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88 西贡码头

zhurui1963 收藏 3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西贡,它的美丽是一种欲念纠缠气息,中国人、法国人、包括现在的美国人都在这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人入其中有一种令你欲罢无能的时空交替回旋的错觉……      当置生于一座座古老的佛堂,悠久的法式教堂时,人的的心神似乎被一次次灵净的洗礼,。      那醉人的白香花的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西贡,它的美丽是一种欲念纠缠气息,中国人、法国人、包括现在的美国人都在这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人入其中有一种令你欲罢无能的时空交替回旋的错觉……


当置生于一座座古老的佛堂,悠久的法式教堂时,人的的心神似乎被一次次灵净的洗礼,。


那醉人的白香花的香味飘在温润的空气里,浸透人的发梢和心时,。


瞬间的骤雨倾盆过后的从树冠滴落的水珠飞溅在我肩臂时溢开的清凉,。

这是一个美女如云的地方,五色的斗笠和七彩的长衫,把美女象阳光一样洒满大街小巷。

即便是在战火纷飞的岁月。

大街小巷也仿佛在演奏一首首浪漫到原始的恋曲。不管这恋曲是纯洁还是肮脏。


恋曲最华丽的乐章在西贡码头。一对对异国的本土的西贡情侣的亲密和缠绵,令你寸寸遐想,


湄公河上五彩缤纷的游船传出的越南独弦琴宛转幽然的曲调时,,法文化统治过的遗留和中国古文化的深远影响的痕迹交织,吴歌文化和美国文化在挣扎。现代和古旧的光阴延续中。

让人几乎迷失自己。

VICTORY HOTEL酒店位于西贡的第三郡,是法式建筑,历史遗迹最多的一个郡。

老虎就住在这里。

从营地出发,他们经过了几天的爬涉,悄悄地进入了西贡。

他以一个富商子弟的身份,住进了这座法式酒店。跟着他的只有机关枪和迫击炮。

十二雄的其余兄弟,以各种身份匿身于西贡的市井中。

这几天,老虎天天置身在喧闹的湄公河和湿热的气味里,仿佛是一个专门来感受越南风情的游客。

水蛇与一条大蟒蛇亲密地吃住玩在一起。

他是一个来自泰国的卖艺人。

在西贡码头的繁华地,尽情展示着他的人蛇把玩的技艺。

他甚至在黄昏时,还表演过人蛇在湄公河共浴的好戏,引得老虎轻叹道:“十二雄做什么事,都是出色的。”

他的过人技艺甚至引起了好玩的美国士兵的兴趣,美军驻军甚至默许他在各个军营门口表演。西贡警察也无可奈何。


断臂猛士一身肮脏的越南军装,不知什么时候,他的两只脚也瘫痪了,只剩一支手,支撑着身躯,在大街小巷里,拖地而行。

也有西贡码头乞丐头目曾虎,对他的突然闯进来,表示气愤。

当那个黄昏,他带着乞讨的钱游走到西贡码头的那片热带树林里。曾虎带的一群乞丐把他围住了。

猛士仿佛没看见他们,仍在专心贴地而拖行。

曾虎带的人都很生气,有的喊站住,有的用木棍打,有索性走上去准备把他打得趴在地上。

就在木棍打到身上那一瞬,他的身子突然凭空而起,在空中一旋,那靠近的乞丐突然如中雷击,飞了出去。

曾虎吃了一惊,知道遇上了高手。

关键是他没想到这么个只有一只手的乞丐有什么不得了,根本没带打手来。跟来的都是些欺软怕硬的角色。见来得凶猛,发声喊,四散走了。

曾虎也不是心里不害怕,只是他当老大的,当然不能跑,硬着头皮道:“噫,强龙不压低头蛇,你总不曾把我西贡当成没人的地方了。”

猛士盯住他,突然笑了:“我又不夺你老大饭碗,你若与我为友,我保你老大便了!”

曾虎冷冷一笑:“我怀疑你身下有什么机关。哪里就看得出你是什么高手了。”

猛士哈哈大笑:“哗”地从身下抖出一根绳索,飞卷而出。

正是那公羊子的一招,专门套羊套牛的的招。

曾虎再要跑已是不能了。

乖乖地被套住了脖子,拉得跪在了猛士的脚下。

曾虎是属纸老虎的,这下,大哥叫过不停。

猛士绳子一松,把他抛了出去。

曾虎这一下摔得七荤八素,却浑然不觉,爬起来就直追了上来。

猛士仍旧保持着他的拖地而行的速度,根本不去看他。

曾虎却叫了起来:“大哥别走啊!兄弟要请你喝酒。”

猛士却不理他。

曾虎直冲上来,双膝跪下,纳头便拜。

猛士这才停下来,沉声喝道:“你这衰人,想要干什么?”

