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8/

AUG是奥地利研制的一种非常漂亮的无托结构步枪,精度不低于比利时的FN-FAL步枪,重量不大于美国的M16步枪,全长不超过现代冲锋枪的长度,在恶劣环境中使用时,可靠性不低于苏联的AK-47和AKM突击步枪。

更重要的是,AUG步枪的标准瞄准装置是1.5倍的望远式瞄准镜,1.5倍的放大倍率让射手可以在射击时睁开双眼,便于搜寻目标和观察周围事物,这确实非常适合这些人在搜捕他的时候随时开枪射击。

而且,丛定国看到,这些人还穿着热带丛林迷彩,戴着耳麦,动作迅速,互相掩护着向丛林深处前进,这明显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这绝对不是警察呀?从来没有听说过印尼打击海盗的军队有这么高的素质,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印尼警察反应这么迅速,在一听到报警之后就能做出如此快速的反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会有人为了自己动这么大的阵仗吗?

难道说,自己被特工搜捕的事情已经被军警知道了?

不管怎么说,反正这次是不能脱身了,既然对方必欲杀自己而后快,那么自己再隐藏躲避也不是办法,久经训练的丛定国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他明白,到了这种地步,已处于一种你死我活的处境,双方只要任何一方有一点犹豫,那么就不能活着走出这片山林。

所以,丛定国一咬牙,心一横,终于下定决心,开他人生的第一次杀戒。

其实,狙击手的任务按照性质来分,有指定猎杀、随队观察、火力支援、巡逻狩猎、非硬性装备破坏与定点清除几种,而其中的指定猎杀就是将上级所指定被狙击的目标用可能的一切手段终结以完成任务。

一般人对狙击手都有一种错误的印象,以为狙击手就是那种身着伪装服,用步枪进行远距离射击的人。事实上,狙击手的本领远比人们想象中要高明得多。

狙杀目标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可以,用狙击步枪进行远程狙击只是方法的一种,他们还可以使用十字弓、猎弓、吹箭、弩箭、飞刀甚至近身搏击、格斗、刀具、绞杀器或下毒等等方法,不过使用狙击步枪对他们自身来说是最安全、也是最舒适的方法,而在战争中用狙击步枪进行远离目标的远程狙杀更加常见,所以如果有条件的话,没有人会放弃在2000米外开枪而选择去跟目标徒手拚命。

现在,丛定国没有狙击步枪这种贵族式的奢侈装备,他只好就地取材,运用他学习过的全部野外生存技能,利用他身边的一切来制造武器,求得生存,消灭敌人。他趁着那些搜捕队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爬到山顶,急忙低头寻找合适的材料。

他首先找到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用它来当凿具和刨具,然后他用力朝一棵小树踢了一脚,踢断了这棵小树。他又连踹几脚,把小树全部折断下来,然后他再踢断一棵小树,再切断几根柔韧的枝条,把两棵小树反向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接着他再用石刀切断几根柔韧的枝条,用它们做成弓弦,又做成了弩盒。

这件兵器虽然做工是不大考究,但这确确实实是一件杀人的凶器。再接着就是削尖几根树枝来做弩箭了。

还没有等到他完成,搜索的杀手已经到了山顶。富有经验,装备先进的杀手很快就发现了丛定国,互相一招呼,成串子弹从四个方向一齐朝丛定国飞了过来。

丛定国当然不是光顾埋头忙活自己的木工活的傻子,他一边紧张地制作自卫武器,一边在随时观察对手的行动,对手刚一在他视线内出现,他已经迅速转移了。后边飞来的子弹把刚才他身边的小树纷纷打断,只差上那么一点,他就要被当场击毙。

丛定国边不断变换自己的位置边飞快地做着武器,而后边追杀他的四个人也不是庸手,丛定国逃得快,他们追得急,丛定国需要不断地停下来对他的武器进行加工和就地取材,所以追捕者始终能够找到他,这场追捕真是惊险异常!

