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进山了 一 第二十六章 夜袭(2)

伍汉民 收藏 6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size][/URL] 看见二虎和小巴轻松地得手了,大虎大喜,带着他们,轻轻地走进了屋子。只是,他并没有立刻钻进柜子里,而是走到里面的屋子,背出了一具军医的尸体。二虎和小巴虽然不知道大虎要干什么,也一人一具地背出了鬼子军医的尸体。 好不容易打尸体背到门外,大虎找了一下,凭着对李家堡的熟悉程度,很快就找到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


看见二虎和小巴轻松地得手了,大虎大喜,带着他们,轻轻地走进了屋子。只是,他并没有立刻钻进柜子里,而是走到里面的屋子,背出了一具军医的尸体。二虎和小巴虽然不知道大虎要干什么,也一人一具地背出了鬼子军医的尸体。

好不容易打尸体背到门外,大虎找了一下,凭着对李家堡的熟悉程度,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他把尸体放下,然后轻轻地脱掉了尸体身上的白大衣。在他的示意下,二虎和小巴也轻轻地脱下了白大衣。

大虎带着三件白大衣,重新回到了屋子里,把白大衣扔到了里屋,这才带着二虎和小巴,蹑手蹑脚地进了柜子,把柜子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把青石板盖得严丝无缝。当他们下到地道的时候,铁柱等几个正打着火折子,已经等了老半天了。

小野太朗是在早上得到消息的,几个巡逻的鬼子发现了倚在墙脚下的、脑袋歪向了一边的两个哨兵,同时又发现了只穿着内衣的、同样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的三个军医。他们连忙推开了医护室的门,里面的惨状让一向杀人不眨眼的鬼子都吓得差点儿屎尿失禁呢,要知道,他们一向是杀别人的时候不眨眼的,被别人杀的时候,那腿肚子一样会发抖呢。

接到消息后,一直睡在联队长房间门外的藤下次朗不敢怠慢,急忙摇醒了正流着口水、睡得正舒服的小野太朗。一睁开眼睛,小野太朗就顺手给了藤下次朗一个耳光:“八格牙鲁,我正做梦吃女体盛,还没有吃到关键部位,你就把我叫醒了,你不要命了你。”

藤下次朗摸了一下火辣辣的脸蛋,陪着笑脸说到:“联队长阁下,对不起了,属下不是有意要惊醒阁下的美梦的,医护室出大事了。”

小野太朗一听,立刻又钻进了被窝里,一边盖上被子一边嘟囔道:“医护室能出什么大事呢,大不了几个伤员撑不住死了。我现在要睡个回笼觉,要是我不能再梦到吃女体盛的话,我会把你脱光了摆在床上当饭桌。”

“联队长,真的出了大事了,不是一两个伤员撑不住死了,是所有的伤员,包括医护人员在内,死得精光的,一个也不剩。”

小野太朗明显地还没有清醒过来呢,一边用被子把头蒙得严严实实的,一边不满地说到:“有什么关系呢,不就死了一些人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值得把我叫醒啊。什么?你说什么?所有的伤员和医护人员,一个不剩,死得精光的?”

看着睁大了眼睛的小野太朗,藤下苦笑了起来:“是的,联队长阁下,阁下总算是真正醒了过来。”

小野太朗一骨碌爬了起来,在藤下次朗的帮助下,手忙脚乱地穿好了衣服,顾不得洗脸涮口,连扣子都还没有扣好呢,急急忙忙地朝着医护室跑去。当他来到医室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一小队的士兵了,渡边大队长正指挥着士兵,把现场保护得好好地,准备着让英明伟大的小野太朗联队长阁下大驾光临,把情况弄清楚呢。

顾不上借此机会表现一下对勤快下属的鼓励,在渡边大队长的带领下,小野太朗快步流星地走到角落里,蹲下了身子,仔细地查看着三个军医的尸体。旁边的藤下次朗连忙殷勤地递上了白手套。小野太朗戴上了白手套,一只手捂住嘴巴,忍住三个军医身上由于来不及擦屁股而发出的恶臭,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扶起了那个医官的脑袋。

致命的伤口是在喉咙处,一条细细的,但是入肉三分的伤口挺明显地暴露了出来,喉管被割断了,这样军医被杀的时候就发不出太大的声音,看样子,敌人挺懂得人体解剖学啊,而且下手挺狠的,用的也是极其独得的小刀小剑之类的现代战争中基本上已经淘汰的家伙,下手的人不是一般的人物,这样一个破烂的小山村,竟然有如此的人物,就算那些身经百战的新四军,都不一定有这样的身手呢。再看了看,伤口处发黑,显然,下手的人也不可避免地染上了堡民们的恶劣习惯,在武器上涂了毒药了。