曾虎呼喊一声,众乞丐围了过来。

曾虎道:“我们只要拜你做大哥!今夜要孝敬你!”

猛士呵呵一笑:“你这狗头,必是有事求我吧?”

曾虎点头道:“大哥是高人。我等是战争难民,流落西贡,在西贡码头乞讨。许久以来,道也活得自在。只是这两年难民越来越多,难免为抢地盘争斗。我们已数次败在别人手里。现在是每月要交几份兄弟们乞讨得来的钱粮。实在是苦不堪言。”

猛士哑然一笑:“我不过是特种部队遗弃的一个伤兵,不是高人,又能为你们做得什么?”

曾虎拍手笑了起来:“对了,对了!这就对了!只要大哥肯教我们一、二技艺,我们兄弟情愿养大哥一生一世。”

说罢,他一使眼色,众乞丐都跪了下来。

有老有少,其像百异。

言语之中,很是凄楚。

猛士欲待分辨。早有那曾虎抬来一个担架,把猛士抬上去,前扶后拥而去。


阴阳无常八岁便跟了父亲跑江湖,因得罪了一个江湖霸王,父亡,他被解放军所救。从此后,一心只要当兵为江湖艺人出气。

这走江湖正是他的一绝。

来到西贡仅一天,他就把一个中南局在西贡控制的帮会,搞得风生水起。

他用了一套魔术、杂技、气功混合的技艺,抢到了西贡码头的保安承包权。发包的美国商人也对他感了兴趣。

“你,东方功夫,太厉害了!”美国商人慧尔说。

阴阳无常笑了起来:“我,不行!我师傅更厉害。”

慧尔睁大了眼:“你的师傅。”

阴阳无常吹起来嘴就就象一个风口,叨叨不绝:“我的师傅,几岁就随了父亲去过中国,上过武当,进过少林。后来一直随父亲开武馆,当保镖,后来父亲因参与帮派争斗,连杀数十人,力竭而亡。我师傅在河内报了仇,流落到南方。就成了我师傅。”

慧尔听得一惊一乍的,只是要见一面。

阴阳无常就把老和尚带来了。

那慧尔见老和尚面色黝黑,身材瘦小,貌不惊人,就笑起来:“这就是高手?”

老和尚却不说话,只是一跃而起,抓住那门前一棵尺大之树,一声虎吼:“起!”

就若那鲁智深还世,把树拔了起来,扬手而起,回过头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一时节,慧尔拍起掌来,口中也叫师傅,执意要跟着老和尚学中国功夫。


公羊子却成了个跑堂的,饭店也不大。平常来吃饭的都是西贡码头周围的,小警察,普通士兵,江湖闲杂。

这公羊子眼疾手快,腿脚灵便,嘴巴油。

一天下来,吃了一次饭的都与他搭上了话,吃了第二次饭的,就熟悉了他。吃三次饭的,已经专门在叫他。


只苦了个大嘴,只得在码头上找了一份抗苦力的活。

顶了烈日在西贡码头上奔走。

幸好,这大嘴从小是个苦日子长大的,到也干得有滋有味的。


咬卵匠和神枪手、千里眼三人都是满面不和善的主儿,三个人摆了三个摊口。

咬卵匠算命,神枪手也算命,千里眼还是算命。

咬卵匠招牌是“阮铁嘴”。

神枪手招牌是“阮神算”。

千里眼招牌是“阮神眼”。

三人一律都带着墨镜。

过来算命的人,眼睛都搞花。

最气人的是,他们算人几乎都是算到别人要遭灾。

咬卵匠是咬着不松口,直到你害怕。

神枪手是只说一件坏事,便不再说话。

千里眼总是把人说得一惊一乍。

为什么呢?

因为千里眼是说的发生过的事,一说一个准。那是他站的位置最高,很远就看到了你刚才遭的秧。

没遭秧的怎么办?

