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子里一篇文章,让我记起了奶奶!过几天就是奶奶的周年祭日,再过大约一个月,就是奶奶的96岁生日了,如果老人家还健在的话。


还记得那天下午接到家里电话,记不起谁打的,语气悲伧,说完噩讯,一个劲地嘱咐“不能哭”。当然不能哭,这是奶奶在世就一直交待的,让我们就当是送她去移民,要高兴地送,不要伤心,不要哭。有人劝慰说,95岁算是高寿了,四代同堂,寿终正寝,多有福气。但我知道,即使奶奶再活10年,20年,什么时候走,感觉都是一样的心痛。


和奶奶的缘份一直很好,小时候都是承她照顾。有段时间去了外婆家,住了大概一年,后来又回奶奶身边。据说奶奶当时要带我回家,我还不肯跟她走,哭个不停,外婆也舍不得,见我一哭就不肯让奶奶带回来,两个老人家为此还闹了个小矛盾。这事在我长大后,奶奶仍时不时说起,怪我不听话,不跟她亲。每次看她撅着嘴假装在生气,心里就甜滋滋的,觉得自己就是老人的宝贝了。


奶奶很会讲故事,童年都是听着奶奶的故事入睡的。有各种民间神话故事,有《西游记》、《封神榜》等小说,偶尔也讲她自己的故事。我们最喜欢听的就是奶奶自己的故事,听抗日战争时她如何带着父亲他们一群小孩避难,听爷爷当年是如何追求她的,然后哄笑成一团。奶奶曾是一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却生逢乱世,经历了很多磨难。但她始终很乐观,从不为生活的压力所屈服,与爷爷相濡以沫,一起维护着这个大家庭的和平温馨。并且保持着喜欢读书的习惯,至年老还每天读书,有时也画画。


奶奶会很多手艺,除了一般的女红,烹饪也是一流,琴棋书画也会一点。但这还不是她最拿手的。奶奶很会剪头发,是在父亲他们小的时候为了省钱学下的。到我们这一代,上中学前基本上还都是奶奶帮忙理发。以至于习惯了,奶奶一生从没在外面剪过头发,爷爷在世时都是两人互相帮着剪。直至爷爷走了,叔叔姑姑们都曾给奶奶理发。我有空时也凑凑热闹,但不是这边长了,就是那边短了,然后越修越短,奶奶每次都安慰我,“没关系,头发会长出来的。”奶奶那一头卷着细波浪的银色自然卷发,堪与潮流烫发媲美。


参加工作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跟奶奶在一起的时间也就越少,记忆中最清晰的奶奶,只剩下午后看书的画面:走廊上,一位慈祥的老妇人坐在藤椅上,穿着轻软的长袖浅色竖领布衣,一顶齐耳的银白自然卷发,整齐地夹在耳后。戴着老花镜,一手擎着书本,一手还握着放大镜,一字一字认真缓慢地看。午后的阳光,悄无声息地洒在奶奶身上,镀一层银光,更照得她满头银发烁烁。


我终于有所悟,为什么很喜欢杨绛先生的书,甚至很欣赏她的为人处世。在她身上,有着某些和奶奶相似的东西。奶奶就是这样一位老人,淡泊名利,耿直而细腻,慈祥又不乏威严,永远把握着自己的人生,甚至直面死亡。生命对她而言,是一次奇妙的旅途,有和熙春风明媚阳光,也有严寒酷暑暴雨狂风;有阳光大道,也有荆棘小路。也许只有经受磨难,才更懂得幸福是什么。这一切,不正是人生所必须经历而后能自我丰富圆满的吗?只要有一缕阳光,奶奶就能把它编成一张温暖的网。


谨以此文记念亲爱的奶奶!


本文内容于 2007-12-27 11:14:04 被爱上狼的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