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曾国藩去世以后,这就成了人们苦苦追索的问题。很多人都想从他的身上学到成功的黄金定律,修身处世,立于不败。


因此,曾国藩的文集一出版,就成了当时人的必读书。他的家书、日记、书信、文章,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许多成名的人物,都受过他的思想熏陶。梁启超对曾氏倾心推崇,称“吾谓曾文正集,不可不日三复也”。毛泽东青年时期,潜心研究曾国藩文集,得出了“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的结论。即使是晚年,他还曾说:“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而蒋介石,对曾国藩更是顶礼膜拜,认为曾国藩为人之道,“足为吾人之师资”。他把《曾胡治兵语录》当做教导高级将领的教科书,自己又将《曾文正公全集》常置案旁,终生拜读不辍。据说,他点名的方式,静坐养生的方法,都一板一眼模仿曾国藩。曾国藩的个人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一部《曾文正公文集》,堪称成功学百科全书。细读他留下来的文字,浸润着他自己对人生、事业的深刻领悟。没有空洞无物的大话,句句朴实无华,耐人寻味。然而最重要的是,这些浸透着人生哲理的箴言,既是阅历了人情险恶的官场、风云莫测的战场后得出来的,同时也是他对中国传统思想的总结。五千年的人生智慧,在他一个人身上得到集中展现。此书,就是对曾国藩人生智慧最集中的诠释。


曾国藩的成功,是他对成功经验和教训一点一滴积累的结果。他将这些成功经验,或记在日记中时刻提醒自己,或写在家书、书信中教导子弟或朋辈,互勉共进。将这些文献汇集在一起,就是一套生动、系统的成功学。


曾国藩用语简练,最喜欢将成功经验用一个字或几个字来概括,他称之为“字诀”。其中有“二字诀”、“三字诀”、“四字诀”,甚至“六字诀”,用一个字归纳,可以统称为“一字诀”。这是曾家的一个传统。曾国藩的祖父星冈公就将治家之道归纳为八个字,分别是书、蔬、鱼、猪、早、扫、孝、宝,曾国藩称之为“八字诀”,视为传家之宝。


曾国藩在自己的一生中,总结了许多“字诀”,涉及到各个方面。如文章之道有八个“字诀”:涌、直、怪、丽、忧、茹、远、洁;相人之法有十二个“字诀”:长、黄、昂、紧、稳、称、村、昏、屯、动、忿……其中有关为人处世、治国为官,更是精华所在。这类字诀,是他苦心孤诣,日积月累总结出来的。如咸丰九年牗1859牘八月,他在日记中说:“敬、恕、诚、静、勤、润六者,缺一不可”。咸丰十九年牗1860牘九月又说:“睡后,思八年所定‘敬、恕、诚、静、勤、润’六字课心课身之法,实为至要至该。”


同治元年牗1862牘十二月,他说:“此后,当于‘勤、俭、谨、信’四字之外,加以‘忍’字、‘浑’字,痛自箴砭。”后来又加上两个字,统称“八德”。因为曾国藩每个字诀都针对不同的具体情况,是在不同的时期的心智产物,所以显得较为零散。但经过仔细地追寻、体味之后,才会发现,表面上互不干涉的“字诀”,实际上正如曾国藩自己所说“缺一不可”,互相配合,构成了一个系统、全面、有机的智慧体系。这三十六字诀,每一个都蕴含着丰富的内容和深刻的义理,自成体系,但同时又互相依存,不可或缺。倘若只信守其中一两个字诀,或者迷信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金科玉律,就可能产生消极作用。如“圆字诀”,在一定的情况下能化害为利,转危为安,倘若一味圆滑,毫无原则,必然走向成功反面,因此要用“诚字诀”来纠制。如“浑字诀”,如果一味浑含,真犯了糊涂,则会使人愚暗昏聩,不明事理,误人坏事,就必须用“明字诀”来纠制……因此,只有将三十六字诀视为一个有机的体系,才能获得最大收益。


曾国藩毕竟是130年以前的古人,现在社会的许多现象非他能想像。但他所总结出的为人处世的成功之道,仍有其值得借鉴和发扬之处,裨益后世。李鸿章从曾国藩那里学到最重要的一个字,是“诚”字。这个字影响了他的后半生,决定了他的宦海浮沉,仕途通塞。所以,他晚年说:“古人谓一言可以终身行,真有此理。”同样,曾国藩的许多字诀,今天仍然可以终身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