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5

renliangkelly 收藏 5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size][/URL] 田中圣道与任江交缠在一起。日本的刀法源自中国隋唐的游侠。唐朝时,中国的武术处于鼎盛时期,大批游侠,也就是佩带宝剑的人行走于江湖。他们所使用的大部分是制作工艺相当高精良的宝剑,刃窄、口薄,还镶嵌有宝石的饰品。后倭国遣唐使到达天朝,带走了一大批技术,其中包括中国特有的造桥、冶炼、锻打等。还有各种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田中圣道与任江交缠在一起。日本的刀法源自中国隋唐的游侠。唐朝时,中国的武术处于鼎盛时期,大批游侠,也就是佩带宝剑的人行走于江湖。他们所使用的大部分是制作工艺相当高精良的宝剑,刃窄、口薄,还镶嵌有宝石的饰品。后倭国遣唐使到达天朝,带走了一大批技术,其中包括中国特有的造桥、冶炼、锻打等。还有各种学问,佛学、武学等等。到了日本后一经改良,便更显出色。日本浪人在以后与人比武后发现由于双手持剑威力更大,而且没必要两刃,因此将剑改成了刀。可基本的宗旨并未改变。流传后,与中国一样,刀法分成了诸多流派。至于北辰一刀流之属只不过是其中之一,因起保留下来绝技完善,影响力大而著名。并不是说日本就那么几个刀法流派。日本武士刀的刀法到了后期更加精良。一般只追求速度、力度和角度,并无固定的招数。除了各流派将身法、步法和腿法等另外的元素杂糅其中,才形成所谓的流派。

田中圣道使的并不是北辰一派的招数,任江的注意力高度集中,根本无暇关注他的刀法。只是在他出招的瞬间察言观色,闪避他砍下来的方向。日军高层一般对于剑道或刀法都有很深的造诣。任江倒不敢轻视之。田中快如疾风的当头直砍,任江眼见躲避不过,便有性命之忧,忙单手横刀一挡。双刀相交,迸出火花。任江直觉得全身麻痛,虎口似乎已经被震裂。也不顾身份的在地上朝后一滚,方才躲过田中跟进的第二刀。田中的第二刀没有收到效果,并没有盲目的跟进第三刀,而是将注意力集中,等待任江起身后再次行动。

任江滚出数米后,发现天中没有过来,便爬起了身。手兀自生疼。右手五指来回运动后,才有些感觉。又重新紧握鬼头刀。

两人怒目相向,并不急待再次交手。而是寻思着致对方于死地的方法。周围不少对则已分出了高下。侦察排无一不是精擅一门武学的各种高手。算来中方的人数与敌人联队部的人数相当。但高下立判,那些一般的士兵怎是侦察排的对手。二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身上致命伤五花八门。已经解决对手的战士负手而立,为还在战斗的其他人掠阵。川洋造中与小伍对战正酣,虽然小伍擅长飞刀决计,但似乎于格斗上并不占优。川洋造中数次漏出破绽,而小伍却未把握住。

任江和天中圣道的对攻又起。真当是无所不用其极,天中知道任江的臂力不如自己,一旦得到于任江刀锋相碰的机会,即狂刀直砍无数。任江只得全身而挡。田中当头直砍,虽是直砍,却分六个方位轮流进手。只要任江每次挡来的方位或力度拿捏不好,武士刀便可以劈入任江的脑壳。

几分钟后,再看周围。除了川洋造中外,日军联队部人员全在地上。站着的人全是侦察排的战士,虽然有几个人还是挂了彩,但并无大碍。川洋造中的帽子也被削飞。全身是伤,身上点点斑斑,不知是何人的血。小伍和他的情况差不多,上衣一道道口子,皮肉外翻,胸前显是受伤不轻。

众人将他俩围成一团,川洋造中见此声势,便知即便杀死眼前的对手,也不会被他们乱刀分尸。但此刻能多支撑一会儿,便有转机的希望。尤其不能多发出声音,使得旅团长分心。

任江并没有不注意周围的形势,。眼见己方得胜,毫不顾忌地对小伍喊了一声,“速战速决,暗器偷袭,有何顾忌?”小伍听到队长的声音,紧张的心豁然顿开,右手微扬,川洋造中小腹便多了三支飞刀,另一支插在大腿上。他惨叫一声,全身扭曲地慢慢缩倒。蜷缩成一个虾米。身体颤抖时,仍不亡口中喃喃有词:“君が武士ない……”却无人理会他。

