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青年高郁文 海外和平营队志工

pablo1i 收藏 23 2452
导读:台湾青年高郁文 赴阿富汗推广和平 2007/10/1 文 蔡素蓉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26_62371_6662371.jpg[/img] 高郁文(右一)趁年轻到世界最极端的国家,吸收“第一线的经验”。 从东帝汶返台后:现在不做就会后悔   去年夏天去东帝汶当一个月和平营队志工,有来自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地年轻人,但这是台湾人第一次到这儿服务,我们四个人觉得蛮丢脸的,比较起来,台湾离东帝汶最近,为何以前都没有台湾人来此

台湾青年高郁文 赴阿富汗推广和平

2007/10/1

文 蔡素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郁文(右一)趁年轻到世界最极端的国家,吸收“第一线的经验”。

从东帝汶返台后:现在不做就会后悔


去年夏天去东帝汶当一个月和平营队志工,有来自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地年轻人,但这是台湾人第一次到这儿服务,我们四个人觉得蛮丢脸的,比较起来,台湾离东帝汶最近,为何以前都没有台湾人来此服务?”这是高郁文去年前进东帝汶后最大的感想。


也许这段深刻反思,是让高郁文决定今年7月前进阿富汗,担任韩国非政府组织The Frontiers驻地长期志工的最重要原因。


平常人谈到阿富汗,总感到是个充满战乱的地方,一个25岁、皮肤白晰的台北都会大姑娘怎么会有这个勇气到那种地方?


年纪虽轻,但很有想法的高郁文说,“我去年夏天从东帝汶回来,就一直在思考,当一个月的短期志工对当地帮助不大,因为才刚要习惯当地风土人情、生活作息后,就要离开当地了。刚好The Frontiers正要开拓阿富汗新驻点,召募长期志工,我真的想很久,The Frontiers的人去年来台湾,还特别与我详谈讨论。”


几经长考 决前进阿富汗


东吴政治系毕业,曾经当过国际新闻编译的高郁文说,“我当时就常想,这些新闻画面是真的吗?会不会像电影《桃色风云摇摆狗》一样,不是真的。作为新闻人,没有到过这重要地区,可以了解这些恐怖攻击、冲击事件新闻背后复杂的原因吗?阿富汗是世界最极端的地方之一,也在国际政治占有很关键地位,如果有一天,我有机会去,却没有去,会不会很对不起自己?”


她缓缓道出心中的思虑转折。几经长考,“因为现在不做,就会对不起自己”,她于是做了决定。


“而且有心从事非政府组织(NGO)的工作,若没有踏上第一线服务,是无法知道他们真正需求是什么”,高郁文补充道。


“当然,若到时候发现有危险,我会撤退的”, 她也不忘安慰身旁的亲朋好友。


高郁文虽曾去过印度由德雷莎修女所创立的“垂死之家”当志工,但去年到东帝汶最落后贫穷的地区,位于帝汶岛西北部、四周被印尼包围的欧库西(Oecussi)地区当和平志工后,更坚定她未来想从事NGO服务。


当地没水、没电,没计算机、没手机、没电视,七、八位和平营队志工住在当地小学校长的家。校长的家虽然略为宽敞,但一样是茅草盖成,只有两个房间,校长慷慨把房间让出来给女志工,一家七口挤在一个大通铺,男志工睡在客厅。


远离高科技生活并不难,最难耐的是当地火辣酷暑及众多蚊子,因此,即使过了一年,高郁文身上还看得到日晒及蚊虫叮咬所留下的伤痕。


种种不适都没有击倒高郁文,倒是她去年结束东帝汶服务,返台途中到韦里岛转机回台湾,选择在韦里岛停留两天,住在每晚新台币500元的青年旅舍,让她心里有种被拉扯的感觉。


“天啊!太奢侈了吧!”


刚从水是珍贵资源,连一滴水都舍不得浪费的东帝汶回到繁华都市,看着一晚500元青年旅舍里的游泳池里水波晃啊晃,满溢池边,流往地上,“天啊!太奢华!太奢侈了吧!”高郁文心中不断涌上这些感想。


返台后,仍抵挡不了心中的召唤,因此,今年夏天,高郁文结束在政治大学的工作,收拾行囊,远赴阿富汗。


“趁还年轻时,到这个世界最极端的国家,而且要有第一线的经验”,这是青年高郁文给自己的期许。


当年贫穷的台湾,曾接受世界展望会等NGO组织来自各国的协助;如今富裕的台湾,许多年轻人也开始反躬自省,跨出岛屿,用创意与爱,提供一己之力,让更多人知道台湾这个国家。他们正亲身实践台湾精神。


东帝汶简介


东帝汶位于帝汶岛东半部,帝汶岛西半部为印尼。东帝汶 1975 年爆发独立革命,从葡萄牙殖民统治下争取独立,1976 年被印尼占领,1999 年公投,决定独立,经联合国托管后,2002 年 5 月 20 日独立,国名为东帝汶民主共和国,成为全球第 193 个国家。当前为世界最贫穷国家之一。


东帝汶位于印尼与澳洲之间,西与印尼西帝汶相邻,南隔帝汶海与澳洲相望。东帝汶人口约100万人,面积约1万5,000平方公里。


东帝汶共有13个地区,其中欧库西(Oeccussi)在帝汶岛西北海岸,四周均被印尼包围而孤立,两国边界常发生冲突。


东帝汶在被印尼占领期间,独派人士面临军事武力镇压、酷刑,造成人民逃难、迁徙,再加上饥荒,导致数十万人死亡。


东帝汶1999年在联合国赞助下举办公投,虽面临亲印尼统派民兵威胁,但投票率仍高达98.6%,78.5%赞成脱离印尼,独立建国。


不过,亲印尼的统派民兵拒绝接受公投结果,撕毁停战协议,结果数十万人逃亡至西帝汶,帝汶岛上建设如电力供应系统等尽毁,随后由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进驻,阻止统派民兵种族杀戮行动。


独立后,东帝汶经济没有改善,社会贫富差距更大,再使得东帝汶分裂成两派,小规模冲突内战频仍。


东帝汶和平营队志工剪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东帝汶总统: 投资年轻人,国家就有前途

文 张声肇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霍塔(Jose Ramos-Horta)5月就职东帝汶总统,6月4日就赴前敌国、如今是“朋友暨邻国”印尼访问。


他在雅加达的旅馆接受《新闻周刊》访问时表示,印尼长达四分之一世纪占领东帝汶期间,虽然无数他的同胞死于非命,“许多印尼军人同样丧命”,现在“我们自由了”,印尼也变成“年轻的民主国家”,他因此致力于和这个“巨大、强势”的邻邦关系正常化。


谈到治国重点,霍塔宣称将树立他自己的道德力量,“因为民众敬仰我。我讲话,他们听。我会持续运用人民对我的信赖,呼吁国民──特别是青年──放弃暴力。”


同时,他将运用职权,将石油、天然气等国家资源赚来的钱大量花在青年身上。


霍塔说,东帝汶虽然不像科威特或汶莱那么富裕,至少还算幸运有12亿美元基金和“每个月约1亿美元”的进帐,用来复苏经济绰绰有余。他认为“直接救济贫困国民”是“智慧”的使用公帑的办法。


最重要的,他指出,是要在青年身上“大量花钱”──盖学校、赞助他们到国外留学、为他们提供因特网、运动器材、文化设施和图书馆,因为“他们就是未来”。他说,所谓为将来储蓄,意思不是“把钱存到银行”,而是“把钱投资到年轻人身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