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眼中的中式圣诞:狂欢节、元旦和万圣节的混合体

老A丁斯基 收藏 4 549
导读:美国《耶鲁环球在线》杂志12月24日一期文章:中国的“平安夜” 12月份,前往中国的游客可能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国家:在亚热带的广州,巨型圣诞树上灯光闪烁;在南京,人造雪花飘落在街头狂欢者的身上,歌声响起:“我在梦想,一个白色的圣诞节”;而在每座大城市的每条商业大街,两旁的商店门前都会有微笑着的圣诞老人出现。 全球化已将圣诞节全方位带到了中国:全球的圣诞用品大多是中国制造;中国人也深受鼓舞,大把购物;还有尽情狂欢者,也有批评假日商业化的人。与其说中国公众像西方世界一样庆祝耶稣诞生是出于宗教信

美国《耶鲁环球在线》杂志12月24日一期文章:中国的“平安夜”


12月份,前往中国的游客可能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国家:在亚热带的广州,巨型圣诞树上灯光闪烁;在南京,人造雪花飘落在街头狂欢者的身上,歌声响起:“我在梦想,一个白色的圣诞节”;而在每座大城市的每条商业大街,两旁的商店门前都会有微笑着的圣诞老人出现。


全球化已将圣诞节全方位带到了中国:全球的圣诞用品大多是中国制造;中国人也深受鼓舞,大把购物;还有尽情狂欢者,也有批评假日商业化的人。与其说中国公众像西方世界一样庆祝耶稣诞生是出于宗教信仰,不如说是一种显示阔气的消费。


西方零售商依靠圣诞节赚钱。在美国,早在感恩节到来前,圣诞季节就已提前开始;而在加拿大和英国,则是在万圣节前就开始了。一些百货商店从8月就开始进入“圣诞”旺季了,而有些礼品店则全年都宣传圣诞主题。


对于圣诞购物者而言,中国是完美的答案。全球的圣诞玩具和装饰品约80%产自中国的三个沿海省份,然后通过浙江义乌的国际商品展销会出口。义乌每年出口大约价值10亿美元的圣诞用品。


在生产圣诞用品的打工移民看来,圣诞节不过就是为世界其它地方生产廉价装饰用品。当地商人也常常对外国客户的品位感到困惑。一位生产圣诞树的制造商说:“他们喜欢白色的树。但在这里,白色是葬礼的颜色,似乎不适合这个欢乐的节日。”


但是,生产商努力了解客户的喜好,因为其它低工资国家的竞争日益激烈。中国的圣诞用品出口自2003年以来呈下降趋势。今年,由于越来越多的产品质量问题,预计出口将再次下降。对义乌来说,幸运的是,国内需求越来越大。


在中国也和在西方一样,圣诞节期间的“***世界观”已被“铃儿响叮当”文化吞没。中国的互联网上,报纸、电视和电台节目中,有关圣诞节的广告铺天盖地。尽管圣诞节不是法定假日,知识分子和年轻时髦的都市人发现它是纵情欢乐的好时机。平安夜的狂欢已成为一种传统,他们互致圣诞节的问候,安排与朋友的聚会,成百上千万的手机短信和电子邮件令中国的电信网络堵塞。


典型的庆祝活动是以丰盛的圣诞自助餐作为开场,随后是抽奖和持续到凌晨的舞会。上海和北京的饭店供应免费的汽酒并举办时装表演、化装舞会甚至选美比赛,从而吸引顾客。


在贵阳,免费供应的饮料是当地的烈性酒二锅头,主要的吸引人之处则是一家教堂内举行的午夜弥撒。狂欢者聚集在教堂的台阶上,窥视教堂里的情况,喝个酩酊大醉后再去市中心和朋友一起唱歌跳舞。


去年平安夜,一位美国人身陷挤得水泄不通的广州市区,他沮丧地感叹说,这一切“更像是狂欢节、元旦前夜和万圣节的混合体”。


在中国,大多数欢庆这个节日的时髦人士对圣诞节的宗教含义只有模糊的认识。对北京人进行的随机采访表明,许多人把它看作“圣诞老人日”。大多数中国人只把圣诞节作为一种新奇的事物来庆祝,享受个中互赠礼物的环节及放之四海皆准的和平讯息。


相比之下,中国春节强调家庭团圆,要像履行仪式一般对长辈表示尊敬,这似乎过于老式和乏味。对中国年轻人来说,圣诞节是个没有传统束缚、由他们自己随意诠释的节日。


北京的一位表演艺术家在去年庆祝圣诞时坦承:“我们并不真的关心圣诞节在其他地方意味着什么。我们喜欢圣诞节,因为它给了我们一个与朋友联络、放松片刻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