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二章 李拓的“兄弟连” 李拓的“兄弟连”(二)

台海争锋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URL] 李拓的“兄弟连”:(第二节) 靠近武汉的湖北地区,七月份总是异常地炎热,早晨八点来钟,一个年轻而又英俊的中尉开着敞篷的空降突击车来到训练基地的宿舍楼前,摁了摁喇叭,等了半天也没动静,就跳下车直接上楼找人,先到了队部,贴着门听了听,里面有空调运转的声音,就敲了敲门,大声说“报告!特种大队来接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


李拓的“兄弟连”:(第二节)

靠近武汉的湖北地区,七月份总是异常地炎热,早晨八点来钟,一个年轻而又英俊的中尉开着敞篷的空降突击车来到训练基地的宿舍楼前,摁了摁喇叭,等了半天也没动静,就跳下车直接上楼找人,先到了队部,贴着门听了听,里面有空调运转的声音,就敲了敲门,大声说“报告!特种大队来接人了!”

胡队长在前一天晚上刚刚送走大部分伞训学员,还亲自送走了一位首长的公子,也算圆满完成了阶段性任务,这时候正在睡懒觉,也不想起床,迷迷糊糊地就应到:“在一班那个屋,你们特种大队来的两个和我们这里要调去的一个都在那里!”

这名中尉来到挂着一班牌子的房间,推开门一看,自己大队的三个战友都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原来在前一天晚上,李拓和赵锐帮着韩天宇收拾完东西,觉得还够不尽兴,又到小卖店搬了一箱啤酒在宿舍喝酒聊天,展望他们美好的未来,一直到凌晨三点多才睡。

李拓睡觉一向很浅,听到屋里有动静,爬起来一看,一个戴着特种大队袖标的年轻人皱着眉头,一脸不快地看着满屋的啤酒瓶。赶紧用脚蹬了一下上铺,示意赵锐起床,自己也爬起来,边穿衣服边说:“我是李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你是大队的参谋吧?”

年轻的中尉敬了个礼说:“连长好,我是特种大队一营三连二排排长田信!孙建国参谋长安排我来接你们!”

李拓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坐,说:“屋里有点乱,你等一会儿,我们洗漱完了就走!”

田信冷冷地说了句:“我下楼在车上等你们!你们洗漱干净、收拾好房间我们就出发!想必你们还没吃早饭吧?车上有矿泉水和压缩饼干!”说完扭头就下楼。

赵锐跟韩天宇交换了个眼色,嘟嘟囔囔地对李拓说:“师兄,这个姓田的二排长真他妈的牛!这么跟你说话呢!好歹你也是他连长啊!”

李拓说:“人家说的本来就在理,屋子被咱们三个搞得太乱了,拍拍屁股走人,别人别在背后说我们特种大队的人素质差。”说完,也不忙着洗漱,带头开始收拾起房间来了。赵锐和韩天宇也只能倖倖地跟着收拾啤酒瓶、洒水、扫地。

来接李拓回驻地的是李拓所在连的二排长田信,这一年,田信才二十四岁,比赵锐还小一岁,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特招入伍的高材生,和别的文科生一样,这个才子也抱着忧国忧民的使命感,而且他觉得只有到一线部队,才能实现他的人生价值。所以特招入伍以后,强烈要求去刚刚组建的特种大队。当爱好变成职业以后,日子叠日子的枯燥让田信这个文科生失去了起初的热情,而且觉得自己和别的干部战士有些格格不入。在大队当了半年排长后,军里政治部看他是个写材料的好手,就把他抽调到军里政治部组织处帮忙,可惜田信这个地方大学生和部队上土生土长的干部不一样,他的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第一天到组织处报到,处长对田信说:“小田啊!一路上辛苦了,晚上我们处里的同志一起聚一下,给你接个风!”没想到田信竟然对处长说:“还没开始干活就让首长破费,无功不受禄,这不好吧!”弄得处长哭笑不得。田信在组织处呆了一个多月,材料没少写,班没少加,但他实在无法接受也学不会机关和基层部队那些见不得阳光的事情,加上这个文学青年既不会跑关系,对官样八股文也提不起半点兴趣,因此尽管组织处长对他挺有好感,无奈机关超编,田信在一次机关清理整顿中,还是被赶回了特种大队。正当田信回到基层陷入苦闷的情绪低落期时,有一次在训练场上听参谋长提起他们三连要来一个新的连长,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的硕士,有些新思想,人看上去挺正直,而且更重要的还是田信的老乡,所以就对未来的连长充满着好奇,也抱着极大的希望。所以,在李拓集训结束的时候,就跑到孙建国参谋长那里,主动请缨,要去集训队接连长,孙建国本来就挺喜欢这个天真正直的年轻人,也怕这个执拗的秀才老缠着自己,就同意了。

