,”夏少校枪口下垂,“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女人听到夏少校说中国话,长长地松了口气,马上摇摇头,脸色苍白。


蓦然,巷外枪声密集,隐隐传来鬼子愤怒的吼叫。女人顿时吓得浑身打颤,抬头望向夏少校,泪眼朦胧。


“出小巷,顺着大路朝山里跑,要快!”多说无益,夏少校挥手示意女人快走,自己则迎着枪声跑去。


虎子穿窗翻墙跳到院外,起身沿着墙根一路向东跑。不久,身后鬼子追了上来,子弹嗖嗖的从他头顶掠过。拐上一条岔路,正好看见女人钻进一条小巷,虎子心想不能将鬼子引过去,便掉头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这一耽搁,又让鬼子追近了不少。


虎子不熟悉村中的道路,同时为了吸引鬼子的注意,不能跑得太快,七拐八绕地竟迷了路。情急之下,他逢门就踹,遇墙便翻,好不容易找到一条通往村东的小路,却不料迎面撞上一组搜索的鬼子。


猛然一阵机枪扫射,虎子被逼进一所农家,土坯墙有半人高,山面还扎着很密实的篱笆。虎子躲进屋内,四下一看,发现居然没有后窗,抬脚踹踹墙,相当厚实,没有工具绝难破开。他想冒险从正面突围,但十个鬼子已呈扇形围了上来,机枪封锁,手雷开道,一点机会也没有。


土坯围墙被手雷炸开一个大缺口,鬼子涌入院内,生死一线。


拼了!虎子一咬牙,扔掉步枪,反手拔出鬼头刀,杀一个是一个。


夏少校快速卸下野战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枚美式MKII型手雷,拔掉保险环,翻转式击针瞬间弹飞,延时一秒,奋力抛出。这种手雷可是美援物资,他好不容易搞到几枚,不全是为了对付鬼子,主要是留给自己的。


万一遭围,他可不想被活捉。


手雷准确地落在院中爆炸,当场炸死四名鬼子,包括机枪手。


鬼子们被炸懵了,好半天没缓过神儿来。机不可失。夏少校背包上肩,以最快的速度从隐蔽处冲出,左手拿着大花口,右手握着大威力,对准鬼子边走边射。一时间,火光吞吐,弹壳横飞,枪枪追命。


第八枚弹壳自大威力的抛壳窗抛出,在阳光中飞速旋转,闪闪夺目,最后一名鬼子胸部中弹,倒地后蹬了蹬腿,咽气。夏少校跑进院内,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其中有个鬼子少尉,身上带着牛皮文件包,手里握着南部十四式手枪,半块脸被炸飞了,血肉模糊。


虎子都看傻了,呆呆地站在房门前。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鬼子们,转眼间全挺尸了,无一幸免。


乖乖!眼前的这家伙是人是鬼?


夏少校取下鬼子少尉的文件包,没有看就垮在身上,抬眼瞅瞅虎子,皱眉道:“你发什么愣,是不是还想给鬼子收尸啊!”


虎子撇撇嘴,弯腰拾起扔掉的步枪,大步跨出房门,仔细瞧瞧夏少校,傲然道:“你见过有人给畜生收尸的吗?你是谁?”


夏少校挺欣赏虎子倔强的性格,见他手里握着森寒的鬼头刀,定是瞄准镜中闪现的人影没错,便说:“等杀完鬼子再告诉你,敢不敢去?”


虎子冷哼道:“不会比你杀得少!”

爆炸声势必引来大批鬼子,这正是夏少校希望看到的。他在鬼子尸体上搜了四枚91式手雷,但没拿“歪把子”机枪,近距离巷战中需要威力强大的面杀伤武器,难看又难使的“歪把子”不是最佳选择。虎子也取走鬼子少尉的手枪,握在手里对准不远处的土坯墙瞄了瞄,扣动扳机,一声枪响,尘土飞扬。


摘下鬼子少尉所配带的手枪套,虎子高兴地挎在自己身上,扁圆的造型果然像个王八盖子。他打开枪套盖,刚要往里面装枪,却被夏少校伸手拦住他,要过手枪,熟练地将上膛的子弹反压回弹匣,关上保险,交还虎子。


没时间讲解,鬼子的援兵应该快到了。


离鬼子横尸的现场往北300米,夏少校躲在一所民居门前的大青石碑后面,狙击步枪架在石碑和墙壁间的缝隙里,等待鬼子出现。进入民居,翻过后墙,有一条弯曲狭窄的小路通往村外,进退自如。


时间紧迫,夏少校用最快的速度教给虎子如何使用武器,以简单正确的操作瞄准方法为主,准确度需要以后再慢慢练习。虎子学得相当认真,很快就掌握了打枪的要领,上膛退弹,开合保险,抵肩瞄准,装卸刺刀,练得像模像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