他不说,让你去问神枪手。

神枪手是告诉你今天马上要遭的秧。

这是一算一个准的,因为,你不遭殃不行,他给你算了,等会儿就给找阴阳无常的帮会给你的秧领受一下。或者他亲自出马。

你还要算未来是不是?那就让你去找咬卵匠。

咬卵匠是一口给你咬定,十天半月或者而十天后,你家里要出什么事。

不出?那你来砸我摊子。

当然遭殃是几乎所有人,如果你是真正的穷人,也例外。

也是一算一个准,多半就是当夜就有好事上门。

或者钱或者粮。总之不落空。

所以,他们竟也搞得风生水起。


当然,阮氏十二雄不是到西贡码头来戏耍。

他们的目的是要救一个越共中南局的重要人物。

这个大人物是在西贡治病时被捕的。

现在被软禁在西贡码头的一个别墅里。

中南局已经出动了几批人企图营救都以失败而告终。

老虎每天晚上几乎都会回忆这几次失败的营救。

他们失败的原因可以归纳为:一,美军警卫火力太猛,根本无法靠近。在别墅周围,既有高射机枪又有坚固地堡。当时,这位将军被捕之初,中南局几乎动用了在西贡的全部特工行动高手,死命突击,最后全部壮烈牺牲;二,警卫森严。有通电的铁丝网,甚至地下还埋有触发警报装置。各个内部警卫身边几乎都有警报装置。中南局专门用了苏联培养的特种军士,几次试图潜入,都先后失败;三,救人后没有恰当的退路。这一条是总结出来的,因为还没有人进入过。

老虎通过大家以各种身份进行的侦察,已经画出了他自己信得过的西贡码头和别墅周围的草图。

老虎对于特种兵的要求是,我们面前没有做不到的事,对事情我们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想办法去解决。

当然,前面牺牲的人不是笨蛋。所以,老虎也面临着很大的难题。

几天来,老虎不断地转悠着思考着观察着。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

美军发言人甚至在报纸上公开的叫嚣:“这是一个陷阱,一个钓鱼的诱饵。我们要钓干越共的精英。也欢迎越共寻求国际援助。”

迫击炮受不了了,声音象迫击炮出膛一样:“这是公然向我们挑战!”

老虎盯着他,久久地盯着他,直到他扭头去看机关枪。

老虎突然笑了:“那么就让我们和美国佬疯狂一次吧!”


慧尔是美国著名财团在越南的代理人。同时,这次战争他们财团也是最大的赞助人之一。驻越美军的食物全部是由他手下的公司供应的。而对这个几乎在一夜间变得著名的别墅。

军方指定由他负责每天的供应。

跟他进去的人,一个是他经常的司机,一个是他的私人厨师,都是纯正的美国人。另外就是从别墅里出来的押运士兵。

老和尚现在已经成了他最信任的私人保镖,因为,他遇到了一次刺杀。

刺杀他的是西贡最富盛名的一个黑帮。

慧尔是一个花花公子,他几乎是每个星期就要换一个西贡女人。有南越高官的女儿,甚至夫人,也有民间女孩。这一段时间他迷上了一个叫黑牡丹的歌女。

常常在半夜出去找这个黑牡丹。

刺杀就在一个充满着浓郁花香的夜晚展开了。

那是一场残酷到极点的刺杀。

慧尔知道因为自己的风流,或者说几近变态的下流,得罪了很多在西贡有钱有权有势甚至有枪炮的人。

所以,他请了几个保镖,一个是泰国人,一个是菲律宾人,一个是美国特种兵的退役老兵。

他们都是高手,泰国人曾获得过泰拳王;菲律宾人曾获得过职业拳击的冠军;退役老兵那匕首和枪仿佛就是他身上的一部分,有个绰号叫“杀人狂!”

可是,在那一场残酷的拼杀中,泰国人中了有毒的暗器,被割下了头;菲律宾人活了下来,只是失去了他奈以生存的双手;美国“杀人狂!”在暗杀一开始,就被五只冲锋枪,包围着扫射,把他打成了筛子。

只有一个人,那个瘦小的老和尚,象幽灵一样把慧尔抓起来,消失在黑夜里。

慧尔觉得一切就象一场梦,他真的不知道,他是怎样躲过那些枪林弹雨的。他也不知道,是怎样躲过那些追捕的。

直到,警察证实了三个保镖的下场,他才确信一切曾经发生过。

他简直把他当神,扭住他,要他无论如何要告诉自己,他是怎么做到的。

直到老和尚在青天白日下,突然在屋里转起来。

一会儿,他就眼花缭乱,只觉得眼前有个人。

但是,老和尚已在西贡码头用公用电话告诉他:“慧尔,这是码头六号位!”

慧尔就彻底地服了,从此,他把老和尚作为自己的私人保镖,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他作陪。

当然,只有一个地方不行。那就是进那个著名的别墅。

不是慧尔不想带他,而是,根本不允许。

但是,很快慧尔就提心吊胆起来。

因为,那天,他刚进入别墅区,不知从什么地方飞过来一颗冷子弹,把他的左边耳朵,打缺了半边。

慧尔就更怕了:“不行,你得一直跟着我。”

老和尚不说话,只是盯着他。

慧尔气得骂起娘来,直骂到了美国总统。

老和尚终于开口了:“办法总是有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