田信没想到见到李拓的第一面竟然是这样一个场面,三个喝多的干部早上八点多还在呼呼大睡,满屋子的啤酒瓶乱扔。本来对自己这个从未谋面的连长抱有很高的希望,也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觉得这个连长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也就是个老兵油子罢了。

十多分钟以后,李拓、赵锐和韩天宇三人拎着背囊下来,李拓把背囊往车上一扔,跳上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刚准备走,李拓突然对田信说:“二排长,你把钥匙给队部老胡给送去!”

田信也不说话,接过钥匙上楼,在队部门口敲敲门,说:“队长,我把钥匙放你屋子的门沿上了!”老胡还是半醒没醒地应了声。

田信刚想下楼,突然想起什么事似的,又跑回刚才的一班,这回轮到他吃惊了,啤酒瓶不见了,书桌和柜子被擦的干干净净,甚至连地面都被认真地拖过了!田信心想,要是自己未来的连长没本事,那两个看上去牛气冲天的干部是不会跟着他认真收拾宿舍,想到这一层后,田信重新捡回了一点对李拓的信心。

空降突击车的排气管冒着黑烟飞驰在随州到孝感的高速公路上,赵锐和韩天宇格外地兴奋,在后排座位上不停的打闹。而前排的两个貌似书生的军人则在互相介绍,李拓了解到田信是自己的老乡,而田信通过谈吐,也觉得李拓跟自己和大队孙建国参谋的气质相似,也是那种知识型的军人,因此两人渐渐地地更亲近了一些。

彼此稍微熟悉一些以后,李拓对田信说:“老弟,你在三连呆的时间不短了,给我介绍一下连里的情况吧?”

田信说:“连长,介绍一下是可以,不过都是一家之言哦!你可别偏听偏信哦!外单位的都以为咱们空降兵特种大队的兵个顶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军人,等会儿你去了就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本来我们大队是副团编制,刚开始来的兄弟还凑和,前年扩编,从三个师抽了不少干部,怎么说呢,来的人各方面素质参差不齐,强人是有,但每一个都有性格,刚接触都感觉怪怪的,我们三连也是这样。”

李拓笑笑说,“跟我想的一样,如果人家在老部队干的好好的,平步青云,谁没事喜欢老调来调去啊?特种大队在职务晋升和工资上又没什么特殊的政策。”

田信说:“连长,你说得对,这次扩编来我们大队的,要么是在原部队混得不是很得意的,想换换环境的,要么是些是想把特种大队当跳板,来混资历的。”

车子过了收费站,田信接着说:“我们特种大队特战一营是新装营,在大队里也是最牛的,在一营,一连一向最牛,二连和三连其次,用的装备很多都是实验性的新装备,所以从年头到年尾,除了基础训练、专业训练还要参加各种演习,很少就有闲着的时候。”

说完,田信又开始介绍连里的其他干部,“咱们连指导员姓陈名勇,耳东陈,勇敢的勇,河南平顶山人,石家庄陆军学院毕业的,是连里年龄是最大的,今年三十三,比连长你大五岁,孩子都4岁了,整天在我们大队乱窜,大家都逗他,叫小陈指导员,不象话的有一次还教他抽烟。咱们指导员不像别的政工干部,人挺忠厚老实的,对连里弟兄也特好,只是家里经济上挺困难的,大队就让他家属经营营区的军人服务社。三排长叫公孙康,广东人,饭量大、嗓门大、打鼾声音也大,我们叫他“猛仔”,咱们连的战士背着他也这么叫。”

李拓接着问:“那咱们一营的营长教导员呢?平时谁说了算?”