追捕的人每次都在刚刚发现丛定国的时候却又让他凭空从眼前消失,丛定国就象鱼儿游进大海一样淹没在丛林里,这让四个追捕的人心头火起。他们仗着有性能良好的通讯设备,干脆拉开了距离,对丛定国消失的这一片树林进行地毯式的搜查。

武器做成,丛定国真是如虎添翼,他的行动也马上提高了速度,就在四个追捕的人小心翼翼地包围他刚刚消失的树林时,他已经飞奔出去几百米,又从另外一个方向向刚过来的方向奔跑回去。AUG的表尺射程为300米,他必须跑出这个范围,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

狙击手的最高境界是成功狙杀对手,而自己却永远保持沉默,就象从来不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样。和对手面对面地进行枪战,象个傻瓜一样和对手决斗,那不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应该做的行为。丛定国要做到的是,在对手没有发现他之前,尽快赶到追捕者的侧面甚至是背后去,寻找最佳战机,侍机发起攻击。

丛定国他们的训练要求在5千米越野训练中,每人全副武装,负重20公斤,要在20分钟内完成,现在他全身没有一点负重,行动更加迅速,他施展出全部本领,向目标区域狂奔。

四个追捕者互相依托,迅速向前推进,只一会功夫,已经搜索完了整个树林。最先到达树林边缘的人没有发现目标,知道不好,急忙大喊:“中计!”

他的话音没落,最后一个追捕的人已经一下子扑倒在地,丛定国已经到了他身后的树上,隐藏在树冠里,向他射了一箭。

被打中的人一声惨叫,他的同伴立刻急速冲过来,最靠近他的人首先朝四周射出大量子弹,对可能的敌人进行火力压制,其他两个人从两边包抄,迅速朝丛定国扑过来。

丛定国原来打算在最靠近的那个杀手过来的时候再给他一箭,尽快再结果一个,然后迅速脱离接触,接着就如法炮制,从后面再接近他们,再干掉剩下的两个。可是没想到对手行动这么快,他只好顺着树干从树上滑下来。

杀手们在迅速接近,越靠近他,对他发出的声音听得就越清晰,到了后来就已经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他了。AUG可以放大的瞄准镜把丛定国的样子看得一清二楚,三个人对准丛定国就狠狠扫射起来。

丛定国再也没有时间顺顺当当地滑下来,他向后一个翻身,一个跟头从树干上翻下来,使用就地十八滚,翻滚着向树林深处逃走。

后边过来的一个杀手趁着两个同伴开枪的机会过来检查了一下被弩箭射中的同伴,丛定国的箭射得很准,而且他制作的弩劲力极大,这一箭不但射穿了对手的心脏,而且把那个人牢牢地钉在了地上,一看就知道这个人绝对活不成了。

杀手死了同伴,极为愤怒,喊叫着一齐向丛定国扑来。

丛定国眼看对手越来越近,树林里边已经无法藏身,只好接着逃走。没想到前边的树林突然中断,前边是一大片布满碎石的开阔地,丛定国一下子暴露在了对方的枪口下。

丛定国这一惊非同小可,到了现在,他只剩下一条路,就是全力冲过这段开阔地,钻进对面的树林。丛定国尽量举起手里的弩,免得摔坏这唯一的武器,然后他全力奔跑着,翻滚着,朝开阔地对面冲。

三个杀手一齐冲到树林边缘,分别占据了最适合射击的位置,瞄准镜的十字线死死地钉紧丛定国的后背,拚命搂火。

丛定国狂奔出去,时而跌倒,时而顺着山坡翻滚着滑下,脚下的碎石被他踢得“哗哗”作响,身后的枪声响彻山间,转眼之间,丛定国的身上已经中了几发子弹,后背和大腿后边已经被碎石磨得血肉模糊。

可是不管怎么样,丛定国终于在最后时刻冲进了对面的树林,他没有走直线跑到对面去,而是取了一个斜线,尽力跑到距离他最近的旁边的树林去了。

三个杀手眼看着丛定国越来越接近树林,急得边开枪边朝他追过来,可惜他们还是晚了一步,丛定国在最后关头用力向前一扑,扑到了从树林里边支到外边来的一棵树的后面去,两梭子子弹一齐打在树干上,那棵树的树干剧烈颤抖一阵,终于向后倒下去,可是丛定国已经利用这宝贵的一秒钟,钻进了树林。

