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六节,缉毒手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在搀着王姐回她房间的时候,王姐有意无意地把身体往这边靠过来,让身体的某些方面和部位轻轻地摩擦到小鹿的身体,柔软的皮肤透过菲薄的纯白色的弹性秋衣传递过来一阵阵电流般激动的快感,一丝丝的香气扑闪着钻进小鹿的鼻孔。

想到王姐是惊吓过度,两人是老熟的邻居,小鹿也没有太在意,尽力地搀扶着她上了楼。

“钥匙在我的衣兜里!”王姐软绵绵地靠着小鹿说,似乎恐惧得连那一串小小的钥匙也无力取下。

小鹿只好自己动手,犹豫了以下,从王姐秋衣微掀的腰里取了钥匙,因为有些尴尬,就故意找话道:“王姐呀,小鹿要非礼你了!”

“你真坏!”王姐轻轻地在小鹿的微微弯下的肩膀上打了一下,娇嗔地骂道:“小心王姐把你告上法庭!”

“那样了六月里还真能下起大雪来呢!”

开了门,王姐好了一些,热情地邀请小鹿坐一会儿,小鹿见她满面通红,目光盈盈,笑着说:“已经对不起了,我要是引得坏东西们来捣乱王姐,才是不妥呢。”

说罢,小鹿就走,背后王姐突然猛烈地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小鹿弟弟,你今天难道就不能留下来陪陪姐姐吗?”

小鹿感受着脊梁上那两佗致命的柔软,差一点儿意志就被击溃,赶紧掰开她的手,想了再想,说:“王姐,请您自重!”

王姐松开了纠缠,双手掩面轻轻地哭泣起来。

“王姐?”

“对不起,是姐姐的要求太高了!象姐姐这样的残花败柳,被人抛弃的,心里不知道有多苦!”

“王姐,我知道您很苦,你还是我的好姐姐,真有什么话也得有空再说啊,您看,今天,我还得去逮那个刺客!”小鹿同情地解释说。

“那好吧!”王姐抬起美丽的面容,梨花带雨地小声说:“我真不该打搅你!”

小鹿叹息一声,安慰了她几句,就出来。

外面的天空还是那样暧昧地昏黄色,只是已经寂静了不少,车子少了,灯光也少了,有一种难得的幽静。

小鹿回味着王姐那娇媚的面容和匀称的身材,以及她那渴望的眼神,心里一时也不能平静下来,又同情又警惕,心说,老公逃到海外去了?自古红颜多薄命呐,又悚然惊异道:到底是真的假的?她为什么对我特别热情?不时有什么企图吧?这王姐的底细需要查一查了!

眼前骤然浮现起温馨那纯纯的含苞欲放的笑容,小鹿幸福地“观看”着,说:“温馨!你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

回到了房间,小鹿在各个窗口巡视了一遍,然后设置了几道防御,在外间的门口安放了红外线监视器,在两个窗户附近安装了小型的电网,在内间的门后把被刺客踢倒的简易机器人扶起来重新摆好。

“谢谢你!”机器人摇晃着蜻蜓一样细长的脖子冰冷地说。

“蚊子,我该谢谢你才对!因为你救了我的命。”小鹿握住它骨瘦如柴的手,激动地说。

蚊子是小鹿给这架机器人起的名字。

“嘿嘿,“蚊子得意地笑了起来,不过,这金属质地的笑声实在不那么悦耳。

“你应该学会主动地攻击敌人,而不是非得等我指挥。”

“哼!”蚊子不高兴了,也就不再说话了。

其实,还是怨小鹿,为了节省能源,每天出去的时候都要关闭,今天小鹿的遥控也没有及早打开。

小鹿回到桌子前,开始操纵电脑处理系统,一串串长长的数据被输入电脑中,电脑开始了迅速地反应。

桌子上的一些奇怪的机械手臂灵巧地晃动着,把面前已经被拆分的手机进一步分解开来,并且进行了相当地处理。

这样的工作进行了很长时间,突然,电脑鸣起了欢快的蜜蜂的振翅声。

“对,就是这样,是这个模块有了点小问题,兼容性不良造成已有的特征储蓄不能及时提取,或者是断断续续的提取,这样,对,要不是三天前也不会出现模糊现象。”小鹿兴奋地跳起来,右手双指一伸:“耶!”