田信嘿嘿一乐,说:“咱们特种大队有个特点,大队领导直接插手各个连的事情,好像营一级的主官都被架空了,基本没啥事情干,不过咱们一营营长是个大牛人,前些年的《冲出亚马逊》看过没有?就是以他为蓝本的!”

李拓说:“哦!是不是那个叫冯国华啊?”

田信说:“对,就是他!你就是接的他的班,他在三连当了五年连长,因为成绩突出,直接提拔使用,当了营长,上次训练场上还跟咱们孙建国参谋长开玩笑,说是托你的福,有人能接他的班,他才能提拔!不过他也说过当营长不如当连长有劲,现在大队长、参谋长、还有军里作战处、侦察处这些机关、首长都直接插手我们一营的训练和演习,咱们营长很无奈,所以每次上头组织什么潜水啊、狙击啊这些集训,能去的他都去,一跑就是几个月,索性把营里的事扔给教导员,大家现在都很少见到他,不过今天他在家。”

从广水到特种大队本来就不远,就是田信这种干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人开车,不到三个小时也到了,到了特种大队的驻地,还差十多分钟就开饭了,田信去车库停车,李拓、赵锐和韩天宇乘着还没开饭,赶着去大队部见大队长和政委。

大队长见了三人,简单地说:“平安回来就好,李拓和赵锐去见见政委吧!韩天宇留下!”

李拓和赵锐出了江雄的办公室以后,江雄这条铁铮铮的汉子在故人之子面前,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也不顾什么身份,站起来就把韩天宇抱在怀里,自言自语地说:“老班长!我江雄没抢回您的身体,也没能照顾好您儿子,我江雄对不住您啊!”

韩天宇笔直地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任凭江雄宣泄自己的感情,过了好一会儿,等江雄稍微平静了一些以后,才说:“江叔叔,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小韩能从一个农村的要饭娃到今天的解放军军官,全都是靠您,我爸要是九泉有知,一定会感激您的!我知道您让我去训练基地是为我好,但我韩天宇有志向也有抱负,我来特种大队是我自己的选择,就是再苦再累、流血流汗我都没有怨言!请江叔叔相信我!”

江雄看着韩天宇坚定的神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孩子,你越来越像你的父亲了,你们连长李拓够义气,你先在他手下好好干,只要你能拿得出成绩来,职务和晋升方面的问题江叔叔都会帮你考虑的。”

韩天宇自信地说:“谢谢大队长关心,不过我相信凭我自己的能力,就是在特种大队也能干出一块天地来。”

江雄高兴地说:“真是个好样的!你也给我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别丢你父亲的脸,丢你父亲的脸就是丢英雄的脸!”

韩天宇再一次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说:“是!”

江雄最后说:“吃饭时间快到了,就陪江叔叔在机关灶吃点吧!”

韩天宇坚定地拒绝了,说:“江叔叔,不好意思,我刚来特种大队,不想让别人说闲话,说我是靠您的关系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我还是回三连和李拓他们一起吧!”

江雄叹了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说:“去吧!靠自己是对的!不过江叔叔年纪大了,这个特种大队大队长的位子也坐不长了,以后就是想帮你也不一定帮不上喽!”

韩天宇再次敬礼,轻轻的转身离开了大队长的办公室。

这时候,李拓和赵锐正在政委的办公室,政委杨冰看到他俩,边看文件边说:“军里给我们政治处发通报了,对你们俩在跳伞补差训练期间的优异成绩提出表扬,你们俩没给我们特种大队丢人!”

杨冰说完,打电话让周干事把政治处主任白启亮和一营营长冯国华叫到办公室,对白启亮说:“他们的任职命令是不是都到了?”说完转过头,问李拓:“想必你们自己早就知道自己的岗位了吧!”

李拓微微地点了点头,白启亮说:“我上次跟他们说过了,好让他俩有思想准备!”

杨冰说:“那好吧!老白、冯国华,你们带他们俩还有那个韩天宇到三连去交接一下吧!”

白启亮看看开饭时间已经到了,就带着冯国华、李拓、赵锐和韩天宇直接来到三连的饭堂,三连指导员陈勇早就知道中午新连长要到,让炊事班加了两个菜,带着全连在饭堂门口列队等着。看到政治处主任亲自带着营长和新连长一行过来,陈勇整了一下队伍,跑过去要报告。白启亮挥挥手,示意免了,直接走到队列前,拿出任职命令,对列队欢迎的官兵简单宣读了一下,接着对冯国华说:“你是老连长,先说两句!”

