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尸连接着阴与阳:尼罗河畔的鱼,家禽和法老

sededede123 收藏 5 705
导读: 在北非广阔无限的沙漠东端,尼罗河滋养了肥沃的绿色地带,这地带只有几英里宽。而埃及文明就成长在这狭窄的地带中,令人毛骨悚然的狂风扫过沙漠,而沙漠像一层层重叠的海面,威胁着要把这块绿洲冲走。甚至今天,在高楼大厦林立的开罗,早晨的清洁工还要把来自沙漠的沙子扫去。   最早的埃及葬地遗址在绿色地带的边缘都有发现,它们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这与四川制盐的最早记录是同一时期,但却先于伟大的埃及诸国时代,甚至先于象形文字这样的埃及文明标志的诞生。在这些久远的葬地遗址,被发现的尸体仍然皮肉俱全,他们不是木

在北非广阔无限的沙漠东端,尼罗河滋养了肥沃的绿色地带,这地带只有几英里宽。而埃及文明就成长在这狭窄的地带中,令人毛骨悚然的狂风扫过沙漠,而沙漠像一层层重叠的海面,威胁着要把这块绿洲冲走。甚至今天,在高楼大厦林立的开罗,早晨的清洁工还要把来自沙漠的沙子扫去。


最早的埃及葬地遗址在绿色地带的边缘都有发现,它们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这与四川制盐的最早记录是同一时期,但却先于伟大的埃及诸国时代,甚至先于象形文字这样的埃及文明标志的诞生。在这些久远的葬地遗址,被发现的尸体仍然皮肉俱全,他们不是木乃伊,然而作为5000年之前的尸体,保存完好的程度着实令人惊讶。干燥、带有盐分的沙子保存了它们,而这一自然沙漠现象也提供了保存尸体的初步知识。


对于埃及人来说,一具死尸连接着世俗生活与死后生活。通过雕刻的死者形象,甚至重复死者的姓名,死者永恒的生命能够得到延续,但条件是尸体得到永久性的保存。在古代埃及文明的所有阶段,一个墓穴都有两个部分:一个在地下,存放尸体;另外一个在地上,用来存放供奉物。在较为简陋的埋葬地,上面那部分也可能是露天的。


地上的部分表明,食物的准备和食用对古埃及极为重要。精心筹备的葬礼宴席也在这些地方,而品种和数量丰富的食物会被留下来作为供奉物。这些宴席有时是食物的准备过程,它们都被描绘在周围的墙壁上。古代埃及每一个重要时期都有包含详尽食物信息的墓穴。虽然这原是为了死者而留下的,但它现在却给子孙后代提供了一个精益求精、富有创造性的古代烹饪的清晰概念。


最穷的人除了未发酵面包、啤酒和洋葱之外也许没有什么可吃的。埃及人把洋葱和大蒜看做是具有很高药用价值的东西,相信洋葱的层次很像宇宙的同心圈。洋葱被置放在经过处理的木乃伊旁边,有时放在死者的眼睛附近。出生于大约公元前490年的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被认为是现代历史学科的奠基人。他描述了建造于大约公元前2900年的吉萨金字塔,他写道:根据一面墙上的铭文推断,在20年的建设期间,主建者向工人们提供了价值1600塔兰特银币的萝卜、洋葱和大蒜,这些银币如果换算成今天的美元,大约有200万美元。


上层阶级则拥有种类丰富的食物,也许大多数食品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烹饪风格。从一个公元前2000年的墓穴中发现的食物残迹,包括鹌鹑、煮鸽子、鱼、牛排、腰子、大麦粥、小麦面包、煮无花果、樱桃、奶酪、葡萄酒和啤酒,其他葬礼供奉物还包括腌咸鱼和盛放食盐的木制容器。


埃及人把盐水与醋混合在一起,做成名叫oxalme(后来为罗马人所用)的酱汁,与中国的四川人相似,埃及人对用盐水或盐保存的蔬菜情有独钟。“没有比腌制的蔬菜更好吃的食物了。”这是写在一张古代纸草上的一句话。他们还从盐水中保存的鱼或鱼内脏中获得调料,也许与中国酱油的起源很类似。


古代的埃及人也许是首先用盐加工处理肉和鱼的,因为中国人用盐保存鱼的最早记录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而在埃及墓穴里发现的腌制的鱼和鸟类,则可追溯到更早时期。用盐加工处理过的鱼可吸收潮气,可以防止依赖潮气而生的细菌。进一步说,盐本身就能杀死细菌。在古代的氯化钠中所发现的某些杂质是诸如硝石一类的盐,而硝石是更好的细菌杀手。蛋白质在遇到高温时会得到释放,而当它遇到盐时也会出现这样的反应,因此用盐腌制具有一种类似于烹饪的效果。


无论是否由埃及人首先发现了这一工艺,埃及都肯定是大规模采用此法保存食物的文明国度。尼罗河两岸那些狭窄的肥沃地带是其食物的主要来源,于是在尼罗河没有发生洪水泛滥的干旱年份,有可能产生灾难性的后果。为了有备无患,埃及人以他们能够采用的各种方式存储食物,包括建造存储粮食的巨大地窖。而保存食物发展了大量加工处理和腌制方面的知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