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两军“一江山”战斗的一些事

sededede123 收藏 0 166
导读:一江山战斗结束后,从国民党守军手上缴获一份解放军参战部队的详细序列表。其中的内情直到今日依旧如暗战一般扑朔迷离。   当时一江山守军虽然不是正规军,但却是对共产党充满仇恨的“哀兵”,战术素养未必怎么高,但战斗作风顽强却是事实。解放军对于这支反共救国军的评价是“多系逃亡地主、兵痞海匪、土豪恶霸组成,政治上极为反动,凶残顽强。”指挥官王生明上校。台湾众多城镇里的王生明路、至诚路就是为了纪念此人。王生明字至诚,湖南祁阳人,湘军世家,1910年生,时年44岁,在国民党军队中素已勇捍著称。17岁时任北伐军学生队班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江山战斗结束后,从国民党守军手上缴获一份解放军参战部队的详细序列表。其中的内情直到今日依旧如暗战一般扑朔迷离。

当时一江山守军虽然不是正规军,但却是对共产党充满仇恨的“哀兵”,战术素养未必怎么高,但战斗作风顽强却是事实。解放军对于这支反共救国军的评价是“多系逃亡地主、兵痞海匪、土豪恶霸组成,政治上极为反动,凶残顽强。”指挥官王生明上校。台湾众多城镇里的王生明路、至诚路就是为了纪念此人。王生明字至诚,湖南祁阳人,湘军世家,1910年生,时年44岁,在国民党军队中素已勇捍著称。17岁时任北伐军学生队班长,在攻克南京之战中,孙传芳的白俄雇佣军和北伐军在雨花台恶战,北伐军主攻部队伤亡惨重,作为预备队的学生军投入战斗,年仅17岁的王生明敢战先登,最先冲上雨花台并生俘白俄雇佣军2人。战后升为少尉排长。中原大战再立战功晋升为中尉。1937年凇沪战役中,任第8军连长的王生明率部死守,与日军血战数日,最后所部只剩9人生还。由此受到胡宗南的赏识,屡为提拔。更为难得的是,王生明不但勇冠三军,而且廉洁奉公,他曾公开对部下说:“如果发现我贪污,你们随时可以把我扔下海”。蒋经国亲自点将调他到一江山任司令。据说调令传到一江山时,全岛守军欢声雷动。

1954年11月2日,“永定”号扫雷舰送王生明去一江山,送行的刘廉一(67军军长,时任大陈防卫司令)对他说:“只要至诚兄能守到天亮,我就去和你同死”。---解放军此前历次登陆战都在夜间,如果解放军夜间进攻一江山,王生明守不到天亮,那么大陈守军根本就来不及增援,因此才有守到天亮之说。不过刘廉仪不说解围,却说同死,真切的反映了这位大陈守将内心深处对此战结果的预感。王生明说:“守一天,我叫台湾振作;守两天,我让共军丧胆;守三天,我让白宫翻过来。”---实际上王生明确实苦苦坚持了两天。王生明到任后命令部队中凡是独生子一律撤回大陈,兄弟父子同在一江山的,兄留弟走父留子走。可以这么说,王生明就是抱着必死之心来一江山的。最终,国民党军阵亡519人,被俘567人(含伤员)。解放军伤亡1417人。王生明能在兵力火力均为劣势的情况下打出硫磺岛这样的战绩,确实不容易。

有人说,国民党军出动预备队对203高地反冲击是很不明智的,因为在解放军冲上一江山后,面对人力、火力均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以小部队利用地形和既设工事分散坚守待援才是上策。以预备队和解放军对决,既是以一换二也是失策。但是王生明的这一决定确实有苦衷。203高地上升起的红旗就象硫磺岛上升起的星条旗,尽管战斗还在激烈的进行,但是这面旗帜已经使解放军士气大振,胜利的天平就此倒向解放军。更重要的是远在大陈的国民党军看到203高地升起的红旗,第一反映就是一江山守军完了,已经没有增援的必要了,甚至已经上船的部队有都下船了。

国民党后来说在解放军有海军陆战队参战。实际情况是:解放军在坚守203高地时,距国民党守军阵地很近。国民党守军一个冲锋就冲上了203高地,此时高地上解放军已经伤亡殆尽,还能战斗的人员不超过10人,眼看就要被赶下高地,而第二梯队还未赶到。情况危急之时,一小队海军正好赶到。他们有的是帮助5连搬运弹药的,当返回滩头时,登陆艇已经返航。有的则是所在登陆艇已被打坏无法返航,只好跟在5连后头,此时正好投入战斗。看到这些穿着海军军服的解放军,国民党军也没多想,挥军就杀了过去,一方面是战斗紧急已经无暇多想,一方面是最简单的反应---海军陆战总比陆军差,可是他们不知道解放军的海军刚刚草创,除了及少数专业人员外,绝大多数都是从陆军转行过去的。而且还都是陆军的战斗骨干,不少人都曾是班长或排长!因此无论近战还是白刃,国民党军都不是这些海军的对手。这也是国民党方面后来说共军有海军陆战队参战的来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