三连的人本来就和这个老连长挺熟,冯国华就走到队列前,说:“我在三连呆了五年,我对三连是有感情的,就是离开了三连,我也希望三连能越来越好,今年我们三连被列为新装部队,又来了高学历的新连长,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啊!我希望兄弟们能像以前支持我一样支持新连长的工作,我也相信你们的新连长一定能把我们这支有光荣历史的部队带成一直硬邦邦。嗷嗷叫的连队!大家有没有这个信心?”

整个特战三连的官兵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了“有”这个字眼。李拓心里也明白,这是三连官兵买老连长面子,同时也是给他这个新连长来个下马威。

这时,白主任瞅了瞅陈勇,示意让他说话,陈勇一时想不起说什么,白启亮没好气地直接对着李拓说:“三连长,你不跟弟兄们说两句?”

李拓笑了笑,说:“好,那就说两句”。接着有些激动地走到队列前,睁着眼睛扫了一下全连,这时候,李拓在心里对自己说:“这就是我的连队,现在我只是他们行政上的连长,在他们服我以前,我并不是他们真正的连长,要让弟兄们服,首先要有自信,一定要有自信。”

接着,李拓对着全连,充满自信地说:“很高兴、也很荣幸能够来我们这支光荣的部队任职,能够和我们这些军中出类拔萃的男人们一起生活、学习和工作是我李拓的福分!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特种大队!大家知不知道什么是特种部队?”李拓顿了顿,接着说“我心中的特种大队就是由我们这些特别有种的男人组成的部队!我来以前,你们白主任就给我介绍过,说我们三连没有个子在一米七五一下兵,现在看到大家,果然是这样!小伙子们个顶个,一个个看得都精神嘛!一颗歪瓜劣枣都没有!”

下面爆发了一阵笑声,气氛也一下子缓和了许多,李拓接着又严肃地说:“我李拓不是个喜欢吹牛的人,我想我们三连的弟兄也不喜欢听人吹牛皮,现在大家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大家,我吹再多也没用,我们以后就要朝夕相处了,我相信人心都有一杆秤,我李拓是个什么样的人?够不够格当你们连长?咱们日后见分晓吧!”

在陈勇的带领下,整个三连报以热烈的掌声,三连所有的官兵似乎冲着李拓这份自信,开始认可和接受这位新来的连长。最后,李拓又把赵锐和韩天宇给三连全体官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最后下令开饭。

白启亮拍了拍李拓的肩膀,说:“小伙子!讲的不错,我们大队党委把三连交给你,你可别让我们失望!”

李拓笑了笑,说:“还是让成绩说话吧!”说完,站在边上的指导员陈勇说:“白主任、营长,你们就在我们连简单吃点吧!”

白启亮摆摆手,对着冯国华说:“走,去检查检查你们大队部小灶的饭菜质量。”说完带着冯国华扭头就走了。

李拓和陈勇目送着白主任和营长离去以后,进了三连的饭堂。特种部队虽然在工资待遇以及职务晋升方面没有什么优惠,但一天二十多块钱的伙食确实能够保证连队干部不用为弟兄们的伙食质量犯愁。在餐桌上,三连的支委们凑了一桌,边吃边聊,互相了解,连长李拓大家都比较熟悉了,指导员陈勇向新来的伞训长韩天宇和一排长赵锐介绍二排长田信、三排长公孙康。还告诉李拓,三连编制上还有个副连长,但大家都没见过这个人,听说这个职务是被军里的某个参谋给占了!李拓听完笑了笑,心里就开始琢磨怎么把这个岗位给要回来了。

在吃饭的过程中,这个支委桌上所有的军官都明显地意识到,整个连队的官兵都在不时地偷偷望他们。大家心里都明白,支委班子是否团结、是否有凝聚力,直接决定着一支部队战斗力的高低,这个有着三个新成员的连队领导班子能否团结,特别是军政主官能否和谐地互相配合,全连的官兵乃至整个特种大队的党委都在拭目以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