疲惫不堪地整理了思绪,指挥电脑完成了新模块的替换,然后检验了整个程序,最后,把手机整合起来。

等手机整个恢复的时候,小鹿赶紧把它插到电脑上,开始传输毒贩的各种资料。

十五分钟以后,工作完全结束。

“这就是最完美的缉毒手机,它可以在第一感的时间内,查明面前人的真实身份,无论他进行了何种的化装打扮,甚至进行了整容手术!”

“该休息了。”打着哈欠,小鹿跳起来,左左右右地扭晃了半天,才去洗脸。

固定电话突然响了,小鹿跑过去接了电话:“喂?”

“我是你大姐!喂,小远,你在干什么?”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尖锐地喊叫着。

“是啊,原来是老姐呀!哈哈,我的亲姐姐,你又要指示什么了?”小鹿嘻嘻哈哈地说。

“父亲知道了你遇险的事儿,他很生气!他要求你必须脱掉警察服装,回到家里好好呆着!”姐姐不容置疑地说道。

“遇险?”

“不是和三号毒王面对面吗?你还指认了他!”

“不会吧?他不是到加拿大照应那边的木材生意了么?”

“不要侥幸,是你们的中队长牛什么专门给我们的老爹打来的电话,他说你几乎被毒贩子的手枪打成筛子!”

“哦,我明白了,所以,你们就向海关施加压力,让他们训斥我,给一个肇事者的恶评?”

“哼,算你聪明!怎么样?你还想不想跳出老爹的手掌心?”

“想!我一辈子都在想!”

“需要我派人去保护你吗?”

“谢谢,我不需要,”

“唉,你呀,好端端的纨绔子弟不当,干吗非要当缉毒警察?”姐姐在那纳闷。

“姐姐,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自由,因为,我想把中国最危险的行业变成零伤亡的正义而温馨的职业。我要让千千万万的吸毒者从那个罪恶的黑洞中解脱出来,至少,不会出现温馨爸爸那样的悲惨情况!”

“哈,今天你终于说实话了!闹了半天还是为情所动啊?!嘻嘻!”

“可是,你就不想念温馨吗?这小姑娘娇滴滴俊生生连老姐我都爱得狠哩。”

“姐姐,你还有什么话?”

“没有了,可是,远远?那个。。。。。你还是回来吧,这是我们全家,也是温馨的意思。”

“温馨?”小鹿思考了片刻,啪地就挂了电话。

“小。。。。。。”

当电话铃声再一次爆响起来的时候,小鹿连看也不看地抓起来摇了两下,然后重新放到架子上。

“哼。”鹿鸣远得意洋洋地笑起来。

咚咚咚,谁在用力地拍门。

小鹿一激灵,赶紧抓起了自己的枪,在里间的门口,被蚊子的手臂挡住了,小鹿点点头,那蚊子就开始嘶嘶地启动,两只滑轮寻找着方向,自己打开了门,然后滑行到外门边。

“是你的朋友!我很熟悉的,没有意外!”蚊子的头顶上出现了一束强烈的紫色光线,对准厚实的大门照射着,然后回头嘿嘿低低地一笑,拉了拉小鹿的手。

小鹿一挥手,蚊子就知趣地退回到里间屋,顺便拉上了门。

“是谁呀?”

“哈,你在闭门思过么?还是被歹徒绑在椅子上正舒服呢?还是正被美女蹂躏呢?”门一打开,三个最铁的警察兄弟一声呼啸就撞进来。

胖胖的只有二十一岁的矮子戈兵,精神抖擞一身腱子肉的猴子刘翔,卸了帽盔露出板寸头发,两眼极大极凶的“鹰眼”----和小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