任江关注小伍之时,自己的身法不禁慢了一拍。田中上撩一刀,任江虽然已经回神,却身形缓了一缓,被刀锋从左腰下斜划及右胸。刀锋所及,随未伤及皮肤,却将军服割了老长一道口子。紧接着是田中圣道听到了川洋造中的惨叫。稍一分神环顾四周,不禁骇然,己方出自己外无一人幸存。大惊失色未艾,鬼头刀锋口已加身。任江怎容机会稍纵即逝,不及遐想,信手一刀,从不可思议的方位砍到田中的胸口。劲道未了,略使手段,刀走偏锋。田中被他的手势一带,整个人骨碌地转了一圈,才倒在地上。任江一探其鼻孔,竟然气绝。

任江顾不得其他,口重命令不绝。“伍皆朋,立刻到外面施放烟花。其余人等,搜索指挥部内一切有利用价值的文件地图。五分钟后全体撤离。”众人便忙活开去。

小伍从已经破不烂堪的上衣里摸出一支烟花点燃了。由于没有信号弹,只能从老乡要了几支过年剩下来的烟花充当信号之用。

江涛在敌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来之后,组织部队放缓佯攻的节拍,节约弹药。从任江带侦察排离开已经过了三个小时。突然在张古山山顶后部的夜空中爆开了一个盛大的烟花。这有别于炮弹的爆炸和炸药的爆炸。江涛心下一喜。队长得手了。“全部都有!总攻开始!”

顿时,工兵连卯上了劲,将手中的火箭弹用最快速度击发出去。迫击炮排也没有吝啬弹药。弹药手不间断地将炮弹放入炮管中,赶忙又去另一枚。炮兵的炮火准备一过,三连和一连的编组便朝着高地冲锋。除了火力强大外,鬼子于黑暗中实难识别对方的藏身之处。

国军的震惊程度丝毫不压于日军。张灵甫原本和王耀武约定的是偷袭成功后打响信号弹,主力便和己部前后夹攻。王耀武没有等到张灵甫的信号弹,却见到了上空腾放的烟火。不明所以之时,但闻正在佯攻日军的“友军”某部明显将佯攻转为了总攻。他慌忙命令参谋长立刻调动所有预备队和正面的三个团,一起伴随友军冲锋。

张灵甫和日军在黑漆漆的夜幕中混战之中,右腿受伤。眼见无法突破鬼子后端的防御心下焦急时,陡然见到宛如鲜花盛开的烟火。随即正面战线一处炮火机枪声顿时猛烈起来。他想了半天也没想通其中道理。又听闻前面不远处连串的国产木柄手榴弹连环爆炸之声。

那是任江命令侦察排战士在整理处有利用价值的作战地图和文件后,丢了四捆集束手榴弹进了日军指挥部。爆炸之后,指挥部燃起熊熊大火。众人随即转移,前往一线夹击鬼子。鬼子那个于张灵甫缠在一起的中队见到指挥部所在之处爆炸,惊慌失措。忙舍弃了眼前的中国军人,回师救援。

也算川洋造中命不该绝。四把飞刀虽然让他失血过多而晕厥。但爆炸的震荡却把他惊醒了。他用尽力气才爬出火海地狱般的指挥所。等到救援的鬼子到来。整个指挥部已经付之一炬。

武汉会战后日军清点关于此役的损失中记载了遭到中国军队从悬崖后的偷袭之外,一致认为指挥所为中国军队的炮弹击中。殊不知从最先从悬崖上来的是新华中特别独立行动大队侦察排,日军113联队指挥所被焚毁也并不是因炮弹造成的,而是被手榴弹近距离摧毁。田中圣道大佐殒命,川洋造中声负重伤。他直到死也未将真相公之于众。除了日本人固执地看重面子外,或许害怕因为自己的上司阵亡,而自己生还,也同样会遭到军部的惩处。田中兼任着113联队长,同时还是该旅团旅团长。

华中大队眼下就像一杆钻头,用最尖锐和坚硬的部分顶进了日军113联队和147联队的防线。而紧随其后的是王耀武的第51师。他们趁机扩大突入面来,并将战局稳定下。51师配属的炮兵同样展开美式榴弹炮,对着张古山就是猛轰。白天日军有飞机支援,且重炮数量超过己方,担心炮兵一旦展开便会受毁灭打击。到得夜间,两厢不见,只是张古山阵地却是无法遁形,仍可轰击。华中大队后有大援,声势大振。于二十一时四十二分全线突破日军张古山正面防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