小野太朗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这三具尸体都是在屋外,而且衣服差不多被脱光了,显然,下手的人一直埋伏在屋外。从三具尸体身上的恶臭来看,估计那三个军医是拉肚子轮不到厕所,到外面解决来了,正好走进了下手堡民们的埋伏圈,而且敌人脱光了三个人的衣服,假冒军医,干掉了哨兵,潜入了医护室,把里面的伤员连同医护人员杀了个一干二净的,他们也真是狠到了极点啊,净找那些没有多大抵抗力的伤员下手,摆明了是示威来了,就是要告诉我伟大的小野太朗,别惹他们,要是惹了他们的话,这些伤兵就是他们的下场,小野太朗的心里,再次蒙上了一层阴影,这个闯王的坟墓,还真的不太好挖呢。

想了一会儿,小野太朗捂着嘴巴,走进了屋子。屋子仍然保持着原状,五十八个伤员躺在地上,仍然保持着睡觉的样子,只是,一个个都停止的呼吸。里屋还躺着三个在地上被杀死的医护人员,还有一个医护人员倒在门口。所有鬼子的致命伤,全都是在喉咙上,有些伤口大,有些伤口仅仅一条细细的线而已,只有倒在门口的那个医护人员不一样,他的伤口是喉咙上的一个小洞,显然不是割破的,而是被利口插入了喉咙,估计是他听到了一些响声,走出门来查看情况时,被人用飞刀飞剑之类的武器干掉的。

虽说杀人杀多了,可是看到了这样一付地狱般的景象,小野太朗仍然有着一种想吐的感觉。他连忙大步走出屋子,大口大口地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之后,这才喊来了渡边大队长:“渡边君,你把屋子收拾一下,把所有阵亡皇军的尸体抬出去,找个地方埋了,再把安倍大队长给我找来。还有,叫几个士兵进去,把地给我翻一遍,我想知道,里面是不是有地道之类的东西,我想,他们昨天应该已经认真地检查过了,不过,再查了下,也是有益无害的。”

得知出了大事情的安倍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垂手站在小野太朗的面前,大气也不敢出。小野太朗渡了一会儿步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安倍君,你是负责整个李家堡的防御和巡逻的,请你告诉我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呢?”

山里的早上还是挺冷的,可是安倍却满头是汗。他伸出手来,擦了擦脸上不断流下来的汗珠,哈着腰,小心翼翼地说到:“联队长阁下,我们整个晚上都在认真地巡逻和放哨呢,一直没有听到有什么动静呢。”

“是吗,你一直都在认真地放哨和巡逻吗?藤下,你带一个小队,去堡周围查看一下,到底有没有人潜入的珠丝马迹。”

一会儿,藤下次朗就跑回来了,看也不看正满脸大汗的安倍,对着小野太朗报告到:“联队长阁下,我们在堡西面的一处菜园的墙角处发现了一个估计是昨天晚上刚刚挖出来的大洞,而且在洞里洞外发现了不少杂乱的脚印,从脚印上看,昨晚上的确是有人从那里潜入,而且人数不多,大概有五个左右。”

当藤下次朗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安倍大队长的脸色明显地变白了,小野太朗的手段他可是知道得很,杀起自己人来,也是轻松自如,一点儿都不手软。他抬起了头,偷偷地瞄了小野太朗一眼,联队长正悠闲地看着远方,好象在欣赏虎头山的美景,不过,从他的嘴角处,安倍大队长明显地看到了一缕冷笑,这让他的心不由自主地往下沉。

一会儿,负责进去搜索地面的鬼子出来了:“报告大佐阁下,房间里一切正常,地面上没有发现任何地道之类的东西。”当然没有发现了,那地道在墙上,可不是在地上啊。

小野太朗点了点头,也不答话,只是把脸转向了安倍,脸上的那冷笑,越发的阴森森起来了,看着这种他十分熟悉的冷笑,安倍大队长的手,也渐渐地冰凉了起来。

“安倍君,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呢?”

“联、联队长阁下,我们六个小队的人,负责这么大、大一个李家堡的防御,有那么一些个地方出现了漏洞,也不是什么大事,大事。”安倍想要争辨,可是心虚的他,发现自己怎么争辨也是没有用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