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华山论剑·西毒出道篇》

华山论剑•西毒出道篇

序并说明:

《华山论剑》系列为活跃马区而作,仿《射雕》人物之设置,暂分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等,其间,也会穿插一些别的角色和事件。文体杂乱,并不讲究,只为开怀一笑耳。

《华山论剑》系列以休闲娱乐为主旨,涉及到的一些马区人物或事件,均为搞笑,诚无恶意。特此说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诸位看官,要问方今马区谁最牛叉?没错,临风氏!但要问爱马之心谁最痴狂,可能就不那么容易回答了吧?细细想来,guo sir、wzy6099、临风氏、曾参军、老炮等豪杰均可谓之醉心马术。但若论起痴狂,用到这些人身上却又都显得不那么贴切了。也许,如果没有一个人的出现的话,上述几位都可以算得上爱马人中之佼佼者,只因这个人的出现,几位只能屈居其后了。“痴狂”二字,非此人莫属!!念及南宋年间华山论剑之西毒欧阳锋与其之成名有殊途同归之意,故而称其为“西毒”则最为相宜…………

有一首打油诗为证:

“马区原是逐鹿中,临风雄霸踞京城。

忽有一将斜刺出,蛤蟆神功势汹汹!”


书归正传,说起这位“神人”,恐怕在马界待过一些时日的马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丁亥七月,时值马元二年之三月,马界其实一片萧条之气。除几位元老在苦苦支撑外,已少有新鲜血液补充进来。GDP(注:这里的GDP指的是版面每日创造的劳动点)总量大幅下滑,渐有沦为铁血鸡肋之危。而我们本文所要讲述的HERO————西毒先生,就是在这个时候登临马区的。要说牛人,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当初的西毒先生,原本也只是铁血中一个著名大帮派的喽罗。平日里也就是给帮里的领导端端茶、倒倒水、扫扫地、取个报纸、传个指示什么的。平日里闲来无事,还偶尔在铁血的小报上发表上几篇豆腐块文章,混几块小金金,生活倒也是安定祥和,西毒先生也遂有小富即安的想法了。


一、如厕史上的伟大转折

也是机缘巧合,一天,西毒先生正憋红着脸,在厕所里奋力“战斗”,茅房扶手上挂着的一张报纸,牢牢吸引住了我们牛叉的西毒先生那如火似炬的小眼睛。“铁血赛马!!”我们的西毒先生顿时血脉喷张,显然,这成了西毒先生如厕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其意义和影响,不亚于二战时米国向靖国神厕投了两枚原子弹。

西毒先生激动地将进行了一半的如厕工程匆匆“叫停”,提上裤子,抓着报纸,一路小跑回到了办公室。

“临风追月参加铁血**期铁血黄金赛,获得第一名,奖金金币200…………”西毒反复念叨着,心中“小鹿乱撞”,对,是“小鹿乱撞”,只有这个词才能恰到好处的形容出我们敬爱的西毒先生此时的心情。“第一、金币…………第一、金币…………”近来有专家研究发现:人的内心过于激动,会导致思绪紊乱,短暂神经短路,绝对是有依据的…………西毒先生此时正处于这样的狂热状态。

也许,此时西毒先生早八百年前屙的那泡便便早已干透风化了,那个破旧的扶手也已经朽为灰尘,但它们间接产生的导致铁血马区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重大转折却由此开始了!!因此,可以说,这是一泡恰到好处的便便,非拉不可的便便,一泡堪称伟大的便便!!我们牛叉的西毒先生就此呼之欲出,从此,马区的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二、郁郁不得志的小瘪三

史书上讲到帝王牛人出世时的场景设置总是这样的:“红光满室,异香盈鼻…………”其实事实往往恰恰相反,正如我们敬爱的西毒先生初来马区的时候是静悄悄的。此时的马市还十分萧条,马匹价格大幅贬值。西毒先生排出了100马币,搞定了一匹小马驹。要说先生的选马眼光,那真是不得不服。我们的西毒先生,一本马经也没有看过,但愣是一下子就选中了一匹宝马。“凤从龙,麒麟降瑞,OK,就叫凤凰麒麟!”西毒猛的拍了一下自己那肥硕的屁股。

“第八,第十,第十一…………苍天啊!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选的马不是好马么?我每天昼伏夜出,辛苦得来的难道就是这样的结果?!”屡战屡败后,我们初来乍到但却雄心勃勃的西毒先生有些崩溃了。说来也是,我们牛叉的西毒先生为了能让自己的小马出成绩,给小马整形塑身、打兴奋剂、吃伟哥,甚至召马妓…………能想到的江湖密术几乎都用尽了,小马还是墙头的狗尾巴草——扶不起来。西毒先生自己也仍然只是马区的一个小瘪三。

眼看自己小马的马龄一天天见长,却死活出不了成绩,牛叉的西毒先生终于受不了了。原本肥硕的臀部,也因为每日击打得过于猛烈而有些肛裂的征兆了。“金不见盈屋,名不闻江湖”的日子西毒先生可是一日都捱不下去的,于是,《马区日报》上开始每天出现海量的西毒悬赏重金求教养马之术的广告。


三、世外高人与《养马真经》

牛叉之人自然有时来运转之时,我们后来最最牛叉的西毒先生自然也不例外。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一个蒙面人身形矫健地跃进了西毒先生的寓所。当然,少不了还带着一个麻袋。麻袋嘛,当然是用来领赏金的啰!

我们的西毒先生很快便预判到了这位关乎自己未来命运走向之人的到来。很明显,那位身形矫健的高人在跃进西毒先生的院子的同时,扭伤了脚踝。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号理所当然的引起了西毒先生家那雄壮的看门“旺财”的警觉,当然,同时警觉的,还有我们牛叉的西毒先生。

在一通“跌打损伤膏”的胡乱涂抹之后,那位高人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被手纸层层包裹着的物件。“先生,久闻你求秘笈若渴,不才今日正是来为先生奉上江湖中失传已久的《养马真经》的…………”“《养马真经》?”西毒先生的声音顿时战栗起来,要不是先生的自我控制能力的超凡脱俗,换作别人,这个时候最起码的大小便失禁是在所难免的。

“喏,这就是有“赛马之首”之誉的猪头宝先生耗尽毕生精力所著的大作…………”顺着高人手指之处看去,灯光之下,书的扉页上赫然题着“猪头宝”三个醒目的大字!猪头宝可是马区的骨灰级人物啊。西毒先生匆匆翻开:“豆五钱,酒二两,不亦快哉!”第一页的首行如是写道。

“不亦快哉??”西毒先生有些疑惑了。”“是这样的,这里的不亦快哉的意思就是——不也是可以让马跑得很快吗?!!”高人的一番讲解让西毒茅塞顿开。

“来人,快去取五钱巴豆,二两二锅头,喂马!!!”

“是!”西毒先生的一个小马甲应道。

吃了巴豆和二锅头的马就是不一样,顿时狂嘶乱咬,亢奋起来,“嘭!”的一声,缰绳居然被生生拽断,“凤凰麒麟”疯也似的从西毒先生院子的围墙上跳了出去!!

“果然是绝世良方!!哈哈哈!!拿麻袋来,给这位高人装金子!!”我们牛叉的西毒先生此刻早已欣喜若狂了。

拿了金子的高人此时却在想:西毒永远不会发现“猪头宝”三个字的下面还有“饮食志”三个字!他摊开手掌,将从扉页上撕下来的残页撕了个粉碎!

后事如何?稍候推出的姊妹篇《华山论剑•西毒成名篇》将会继续为您讲述…………

本文内容于 2007-12-26 3:30:37 被历史是小姑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