丛定国一进树林,马上感到后背上传来钻心的疼痛,他刚要伸手到身后去摸,后边的喊叫声已经接近了。丛定国只好一弯腰,穿过两棵树的缝隙,消失在树丛的后面了。

三个杀手同样连滚带爬地从碎石地里边冲过来,他们先用枪对准树林,小心地察看了一阵,这才慢慢靠近了树林。进了树林,他们发现,地上有成片的血迹,这下好了,丛定国留下了可以跟踪的最好线索,跟着他留下的血迹走,这次丛定国真是无处遁形了。

三个杀手马上换上弹夹,中间的一个朝两边的同伴伸出手,手指间紧闭,摆动向前方,又把手举至头上,屈曲手肘,掌心盖着头颅顶,用手语告诉他们自己在中间,跟踪血迹,找到目标,他们两个分散在他两边,对他进行掩护。他的两个同伴点头表示明白,三个人端枪小心地顺着丛定国留下的血迹向前搜索。

丛定国受伤的地方很多,而且他根本没有时间进行包扎,所以地面上留下了大片的血迹,极其清晰,三个杀手轻而易举地就顺着血迹追踪上来。

不过,杀手们发现,这些血迹之间间隙极大,这说明对方行动速度极快,从第一处流血到第二片血迹形成,中间的时间里对手已经通过了距离相当大的一片区域,虽然是拚死厮杀的对手,可是杀手们对对手的极高素质也不由得由衷地佩服。

血迹在地上不断地向前移动,杀手们发现,血迹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改变了方向。杀手们又跟踪了一段距离,仍然没有发现丛定国的身影,杀手们一下子明白了,对手又在布置圈套!

就在杀手们互相喊叫着提醒同伴的时候,从拉在最后的杀手身后又飞来一只弩箭,这一箭几乎是顶在他的身后射来的,所以这次更是准得超乎想象,这一箭准确地钉进了这个杀手的后脑,他连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就全身一软,倒在地上了。

但是其他两个杀手也是老手,一听没有第三个同伴的回答,立刻明白同伴又遇到了暗算,他们转身对准他的同伴的方向就是一梭子!

丛定国刚想过去夺枪,没想到子弹已经间不容发地飞了过来,他只好再次后退,迅速离开。

剩下的两个杀手已经达到近于疯狂的状态,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来了四个人,在对方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在他们不断对对方进行打靶一样的射击的情况下,对方竟然反败为胜,一连杀死了他们一半的人。

在对死亡的恐惧驱使下,他们朝身边的一切倾泻了几百发子弹,在差不多打光了身上的所有子弹之后,他们终于平静了一点。两个杀手互相商量了一下,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再要实现追杀对方的目的已经是绝对不可能,如果自己再坚持要对对方发起攻击的话,那么最后自己的下场只能是步死去的两个同伴的后尘,同样埋尸荒野。

所以两个杀手最后终于做出了一个他们平生最困难的决定,停止进攻,撤退。

两个杀手现在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们互相掩护着,慢慢找到了两个同伴的尸体,一边不断地朝身后任何一个发出一点声响的方向开枪,阻止丛定国再次袭击他们,一边带着同伴的尸体朝山下退却下去了。

丛定国同样也是想全部杀死对方,却力不从心,在看到对方主动退却的情况下,他当然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两个有强大作战能力的敌人。现在是他赶紧对自己的伤口进行救治的时候了。

丛定国撕下衣服,对身上的伤口进行检查。仔细检查过之后,他发现,虽然血流得很多,但是幸运的是,全都不是什么致命的重伤,只是碎石划破了皮肉,有的小一点的石头还扎进了肉里,子弹也不过是在身体表面划出了几条血槽,清理之后,对行动没有大碍。

丛定国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坐在地上休息起来。

身体虽然不必劳累了,但是他的头脑却无法休息下来。现在他需要考虑自己今后的去向了。

本来他就没有钱,也没有证件,不能公开活动,没想到现在连佣兵这行也不能做了,只要他一露面,就会有人来追杀他。此刻的他,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想来想去,丛定国想,还是先把伤养好再说。但是到那儿去呢,丛定国俯身抱住自己的双腿,仔细回忆起自己到这儿以后接触的一切人和事,最后,他终于想起了一个人来。

好,现在试试能不能到他那儿去躲一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